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6.坑深246米:别惹我生气,也别说些不在乎我的话

她声音不高的低叫了一声。

顾南城反应极快,一把搂住她的腰,才避免她摔在雪地上。

他低眸看着她被风吹着的脸蛋,手将她带进了怀里,低头亲了亲,很温柔的道,“sorry,我走太快了。”

晚安的手扶着男人有力的手臂,下巴埋在柔软的围巾里,仰着脸蛋朝他笑,“是啊,你太快了。”

顾南城薄唇抿成一条线,一双眸极深的凝着她,几秒钟后,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踩着雪朝着车停的地方走去鲫。

“你跟薄锦墨吵架了?”

外面的光线太暗,晚安被他抱着也无法看清楚男人脸上的神情峻。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眸光隐匿在深处,“没有,你别多想。”

因为这样的姿势,所以晚安是靠在他的肩膀上,从这个角度只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的下巴,不着痕迹的紧绷,似乎在忍耐什么。

她垂了眸,没说话。

顾南城抱她上车,“她怎么样了?”

“你问绾绾吗?”

他发动引擎,随口回答,“嗯。”

“就那样吧,盛叔叔刚刚过世,好不到哪里去。”

倒车把宾利慕尚开出红枫别墅,他的手扶着方向盘,“孩子她准备生下来?”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方回答,“不知道,”她的嗓音很低很轻,“大概需要想想吧。”

车灯笔直的照着前方,落下一层昏黄的色调,他仿佛只是不经意的问道,“你不是很了解她?”

晚安低头,“她自己都不清楚,我怎么会清楚。”

一条生命,不是随随便便能下决定的。

晚安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安全带,涂抹了几次药膏,手指上的冻疮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她抬眸看着前方,淡淡的笑。“陆小姐她很想知道绾绾留不留这个孩子吗?”

“笙儿说她不会留下。”

不留在安城,还是不留下孩子?

“薄锦墨用西爵威胁她,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而且,他也只说了要孩子,至于绾绾本人如何,他没有表态,绾绾似乎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问,也许是心照不宣。

顾南城对此没有表态,只是专心的开车。

晚安想,这些事情她不说他应该也知道。

车内安静了下来,晚安侧首看向车窗外。

雪下得很大,不是很密,鹅毛大雪,轻盈美丽。

今年的雪景很适合拍电影啊。

车在慕家的别墅外,“我明天会回片场拍戏,中间抽时间去葬礼,”她嗓音温温静静的道,“这件事情结束前,我们先这样吧……”

太安静,所以晚安几乎很清晰的听到他落锁的声音。

唇畔漾出淡淡的笑,也不急着下车。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存在感强得让人无法忽视,低沉性—感的嗓音似笑非笑的道,“先这样指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没必要掰开了来说,”晚安轻轻浅浅的笑着,“你在病房的时候说,会回来病房找我,但是也没有,不是吗?”

男人俊美的脸色微微一变,沉沉的看着她,有些烦躁的道,“那是因为笙儿在酒店遇到媒体的围堵,所以……”

“我明白,你不用解释,”她温淡的打断他的话,黑白分明的眸看着他,“我知道你大概是被发生的事情拖住了脚步。”

“而且,”她抿唇笑着,“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无需向我解释。”

早已经不是夫妻,也还没有重新成为恋人。

最多不过是……他似乎在追求她。

然而顾南城原本温淡沉寂的脸色一下变了,借着车内的灯,深邃的眸内像是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嗓音被压得极低,“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晚安还没有说话,男人的身躯就朝她压了过来。

泠泠淡淡的两个字自他的唇中吐出,“说话。”

那股属性清贵的雄性荷尔蒙气息缭绕在她的鼻息之间。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掐住,“慕晚安,你来说说,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的睫毛颤了颤,那原本只是若有似无摩擦着她耳畔的唇冷不丁咬了一口下来,细细啃噬,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痒。

