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58.坑深258米:你别总是不理我,嗯?

她已经连着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要回家了,顾南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软绵绵红扑扑的脸颊,对这句话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

只是蹲在沙发前,耐着性子温柔的重复道,“饿了是么,想吃什么?”

她说话间的呼吸始终缭绕着浅浅的酒香,听到问题,认真的想了想,乖巧的回答,“面……条。”

“好,你先休息会儿。”

一个庆功宴,那么长时间光顾着喝酒不吃东西,他眉头皱了皱,还是空腹喝酒,好在电影已经杀青了,后期的剪辑主要交给了郁少司峻。

他起身去厨房,煮了杯醒酒茶,插电烧着水,配好调料才端着茶出去了,她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发上,眼睛闭着,模样看上去很难受。

“晚安。鲫”

手指捏了捏她的脸颊把她闹醒,看她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手里抱着抱枕,“嗯……”

“喝点茶,”

“噢,”她迟钝了半响,大抵是真的有些渴,听到水就骨碌碌的坐了起来,仰着脸蛋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被子,“很渴。”

男人薄唇噙着笑,把杯子小心翼翼的喂到她的唇边,“小心点。”

她低着脑袋,喝了两口,皱皱鼻子,抱怨,“不好喝。”秀气的眉头拧起,“我要喝水,”

“先把这个喝了。”

“不好喝啊。”

“喝了才不会头疼,不然你明天醒来会很不舒服,听话。”

她狐疑的看着他,“真的吗?”

“嗯,不骗你。”

“那……好吧。”

她这才主动的低头,又蹙着眉尖一口气把这一杯茶水都喝完了,她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味道,吐出舌头拿手作势扇风,“给我……水。”

那条粉嫩的舌头很快的收了回去,顾南城只觉得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晚安见他蹲半天不动就盯着自己瞧,半落在空气中的脚伸过去在他腰上轻轻踹了一下,不满的道,“我要喝水啊。”

小祖宗,带了几分鼻音嗓音听上去娇嗔到骨子里了,那小脚踢在他的身上,男人的喉结连着滚了几下,硬得发疼,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他起身,给他磨人的小祖宗去倒水。

喝了半杯清水,她的脸蛋才好看了点儿,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又蹙眉问道,“我的面条呢?”

顾公子听着那娇娇软软的嗓音,觉得自己今晚会被她逼疯。

他俯身,两只手臂撑在她的身侧,嗓音哑得不像样,“水在烧了,待会儿就给你煮,晚安,”

她眉头拧得紧紧的,“你总是叫我做什么?”

顾南城低低的叹息,忍住下手的冲动,下巴磨蹭着她的发顶,低低哑哑的道,“你别总是不理我,嗯?”

逐渐的往下,有一下没一下的亲吻她的脸颊,吐息温热,“真的这么不喜欢我?”

她脸上的嫣红已经慢慢的消退了,但是眼眸还是带着醉意的懵懂,思维迟钝,分辨力不是那么高。

他看着这双被醉意侵袭的眼睛,却更加辨不清楚她此时看着他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好半响。

他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唇,等着她说句话出来,可她的眉头拧着,好像一直在思考,直到安静的空间里响起厨房水沸腾的声音。

她失神了好几秒,五官变得恼怒,“你怎么还不去煮面?”

顾南城深深长长的看着她,哑声道,“就去。”

起身看了她一眼,迈开长腿走进了厨房。

晚安看着他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呆坐了一会儿,又重新躺了下去。

过了五分钟,男人过来抱着她去餐桌,她没骨头似的趴在他的肩膀上,“要睡觉……困。”

才嚷嚷着饿,现在有嚷嚷着困。

他低低的温柔的哄着,“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吃完就去睡。”

把她放在椅子上,又扶起筷子递到她的手里,“吃面,不是饿了吗?”

晚安看着上面撒着葱花的漂亮的面条,眉头又是一蹙,不高兴的看向他,“为什么没有鸡蛋?”

