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1.坑深241米:他都舍不得,那些路人甲乙丙哪里来的狗胆

晚安垂着眸,手指里把玩着签字笔,看不出她脸上的喜怒。

汤粟在圈内算是很有资历的了,但是这么多年来没拍出过什么有影响力的电影,再加上一两年前得罪了夏娆,直接被封杀雪藏。

这部电影前期筹备都是晚安亲力亲为的,开拍前一段时间,郁少司把他分了下来,给她帮忙。

毕竟资历深,做事很有一套,也熟练。

昨天他拍的那一场戏是女二的峻。

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晚安才抬起脸浅浅的笑,“我不认为这场戏有要改的必要,按照剧本来拍会更好,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女二都不属于恶角,刻意的将这个角色抹黑只会破坏整个故事的完整,蔡小姐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是想要这么表达的。”

她的话说的很客气,但是言辞之间半点没有商量的意思,“下场戏推迟,这一场我待会儿补拍。鲫”

“好的导演不会只是照着剧本来,慕导,你没有经验所以不懂。”

周围的人都听得出来,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掩饰不住的鄙夷泄露了出来。

晚安也不在意,只是淡笑,“我知道,只不过这场戏包括这个人物没有被改的必要,拍出来并不会比原剧本好。”

这个剧本拿到手里的时候她就眼前一亮,不说是出自谁之手,整个故事看下来更是令人惊艳。

“你觉得没有必要?慕导,你年纪轻轻的还是不要太自负,我怎么说都拍了这么多年的电影,我比你清楚观众更喜欢什么,这段就这样演,最好是女二这个角色在之后的情节里都做一下调整,那样矛盾和冲突就更大了。”

晚安始终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手中转笔的动作没有停,待他说话,她方眯起眼眸浅笑,语调不变,“不必改,蔡老师把握得很好,就这样决定了,副导,麻烦你去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场景。”

稍微敏感一点的人都能感觉得到,气氛有些僵持和尴尬。

汤粟站着没有动,就这么看着坐在椅子里的晚安,而晚安只是低着头看剧本和屏幕,好像毫无察觉。

越月是导演助理,此时连忙站了出来打圆场,“那个,汤导,时间不早了,趁着天还没黑,赶紧把这场补完吧。”

“慕导,郁少的助理来找我担任这部电影的副导的时候跟我说,你虽然只是新人,但是很有天赋,让我在拍摄的过程中多提点你。”

晚安转着笔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但她没有抬头,平静的道,“副导的意见我考虑过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按照剧本的拍效果会更好。”

周围的工作人员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而且混了这么多年不少都是些熟悉的面孔,此时也没有人说话插嘴,只有越月朝他使眼色,带着点祈求的意思。

“慕导这样一意孤行,我们很难继续合作下去。”

晚安抬起头,朝一侧的助理道,温凉淡笑,“月月,你去让他们准备下,十分钟后开始。”

“好的慕导。”

晚安把手里的资料放到一边,又看了眼腕上的时间,才淡淡的道,“如果副导您认为,我什么建议都得听进去才好合作的话,那我想我们的确很难合作。”

汤粟对她有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明面上一直顾忌着,但是暗地里没少跟人扯七扯八的嘲笑议论她。

这些她也无所谓,不耽误正常的拍摄,做了该做的事情,怎么看她,那些都不重要。

她是空降下来的,被非议无可厚非。

“慕导这意思是要我离开剧组?”

在汤粟的眼里,眼前二十三岁不到的女人不过是个靠着男人的恩宠自以为很有才华的黄毛丫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还听不进他的建议,甚至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就只当他是个跑腿的使唤。

晚安微笑,仍是那样的语速和语调,“没有,只是希望副导除了能不时的给我意见和经验之外,还能做好自己手里的事情。”

“如果慕导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的话,就应该重新考虑这场戏就应该这样拍。”

晚安敛起笑容,淡淡的道,“我记得我好像说过,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副导,你能继续忙你的事情吗?”