晚安条件反射的要往后退,却被他看似没怎么用力的手扣得死死的。

男人的黑眸如深渊,手逐渐的在她的身上放肆起来,从大衣的最后一粒扣子处摸了进去,手上的力道很重,放肆得不带顾忌。

晚安睁大眼眸去捉他的手,“顾南城。”

幽深狭长的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薄唇覆盖着轻薄的笑意,“怎么了?我之前亲你吻你的时候,你也没说不行。”

他的嗓音仍然很温柔,但是再温柔也盖不住那股强势掠夺的气息和眼神里的冷意。

顾南城盯着她有几分出神的脸,手指上加重了几分力道,低头直接吻了上去。

十秒钟之内,尚算温柔的浅尝辄止变成了狂风暴雨的掠夺,等晚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压在了椅子里。

“晚安,”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她的唇瓣,低低哑哑的淡笑,“别惹我生气,也别总说些不在乎我的话。”

“我很不喜欢你说这些话,也不喜欢你随随便便的叫我去陪笙儿,好像我对你一点都不重要。”

男人的唇瓣贴着她的,沙哑着嗓子低喃着重复,“你明白了吗?我不喜欢。”

她可以板着脸不给他好脸色瞧。

但不能轻描淡写浅笑嫣然的说他对她有多不重要。

好像他在她的心里没有一点位置。

他很生气。

晚安睁着眼眸,手藏在冬天大衣长长的衣袖里,落在车门的门把上,用了极大的力气握着,温静的脸上却是淡淡的笑,“我以为顾公子一直都很清楚,所以从来没有明白的说起过,如今的我失去一个你是挺可惜的,但也只是可惜而已。”

她看着他脸上逐渐浮现出来的冷漠和阴鸷,像是薄薄的刀片,嫣然轻巧的笑着,“我记得你曾夸我聪明,聪明我不敢当,毕竟被男人甩过两次,但是吃过一次教训,就没有道理在同样一个地方再摔倒一次,你最近对我好我是明白的,但你也不是第一次对我好了。”

他低低的笑着,“继续说。”

“你既然舍不得她,心疼她,那就陪着她。”

遒劲的手指几乎要讲她的下巴捏碎了,顾南城眸底倒映着她的脸,面无表情,“你从来没有想过,要继续跟我在一起,嗯?”

下巴的疼痛让她皱着眉头,不闪不避的看着他的眼睛,“想不想我不知道,但是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情一定不可以。”

“那就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来,以前我不够爱你,但是我现在只爱你,这还不够么?慕晚安,要怎么样你才觉得够?”

“你只爱我吗?”晚安笑了出来,“你是不是只爱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一直在你的心里。”

男人的眼神极冷,字字句句仿若从喉骨深处蹦出,眉梢眼角带着嘲弄,“我认识她这么多年,十多年,你跟盛绾绾认识十多年她每件事情你都要插手,你非要我袖手旁观像个陌路人?”

晚安觉得这样的争吵甚至是眼神会发生她并不意外,但是心尖上竟然仍旧是刺痛的,扬起而笑,“没错,说来说去,就是我心胸狭隘,容不下我的男人心里头有这么样一个存在。”

“慕晚安!”

“我知道她现在很伤心很可怜很难过,你陪她心疼她为她不平我都明白……”

顾南城重重的眯起眼眸,薄唇泛出冷淡的讥诮,“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冠冕堂皇么?”她的脸色有几分白,睫毛细密的颤抖,“我只说我明白,没说过我要接受。”

晚安看着他冷峻森寒的脸,“我容不下她就是容不下,所以我不要你,”车内的暖气很足,但是她的脸颊仍然是凉凉的,“顾南城,你既然做不到,也别来要我。”

…………

晚安推开卧室的门,顺手关上,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般靠在门板上。

她看着自己的床,有些茫然,撑着额头,慢慢的把围巾解下来。

洗澡,睡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