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57.坑深257米:你是一个坏人,我很不喜欢你

靠得近了,更能看清楚她脸上的绯红,醉醺醺的蒙了一层,漾着不自知的妩媚。

她手里拿着筷子,慢慢的夹面前的菜。

她似乎有点不能完全的掌握好筷子,但是又因为教养和餐桌礼仪,所以显得格外的小心,眼睛等瞪大着,盯着她夹起来的青菜。

那有些笨拙的模样,很可爱峻。

晚安低头,认真的尝菜。

她打他进门开始就没有瞧他一眼,不知道是喝醉了没察觉到他来了,还是习惯性的忽视他,看见了也当没看见。

尝了尝,似乎是觉得不好吃,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表情很不满,但还是一声不吭的咽了下去。

然后,又默默的端起一旁的水喝了半杯鲫。

紧皱的眉头才慢慢的舒展开,她鼓了鼓腮帮,盯着前面转盘的菜色,看模样应该是想找一份合胃口的。

这样的表情,因为酒醉而没那么内敛,更不似他在一旁时的温淡。

他想,她是在刻意的忽视他,还是真的没瞧见他。

夜莊的饭菜素来不好吃,他们怎么会把庆功宴开到这里来。

顾南城看她盯着前面转了一圈还没再筷子,低低沉沉的问道,“是不是很饿?”

她懵懂的点着脑袋,小声的嘀咕,“都不好吃。”

郁少司坐得很近,在另一侧和晚安只隔了一个女一号,别人没怎么注意到他们声音压得很低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然后唇上便勾起嘲笑的弧度。

恰好被顾南城看见了。

他在笑什么,他在笑晚安压根没察觉到他来了,否则根本不可能用这种巴巴的像是小女人的调调跟他说话。

眼神极冷的扫了一眼郁少司,他便俯身微微的凑过去一点,低沉温柔的道,“我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她对吃的其实很挑剔,只是在这种场合不会明确的表现出来,但是一般会很少吃东西,庆功宴这种场合别人也不会关注你吃得多吃得少,只会关注她喝得多还是喝得少。

晚安听到这话,这才转过脑袋看向他,她摸着自己红扑扑的脸蛋,呼吸间带着淡淡的酒香,似乎努力的在分辨着他的五官。

眉目妩媚娇憨,他的喉结滚了滚,有些发热,无法错开视线。

这段时间,她已经把他当成陌路来处理了,他也很久没看见她有表情的样子了。

“啊……”她浓密卷曲的睫毛眨了眨,好像把他的五官分辨清楚了,然后微微的撅唇,有些不高兴,眉头皱起,“怎么是你啊。”

她很快的收回了视线,重新把自己的脸蛋转了过去,不再搭理他。

只不过这个动作比以往多了几分生动,不再冷冰冰的。

她低头,重新夹菜吃。

因为顾公子在这里,再也没人敢敬她酒了,顾公子在这里,也没有人敢跟她嬉笑怒骂了,好端端的冷清了下来。

她有点饿,只能自顾的找点吃的填肚子。

顾南城所有的心思都在她的身上,也没空去搭理其他的人,见她夹菜,便找了双没拆封的干净的筷子替她试菜,夹菜,小山峰一样的堆在她的碗里。

女人皱着眉头,用自己的筷子把他夹的菜拨到了一边,碰都不碰,表情很嫌弃。

本来就没什么的胃口被他毁了个彻底,索性搁下筷子不吃了。

因为他的到来,大家都看得出来顾公子希望这场庆功宴早点结束好带着导演走,于是不动声色的提前结束了宴会,陆陆续续的离去。

大家都很识相,顾公子的脸色微微的好看了点。

简雨走过来告别的时候,晚安一把搭上了她的手臂,慢悠悠的晃了起来,醉得熏熏的,有些可怜巴巴的抬眸,“回家吗?带我一起吧。”

简雨看过来,见一旁的男人不温不火的看着她,眼睛里的意味很明显。

她回了一个毫不屈服的眼神,一把将晚安扶了起来,“好的,导演,我负责送你回家。”

晚安才起身走了不到两步,腰肢就被一只手臂圈住,直接跌到一侧男人的怀里,顾南城单手搂着她,深寂的黑眸淡淡的看着涨红了脸的简雨,“我送她,不麻烦简小姐了。”

简雨看着蹙眉想要挣脱的晚安,“可是导演不想让你送,顾公子,你有权有势,何必非要强人所难。”

可那男人瞥都未曾瞥她一眼,薄唇勾出几分弧度,冷冷泠泠的道,“无权无势又怎么能强人所难。”

说话间,他已经低头看向怀里的女人,“我送你回家,晚安。”

然后不等因为酒精动作和思维都有几分迟钝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毫不顾忌的往门外走去。

简雨追上他的脚步,挡在前面,抬起的脸庞很气愤,“你分明就是看她醉了想欺负她!”

