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9.坑深50:为了证明你爱的是我,干脆死了算了

顾南城淡笑,低低的道,“锦墨在查,他还没告诉我。”

“是吗?”

“晚安。”

晚安扯唇笑了笑,“你别把我当傻瓜,我知道你们知道。”她看着男人英俊儒雅不露半点痕迹的脸庞,“刚刚来的车上我一直在想,昨晚陆笙儿住在酒店,薄锦墨和绾绾在红枫别墅,那蛇不大可能自己爬进她的房间,又刚好挑了今天她会回去收拾东西,你们的表情不算很意外。峻”

“要么是锦墨吩咐保镖放的,要么是笙儿自己让家里的佣人放的,或者是盛家别墅里有佣人对笙儿怀恨在心报复她,也有可能是锦墨得罪的人潜进别墅,又或者,就是巧合的阴差阳错,那蛇是自己爬进去的。”

她看着男人清贵温淡的脸庞,好一会儿她才道,“医生说你们没什么大碍了,那我回去陪绾绾,别墅里有蛇,她应该很难安心。”

“慕晚安。”

阴沉的三个字,从身后传来鲫。

晚安顿住脚步,转过身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顾南城薄唇勾了勾,按捺住眉心的那股戾气,“陪着我。”见她眉目没有一点波澜,他加重了语调,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陪着我!”

“该陪你的不是我。”

说完,她就又要走。

顾南城眉眼阴沉得能滴出水,菲薄的唇勾出嘲弄淡漠的弧度,他直接将还在滴着的静脉注射从手背上拔掉,几步追上她的脚步。

晚安还没把门拉开,就被身后长手伸过来的男人重新重重的关上了。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低下来的俊脸,“你是不是疯了?”

蛇毒医治得及时才没问题,医治不好是会死人的!

他眯着狭长幽暗的眸,冷静的微笑,“现在能陪着我了?”

“顾南城,”晚安再度扯唇,仰着脸对上他的视线,原本温静克制的眉目绽开某种烟视媚行的肆意妩媚,“你别以为你扯了针头就能威胁我了。”

她学着他的模样微微的笑着,“你被蛇咬是为了别的女人可不是我,就算真的死了该愧疚怀念的也不是我。”

她痛恨这个男人这般笃定的样子,笃定了她好像就一定得心疼他,笃定了他想要她陪着她就得陪着。

他凭什么?!

顾南城俊美的容颜有短暂的僵硬,瞳眸微微的紧缩,晚安用力的将他的手扯下来打开门,背对着他开口,声色温凉冷淡,轻佻嘲弄,“不然,为了证明你爱的是我,你干脆不要接受治疗,死了算了。”

她转头朝他嫣然笑着,“不过这样的话,感动得念念不忘的仍然不是我。”

说完,迈开步子直接走了出去。

背影脚步半点留恋都没有。

顾南城面无表情,想也不想抬脚就要追。

手臂被一股大力抓住,紧跟着响起的沉怒至极的声音,“你他妈的不要命了,巴不得蛇毒窜你一身去死是不是?”

薄锦墨眉目结霜,一把大力的拉着他往病房里面走。

顺手按了铃,冷漠的吩咐,“马上给他过来换点滴。”

顾南城烦躁得厉害,眉眼遍布着一层讽刺,“今天被蛇咬的是笙儿,你哪天醒来发现我死在你手里你也不用太意外。”

薄锦墨僵住,抿唇收回手,阴森恐怖。

直到医生匆匆忙忙的赶来,又给他重新检查了一遍,“顾公子,银环蛇是剧毒,您千万不要大意,万一真的出了什么差错会很严重。”

医生忙活完,又嘱咐,“一定要注射完,顾公子,您忍一忍。”

病房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薄锦墨漠漠的开腔,“他在警告,这几条蛇是为了警告,等他失去了耐心,他会要笙儿的命。”

顾南城半阖着眸,俊美的脸上半明半暗,淡漠开腔,“我不管你是不是爱盛绾绾或者多爱她,我只问你是不是要赔上笙儿的命成全你们的爱情,”

他挑起唇角嘲弄冷笑,“除非你有这么心安理得,否则,笙儿会死,得到盛绾绾和她的孩子的人,也不是你。”

