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51.坑深251米:你真的想让他为你打死他最好的兄弟吗?

晚安还是震了震,她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她不见了,你来问我?”

“她去哪儿了?”

这个男人的气场过于可怖,以至于整个片场都这么安静了下来,除了风声,竟然没有人敢开口出声。

“我怎么会知道她去哪儿了?”晚安冷漠的道,语调嘲弄,“她不是在你的眼皮底下就是在你保镖的眼皮底下,你问我不如问你自己问他他们,她逃走了是吗?但是她逃走之前没有告诉我。峻”

“慕晚安,我的耐心不足。”

“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绾绾会直接选择离开,她没有察觉,或者说她没有在她面前透露出这个消息。

但是她也不意外鲫。

昨天,她跟她说了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说了再见。

她察觉到了,薄锦墨自然也会察觉到。

更何况……

晚安平静的道,“她去哪儿不会告诉我的,上次她躲起来,我就不知道她在哪儿。”

男人唇上徐徐的勾出几分冷魅的弧度,一双眼睛也慢慢的黑了下去,他的声音甚至比晚安更加的平静,但这平静莫名的叫人胆战心惊。

“慕晚安,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她去哪儿了。”

“我不知……”

最后一个字音没能重复出来,因为眼前的男人似乎徒然失控了,直接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扼住她的咽喉。

饶是晚安认识他这么多年,也觉得意外。

她睁大着眼,有些不可置信,受到攻击条件发射的挣扎,却丝毫没有用处,反倒是惹得男人手上的力道更加的重了。

很痛,呼吸一下被阻断。

忽如其来的变故,原本安静地如同死寂的片场一下响起各种各样的尖叫。

黑人的黑眸隐隐泛着血色,“慕晚安,你说,还是不说?”

晚安笑,有些吃力和断断续续的道,“你觉得……她会告诉我?”

他怎么会认为绾绾会告诉她呢?

上一次,她都没有告诉她。

“啊……”那只手再度加重了虎口的力道,晚安的脸蛋逐渐的泛红。

越月被吓坏了,忘了胆怯冲上去就想帮晚安,“住手……薄先生……你这样会弄伤导演的……住手……”

可惜她力气太大,根本撼不动半分,急的团团转,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其余剧组的男人想上前还没走到一米内就被几个保镖挡住了,根本没办法靠近他们。

简雨也是着急得满头大汗,她就是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从其他人的反应里知道他是什么人物了。

那副脸色,那种眼神,那狰狞的手背和冷静的唇形,她总有一种错觉,他真的会一个冲动或者失手把导演给掐死。

“通知顾公子……通知顾公子……”喃喃的念道,她终于反应过来,一把将被甩到一边的越月拉到一边,紧张而着急的问道,“打电话给顾公子……你有没有他的电话?”

“有……我有,”越月立即抖抖索索的把自己的手机找出来,翻号码。

因为她是慕导的助手,所以顾总会时不时打电话问她慕导的情况,一来对方是大人物,也为了避免自己傻不拉几的下次没有备注问对方是谁,所以她特意的存了。

晚安呼吸越来越困难,脸色涨红,连嗓音都嘶哑了。

她觉得他不敢真的掐死她,他怎么敢呢?

不管是为了绾绾还是为了顾南城。

可是,他手上不断加重的力道,没有镜片遮挡的眼底清晰可见的碎冰和毫不怜惜的阴狠,让她此生如此近在咫尺的感觉到死亡的距离。

“呵……”仿佛他越是阴测失控,晚安唇上的弧度就愈发的深,唯独困难的就是她要很艰难才能组织一句完整的话,“信不信……杀了我……她会拿你孩子的命……给我偿?”

男人黑沉沉的瞳眸果然重重一缩。

“或者……”她继续笑,继续嘶哑着低低道,“她舍不得孩子的话……就会……拿她自己的……来还?”

晚安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皲裂纹路般的细细密密的恐惧。

一闪而过。

薄唇微张,一字一顿,“慕晚安,我问你,她去哪儿了。”

晚安轻轻的笑,“你这个样子……”她顿了顿,要很用力的才能呼吸,“你这么问我,你真的了解她么……”

绾绾上一次失踪的时候,她说她不知道,薄锦墨没有怀疑。

不是因为他相信她,只是因为他了解绾绾。

不泄露自己的任何行踪,也不拖累任何人,谁都不必知道。

可她这句话,似乎激怒了他。

薄锦墨提起晚安的围巾,重重的将她摔到椅子上,不知道究竟撞到了哪里,应该说撞到了好几处地方,各种尖锐的疼痛遍布她的神经。

他昨天才说,他不动顾南城的女人。

“好,你不知道,”他居高临下的盯着晚安的脸,浑身都是那股阴测测的气息,夹杂着寒风吹进骨子里,“那你总知道,她会去哪儿。”

晚安冷眼看着他,没有出声。

她是很了解绾绾没错,但是他不是照样了解吗?

