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8.坑深238米:既然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何必要问

走出医院,天空已经安全暗黑下来了,只剩下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和各种各样的灯光照着,时间还早,所以周围还算是热闹。

一层风吹来,男人搭在她腰间的手一下就收紧了,将她的身子拢了拢,低头问道,“冷吗?”

晚安摇了摇头,天气其实很冷,但是她不怎么觉得冷峻。

顾南城低头看了眼她的侧颜,淡淡低低的道,“对别人那么大方,泼你冰水也就这么算了?”

晚安抬头看他一眼,眼珠转了转,“可能是没能泼到我的身上。”

男人瞥她一眼,面上的神情不变,手掌掐了掐她的腰,在她的耳边似笑非笑,“泼到我的身上,是不是活该?”

“我没这么说。”

不计较的原因,一来是那男的被摩托车压到,流了很多血也受伤了,算是得到教训了,再者而言,如果她真的用了简致做男一号,为了以后的合作顺利,卖他一个人情没有坏处。

他的手不方便开车,所以打电话叫陈叔匆匆的赶了过来鲫。

上了车,晚安看着他英俊而若无其事的脸,拧了拧眉头,“你除了手……还有其他什么地方受伤了吗?”

在办公室的时候,医生说身上的伤需要抹药膏。

“有。”

她眉头拧得更紧了,“哪里?”

“不知道,”他淡淡哑哑的道,“到处都很疼的样子。”

晚安,“……”

顾南城低头凝着她,唇畔覆盖了一层浅浅的笑意,身躯有意无意的朝她靠近,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靠着,鼻息之间汲取着她的香味。

晚安还没开口叫他别这么近,男人的双手就已经环住了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沉沉的嗓音贴着她的耳畔,“头一次给人伤了就这么算了,让我抱一会儿,当做是补偿。”

他说的是疑问句,但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尤其是动作也提前到位了。

晚安的脸蛋被迫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已经懒得同他纠缠这些了,只是凉凉的问道,“顾公子,你这张脸真的不打算要了是不是?”

男人心满意足的搂着她,手指捏着她的脸颊,懒懒散散的低笑,“嗯,只想要你。”

暧—昧得撩人,晚安只当做没有听到。

……………………

第二天上午,简致如约来试镜,出乎她意料的是,简雨也陪着他一起来了。

刚要开始,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晚安看着那抹颀长冷峻的身影,有些意外,“郁少,你怎么来了。”

郁少司抽空瞟了她一眼,自顾自找了个张椅子坐下,波澜不惊的道,“我来需要理由吗?”

他是制片人,当然不需要理由。

只不过这个电影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所以晚安才会下意识的这么问。

郁少司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简致,低头翻阅着晚安叫助理递给他的资料,“不是试镜么,开始吧。”

神出鬼没的。

晚安摁了摁眉心,明显感觉到本来还算正常状态的简致一下变得紧张了,他本人是有些气场的,只不过郁少司一进来,整个房间的气氛都被他的气场给压了下去——那股阴沉沉叫人不敢轻易呼吸的压迫感。

论傲慢,论天赋,论性情桀骜目中无人,谁都压不过郁少司。

简雨更是呆滞到一旁不可置信,她看着那低头兀自坐着的男人,此生都没想过能见到活着的郁少司,这个业内出了名的低调自负,拿奖无数的一代名导。

晚安已经习惯了和他的相处模式,很快便不再在意,手指转动着笔杆,温软微笑,“照常来就行了,我知道你没学过表演,你就按照你对人物的理解来表现。”

电影名字——《如果能有如果》,是一个以死亡和重生为背景的青春爱情片,整个故事是以女主的视觉来讲故事的,而男主则是女主深爱的对象。

简致还没动,简雨忽然从一边飞快的跑了过去,踮起脚尖凑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前者皱着眉头,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然后简雨才会很快的回到了自己原本站的位置。

因为郁少司的出现,整个空间都莫名的让人紧张。

也许是学音乐,简致的嗓音条件很好,晚安听着台词从他的口中念出,思索着,如果到位的话他可能甚至不需要配音。

试镜大概持续了五分钟,中间简雨作为搭档陪他演了一段对手戏。

直到念完最后一句台词,又安静了好几秒,简雨才代替她弟弟率先出声,“慕导,郁导,你们觉得怎么样呢?”