薄锦墨转过身,镜片下的眼眸跟他对视,“南城。”他眉眼疲倦,淡淡沙哑的道,“笙儿留在我的身边,迟早会出事。”

………………

晚安回到盛家别墅,不知道薄锦墨对外是怎么宣称的,葬礼基本没有受到影响,米悦也已经走了。

“她在公司很忙,今天也是抽时间过来的,所以很快就回去了。”

她是挂名的董事长,又没有得力的助手在一边帮她,她要学很多东西,更要兢兢战战地守着她爸爸的公司,劳心劳力。

晚安明白她的处境所以也没有多问,只是担心道,“那些蛇呢?你有没有被吓到?”

“他派人处理了,我没事,”盛绾绾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顾南城怎么样了?”“在医院应该没什么事

了,薄锦墨已经过去了。”晚安的语调一下便淡了,她拧着眉头不放心的道,“不然你今天还是住别的地方吧,万一再爬出来一条蛇,不咬伤你吓到你也对孩子不好。”

她摇摇头,“不了,我今晚守夜。”抬手摸着晚安的手背,“不用担心,爸爸会保佑我的。”

知道她的性格,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变,何况是给父亲守夜这样的事情。

她想起发生的事情,有些试探性的问道,“薄锦墨有没有说那蛇是怎么来的?”

盛绾绾摇摇头,淡淡的道,“我没问,他没说,跟我无关,他们的事情我没什么兴趣,”

晚安也没有追问,说来说去,其实应该跟她无关,可能真的是他们得罪了什么人,“好,我待会儿陪你吃完晚饭再走。”

“我一个人没关系,你离开片场太久不好。”

晚安扯唇,“已经很晚了,早点晚点没什么区别,何况刚刚发生那么渗人的事情。”

盛绾绾转过头,“看”着她,然后俯身抱着她的肩膀,笑了笑,低低的道,“好,吃完晚餐吧。”

末了,她又重新看向中央的遗照,长而卷曲的睫毛遮掩住眼底的神色。

晚上薄锦墨也没回来,但是他特意打电话回来,吩咐厨房做了适合孕妇吃的菜色,绾绾不在意,只是自己又去了厨房报了几个晚安喜欢吃得菜名。

等吃完饭已经是七点多,天色完全黑透了。

盛绾绾坚持要送她到路口打车,刚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驱车回来的薄锦墨,他下了车笔直的走到她们的跟前,皱眉看着晚安身侧的女人,“去哪儿?”

“晚安回家,我送她打车。”

薄锦墨淡淡道,“我送她回去。”

盛绾绾顿了顿,好几秒才道,“那好吧,你送她我放心。”

“你先上车,”男人看了晚安一眼,“外面风大,我先带她进屋。”

她眼睛看不见,虽然是从小到大熟悉的地方,但是毕竟不那么放心,晚安点头答应了,“嗯。”

“晚安,”她被男人牵着,在铁门上的灯下朝她露出柔和的笑,“再见。”

“好,”晚安低低柔柔的道,“你别太伤心了。”

拉开车门上了车,大概等了十多分钟,薄锦墨就带着寒风上了车。

他发动引擎,熟练的倒车。

晚安看着前方,“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扯唇凉凉嘲弄,“总归不是想让我帮你劝她不计前嫌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为你生儿育女吧?”

“你有这个本事?”

她淡笑,“没有。”

她今天要是有这个本事劝绾绾跟他在一起,当初理应就有本事劝她放弃。

薄锦墨不温不火的道,“去医院看南城。”

“我已经耽误一个下午了,晚上有戏要拍。”

“损失的钱我翻十倍赔给你的剧组。”

晚安闭上眼睛,照着他不温不火的语调,“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去。”

“那你跳车。”

晚安怒极反笑,终于侧首看着他,好笑的道,“我不大明白你,薄锦墨,你如今想要绾绾的孩子,必然也要同时安顿好陆笙儿,不要告诉我在你心里你不希望把她交给你最好的兄弟。”

“对我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安排和结局。”

“我自动退出岂不是最好?”

“我怎么希望是我的事情,南城想要谁是他的事情,他要你还是选笙儿,我不干涉。”——

题外话——二更,更新币,明天万更,有票票的可以投,客户端一变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