别说她不知道,就算她真的知道,她会说么?

这一点他都应该很清楚才是。

晚安皱了皱眉头,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薄锦墨离她太近,近到抬手就能再次扣上她的咽喉。

这一次他似乎真的存心想要她的命,晚安有那么一瞬间真的觉得今天她会死在这里。

“我告诉你了,慕晚安,”俊美冷漠的脸,丝毫不见往日斯文淡漠的痕迹,只余一片凌厉的阴狠,“我的耐心不足。”

被剥夺的呼吸,晚安的思考能力迅速的褪下去,很快她甚至只能隐约朦胧的听见耳边有尖叫和哭叫声。

在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昏过去或者是死去之前,眼角的余光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形。

所有的钳制在瞬间被拉扯走,一大波的空气突如其来的灌进她的呼吸道和肺里,晚安趴在椅子的扶手上,剧烈的咳嗽。

“导演,你怎么样?”周边有人哭着拍她的背,她已经分不清是越月还是简雨,咽喉处是撕扯般的疼痛,她的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

别说晚安和剧组的其他人被吓到了,饶是跟着过来的陆笙儿,也被这个男人陌生阴狠冷漠的样子吓到了。

薄锦墨没有任何的防备,被从后面几步上来的男人揪住了衣领,迎面便是极狠的一拳,拳风凌厉快速,来不及闪躲。

除了寒风声,便是片场其他胆小的女人的尖叫声。

顾南城揪着他风衣的领子,英俊的脸上绝无以往半分温和儒雅,眉目间是一层浓稠而剥削的阴鸷戾气,毫不收敛的张扬散发出来,

一拳落下后是紧跟着的第二拳。

看不到的是他泛白的关节,能听到的是骨头碰撞骨头的声音。

每一拳落下去都带着一股叫人心惊胆战的气势。

薄锦墨不知道是来不及还手还是放弃了还手,躺在地上,被俯身的男人提着衣领,狭长幽深的眼眸内是湛湛的溅出来的杀气,“你敢动她?你他妈不过是个怪物,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

眼眸一动不动,薄唇泛着冷静轻薄的笑,又是一拳狠狠的落了下去。

陆笙儿开始没有阻止,她知道顾南城动了大怒,他在医院收到消息说盛绾绾在盛家失踪,锦墨来了慕晚安的片场,他拔了点滴就要过来。

在车上接到电话他就已经勃然大怒,更别说他亲眼看着慕晚安差点被掐死。

可是饶是如此,那一拳拳下去,她甚至看不到往日温和儒雅的贵公子模样,血色弥漫的残暴因素带着最原始的雄性的凶狠。

比上次慕晚安离家出走他对那个司机动手更加的令人恐惧。

即便那一次他拿了刀,而这一次只是动拳头。

晚安一直在咳嗽,一听便知道虚弱又难受。

这声音叫本来就在暴怒失控中的男人更加停不下来。

陆笙儿咬着唇,越来越心惊,最后还是冲了过去,“够了够了……”

她试图拉住顾南城的手臂,可是正在盛怒的男人充耳不闻,甚至不小心将她甩到了一侧,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好周围的工作人员扶住了她。

他们不是没有打过架,但男人和男人打架动手,不管看上去多凶狠,总是能心照不宣的维持在某个安全的区域内。

可眼前这一幕,似乎是一方真的想将另一方往死里打。

从眼神到动作的起落,毫无留余力。

伤了慕晚安,锦墨是他十几年的兄弟他都不顾及了吗?

陆笙儿呆呆的看着顾南城那张冷静又凶狠的脸,心里有些什么情绪排山倒海,突然她整个人直接再次冲了过去,挡在身前。

“够了,顾南城我说够了,再这样下去你真的想打死他吗?”

“让开。”

“你够了!”

