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7.坑深237米:怎么办,我不开心总想拿个人开刀

晚安秀眉轻挑,“所以你觉得我强迫你弟弟参演我的电影,就忍不住想来教训我?”

“他志向在做音乐,而不是拍戏,以顾太太的地位,圈内圈外不知道多少人想向您效力,强扭的瓜不甜。”

病房的门忽然再度被推开,一抹高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是我答应接的,没人强迫我。”

简致冷冷的声音接着响起,“谁让你搞不清楚状况就胡乱的插手了?”

简雨想也不想的道,“你怎么可能自愿的答应,你说过你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她说着说着,逐渐的压抑住自己的声音,“你不用担心家里的债务,我会想办法,你好好的念你的书就行了。崾”

简家兄妹都有一副好样貌,虽然姐姐比不上弟弟,但也仍旧是年轻漂亮的一张脸。

一个学音乐,一个学导演,都是艺术之家吗躏?

简致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会想办法?你想的办法就是朝着人家泼一桶冰水发泄吗?家里的债太多,你想蹲牢房吗?”

简雨被他说中,不由的低下了脑袋,死死的咬唇。

简致说完这些,便走到晚安的面前,少年漂亮的面容习惯性的冷傲,此时因为低头反而显得别扭,“慕导,今晚的事情我替我姐向你道歉……是她误会了,因为以前……”

他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才慢慢的道,“因为以前也有差不多相似的情况,有些癖好特殊的老男人对我居心叵测,所以她才这么敏感。”

晚安怔了怔,没想到还有这一层理由。

再看看简致的模样,漂亮精致的少年,一副天然受的美貌……的确容易引起男人的不轨心思。

皱皱眉头,只是问道,“你答应参演了?”

简致低头,淡淡的道,“如果试镜之后,慕导觉得合适的话。”

简雨急急地喊道,“小致……”

“我已经决定了。”

晚安的视线从他们兄妹的身上扫过,“那好,你明天早上来试镜,看看镜头前的感觉吧。”

简致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慕导……我姐姐不是故意,能不能原谅她这一次?”

晚安抿唇,没有说话,原不原谅她无所谓,只不过顾南城那里受伤了,不是她说的算,她垂了眸,淡淡道,“你们先养伤吧。”

说着就抬脚朝门口走去,“席秘书,我们走吧。”

等晚安回到医生的办公室的时候,席秘书还没开门,就看到对面走过来的陆笙儿,自从薄锦墨住院以后,她的脸色便是冷的。

陆笙儿看了她一会儿,淡淡的道,“我听护士说南城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

晚安想起那日在薄锦墨病房的走廊外,她问顾南城——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她握着门把推门走进去,“是,受了点伤。”

顾南城听到声音便看了过来,他的手已经包扎好了,外面的大衣和针织毛衣都脱了下来,只穿了件黑色的衬衫,白色的绷带显得很刺目。

席秘书看着两个女人,为自家老板而尴尬。

晚安走过去,神色如常的问医生,“怎么样了?他伤的严重吗?”

“没什么大碍,但是要注意休息,伤口不能碰水,身上的伤口要按时涂药膏,这样好的比较快,其他的没什么,顾太太别担心。”

晚安正想说话,手被另一只温热的大掌握住,然后男人的嗓音便低沉温淡的响起,“笙儿,你怎么来了?”

陆笙儿看了眼他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眼那两只握在一起——其中一只试图抽出的手,眉目自嘲,淡淡道,“听说你受伤了,我刚好在医院里,所以顺便过来看看,没事的话就好了。”

顾南城一边站起来,一边拿起搁在椅背上的衣服,“锦墨什么时候出院?吃晚餐了吗?”

“还没。”陆笙儿看着他道,“再过两天他就出院了,你来接吗?”

“他出院的时候我会过来。”

说完这句话,他顺手般的将自己的大衣搭在晚安的手臂上,低低的道,“替我穿下,嗯?”

