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9.坑深239米:慕晚安,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她低着头,慢慢的道,“我先回去了。”

说着,有些艰难的稳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往外走。

郁少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背影,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不咸不淡的道,“如果她在夜莊被别的男人趁醉拖走了就不要怪我。”

男人的声音很不满,“她醉了?”

“是。峻”

顾南城更加的不满,冷漠的质问,“你看着别人灌她喝酒?”

郁少司沉默了一会儿,方淡漠的回答,“没人强迫她。鲫”

跟他的对话不在一个世界,顾南城皱起眉头,朝前面的陈叔低冷的吩咐,“开快点。”

郁少司世界里的强迫是当刀抵着她才叫强迫,对晚安这种正常人世界里的人来说,她是新人其他大部分都是资历深的前辈,她是肯定会喝的。

“你替我看着她。”

“我不是你的手下。”

顾南城顿了顿,继续温淡的道,“郁少,麻烦你替我看她一会儿,我很快到。”

郁少说,“我头疼,不舒服,你通知这里的经理。”

顾公子有些烦躁,一想到她在那样乱七八糟的环境里就极端的不悦,言辞一下就变得恶毒起来,淡淡然的朝电话那端的男人道,“郁二,不说夏娆那样见过无数男人的女人看不上你,难怪你连那样又软又弱像个包子一样的女人,除了简单粗暴的威胁你就没别的办法制她了。”

郁少司沉默了一会儿,冷漠的笑,“慕晚安明知道这部电影后面的人是你她也装作不知道,你要不是GK总裁能给她的前途铺路,那女人多看你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顾南城轻嗤一声,淡淡道,“至少我是GK总裁能给我喜欢的女人铺路,总比有人宁愿打琐碎的工看人脸色被前夫的家人为难也不愿意去你手下做事。”

死寂般的沉默,然后是手机徒然被挂断的声音。

顾南城微微的挑眉,郁少动怒了。

他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收回,他不爽,拉个人比他更不爽。

郁少司半倚在已经没人了的包厢的沙发里,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手机,眸底慢慢的蓄起透不进光的阴沉。

不知过了多久,手指滑动拨了个电话出去。

闭上隐匿在灯光里深渊般的眼眸,等着那端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事吗?”

那女人怕他,蔓延到骨子里的恐惧。

因为恐惧而不得不臣服。

在这座城市,他想控制一个这么个女人太过容易,甚至不需要抬手指。

正如今,她不得不学会规规矩矩的讨好他。

“我在夜莊,过来接我。”

极端小心翼翼的嗓音,“你……喝酒了吗?”

他睁开眼眸,笑了笑,淡漠却低得可怖,“是。”很快,他转而问道,“不想来?”

那段的呼吸都似乎静了下来,几秒后才道,“我马上过来。”

………………

晚安撑着脑袋看着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于电梯里面抬头正准备出来的一行人眼神对了个正着。

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陆笙儿。

陆笙儿俏脸冰冷,带着她一贯冷淡的高傲,身上穿着一身名牌衣裙,在对上晚安眼神的瞬间有瞬间的僵硬,但很快的别开了视线。

而陆笙儿身边站着的是闻导。

那双浑浊的眼自看到她眼神就不断的在她眼前窜来窜去,里面那股浓烈的意味几乎要掩饰不住。

晚安喝了酒,而平时端庄喝醉了的女人更吸引男人的眼光和注意。

她白皙的脸颊染着嫣然的红,虽然能走路但是有些不稳,所以她扶着墙壁,这副模样落在男人的眼里,让人止不住的心猿意马。

晚安看了眼他们,没记错的话,陆笙儿是GK旗下的艺人,而闻导这次筹拍的电影则跟GK明显的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她上次才会找上门。

她垂了眸,没什么表情的侧开了身子,把路让了出来。

一般的电梯,自然是里面的人先出来,外面的人再进去。

闻导那双眼睛始终直勾勾的盯着她,一张肉感过剩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打着哈哈笑呵呵的道,“顾太太一段时间不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顾太太您请吧,哪里敢让您让路呢。”

有谁比混娱乐圈的人更会见风使舵,见高踩低。

最近不上报的坊间传闻风向变了,不再是慕晚安被离婚得罪了GK被冷藏,反倒是顾公子追着宠着的小娇—妻。

晚安淡淡的笑,“你们不出来,我怎么进去呢?”