晚安转笔的动作没有停,脸上的神情亦没有很大的变化,她看了眼结束表演安静站着的简致,又低头看着面前白纸黑字的剧本,过了一会儿才抬头淡淡的笑,“挺好的,你们先回去等消息吧,我争取在今天晚餐前给你们确切的答复。”

简致看了眼一旁一言不发的郁

少司,抬头朝晚安说了声谢谢,然后便带着简雨离开了。

晚安等门带上,才转头问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郁导,你特意过来看看,不发表意见吗?”

他插手的话,行还是不行,只能听他的。

当然,跟她自己比,郁少司资历比她深,眼光比她毒。

郁少司难得的皱了皱眉头,淡漠开腔,“作为新人表演还行,潜力不错,就是长得太娘了。”

“那能用还是不能用呢?”

“随你。”

随她的话还特意亲自的跑过来瞧瞧,想想他刚刚的评价,晚安猜测郁少应该是不怎么满意简致的长相,所以才亲自来试镜。

只不过简致的表演,的确比她想象的要好,也很有潜力。

这部电影的女主是最近当红的小花旦,是郁少司上部电影捧红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美女,但是年纪轻轻演技难得的受一众好评,气质别致,是个电影小咖。

傍晚,晚安做东请剧组的人吃饭,吃饭的地点是助理定的,在夜莊。

这种聚餐很常见,放开了就显得很热闹,不断的有人向晚安敬酒,她推辞了一部分,但不能每一杯都推辞。

毕竟虽然她是导演,但是整个剧组团队大部分的人都比她资历深,尤其是,难得的,郁少司破天荒的出现在了这样的场合。

一餐饭吃了两个小时,晚安醉得头有些眩晕。

“慕导,要人送您回去吗?”

晚安摆摆手,手撑着桌子,笑了笑,“不用……我待会儿打车,你们先走吧。”

眼尖的人都看得清楚,郁少司一脸淡漠的盯着她,难得的有表情皱起眉头,好像很不满。

于是有识相的人立即道,“郁导,慕导喝醉了,女孩子晚上回家不大安全,我们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不如麻烦您送她回家吧。”

谁都知道郁少司素来独来独往的脾气,这次新电影的筹拍,不少传闻是郁二少花大力气想带慕晚安。

不然,他怎么会破例做制片人。

后者漠漠的道,“你们先回去。”

他一发话,所有人都坐鸟兽状散去,“慕导,郁导,早点休息,再见。”

晚安扶着自己的脑袋,“郁导……不麻烦你……送我回去。”她知道这男人不喜欢麻烦,挤出笑容,“我自己打车就好了,很方便的。”

郁少司看着她,不咸不淡的道,“我不送你。”

他就没这打算。

晚安,“……”

她正想起身,却听见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顾南城会来接你。”

有些摇晃的脚步停住了,喝了不少的酒影响了小脑的平衡,所以她站得不是很稳,但是意识却忽然之间短暂的清晰了,“我猜想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请我,给我最好的团队和可靠的剧本,我也猜想是顾南城让你这么做的。”

晚安又摁了摁有些难受的眉心,嗓音因醉意而嘶哑,“但我不大明白,郁少素来目中无人,怎么会听他的话,为我安排。”

郁少司唇角勾出几分弧度,讥诮冷淡,“既然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又何必问个清楚,就当是我看上了你的才华,愿意给你机会。”

揣着明白装糊涂。

晚安没说话,算吧,她确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郁少司不说,顾南城不说,她不说,就当是她不知道,谁都不会说——

题外话——第一更,最后一天了,月票再不投就过期了,表浪费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