晚安看他一眼,没出声,但还是踮起脚尖有些小心的替他把大衣穿上,末了还是忍不住道,“会冷的。”

“无妨。”

陆笙儿看着他们,自嘲一般的笑了笑,“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走了。”

“嗯。”

她走到门前,手握上门把的时候顿了顿,但还是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晚安低着头,把桌上的药膏装好拿到手里,“没事了的话就走吧,你不是没吃晚饭吗?”

“陪我吗?”

晚安抿唇,“我送你回去,让林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陪我吃饭。”

她抬头蹙眉看他,“顾南城。”

他淡淡的道,“摩托车的事儿就不说了,算是我自找的,”一双深沉的黑眸盯着她,“

这捅冰水不够换你陪我吃一顿饭?”

她站着没动,气氛有些僵持。

顾南城率先转了身,淡漠如水的吩咐,“席秘书,你去把车开出来。”

“好的,顾总。”

末了,男人低头看她,“不是不陪么,那就回家吧。”

晚安又拿起那件他没穿上的衣服,手指勾着袋子,“好。”

顾虑到他一只手有伤,晚安走在前面拉开门,还没走出去就看到简雨站在门前,像是没料到他们会忽然开门,一下就变得紧张起来。

她往后退了两步,“顾先生,顾太太。”

晚安这次顺口解释了一句,“我如今不是顾太太。”

她没看到,但是简雨却是清楚的看见英俊淡然的男人一下就变得面沉似水,眼底有寒意凛冽而过。

顾南城嗯了一声,便再没了下文,转身便直接迈开叫不要离开。

简雨一着急,不得不几个快步挡在他的面前,“顾先生……”

男人看她一眼,却只是皱起眉头。

她急急忙忙的道,“我是来向你道歉……害您受伤,对不起。”

他懒懒泠泠的嗓音响起,“说完了?”

“顾先生……”

男人脸上已经浮现出一层不悦和不耐,眸色寒凉,没有温度。

简雨心里慌张,但还是挺直了背脊,咬着牙道,“要怎么样你才肯让这件事情过去?”她顿了顿,方继续道,“是我主动攻击你们没错,但是阿布受的伤才是最重的,我们已经得到惩罚了。”

“算我求你们,高抬贵手。”

顾南城终于抬起了眸,淡淡的嗤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求人还这么高姿态的。”他语气淡漠,“下次求人的时候记得把眼睛里的心不甘情不愿收一收。”

说完,便抬脚要继续走。

简雨再度挡在了前面,一双眼睛异常的倔强的瞪着他,“只要你肯点头,让我下跪都可以。”

“你能跪出钻石再说这句话。”

简雨瞳眸睁大了不少,像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她咬着牙,手捏成拳头,脸色变得面无表情,作势真的打算跪下去。

“要跪去一边,别挡着路……”

最后一个字音收的很快,因为手臂被女人抓住了,他侧首低头看着女人温静的眉眼,勾了勾唇角,“怎么?”

“算了吧,”她静静的道,“那人伤的很重已经下不了床,好吗?”

顾南城眉眼深处的笑意更深,没受伤的手抬起扶住她的脸庞,低头朝她凑了下去,呼吸吹拂着她的肌肤,喃喃道,“怎么办,我不大开心,总想拿个人开刀。”

“你要怎么样……能开心点?”

那近在咫尺的薄唇一点点的印了上去,最后如愿以偿的贴在她的唇角,“陪我吃饭就成。”

“好。”

简雨一直都看着他们,看着那俊美得成熟稳重而不像她弟弟那般漂亮青涩的脸庞,刚那几句话她见识了有钱人世界的冷漠,这个男人更是刻薄到了骨子里。

可他单手扶着身侧女人时眼神又显得格外的温柔宠溺,她说一个好字,那看着干净儒雅的眉目便徐徐绽开笑意。

顾南城加重了几分力道,顺手搂住她的腰肢。

他搂着怀里的女人从她的身侧走过,好像完全没看到她的存在,眼角眉梢和轮廓自她的角度看去又变得薄削的淡漠,高贵逼人无法靠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