他面无表情,唯有一双眸冰得厉害,“笙儿,我叫你让开。”

陆笙儿仰脸笑了,“我不让,顾南城,你要打你就打死我算了。”

“你护着他?陆笙儿,”他眼角净是绵长的讽刺,“你知道他是怎么对你,你护着他?”

陆笙儿看着他冷而静的脸庞,轻声道,“慕晚安还活着,你要杀了锦墨吗?”

“杀了又怎么样。”越过陆笙儿的肩膀,他冷眼看着地上笑意轻薄讽刺的男人,冷漠陈述,“他该死。”

“啪!”的一记响亮的巴掌。

陆笙儿的手在半空中还抖得厉害,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又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咳嗽的晚安,“你还不过来

阻止他,真的想让他为了你亲手打死他最好的兄弟吗?”

晚安撑着一边简雨的手臂慢慢的走过去。

刚刚薄锦墨掐着她的咽喉,她的声带可能受伤了,说话就疼,晚安只能扯他的衣袖。

顾南城没看晚安,也没注意身后的动静,一把拉着陆笙儿的手臂就想将她提到一边,手上的力气太大,一下就甩到了晚安。

简雨立即叫出声,“导演!”

顾南城眉头一拧,幸好反应和动作够快,起身就扶住了她的腰。

见她脸上还是一片深红,哑着嗓子安抚道,“乖,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没事。”

说罢,又狠狠的一脚踹在被陆笙儿扶着要起身的男人身上。

晚安又扯了扯他的袖子,摇摇头。

算了,薄锦墨唇角和身上都沾了血,连他自己的拳头的关节上都净是血色。

她仰头看着半搂着她已经温柔下来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将她被风吹到面颊上的头发撩开,跟刚才逞凶凶狠的男人判若两人。

“抱歉,”他以为她仍旧害怕,温柔低沉的道,“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不怕了,嗯?”

晚安有些恍惚。

她觉得刚才薄锦墨差点掐死她。

她也觉得陆笙儿不阻止没人阻止的话,他也真的可能会失手打死薄锦墨。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他打横抱了起来,他看都没看薄锦墨一眼,只是异常淡漠的吩咐,“拍摄终止三天,散了。”

他是大Boss,纵使有再多不满,也没人敢开腔说话。

谁让他是能一句话让你消失在娱乐圈的顾南城。

上次闻鸣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

陆笙儿看着男人抱着他怀里的女人离开,眸底的心疼掩饰不住都要溢出来了,他低头跟她说着话,距离太远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哄她或者安慰。

简雨松了一口气,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携带的杀气几乎将她震住。

她之前甚至不知道像他们这种养尊处优的男人竟然也会动手,打架的场面丝毫不亚于街边斗狠的混混。

转身又回到了温柔,似乎因为慕导受伤又受惊,所以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她看着他们的背影很久,直到消失在视野里。

晚安被抱着上车,他低冷的吩咐了一句陈叔去医院,抬手就去摸她的脸蛋,要半空才发现自己手上沾染了血,皱了皱眉头,幸好陈叔反应快,连忙从前面拿了一盒纸递过去。

他把晚安圈在怀里,让她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然后自己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手上的血。

一边擦,一边亲吻着她的眉头和眼睛,像是羽毛一般落下。

将手指擦拭得干干净净,他才抚摸上她的脸颊,低低的道,“晚安?”

她的手和脸都是凉的,眼神也带着些迷茫。

“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不会有什么事的。”

晚安半响才摇摇头,费力沙哑的道,“我没事。”

男人的手抱着她的腰身,很用力,用力地让晚安觉得他要把自己的身躯嵌进去。

“顾南城。”

他很快的应,“嗯?”

“你轻点,我疼。”

薄锦墨把她摔进椅子里的时候,她不少地方磕着撞着了,虽然不是每个地方都很严重,但总有两三个地方淤青了。

又加上他这么用力。

“sorry,”他很快低低的道,绵密的浅吻落在她的发上,“一下不知道轻重了。”

沉默了一会儿,她沙沙的道,“你刚才吓到我了。”

“我么?”

不应该是那个混蛋吓到她了吗?

她黑白分明的眸看着他,“我不知道原来你那么暴力,”抿唇顿了顿,“他不是你最好的兄弟吗?”

即便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温柔下来了,但是刚刚那股血色弥漫的暴戾之气还隐隐绰绰的淌在空气中。

顾南城皱着眉头没说话,有些事情他没办法告诉她。

晚安又道,“顾南城,我以后惹你生气,你也会这么打我吗?”——

题外话——第二更,5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