顾南城看着挡在跟前的女人,眯起幽深的眸,好半响才似笑非笑看着她,“我想欺负

她,你拦得住?”

一盘的剧组其他工作人员连忙过来拉人,“不好意思顾总,简雨她喝醉了脑子不清楚……又一向跟导演关系很好,所以才会这么冲,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小姑娘计较。”

挺拔矜贵的男人只是淡淡的瞥一眼,便迈开长腿离开。

简雨还想阻拦,被后面的人死死的拉住了,“你疯了是不是跟顾南城叫板?你以为他对着谁都像对着导演那么好的脾气?!”

简雨瞪着那道背影,“你们拉着我干什么,导演不清醒只会被他欺负,他欺负人欺负得还不够吗?!”

“关你什么事?顾南城想碾死你跟碾死蚂蚁一样,他想怎么欺负人你挡得住?他们的感情怎么样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导演都没生气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简雨被抢白,顿了顿,半响才低下头没有说话。

郁少司漫不经心的抿着酒,眼神沈沈如深渊,透不进光,看不到底,唇畔净是嘲弄,毫无温度。

等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安静了许久,他才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

眉目弥漫出浓稠的不悦,迟到。

他拿出手机把电话拨过去,电话响到自动挂断仍是没有人接。

这一次,他的脸色直接的沉了下来。

太久没有收拾过了,什么小心思小胆色都迫不及待的露了出来。

乘直达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下去,还没走出两步,就一眼看到熟悉的身影跟另一道男人的身形纠缠在一起。

乔染觉得自己最近出门真的是没看黄历。

前一秒看见晚安,下一秒遇见叶骁。

像是一只见不得光的腐朽生物走到哪哪都是光。

叶骁看着她很不耐的眉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女人眼角眉梢都覆盖了一层说不出来的妩媚,脸蛋更是嫩得可以掐出水。

是那种因为男人而滋生出来的妩媚,仿佛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很陌生,又带着撩人的魅惑。

“有事?”

“全身都是名牌,”他在她的身上巡视了一圈,方意味不明的笑,“交男朋友了吗?”

她的腿有点小问题,所以一般都是穿裙极到脚踝,只要不细看或者慢点走,看不大出来。

黑色的长发发尾被烫卷了一点,全都拢到了一边,用跟她身上的衣裙搭调的发圈绑了起来。

她变得很漂亮,往日只能算是清秀的五官完全撑得起这一身的名牌。

这句话中译中的翻译一遍就是,你被包—养了吧?

乔染看都没看他一眼,抬脚就要走。

手臂被抓住,掐着她手腕的手力道很大,她皱眉抬头去看叶骁的脸,见他眼神复杂晦涩,表情冷漠,“乔染,夜莊是什么地方,你非要下贱到这个地步?”

她刚想转头去看他,却蓦然的瞥见一抹冷峻修长的身形慢慢的走了过来。

几乎是养成了条件发射,她立马用力的要把自己的手腕抽出来,“放手,叶骁你给我放手!”

她越是挣扎,男人越是不肯放。

一道目光投了过来,让人如芒在刺,叶骁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

俊美的男人着一身简单休闲的黑衣黑裤,气息冷峻而淡漠到极致,一双眼睛如深渊,浑身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睥睨感。

郁少司在大部分人的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简单通俗的说就是,江湖上不见他的踪迹,但是始终流传着他的传说。

他的眼神落在乔染的身上。

男人太了解男人,叶骁一眼就能辨别,那是一种典型的男人看自己所有物的眼神,而且是丝毫容不得旁人染指的浓烈又无声无息的独占欲。

手上的力道下意识的就松了。

乔染低着脑袋走过去。

他的指间有香烟,带着阴郁又干燥的烟草气息,青白的烟雾随着男人的吐息喷薄在她的脸上,修长的指抬起她的脸,唇印在她的下颚上,低哑模糊的道,“自己说要来接我,敢迟到?”