闻导恍然大悟一般,笑得很大声,“看我,看见美人儿都忘记了常识了,我们这就出来。”

三句话里有四句话是在夸她,晚安又怎么会不明白他是在担心她向顾南城告状上次的事情,所

以变着法子奉承。

反正不管是顾南城,还是郁少司,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所有人都出来了,只有陆笙儿立在那里没有动,她看了晚安一会儿,淡淡的笑,“怎么一个人喝醉了在这儿,南城应该很担心你,”顿了顿,她才继续道,“南城他不喜欢女人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喝醉,很容易出事。”

晚安不闪不避的看着她的眼睛,只不过因为酒醉而显得有些迷离,声音也跟着有点飘忽,不过都不是很明显,“是吗,”

这样简单的两个字,明里暗里都听得出来是在敷衍。

她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

但是陆笙儿仍然没有让开,她盯着晚安的脸,似乎想揣测出来点什么,笑着问道,“你们是不准备离婚了?”

晚安懒懒的笑,“已经离了啊。”

“是么,昨天在医院看见你们,不是挺甜蜜的吗?”

晚安踩着高跟鞋,稍稍的踉跄了半步,不在意的道,“有吗?”

陆笙儿看她这样漫不经心丝毫不在乎的样子,皱起了眉头,“不是的话,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歪了歪头,晚安一步走进电梯,慵懒沙哑的嗓音,“我没什么意思啊,只不过顾公子说要追求我。”

陆笙儿眼底飞快的掠过什么情绪,但很快消失了,她抬起下巴,笑了笑,“你是不是记恨和介意眼前的事情,想把那些还给我,也还给南城?”

也许是因为醉了,所以晚安觉得陆小姐说这些话挺好笑的,于是就真的肆意的笑了出来,往常,她也就只会在绾绾和顾南城的面前这样笑。

陆笙儿的脸色止不住的有些难看,但是很快的抚平了,只是淡淡的道,“如果你不是真的爱他,就放过他,他这些年没有好好的谈过一次恋爱。”

晚安微微的抬起了眸,迷离的眸底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掠过凛冽而凉薄的意蕴,她微微的笑着,轻声细语的道,“如果陆小姐影响力够的话,不如劝劝他放过我……毕竟他才是有权有势的那一方,我是不好意思过于得罪的。”

陆笙儿很讨厌她这个样子。

比看到盛绾绾盛气凌人的样子还要讨厌。

“你是不好意思得罪他,还是舍不得他能带给你的一切,不然,如果不是他的话,你二十三岁不到就能独立拍戏?当导演?慕晚安,你贪图他的财势地位就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是他在缠着你!”

晚安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情绪里的那跟弦也有失控的嫌疑,她挽起唇角斯文婉约的笑着,“我当然要这么说了,毕竟这样男人才会更喜欢。”

陆笙儿的怒气腾满了整张脸蛋,气得扬手就要朝她的脸甩下去。

一旁的一行人没有一个插手,也没有一个敢插手。

预料中的巴掌声没有响起,晚安徒手将她的手腕截在了半空中。

她眯起眼睛,淡漠的勾起唇角,“呵,你哪里冒出来的,能替他教训我?”

“慕晚安,你到底有没有良心,”陆笙儿嗓音极其的冰冷,“他对你仁至义尽,你就是这么对他的?”

晚安把手收了回来,温凉的脸恢复了淡静,“抱不平还是心疼?我至少真心实意的爱过他,”她轻轻袅袅的笑着,眉目烟视媚行的色调,“倒不如说陆小姐演的这一出,是为了薄先生,还是顾公子?”

陆笙儿的脸色一下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