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5.坑深245米:不用了,你陪她吧(5000字)

干净低冷的嗓音难得疲惫,“我先处理盛柏的后事,别让她出事。”

“你别忘了,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

薄锦墨半响没有出声,然后耳边便是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

顾南城将手机扔回大衣的口袋里,然后才转身走回车内,用钥匙开了车门,副驾驶上披头散发的女人一双冷眼看着他。

灰败绝望,脆弱又带着某种倔强峻。

“笙儿。”

“她赢了是不是?”陆笙儿似乎是想哭,却又笑了出来,直直的看着站在身前的男人,“他跟你说什么了?那个孩子他准备留下,是么?鲫”

“大概,是的。”

想是这么想,但是从眼前男人的嘴里说出这四个字,她神情还是震了一下。

陆笙儿抬头,“你觉得……盛绾绾会把孩子留下么?”

顾南城微微的皱眉,但也很快的过去了,“如果他想,总会有办法的。”

一个眼睛看不到的女人,如果他存心要留住,又怎么可能留不住,更别说盛西爵如今都还没有醒过来。

陆笙儿摇着脑袋,“我赌她不会留下的……”她淡淡的笑,仿佛已经冷静下来了,“爸爸的心脏病当初就是因为盛家的事情,因为养了这么多年的养子忽然背叛他,才会发作的,更别说……她哥哥如今昏迷不醒了。”

“盛绾绾……她不会留下的,这一点,我比你们都了解。”

她怎么会不了解那个女人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比慕晚安更加的了解她。

顾南城看着她苍白而失神,脸上在笑但是眼睛里净是自嘲和冰凉的女人,温温淡淡的道,“你现在应该想的不是她,是你自己。”

陆笙儿仰头看着面前英俊淡然的男人,忽然笑了出来,“你陪我,不怕慕晚安她介意吗?”

她一只脚就要落下来,淡淡的道,“我已经知道你离婚是为了重新追求她,回去吧,别说如今在她的眼里我是个罪人,你在我的身边稍微长一点,这些日子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的。”

男人仍是一脸的淡漠,但是眉头已经不声不响的蹙起了。

陆笙儿看得清楚,自嘲的笑,“你去陪她吧,我不会想不开,不会自杀的。”

说着,她就要从车上下来。

为情而自杀,在如今的社会里代表的不是深情,只是愚蠢。

她不会让盛绾绾赢了男人,还能看她的笑话。

顾南城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回了副驾驶上,淡淡的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你是不是可怜我?”

他眯起眼眸,淡笑,“笙儿,失恋还轮不到可怜,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送你回去。”

陆笙儿看他把车门关上,然后绕回了驾驶座。

看着前面的黑暗,有些失神。

以前她和锦墨吵架的时候,他并不会这样说。

失恋……的确不能算多严重的事情,毕竟大部分人都会经历——即便她有十几年的感情,那又如何?

“我不会再回盛家别墅了。”那里如今大抵没有她的位置了。

他也没有强求,只是淡淡道,“嗯,我送你去酒店,回去接点东西吧,锦墨要处盛老的事情,盛绾绾还没醒来,他暂时不会回去。”

陆笙儿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腾出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车内响起男人低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和心理作用,总觉得他的声音较之刚才更加的温柔,“晚安。”

“嗯。”

“我待会儿来医院。”

她在那头轻轻的笑了笑,“不用了,你陪她吧。”

他不悦的压低了声音,“晚安。”

“她受的打击挺严重的,都是女人么,你不用觉得为难,等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就要修成正果了出来这么一茬,的确挺惨的,陆小姐她只是心高气傲装作不在乎,她心里在乎得紧呢。”

顾南城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轮廓有些紧绷。

“没事的话我挂了,再见。”

病房里,晚安坐在病床边握着手机出神,有些疲倦的无力,正准备趴在床沿上,就听到头顶沙哑透了的嗓音响起,“明明想他在你身边,何必口是心非,”

盛绾绾睁着一双黑透了的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喜欢的男人就算不去争取,也不要推到别的女人身边去。”

晚安连忙起身扶她,见她唇瓣干涸,又转身倒了一杯温水,喂到她的唇边,“喝点热水,你身子很冷。”