他沿着那条线慢慢的滑向下巴,舌尖舔—舐而过。

很简单的动作,落在第三者的眼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情—色味道。

乔染的脸蛋很快的发烫,整个人都淹没在他的气息里,“路上堵车。”

她的话音刚落下,腰间就被大手掐住,她吃痛得叫出了声,抬头就看到男人面无表情的淡漠。

他淡淡的道,“你喜欢叫,晚上叫给我听。”

女人的脸蛋瞬间变成血色,叶骁看着她那不知是羞还是恼的血红,一时间丧失了思考能力。

郁少司松了她腰间的手,转身朝几米外的牧马人走去。

乔染只能跟上。

她闷着脸上了车,透过窗户看见仍旧站在那里的叶骁,胸腔火—辣辣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你再绷着脸试试。”

她蹙眉,“你没有喝酒,为什么让我来接?”

刚才她闻到了,他身上不带酒味。

他勾起唇角,又邪又冷,轻哑的笑着,“不是你想来接我吗?乔染。”

她发动引擎,踩下油门,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心口处仿佛被掏空了。

她大抵是第一个在他的别墅里过过夜的女人,那座偏僻得靠近深山,只有鸟叫没有人影的别墅。

它就像这个男人一样,时间久了,就带着一股令人畏惧又摆脱不了蛊惑。

很怕他,又很想靠近他。

……………………

晚安把车窗的玻璃摇了下来,从外面灌进来的风让她终于清醒了点,手扶着脑袋,看了眼外面的景色。

“这不是回我家的路。”

“现在十点了,你爷爷和白叔也早就睡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老人家的确睡得比较早,爷爷和白叔也知道她今天的戏杀青会去庆功宴,应该不会等她。

她还是摁在自己的眉心上,摇着脑袋想要赶走那股眩晕,“不去。”

被安全带绑在副驾驶座里的女人胡乱的动着,“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回家……”她低声的喃喃的念着,“回家……我要回家……”

顾南城看她一眼,眉心逐渐的皱起。

她安静冷漠了太长的时间,很久没有像一个孩子一样闹腾过了。

今天是她的电影的杀青,他本来想早点去的,但是临时又被拖住了,所以才会开到一半的时候才到,等他到的时候,她已经醉了。

有些恼那些人不识好歹的给她灌了那么多酒,可是看她在怀里不停的闹腾,看见他就是一脸讨厌的表情,吵吵闹闹的,总比忽视他来得真实。

车停在一栋高档小区的下面,是第一眼看到她带她去换干净衣服的小公寓。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她仍是摇着脑袋不肯下车,“这不是我家……我要回家……”

顾南城解开她的安全带,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亲吻着她的耳朵低低的道,“你第一部电影杀青,我准备了礼物给你,不闹了好不好?”

“不要礼物……”她脸上红潮始终未退,睁着一双熏熏然迷离的眼,“不要礼物……不喜欢你……不要你……”

说是这么说,她挣扎闹腾的力度小了很多,趴在他的肩膀上,注意力被转移了,摸着肚子嘀咕,“好饿……好饿……我好饿。”

说着说着,竟然带上了哭腔。

顾南城抱着她走进电梯,低头亲吻她的眉眼哄着她,“我给你煮吃的,忍一会。”

她的脑袋又凑到了他的跟前,一双眼眸瞪得很大,“你是一个坏人。”

末了,她又边摇着脑袋边重重的道,“我很不喜欢你。”

再过几秒,重新倒在他的肩膀上,不断的反复呢喃,“饿……回家……”

顾南城眉头跳了跳,他也很饿,万一把持不住趁醉把她吃了。

闭了闭眼,她就不是把他当空气那么简单了。

他抱着她走出电梯,“你真是会要命。”

五月底的天,正是要热还没热的时候,一进门她就扯着衬衫的扣子,嘟囔着热,不舒服,头晕,好饿。

顾南城看得眉心突突的跳,一把按住她要解扣子的手,训斥道,“不准脱。”

醉得跟猫儿似的,万一带她走的是另一个男人,她也是这幅德行?

她仰起一张脸蛋,眉头拧在一起,“你凶我?”

他还没反应过来开始哄她,一双眼睛里就沁出了泪汪汪,小模样楚楚可怜的,“你好凶……我要回家。”

有足足十秒钟,顾南城的脑子里全都是怎么把她扒光然后里里外外的吃个遍,让她求饶说喜欢他!!

“没凶你,”他哑着嗓子温柔的道,手掌抚摸她的额头,“头很晕?”

她迟疑了一会儿,点头,又摸摸肚子,“饿。”顿了顿还是不忘小声补充,“不喜欢你……我想回家。”——

题外话——第二更,五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