汤粟看着她,脸上有些神色交错而过。

慕晚安很年轻,可是她坐在这张导演椅上便自带一股气场,不是那么的浓烈咄咄逼人,但是一旦起了争执,她总能温温淡淡的压你一筹。

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慕导,如果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一意孤行,那么很抱歉,我想我不够资格提点你,给你当副导。”

晚安神色没多大的变化,是她一如既往那股温凉淡然的气质,她好半响没说话,也无法揣测她在想什么。

“慕导,我希望你能明白,年轻的时候多听听前辈的建议对你只有好处。”

晚安阖了一半的眸,她淡淡开腔,“既然汤导觉得很为难的话,那就没必要强人所难,今晚

收工后我会跟制片人说这件事情。”

她看了眼已经在快速准备的工作人员们,“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要开始了,天快黑了。”

汤粟看着她那副寡淡的神情,堆积的不满一下爆发了出来,心头怒意肆起,“如果不是郁少司的助理亲自上门找我,你以为我愿意你这么个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当副导吗?”

这么说的时候原本是有几分顾虑的,但是见她坐在那里眉目不动,整张脸不见任何的波澜,要多不把他放在眼里就多不放在眼里,一把甩开周围来拉他的其他工作人员,“你要不是仗着自己是顾南城的女人,你以为你能坐在这张椅子上?会有这么多人巴结你,做人最好是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斤两,小小年纪就这么目中无人,你以为二十三岁能当导演就能做第二个郁少司了?”

周围除了死寂就是抽气声,没人敢上来再劝什么。

顾公子最近对他的小娇—妻有多千依百顺就有多千依百顺,奉承她还来不及谁敢教训她。

话说的难听点,连顾总亲自上来都没给她摆过脸色。

一个十八线在电影界只有苦劳不见功劳的副导。

“难不成汤导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既没有拿得出手的电影,也没有机会接剧本一流资金充沛大牌云集的电影,是因为自己不是女人,所以不能像慕导一样轻而易举的拿到这么好的资源,所以到今天才只能给一个第一次拍电影的新人导演做副导?”

晚安挑了挑眉,看向说话的人。

简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扬着下巴无畏无惧的道。

她最近常常出现在剧组,一来是简致的姐姐,而来则也是因为她念的导演系,算是这个圈子的,偶尔时不时会在剧组做零时工。

汤粟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虎着的脸更加的黑,“你说什么?”

“我实话实话,刚才您和慕导的争执我都听到了,这部电影虽然是时下最流行的题材,但实际上是很不一样的,何必非要一味的迎着观众的趣味去,”

简雨顿了顿,然后直接的道,“老实的说,作为导演系的学生,再作为将来的目标观众,我个人认为,您这样修改实际上很恶俗,而且拉低了原剧本的档次。”

汤粟越是听,脸色愈发的青白交错,最后,他冷声道,“吹嘘拍马屁的本事倒是一流,电影业就是毁在你们这种人的手里。”

简雨脸一红,被讽刺得说不出话来。

好像巴结慕晚安的人很多,替她说话就是巴结她了。

晚安勾了勾唇,很温柔的浅笑,“那么就是不知道汤导,为电影业做出了什么贡献?”

汤粟的脸彻底的青了。

说得好听点叫经验丰富,说得难听点,不过是倚老卖老。

不知是谁拔高声音叫了一声,“顾公子来了。”

大概是黄昏前的最后一段时辰,衬得那穿着长款大衣的男人英俊儒雅,好看得像是踏着夕阳而来。

他温淡矜贵,清雅俊美。

顾南城走过来,淡淡看了眼面色灰败的汤粟,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晚安的身上,俯身在她的跟前蹲下,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低低的笑,“跟人吵架了?”

晚安看他一眼,“跟副导有点争执。”她很快的道,“已经没事了。”

“吃饭了没?”

还不等晚安开口,一边的越月就立即脆生生的开口,“还没呢,慕导,这天也快黑了,我看这场戏待会儿也拍不完,不然挪到明天算了。”

晚安蹙眉没说话,应该是在考虑。

越月看了眼男人薄唇噙着的笑,立即加力的劝说,“难得顾总抽空来探班,不如就先吃饭吧,我看大家忙了一天也都饿了,好不好嘛慕导。”

接触的时间一长,身为助理自然多少摸清楚了晚安的脾性,她私底下是很好说话的,除了在工作上比较严格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不计较什么。

旁边立即有人跟着附和起来,“是啊是啊,导演,下一场反正也是夜戏,就等吃完饭天都黑下来再拍吧。”

晚安点点头,微笑,“好吧,那就先吃饭吧。”

简雨负责分发盒饭,闻言也立即就要去工作了,才跑出去两步,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慕导,您和顾先生是在这里吃呢?还是去隔壁的餐厅吃?”

