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40.坑深240米:因为你不相信我爱你(5000字)

晚安手从墙壁上收回,落回身侧,微微的阖上了一半的眸。

也许是爱过,也许是爱了还没过。

她如今不去细想这些,有些事情不是细想就能想清楚地。

“时间不早了,陆小姐没事的话就麻烦出去吧,电梯该下了。”

喝了酒,虽然谈不上很不舒服,但也困倦的想要休息睡觉峻。

陆笙儿冷瞥了她一眼,抬脚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晚安抬手去按键,抬眸时无意间看见闻导那双眼睛下精明浑浊的暗光。

只不过,她心头淡淡哂笑,关她什么事呢鲫?

她要打车,所以只能从正门出去,对平常上班的人来说一天的忙碌已经结束,对夜莊而言,夜生活甚至还没有开始,仍是喧哗热闹,满是人间烟火。

电梯门打开,晚安还没抬脚,就一眼看见站在门外的男人。

顾南城亦是刚好抬起眼,看着里面站着的蹙着眉仿佛不适的女人,她的脸颊是被酒染成了嫣红,浅浅的迷离,妩媚而不自知。

怔了几秒钟,晚安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知是走神还是头晕,脚下一歪,往旁边摇晃了几步,等她站稳了身子,已经被身前的男人搀扶住,顺势抱进了怀里。

头顶响起训斥声,“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边说着,抬手将她的长发拢到了一边,然后便要将她抱起来,晚安蹙了蹙眉,手掌轻轻的抵在他的胸膛,“我自己能走……”

顾公子皱起眉头,低沉的嗓音有些不高兴,“站都站不稳,你怎么自己走?”

说着不顾她的抗拒又要去抱她,女人拧着眉心比他更不高兴的看着他,“你不是受伤了吗?骗我?”

右手受伤的男人还想抱她?就不说他身上也还有伤了。

晚安转了身自己往前面走去,长发垂下掩住她一半的面容,让人无法看得真切,她咬着唇,疼痛清晰,却抵不住心头的窒闷。

男人走在她身侧,脚步比她慢了一半,即便如此,晚安还是觉得自己能够闻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她摇了摇头,试图赶走脑海中缠绕的黑线一般繁杂的念头。

出了夜莊大门,晚安才发现又下雪了。

下楼梯的时候,虽然只有四五级,但她的脚还没落下第一级的男人,身侧一言不发的男人就已经再度搂上了她的腰。

“车在那边。”

黑色的宾利慕尚静静的停在那里,雪花慢慢的洒落上去。

晚安被他半强迫性质的搂着腰朝那边走去,酒精没有剥夺她的意识,但是大脑仍是微微的发热,“顾南城。”

他很快的接她的话,“嗯?”

“你现在有这么喜欢我吗?”

“嗯。”

她闭了闭眼,兀自的笑了笑,“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嗯。”

走到车边时,她的脚步顿了下来,抬起头看着他,脸上泛着薄薄的笑,愈发的显得妩媚,她手指按着眉心,“忘记跟你说了,刚才我进电梯的时候,凑巧遇见了陆小姐了。”

她的眼睛始终望着他的脸,“看那架势像是要谈合作,我有点儿想不通,GK旗下的大咖……一个人在夜莊这样的地方跟姓闻的那样的导演谈合作,蛮符合潜规则的配置的。”

顾南城薄唇噙着笑,双手从她的腰两侧伸了过去,将她的身子困在双臂之间,不声不响的掀起唇畔,“她不需要潜规则。”

无论是她如今的身价还是背后的男人,陆笙儿从来跟潜规则无关。

女人歪了歪脑袋,“可是姓闻的那人是出了名的老流—氓,陆小姐那样的圈内女神啊,我猜他在梦里不知道尝过多少遍了……”她细细密密的睫毛上沾染了半片雪花,“之前啊,我还挂着你的名儿的时候,他就摸我来着。”

男人面色不变,但瞳眸一下就暗沉了下去,绽出细碎的冰。

他笑了,有些低沉的阴柔,“他摸你?”

