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56.坑深256米:你说爱我,只是随口说说吧

坑深256米:

他看着她的笑容,眉头皱得更紧。

她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微微的光打在她的脸上,眼睛瞧着他,温静的笑,“是因为遇到乔染了,担心她跟我说些什么吗?”

乔染最近在《帝王塚》的服装组,她对民——国时期以及古装造型的独特设计很受那边制片人的欢迎,再加上她和GK解约前被唐初用过有经验,好像还有点什么别的原因,所以基本独挑大梁。

要拍戏,所以她的头发都会挽好,“其实没关系啊,”手机屏幕举到男人的跟前,她淡淡的笑着,“乔染就旁敲侧击的问了问我有没有跟你在一起,她没说什么。鲫”

手机重新放回大衣的口袋里,天气有些冷,又是晚上了,晚安的手放进大衣的口袋就没有再拿出来了,只是仰脸笑着,“只不过即便她不说,有些事情我也早就听到了。”

听她的话说完,男人的眉头已经皱得像是山川,“晚安。峻”

她看他一眼,语气很淡,“是来解释的么,你解释的话我听着。”

她的眼眸黑白分明,就这么抬头看着她,有些温凉,但是认真。

顾南城看着她,心下便塌陷了一块,俯身便要去抱她。

晚安站着没用动,只是道,“说得清楚再抱。”

他的动作跟手臂僵住了些,不着痕迹的,但是她自然感觉得到。

晚安等了好几秒,也是融合在寒风里的安静,她撩起唇角笑了笑,“是有什么不能解释的呢,还是没法解释清楚?”

他低头凝着她的脸,低低沉沉的道,“你想听什么解释?”

晚安看着他,失笑,“我以为你是特意来跟我说清楚的,原来不是啊。”她轻轻浅浅的道,“那些没上报的绯闻啊,我听说顾公子和陆小姐最近走得很近,甚至还有不少的说啊,顾公子和薄先生兄弟快要反目了,可见陆小姐的魅力。”

“所谓绯闻么,未必都是真的,但是也未必都是假的是不是?毕竟空穴不来风。”

她是笑言着,不经意地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也不见什么很明显的情绪,可那双眼睛看过来不闪不避,太容易让人心虚。

顾南城眸色一暗,下一秒便抬手将她的身子捞进了怀里,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低的道,“我们先吃饭,嗯?”

晚安任他抱着,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唇上扯出几分笑,“好。”

拍现代片最好的就是不用跑到荒郊野外特意取景,更何况安城城市规划做得极好,无论是花草树木的绿化,还是建筑的特色,都养眼得够得上电影的水准,有不少拍偶像剧的会专门来这边取景。

顾南城定的是中餐厅,这个时间点人还是挺多的,但是包厢仍旧很安静。

他点菜,问晚安今晚想吃什么,她报了两个喜欢的菜名才道,“其他的你决定就好。”

说着,她就安静的倒茶,用杯壁暖着自己有些冰凉的手。

头发全都绑了上去,连刘海都没有留,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白皙漂亮的脸。

男人不主动的提起,晚安便也不再追问,等餐的时候慢慢的抿茶,上餐后便安静的吃饭,依旧是斯文好看的吃相,

而他似乎真的只是来跟她吃这顿饭的,除了时不时的为她盛汤夹菜,盯着她吃饭,没有主动的说其他的。

吃完后,晚安用纸巾擦拭着唇,看他拿皮夹出来刷卡付钱。

雪还没有融,累积了一层,靴子踩在上面发出声响,晚安走在前面,眼睛平视前方,要过马路的时候,她正准备转过身说再见,却被跟在一侧的男人抱进了怀里,“晚安,”

男人微哑的嗓音有些晦涩,低低的叫着她的名字,“你别理会那些传闻,相信我就好了,”带着粗粝的手指摩擦着她的脸颊,亲昵的吻着她的脸颊,性—感的嗓音蛊惑的意味很足,“我爱你。”

她在他的怀里转过头看他,盯着男人英俊的脸瞧了好久,却发现始终都无法看透,于是她扯唇笑着,“既然如此,那你忙完了再来找我吧。”

说完,她低头将他落在自己腰间的手一一的掰开,“我回去忙了,再见。”

抬脚走开还不到两步,却再度被伸来的长臂抱进了怀里,他亲着她的下巴,低低道,“晚安,你生气了。”

晚安似笑非笑,“我记得不久之前我跟你说过,人和人的关系,可以很坚固,也可以很脆弱,”

她淡淡的道,“你既然给不出解释的话,就不用再来找我了。”

她自然不会因为听到些传闻就认为他如何如何,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到可以信赖到不需要解释的地方。

他不说,她自然只能理解为,他无从解释。

这一次,她头也不回的走开,等红绿灯,穿过人行道,身影淹没在一片车灯之中。

晚安才回去,简雨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导演,你们吵架了吗?”