他们取景的地方是个大学,周边有很多的餐厅,平常晚安是跟他们一起吃的,顾南城也不是没有屈尊降贵的吃过盒饭。

晚安低头看了眼自己身前的男人,他没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把玩着她的手,她抿唇,几秒后道,“你们吃吧。”

“好的慕导。”

她以为懂得收买人心的导演,或者为了彰显某种特殊的东西,慕导应该让这个尊贵的男人放下身段陪她一起。

但是后来她又发现,这位慕导跟她想象的很不一样。

晚安朝她笑,“谢谢你刚刚替我说话。”

简雨淡淡的道,“我不是替你说话,我只是实话实说,”

“你不是很不待见我。”

“之前我对慕导有意见,和副导一样认为慕导是靠着男人的恩宠才年纪轻轻的坐上导演的椅子,只不过我跟他也不一样,这段时间我看得出来,至少……慕导是足够专业的。”

她不说好与不好,只用了专业这个词,不卑不亢。

顾南城勾唇,侧头看过去,饶有兴趣一般发问,“专业不专业,你也看得出来?”

简雨对上男人的眼神,吐词清晰,“因为我也是专业的,而且,”她笑了笑,“我想顾公子如果是真心为慕导好的话,以您的头脑,自然是不会做出看似是捧其实是捧杀的行为,所以我也相信,慕导有能力拍这个电影。”

她这么说,连晚安都怔了怔。

捧杀。

她其实是没想到这一层的,顾南城愿意出最好的资源捧她她一点都不奇怪,即便他今天不要她,他依然可能为她铺路,这是他的风格,与爱情无关。

接这个电影,她压力很大,不是因为郁少司说她非赚钱不可,而是因为她明白如果拍砸了,那么她面对的就是无数的嘲讽和鄙夷。

谁都会指着她的背脊说,她慕晚安不过是靠着男人的恩宠而已。

她想起那天在薄锦墨的病房外,他跟陆笙儿说:

【她已经浸泡了很多年,再做副导只是浪费时间,没有必要。】

原来他让她让当导演,独立拍戏。

是真的认为她已经到了可以掌控大局执掌一部电影的地步了吗?

顾南城看着她,低低的笑出声,“导演系的学生?”

“是,”

“你认为,你跟她的水准在一条线上?”

简雨淡淡的笑,“我听闻慕导之前跟着剧组跑了很多年,跟唐初唐大导演私交极好,算是半个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我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也还比不上慕导的水平。”

顾南城看了她一会儿,似笑非笑,“那么跟汤粟相比,你觉得这个副导谁能做的更好?”

简雨闻言一下呆住,她自然明白这话背后的言外之意什么。

重重的咬唇,心一下跳剧烈的跳了起来,“如果慕导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竭尽全力做你的助手,把这个电影拍好。”

晚安么说话,似乎在思索,她继续道,“我虽然没有正式的做过,但是大学以来也一直混迹片场,知道该做些什么。”

晚安起了身,把手机拿上,温婉的道,“今天晚上收工之后,你来找我吧。”

“好。”

简雨很快的吐出这个字,末了,朝着晚安鞠躬九十度,“上次冰水的事情,很抱歉。”

“算了,你朋友也受伤了。”

顾南城带她去隔壁的餐厅吃饭。

落座后,也是男人轻车熟路的点好菜,晚安抿唇道,“那个汤粟,你不要对他做什么。”

顾南城眉眼不动,“难。”

“他只是说了几句而已,背后这么说的人多了去了,随他们吧。”

“慕导,”他抬起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薄唇染笑,漫不经心,“你在我跟前,想不搭理就不搭理,想摆脸色就摆脸色,心情好才陪我吃饭,别人指着你的鼻子骂你还特意叫我算了?”

她哪有他说的那样。

“我本来就比同行容易得到一些东西,自然就要多承受点骂名,很正常。”

男人波澜不惊,脸上是温和的笑,眸底冷冽寒凉,“我不高兴。”

他都舍不得,那些路人甲乙丙哪里来的狗胆教训她。

晚安正在倒水的手顿了顿,差点把水洒出来,她淡定的道,“你说情话的本事日益见长。”

他勾着唇角,徐徐的蛊惑,英俊都让人心跳,“喜欢么?”

“喜欢,”晚安微笑,“多说点,看我能不能用到电影里。”——

题外话——二更,5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