也是稀奇了,这个圈子还有不怕死的敢摸他的女人。

“嗯啊。”

顾南城平淡的问道,“摸你哪里了。”

“也没哪里……就摸了摸手,”她看着他大抵是动怒了的表情,反而笑开了,“后来他摸到我大腿上来了,我就生气走掉了。”

男人眼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阴沉起来,他低头扶住她的脸庞,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将她捞进了怀里,然后面无表情的吻了下去。

一个吻结束他便单手拉开了车门,让她坐了上去,先是让陈叔把保温瓶递给她,然后亲手拧开喂到她的唇边,低低淡淡的道,“喝点热水。”

晚安看着已经坐到自己身侧的男人,秀气的眉头拧了起来,不解的问道,“你不去把她带出来吗?”

虽然说那个姓闻的有色心也未必有色胆强来,但是万事都难免出个万一。

他对这个话题的性质好像不是很大,“会有人带她出来。”

低声吩咐了陈叔开车,男人便抬手替她按摩着太阳穴的两侧。

晚安想了一会儿,“你早就知道了……”

“嗯。”

也是,陆小姐的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何况还是在他的眼皮底下。

顾南城看了眼她的神色,淡淡解释,“她的经纪人下午就找我了。”

晚安失笑,“跟你们闹脾气吗?”

男人眉心一压,一把将她圈进了怀里,波澜不惊的道,“不是我们,是锦墨。”

她仰起脸,“唔……你确定吗?”

“嗯。”

她只是笑,“你在逃避呀。”

“没有。”

晚安带着几分醉意,所以举手投足比平常多了几分放肆,也不在意此时她是在他的怀里,挽起眯着的眼眸,“她上次跟你告白……我听到了哦。”

“那不是告白。”

“不是告白……是什么?”

“她跟锦墨闹脾气了,一时冲动。”

“啊……”她拖长着尾音,“她经常这样吗?”

“没有。”

这十多年来,两次。

顾南城抬起她的下颚,低头逼近,一双眼又黑又深,喑哑的嗓音沉沉响起,“如果没有她,你会接受我吗?”

“不会发生的如果,何必要问。”

他淡淡的笑,“你的电影不是叫这个吗?”

她的电影就叫如果有如果。

晚安的脸别过去,伸出手指爬上了车窗,轻声细语的笑着,“你不如问问……如果陆小姐的爱情不再如她以为和希望的那样,退而求其次的爱上你,你如今还会有事没事的缠着我,希望我回到你的身边吗?”

“不会,”

“不要说得这样肯定哦,”她转过头,重新看着他,脸上净是飘渺的笑,“顾公子不过是时间太长了,所以从来不去想陆小姐会爱上你而已,想想再回答吧,不用告诉我。”

说着,她便如猫一般的又往那边靠了上去,“她是女人,我也是,”她半睁着眼眸,眉目间都是狭长的笑,“所以我比你明白啊,她未必全然是在跟薄锦墨斗气,也包括你。”

顾南城定定的看着她,眼底所有的眸光全都被敛住,无法看得真切,“你明白?你明白的都是你不需要明白的,”

男人低低静静的看着她,薄唇性—感,清淡,却带着无比冷锐的咄咄逼人,“那你明白我吗?”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们之间短暂的死寂,顾南城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手从大衣里摸出手机。

晚安看了眼屏幕上亮着的名字。

笙儿。

她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浅浅凉凉的笑开。

男人看她一眼,自然也看到了她眉梢的嘲讽,眸色一冷,按了免提接听。

陆笙儿的声音一听便很生气,“是不是你叫人把闻鸣给换了?”

“是我。”

晚安口干,拿起保温杯拧开盖子兀自的喝水,心想上车后也就发了条短信出去,GK员工的动作倒是很快。

“为什么?你明知道我今天跟他谈合作。”

跟那端的质问相比,他的情绪寡淡得像是一杯没有温度的白水,“得罪我了。”

“顾南城!”

“笙儿,”他淡静的道,“自从盛绾绾回来,你做的事情就一件比一件自掘坟墓,她甚至什么都不用做,你就已经自乱阵脚到这个地步了。”

陆笙儿安静了一会儿,又冷笑着质问道,“你凭什么管我?”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GK旗下的艺人,如果老板不是顾南城,以她今晚的行为,说不定星途就这么毁了。

“所以你直接把闻鸣给换掉了?”

顾南城淡漠的陈述,“不是换了,这个行业以后都不会有他的存在。”

“顾南城,你蛮不讲理!”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你的经纪人会去接你。”

说完,长指滑动,电话被挂断了。

他顺手把手机扔回了口袋里,见她仍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自然而然的伸手继续替她按摩。

“下次不准再喝酒。”

晚安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脑袋靠着一侧休息。

直到车在慕家的别墅外停下,顾南城下车替她拉开车门,他抬手替她整理着有些乱的围巾,低沉温柔的道,“外面冷,回去吧。”

她站着没有动。

他托起她的下巴,低低的笑,“不高兴?”

