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3.坑深243米:晚安,我觉得很冷

心脏病发,晚安收拾包的时候手都止不住的颤抖,脸色苍白。

她甚至莫名的就有些后悔,这段时间她全心全意的拍电影,慕家时不时的还会回去,还能陪爷爷,但是绾绾那里她很少再有时间去了。

盛叔叔至于她虽然不说如父,但不会比任何的亲叔叔来的差。

简雨看着她不对劲的脸色,关心的问道,“慕导,发生什么事了吗?”

晚安手上的动作一顿,“我叔叔心脏病发,我要去医院。峻”

简雨张了张口,“那电影怎么办呢?”

如果她走了,整个剧组都要停下来鲫。

他们现在是在室内拍,但是晚安还是觉得一股彻骨的冷意侵袭而来,很快,她苍白的脸色下就冷静了下来,“这场戏还有几个镜头,难度都不是很大,你待会儿替我拍完,如果不行的话再重新拍,拍完就让大家休息。”

简雨点点头,有些迟疑的提醒,“可是慕导,这样诟病你的人会更多的。”

停下整个剧组的进度下来,虽然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毫无疑问的总是会有人诟病。

“我知道,”她淡然的道,“你照做吧,其他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好的,慕导。”

晚安拦了辆出租车,上了车很快的给绾绾打电话,但是打了两次都没有人接,她咬唇,没办法,闭了闭眼,又打了个电话给郁少司。

“郁……郁少。”

“什么事。”

“你现在忙吗?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我忙。”

晚安也顾不得他简单粗暴地拒绝,直接了当的开口,“我现在有急事要走开……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拍今天的戏份?”

那端是冷笑,“有急事要走开?”

“是。”

“那你就走开,反正不管你是耽误一天还是一个月,也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他话里的意思晚安自然是懂的,她低低的道,“郁少,就今天一天,我最迟明天就会回剧组,麻烦你了。”

她知道郁少司是有时间的,在他不拍电影的时间里,他不是背着包一个人满世界的跑,就是十天个月的宅在家里闭门不出。

“我知道如今的郁少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也许以后也不会需要,但是世事难料,也许你将来也会有需要人帮忙的那一天,”晚安顿了顿,“行吗?”

郁少司没说话,他似乎有所顾虑,沉默了几秒,方淡漠道,“下不为例。”

紧绷的神经松了松,“谢谢。”

郁少司肯帮她,再好不过了。

出租车很快到了医院,晚安打不通绾绾的电话,只要去问医院的前台咨询。

等了三分钟才得到确切的位置。

心脏病突发,已经在手术室。

晚安闻着消毒水的味道搭乘电梯上去的时候恍惚的想,这一年来,她进医院的次数比这辈子头二十年累计的还要多。

她远远就看见了绾绾的身影,除了她之外对面站着的还有陆笙儿。

快步走过去,在蜷缩在长椅上的女人身前停下,她伸出手,在空气中僵了好一会儿,还没落下去,就听到那原本娇媚的嗓音凉沁彻骨,“晚安。”

晚安一下在她的身前蹲下,双手握住她冷得可怖的手,“不会有事的……”

安慰的话那么苍白,可是除了这些苍白的安慰,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晚安,”她静静的嗓音很迷茫,“我觉得很冷。”

还没等晚安说话,她又重复了一遍,“晚安,我觉得很冷。”

“是是是,医院里本来就是要冷很多的。”晚安一边说着,一边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抬手围在她的脖子上,“还冷吗?冷得话我去找件衣服给你穿。”

她空茫的眼睛看着前方,“不用了,我等爸爸醒来。”

心里冷,穿再多的衣服也都一样。

晚安始终握着她的手,本来就是冬天,温度很低,手很难暖起来,可是现在绾绾的手太冷了,仿佛散发着寒意。

“晚安。”

“我在。”