没啊,吃饭而已。”

“顾公子他……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关于那边剧组流传的,”简雨看着她美丽又温淡的脸庞,有些拿不准情况,“我虽然也觉得那些流言很让人生气,但我想应该还是有误会的。”

晚安撩唇,只是微笑,“吃好饭的话就准备开工吧。”

简雨自然看得出来她没有想提的意思,也识相的没有多问,立即通知下去准备下一场戏的拍摄。

拍摄收工太晚的话晚安会跟剧组的人一起住旁边的酒店,凌晨两点,晚安照例按密码进去,却发现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她怔了怔,开始的时候有些害怕,直到低头不经意看见的玄关摆着的男式皮鞋。

她拧着眉头,没一会儿就走了进去,果然发现偌大的床上和衣躺着一个男人。

把手里的东西顺手放在一边,晚安面无表情的抬脚走过去,蹙着眉头,嗓音很冷淡,“顾南城。”

他睡得很浅,所以她一出声就醒来了。

男人有些迷糊的睁眼,低低哑哑的道,“你回来了。”说着便起身,自然而然的抱住她的腰,“很晚了,睡觉。”

他身上只着了一件黑色的衬衫,隔着那一层布料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强健紧绷的肌肉和滚烫的温度,以及浓重的属于男人的味道。

呵。

这么晚了,她其实也困倦得厉害,但是精神硬是清明得可以滴出水,“要么你回去,要么我换房间,顾南城,我也很累了,别耽误我的时间。”

顾南城皱眉,搂着她的腰,“晚安,”他哑声道,“你先去洗澡,我只是待在这里,不会对你做什么。”

“你走还是不走?”

他声音沉了沉,“晚安。”

“ok,房间让给你。”

说完她就转身,从身上拿出电话打了个电话给越月,“月月,你睡了吗?”

“还没呢,导演,有什么事吗?”

“嗯,麻烦你帮我再开个房间,我待会儿搬……”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夺走了,晚安转身看着立在她跟前的高大的男人,俊脸阴郁到极致,眉眼下方都是疲倦,“先睡觉,好不好?”

“不好,”她美丽的脸庞面无表情,“顾南城,我们已经离过一次婚了,这次连恋爱都算不上,所以我实在不觉得有需要撕破脸的必要,你们三个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但是我麻烦你,不要扯上我,也让你的好兄弟兼情敌不要再打电话马蚤扰我,懂?”

男人的脸色一下就暗沉下来了,“他打电话给你。”

“嗯啊,”晚安有些好笑的道,“他叫我把你看好点儿,不要总是打扰他和陆小姐再和好,不过很显然,我没有这个本事。”

房间里一下就安静下来了,晚安抚了抚额,嗓音一下低了回去,“我明天五点就要起床,求你让我安稳的睡会儿。”

她什么都没问,其实什么都知道。

没办法,即便她不想知道,也多的是有心人变着法子让她知道。

顾南城看着站在灯光下的女人,她低着脑袋,满身的怠倦。

他想起傍晚的时候,她一直都在等他开口解释,他明白。

有长达十秒钟的死寂,男人喑哑的道,“好,你早点休息。”

她若有若无的笑了笑,“谢谢。”

顾南城拿起衣服,离开。

晚安淡漠的看着他的背影,眉目间的了然和自嘲交错而过,门开的时候,她沙哑的嗓音安静的开口,“你说爱你,只是随口说说吧。”

他没说话,也没有回头。

晚安闭上眼睛,“再见。”

简雨接到越月的电话,出门来晚安的房间时,在走廊上看到一身黑色大衣气息冷峻的男人,他下巴绷得很紧,儒雅的眉目间戾气翻腾。

她止住脚步,“顾公子,”

顾南城听到声音看她一眼,脚步未停。

这个时间点酒店也已经没什么人,很安静,只有走廊的灯还在亮着。

“您能实话实说,您和陆小姐是怎么回事吗?”