“即便是没有你,”她抬起眼睛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原始的温凉和,她扬了扬下巴,“我也一样能拍电影。”

“嗯,我知道。”

“也许时间晚一点,也许不会这么顺利,也许我要花去更多的时间,但是我一样能做到。”

“既然如此,”他淡淡的笑,低眸瞧她的眉目间带着宠溺,“何必计较这么多。”她看着这样的男人,身子往后退了一步,“顾南城,你别这么看着我!”

他抬手去摸她脸颊的手就这么僵持在空气中,半响,他也不在意,从容的收回。

寒风扬起她的长发,飘在她白皙清净的五官上,她闭了闭眸,“郁少司找上我的时候,我就猜到一点了,”

她不是傻的,真的就一无所知。

“我不比你身边的任何女人来得高尚纯粹,跟楚可那样的其实差别不大,郁少司说得对,陆笙儿说的也对,”她就这么看着他,“我的确是贪图你的财势地位。”顾南城伸出手摸着她的脸颊,低哑的语调蛊惑般的浅笑,“那你回到我身边来。”

她的五官僵了一会儿,“你说得对,我不明白你。”

他淡淡的笑,指尖摩擦着她娇嫩的脸颊,“因为你不相信我爱你。”

这个男人是不是爱她,她是想过的,甚至想过很多次。

只不过即便如此,由他亲口说出来,她仍是全身震住了。

“你不相信也没关系,往后你会相信的。”

晚安看着男人单手搂住她的腰,低头将唇瓣印在她的眉心上,然后,他又亲了亲她的腮帮和下巴,低低徐徐的笑,“晚安,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是很在乎,反正我知道我喜欢就足够了。”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只不过晚安,我最近耐心好脾气也好,不代表我也会允许你离开我。”

最后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他低喃着浅笑,“你是我的,如果六年前我把你揪出来了,从那时候起,你就是我的了。”

是,为什么他要控制不住没有理由的要向锦墨发火呢,明明也不是多重要的交集。

因为他总觉得,如果第一天他就把她找出来了。

那么,她早就属于他了。

他今天会爱上她,那时候也会。

看着她呆滞的容颜,“乖,进去吧,早点洗澡睡觉。”

………………

时间过得很快,那一晚的事情好像因为她喝醉了而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不提,他也不会在她的面前主动的提起。

除了闻鸣在第二天突然被曝出吸毒的丑闻,闹得沸沸扬扬后名誉一落千丈,筹拍的大型历史剧也换了导演,一时引发了不少的讨论。

有些知情的圈内人私底下皆是说,闻导无疑是得罪了权贵,又有人爆料,他出事的前一晚跟陆笙儿见面,结果第二天就出事了。

背后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顾南城照常的出现在她的身边,照常优雅好脾气,被拒绝得轻了厚着脸皮缠上来,被拒绝得狠了,轻描淡写的转身,第二天仍旧出现。

他好似风轻云淡不紧不慢,可是骨子里透着越来越浓厚的霸道跟步步紧逼。

有些时候,他毫不掩饰他对她的势在必得。

之前围绕在她身边的,时不时请她吃饭,看电影,打电话,接送她上下班的男人们也跟着无声无息的逐渐消失。

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晚安原本就不怎么在乎,几乎所有的心思全都倾注在电影上。

电影正式开拍后,她更是忙得没有任何的多余的时间来考虑谈情说爱的事情。

一个月后,傍晚,雪融,天晴。

休息的空挡,晚安裹着厚软的围巾坐在椅子里,眼睛盯着屏幕。

看完后,她蹙着眉头,问一边的助理,“副导呢?”

“他在那边给简致说戏。”

“帮我请他过来。”

“好的慕导。”

没过一会儿,四十岁的穿着比较随意的男人拿着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慕导,什么事?”

晚安仰起脸,脸上挂着舒适的笑容,“我刚刚看了昨天你拍的那场戏,我记得剧本里不是那么写的。”

“剧本里的确不是那么写的,但是拍的时候我认为这样会更好,更何况如今的观众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前女友撕—逼的戏码,可以增加矛盾,加大看点。”——

题外话——一更五千字,二更也是五千字,但是会比较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