“我爸清醒的时候总是说……他年轻的时候杀戮太多,所以老来免不了要受点报应。”一滴滴的眼泪,从她唯有黑白的颜色的眸底清明的掉了下来。

除了一滴滴能听到声响的眼泪落下的声音,她看上去和听上去,没有任何的哭腔和哭意。

“我爸才……五十多岁……他还没有老……”

“他还没有老……”

“晚安……”她慢慢的低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嗓音细细密密的颤抖,“我好怕……”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

她跟薄锦墨离婚的时候,她没有怕过。

盛家一夕之间易主,她也没有怕过。

她一个人流落在城市在的边角

地带,每天换着地方住,连身份证都不能用,她也没有怕过。

甚至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世界变得黑暗而陌生,她仍旧没有怕过。

可是现在,她很怕,这种恐惧像是有人用注射器,在她的血管里注射了冰。

有脚步声响起,是谁来了,晚安并不在意,也没有分神去看。

薄锦墨看着趴在慕晚安的肩膀上,一双无神的眼睛空洞的看着前面的女人,她的脸上有未干的泪痕,显得她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狼狈。

她其实经常哭,伤心了,难过了,生气了,被欺负了,都会哭。

她平常哭的时候都会伴随着很大的声响,吵,闹,发脾气。

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静得无声无息,除去那些眼泪,便看不出来了。

看了眼亮着的手术中的字眼,他瞳眸紧紧的缩着,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晚安,”他听到她叫慕晚安的名字。

那两个字透着一股习惯性的信赖,正如她以往也是这么叫他的名字。

晚安很快的回答,“怎么了?”

她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平静的问道,“薄锦墨是不是来了?”

晚安这才侧收看了眼长身如玉,斯文淡漠的男人,“是,”

盛绾绾扶着晚安的手臂,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刚才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有些沙哑的声音很冷漠,“不管有仇没仇,我爸养你十几年不是假的,算是我盛绾绾求你,把你的女人带走。”

晚安这才想起,她接到佣人的电话的时候那端说,是陆笙儿刺激了盛叔叔,她看了眼修长干净如冷玉的男人,才重新问绾绾,“发生什么事了?”

她咬着牙,空茫的眼睛看着他,一字一顿的吐出,“叫她滚。”

薄锦墨看了眼坐在一端始终一眼不发的女人,视线很快再次落短发下的那张脸,镜片下的眼神深沉隐晦,复杂得叫人分辨不清楚,“等你爸的手术结束后再说。”

“薄锦墨,我叫你带着她马上给我滚!”

这一句话自她的口中说出来,仿佛倒错了时差,眼前的女人好像还是曾经那个蛮横骄纵霸道的小女人。

陆笙儿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我去看爸爸跟他无关,你没必要迁怒到他的身上,”她神色清冷,也同样苍白,“你们家对他的养育之恩,他也一直都记得。”

记得仇,也记得恩。

薄锦墨敛着眸,看着眼前女人单薄得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身子,一言不发。

手术室的灯忽然就熄灭了。

淡漠出尘的男人脸色略微的一变,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逐渐的掀起。

手术室的门打开,戴着口罩的医生从里面出来,“哪一位是慕晚安慕小姐?”

晚安有些僵硬,转身看了过去,“我是。”

“薄锦墨薄先生在吗?”

修长冷情的男人抬脚走过去,“怎么?”

“盛老先生有遗言,要交代两位。”

遗……言。

薄锦墨转头看向那站着的本就失魂落魄的女人,仿佛只是一瞬间,她脸上的血色就褪得干干净净。

心脏紧缩成了一团,像是被一只手死死的攥着。

他下意识的就想抬手去扶她。

“你们去吧,”在他的手触上她的手腕时,她就已然开口了,表情呆滞得像是木偶娃娃,语言却又冷静而清晰,“麻烦你,只需要听我爸说几句话。”

晚安咬着唇瓣,抬脚往里面走去。

薄锦墨站着没有动,眼神像是钉在她的身上——

题外话——二更——O(∩_∩)O~,忘了例行提醒下投票的美人们,走客户端可一变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