男人仍然只是瞥了她一眼,淡淡开腔,“照顾好她,有事找我。”

说完便径直的走进了电梯,简雨看着他颀长的身形转过来,修身的大衣剪裁得恰好到处,矜贵又低调。

电梯的门缓缓的合上,那张英俊的脸阴沉淡漠,又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压抑。

晚安第二天继续拍戏投入工作,时间在忙碌和焦灼中过得越来越快。

那晚的事情像是没发生过一般,顾南城依然如故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但那晚之后,她便不再接他的电话,回他的短信,不管他等多久也不再和他一起吃饭。

他们之间像是形成了一场拉锯战。

他在她的面前依然日复一日的温柔,强势,在报纸上和圈内人口口相传中和陆笙儿绯闻不断。

娱乐版的绯闻头条几乎被陆笙儿占全了。

晚安不大明白,绾绾消失的那天那个疯狂的薄锦墨像是演出来的一样,那个男人如今丝毫不顾及媒体的曝光,耐着性子重新追求搬出盛家的陆笙儿。

有时候晚安无意看到照片和新闻稿,甚至隐隐的嗅出了一股示威的味道。

那般高调,全然不似薄锦墨过往的作风。

然后又过几天,那些新闻又会莫名其妙的被干干净净的抹掉,从纸质的报纸到网站的头条,甚至连微博都会马上沉下去。

像是有两个人在不断的角逐。

至于是谁在角逐,毫无疑问,这个安城有谁有能力和薄锦墨角逐呢?

真是一出精彩的年度大戏。

她正出神,手里的报纸忽然被抽走了,她抬头就看到简雨不平的脸色,“导演,你别看这些玩意儿了,那种男人不值得你浪费时间,一边哄着你,又一边跟别的男人抢别的女人。”

晚安扯唇淡笑,眯着眸不在意的道,“我只是在想,幸好我的档期没有跟《帝王塚》撞到一起,不然以陆小姐天天上头条的架势,我会被踩得渣都不剩。”

陆笙儿的曝光率逆天,毫无疑问会带动整个电影的宣传,别人想尽办法想炒作都没这个效果。

她也是蛮忧愁的。

简雨看着她,挑了挑眉,“导演,你怕他们?你对自己的电影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晚安摁着眉头,脸上漾着笑,“怕啊,怎么不怕呢,我可没那个信心跟《帝王塚》一较高下,人家大腕云集,无论是阵容还是实力都不容小觑。”

据她的估计,唐初的《璎珞》估计会和《帝王塚》撞上档期,两部电影的拍摄周期都很长,唐初和夏娆,对上陆笙儿加那位不及唐初但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导演,票房会杀得很激烈。

她如果夹在中间,逆袭的可能性太低。

简雨扬扬眉头,“导演,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帝王塚》我也了解了一点,虽然明星很多,但是那种题材的历史剧能拍好的一个手指头能数过来,多半是华丽的阵容空洞的剧情,很难讲好一个故事,我认为陆小姐这个剧本选的还没有夏娆加盟《璎珞》来的有眼光。”

晚安抿唇淡笑,并不说话。

一个电影好不好,和票房的关系并非一定的,但是市场太残酷,这个机会于她而言太重要,郁少司的话摆在那里不说,她如果败了,那么以后的路会比她没拍过这个电影更难走。

所以,她不能输。

《如果有如果》——十一月开拍,次年五月底正式杀青,历时七个月的电影拍摄结束。

当晚整个剧组在夜莊开庆功宴。

晚安很开心,喝了很多酒,别人敬她她就喝,吃喝到一半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众人疑惑,“还有谁没来吗?”

越月起身去开门,立在门口穿衬衫西装裤的赫然是英俊矜贵的顾南城。

他越过越月的肩膀,一眼看到脸蛋绯红,笑颜明艳的女人,眼神当即就沉了下去。

“顾……顾公子,”越月看到这个男人,和他明显不悦的脸色,三分醉意立即醒了两分,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顾南城收回视线,薄唇噙着温淡的笑,低沉的嗓音很客气,“介意我和你们一起吗?”

“当然……不介意。”

他淡声道,“谢谢。”

说完便迈着长腿走了进去。

座位其实挺满的,但混这个圈子谁不会看人脸色,晚安身侧的位置立即被空了出来。

顾南城很自然的坐了下来,他扫了眼拘谨下来的桌上,淡淡的笑,“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众人连忙笑着应和,心里头止不住的腹诽,你是可以被忽视的存在吗?

虽然心里头很顾忌他的存在,但是也不敢让气氛完全的冷落下来,那样只会显得更加尴尬,有几个活跃气氛的高手立即让饭桌上再嗨了起来。

越月眼睛很尖,忙朝顾南城道,“顾公子,导演晚上光顾着喝酒都没有吃东西……您让她吃点东西吧。”——

题外话——第一更,五千字,二更明早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