她没有拒绝,听话的喝了。

喝完后,她自己放下了杯子,然后,看着眼前的人。

晚安一直在想要怎么告诉她她现在怀孕了的事情,所以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

盛绾绾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没事了,陆笙儿说你不能代我签字,那我自

己签就行了。”

晚安蹙着眉头,看她把腿放进靴子里,双眼无神的下了床。

“薄锦墨已经去处理了。”晚安跟在她的身边。

她的脚步顿了顿,神色没有很大的变化,“那我也要去看看。”

晚安知道挡不住她,只好陪着她去。

门刚刚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形就站在了门前。

盛绾绾静静的看着他,眼睛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还是无神。

晚安蹙了蹙眉,淡淡的道,“绾绾要亲自处理盛叔叔的身后事。”

男人低头看着她,“处理好了。”

说罢就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往病床的方向回走。

盛绾绾也没有闹腾,只是冷漠的道,“你干什么?”

“你身体本来就养得不好,怀孕了不要再劳累。”

晚安正想开口,男人低沉却有条不紊的话就这么说了出来,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盛绾绾的有短暂的僵硬,随即就笑了,“你说什么?”

“你怀孕了,三个月。”

她被重新放到床上,脱下鞋子,始终没有抗拒过,只是一双眼睛看晚安的方向,“晚安?”

“是,你怀孕了。”

好半响的死寂,她才淡笑嘲弄着,反应很寡淡,“这样啊。“

薄锦墨抬手替她盖着被子,“先休息,待会儿让她陪你吃饭。”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晚安,他也自然很清楚她是不可能若无其事的跟他一起相处。“怎么,”她扯唇露出笑容,凉薄嘲弄得厉害,“为了这么个孩子,你还打算把我一起给收了?”

她虽然好像看不见,但是眼睛里讥诮的意味很浓厚。

他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想拿掉他?”

她仰起脸庞朝他肆意的笑,三分挑衅七分冷漠,“我想拿掉他,你以为你保得住?”

孩子在她的身体里面,她真的想弄掉,除非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守着她。

即便如此,也免不了出意外。

薄锦墨盯着她明艳的五官却异常苍白的脸色,突然之间无法笃定了。

他了解这个在他身边团团转了十几年的女人,外强中干,嘴上说得再狠,心也是软的。

但她现在恨他。

不是咬牙切齿歇斯底里,而是轻描淡写的深埋于骨。

他开腔,不温不火,“这孩子我要,所以为了你哥哥,这段时间你给我乖乖的,好好吃饭,按时休息,不要想打他的主意。”

她一张脸果然冷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薄锦墨淡淡然的道,“虽然把手伸到纽约去有点远,但是米悦她实在太弱了。”

弱到他伸手就能捏死。

这话里的意思,盛绾绾听懂了,晚安自然也听懂了。

她没有出声,就这么双眼无神的坐着。

“我去看看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葬礼办好了我会带你去,现在躺下睡觉,吃晚餐的时候我再过来。”

他直起身子,转过身,“照顾好她,有事打电话给我。”

很快,他就出去了,不忘伸手带上门。

晚安走到床边,抬手摸了摸她的短发,低低的道,“如果你想走,我会帮你的。”

盛绾绾失笑出声,淡淡的道,“你傻了,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晚安闭了闭眼,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她抿唇轻声问道,“这个孩子,你想不想要?”

“我不知道,”她阖上眼眸,“晚安,我很累。”

“我明白。”

“你回片场拍戏吧,你是导演缺席不好,别人会说你仗着顾南城撑腰不够专业。”

晚安蹙眉,“不用。”

“你去吧,我一个人没关系,他不是挺宝贝这个孩子的吗,不会有人对我怎么样的,你的正事要紧。”

她不是娱乐圈的人,但是因为晚安自小的梦想就是导演,所以这个圈子她多少了解一点,有些演员为了不拖累剧组的进度,亲人过世都只能强忍悲痛继续演。

何况晚安是导演,她走了整个剧组都要停。

“没事,我请了郁少司替我一天,今天我陪你。”

晚安这么说,盛绾绾也就不再说什么,“好。”

“你睡会儿吧,脸色看上去很不好。”今天盛叔叔的事情,几乎剥夺了她所有的精神力,更别说现在一个孩子压在她的心口。

她慢慢的躺了下去,喃喃的道,“我睡不着。”

晚安温温软软的哄着她,“睡不着就躺着休息,盛叔叔临走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别让他担心。”

她躺下去,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整个人蜷缩在被子下,像一只受惊的虾米。

薄锦墨在天黑之前回到了病房,

晚安听到声响就立即睁开了眼,她看着那一身气息森然淡漠的男人,眉头拧起,眼神不善,很冷淡。

“你替她收拾东西,”他波澜不惊的道,“我带她出院。”

“你要带她去哪里?”晚安唇畔的弧度讥诮,“盛家吗,想让她跟陆笙儿在一个屋子里陪着你?”