她用筷子拨了拨面条,“我要吃鸡蛋。”

顾南城盯着她嗔恼的脸蛋,低哑的道,“鸡蛋在下面。”

“是吗?”

听他这么说,她的脸色才变好了一点,很容易就把埋着的鸡蛋找了出来,用筷子夹起,斯斯文文的尝了一口,“你应该放在上面的,显得更漂亮。”

顾南城看她舒展的眉目,也不介意她的挑剔,薄唇染笑,“好,下次放在上面。”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才小口小口的吃着面条。

餐厅的光线很明亮,顾南城眯起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吃面条的模样,近日暴躁烦闷的心绪慢慢的沉淀了下来。

吃完她就很困了,睁着眸巡视

了一番这个来过一次但是已经没什么记忆的地方,看着面前的男人,谨慎小声的道,“我要回家。”

醉得这么厉害,始终都惦记着要回家,顾南城有些头疼,宁愿她倒头睡过去。

他把碗收了,从厨房出来就径直抱着她回卧室,“今晚在这里休息。”

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还是细细的嘟囔,“不行。”

说着说着,人已经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把她放在床上,开着床头的灯,居高临下看着枕着枕头的脸蛋,白皙柔软,这一场电影下来,半年多七个月的时间,她整个人瘦了好几圈。

低低的叹息,俯身,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清晨,晚安是被门铃声吵醒,她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头阵阵的疼,睁开一半的眼睛,入目的是全然陌生的窗帘和天花板。

眨了眨眼,低头,被子和床单也是陌生的。

她的思维还没反应过来,就闻到那股淡淡的已经有些遥远但是还是轻而易举就能辨别出来的男人气息。

身侧有声响,是起床下去的身影,晚安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顾南城看了眼背对着他朝向窗户还在安静睡觉的女人,很快的拉开卧室的门。

门一开,席秘书就看到顾总一脸不悦的神情,“顾……顾总,打扰你了。”

他没表态,只是沉声道,“什么事?”

“陆小姐出事了,”席秘书很快的道,“昨天晚上吊威亚的时候机器忽然出了问题,她差点从房梁上摔了下来。”

男人的脸色一下暗沉到极点,那点刚刚起床时慵懒的调调一下荡然无存,“从房梁上摔下来?”

“没没没……没那么严重,”席秘书抹汗,连忙道,“幸好是临时用泡沫搭的景,起到了缓冲作用,只是摔伤了腿,昨晚就送到医院动手术了……昨晚您的电话一整晚都不通,所以我才早上找了过来。”

顾南城眼底寒芒湛湛,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最后只是淡漠的道,“去楼下等我,我待会儿就下来。”

“好的,顾总。”

手机昨晚去煮面的时候他顺手放在茶几上,就她休息的那几分钟担心有电话会吵到她所以索性的调了静音。

他拾起检查了一番,上面果然显示着很多未接来电。

和衣躺了一晚,面料矜贵的衬衫面料已经起了褶皱,看上去多了几分性感的颓废味道,他手里拿着手机,面无表情得厉害。

耳边回想起那道阴冷邪魅的嘲弄声:我知道他的一切,可他对我一无所知,顾南城,他保不住陆笙儿。

手上的力道徒然加大,险些将手里的手机生生捏碎。

过了半分钟,他抬脚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的女人依然闭着眼睛,露出来的半边脸颊很静谧,呼吸匀称。

他重新拉上门,转身离开。

在电梯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章秘书,嗓音低沉疲倦,“她还在睡,等会儿买点早餐送上来。”

“好的,顾总,我知道了。”

晚安在听到关门声的时候便起来了,摁着隐隐疼痛的眉心,手摸到放在床头的手机,开机,发现上面显示着几条未接来电。

简雨昨晚给她打了电话,早上也打了,她第一个回了过去,“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关机了。”

“导演,”简雨很快的接了电话,她在那端有些谨慎的问道,“你没事吧?”

晚安怔了怔,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完好的衣物,“嗯,没事,你不用担心。”

“对了导演,你看了早上的新闻没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