薄锦墨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走过去将床上沉睡过去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如果你不打算陪她吃晚餐,就自己回去或者叫南城来接你。”

晚安看着他的动作没有阻止,因为知道阻止不了,“你连哄她吃饭的本事都没有,还想带她走。”

薄锦墨深深静静的看着她,“我有无数种办法让她乖乖张嘴吃饭,但是医生说孕妇应该保持心情愉悦,所以我想你哄她吃,能免去不必要的不开心。”

晚安平静的道,“那就让我照顾她,为了她身心的健康。”

“你的电影不拍了吗?”

“绾绾和她的孩子比较重要。”

薄锦墨勾了勾唇角,淡淡的笑,“相信我,跟牺牲你的工作甚至是前途相比,她更愿意把自己给我照顾。”

他抱着怀里的女人自晚安的身侧走过,“当然,如果你有闲余的话,时不时的过来陪她聊天,我很欢迎。”

晚安看着他出门,眼睛一眨不眨的问道,“你爱她吗?”

薄锦墨的脚步顿了顿,也不过几秒钟,就继续了。

毫无疑问,晚安肯定会跟上去。

在车上的时候盛绾绾醒来了,她冷着脸蛋看了眼半抱住自己的男人,“去哪儿?”

“回红枫别墅住。”

“又想软禁我?”

“如果你乖一点,就不用被软禁。”

她回复了一个冷笑,“我爸的葬礼没完,我住医院。”

“事情会办妥,明天白天带你去,今晚休息。”

“陆笙儿她不孕不育不能给你生还是怎么的?”

男人阖着眸,“为了你爸跟你哥,你听话点。”

“呵。”

有晚安陪着,或者也是为了孩子,盛绾绾一言不发的把晚餐吃了,又让晚安送她回了卧室,除了冷言少语,基本很配合。

晚安关了灯带上卧室的门下楼,才发现顾南城已经到了,两个身高差不多的男人面对面的站在走廊处,半隐半暗,看得不是很真切。

她也不知道,他是来接她的,还是为了陆笙儿来找薄锦墨的。

唇畔带出浅浅的弧度,自嘲又淡然。

陆小姐真是不幸,又幸运。

不过总比她和绾绾幸运。

她的手扶着楼梯,慢慢的走了下去,两人都极其的敏锐,差不多同时看了过来。

僵持的气氛似乎因为她的出现而被冲散了。

顾南城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眸寒凉而印着无声无息的阴沉,他在看见晚安的瞬间便迈开长腿朝她走来。

不等她说话,便扣上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外走。

晚安蹙眉,“顾南城……”

薄锦墨低低的笑出声,“这么着急做什么,我不会伤害她。”

晚安这才发现,薄锦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下了眼镜,没有了镜框的遮挡,他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诡异的冷魅。

她的手腕被男人生生的捏疼了。

但是他看上去依然是那派冷贵的淡漠,狭长的眼眸深邃极了,跳跃着幽蓝的火焰,浅浅的弯出弧度,“等你把盛绾绾完全掌握了,再来跟我谈判。”

“南城,一心二用,你会很累。”

顾南城幽深的眸溢出极淡的笑,“让她知道你弄瞎了她的眼睛,你会更累。”

薄锦墨眼底那抹幽暗的光凝固了,好半响,他才淡淡的道,“时间不早了,你送晚安回家吧。”

顾南城轻轻呵出一个音节,便握着晚安的手腕带她出去。

外面寒风凌冽。

男人腿长迈开的步子大,晚安的长靴是高跟的,踩在雪地上本来就不快,更加跟不上他的脚步。

她蹙眉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只觉那股暗色的力气要从他的身上溢出来。

咬着唇,有些踉跄的想要跟上他。

脚下一歪,她整个人都往一边倒去——

题外话——二更,五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