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5.坑深235米:你吻我一下,我就相信你心疼

郁少司的视线自她紧紧绞着的手上掠过,问一边的保安,“会开车吗?”

“会……会的,郁少。”

“好,待会儿负责送顾总和顾太太去医院。”

乔染一下就抬起头,细白的牙死死的咬唇,敢怒不敢言。

男人唇上勾出星星点点的笑意,隐匿在唇角深处,面上仍是冷漠,单手落进裤袋,而后便转身离去褴。

顾南城看了那孤傲的背影一眼,还没开口,裤脚就被一只手抓住了,他皱眉低头看去,却见那女孩瞪着一双倔强的眼睛看着他,“这次的事情是我一个人的错,要去警局带我去就好了……算是我求你了,先让人送阿布去医院……他伤的很重。”

她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了下来,“我求求你了……阿布是无辜的,他刚刚也没想故意撞你的,不管你想怎么处置,冲着我一个人来……鲎”

顾南城面无表情,神色没有一分的变化,他抬手看着把车开过来,又匆匆忙忙的下车了的女人,唇畔笑意渐浓。

乔染皱了皱眉,有些不忍,那女孩跪在雪地里不断的求着男人,而倒在一边的男人则捂着伤口,血流了很多。

她俯下身,压低声音道,“你求晚安。”

顾南城这种人,看上去温和儒雅,骨子里冷硬早就异于常人,剩余的那点柔情也全都给了他在乎的人,路人甲乙丙,磕破脑袋他也未必会多看一眼。

刚才她虽然泼晚安一桶冷水,但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毒致命的人身伤害的意思,最多只是想教训。

落到顾南城的手里,前途毁灭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晚安快步走了过来,脸色不大好,简单的道,“上车。”

她拉着男人没受伤的手就要往车上走,拧眉看着地上哼唧的男人和拉住她的裤子淌了一脸眼泪的女孩,“求你们……让阿布去医院……”

那血流得触目惊心,晚安看着也不忍,她别过脸,朝一边的保安道,“麻烦你……还是先送去医院吧。”

两人不敢做主,都看着顾南城。

后者淡淡的嗯了一声。

“乔染,你会开车吗?”

淡漠的男声很快的回答,“让保安送,乔小姐有事。”

乔染咬唇,脸色一白,看了眼丝毫不显山露水的顾南城,挤出笑容,“晚安,不好意思……”

晚安也没有在意,甚至一时间没有去注意乔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上了车,保安坐在驾驶座上发动引擎,顾南城低低沉沉的道,“去南沉别墅。”

晚安正在找毛巾和干的衣服,闻言动作顿了顿,平淡的道,“去医院。”

保安滴汗,这要听谁的?

男人盯着她白净的不悦的脸蛋,低低的嗓音很有磁性,“让医生去我家就成了。”

他最近似乎很喜欢她动怒的样子,甚至时不时就忍不住想撩—拨一下她,看她一脸恼怒的瞪着自己,比成功签下一笔几千万的合同都来得令他愉悦。

晚安拿了条毛巾给他擦脸和湿了部分的头发,她故意使了很大的力,像是给小狗擦毛发一般,将男人一头短发擦得乱糟糟的,“我不喜欢不听话的男人。”

车内开了暖气,但是他的衣服是湿的,还是很容易着凉,晚安蹙起眉头,止不住的烦躁。

“你给我一个名分,承认我是你的男人的话,”低沉的嗓音很闲适,覆盖着一层笑,“你说去哪里,那就去哪里。”

晚安把手里的毛巾砸在了他的脸上,毛巾掉在他的腿上。

他微微的挑眉,不在意的笑出声。

女人眉头横了起来,挽起眼角朝他笑,凉凉的道,“手废了吗?”

“嗯?”

“你怎么不干脆冲着摩托车撞上去呢?那样的话伤得更重,要是一不小心瘫痪在床的话,我说不定一个泪眼涟涟就以身相许了。”

顾南城薄唇噙着笑,“瞧你这刻毒又没耐心的模样,就知道你不会了,”

“那你还撞?!”

他摊摊手,很是无辜,乱发下没擦干净水珠的脸显得格外的性—感,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低笑,“大概是看见喜欢的女人,所以忍不住想表现一把。”

当时那辆摩托车并不是想撞人才来的,只是早早的计划好等那女人泼完那桶冰水就消失。

而且他拽着那女人的手臂,所以他更不可能撞上来。

他预料到会受点轻伤,但手臂比想象中的撞的力道重点,不过无所谓。

“顾总,你今年多大?”晚安顿了半响才开口,她笑眯眯的,“二十七往上走了吧,一把年纪做十七岁的小男生才做的事情?”

“真是尖酸刻薄,”话是这么说,但是顾南城脸上半点没有动怒的意思,他腾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捏着她的下颚,唇息喷薄到她的肌肤上,“啧啧,这么难讨好,做你男人真是不容易。”

他有些胡渣的下巴磨蹭着她的脸颊,低低喃喃的道,“放心,不管是多少个七的男人能给你的,我都给你。”

晚安垂了眸,淡淡的笑,“顾公子的情话说的真好听,”她把毛巾拿到了一边,“如果再早那么几个月,我大概会很高兴。”

顾南城终于眸色一暗,眼里蓄着深沉的内容,“如今呢?”

晚安冲他一笑,“情话么,如今听着也一样是高兴的,只不过呢,”她稍稍的垂下了眼眸,纤细浓密的睫毛如浅浅的扇子,“过了最期待的时候,就尝不到甜蜜的味道了。”

过了最期待的时候。

晚安忽视了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巡视了一番才问道,“车上有备用的衬衫和衣服吗?”

他阖上了眸,淡淡道,“没有。”

晚安不相信,她以前还是他妻子的时候,知道车上是有备用的衣服的,她看了眼男人的脸,然后朝前面开车的保安道,“麻烦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

“好的,顾太太。”

晚安皱眉,下意识的准备澄清,她早已经不是顾太太,话到嘴边却又觉得刻意的说明,似乎很在意。

往后有机会,她自然会公开澄清。

保安慢慢的把车停下,晚安下了车,打开车子的后备箱翻了翻,果然在里面翻出了两个纸袋,装着成套的衣服。

回到车上,她低声道,“把衣服脱了。”

那桶水泼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挡在她的前面。

男人睁开眼,吐出三个字,“一个吻。”

“顾南城,你别再闹了。”

他勾出点微末的笑,淡漠又无赖,眯着狭长的眼眸,“你叫我脱衣服,不应该给一份报酬吗?”

“你脱不脱?”

顾南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低的叹了口气,“我脱,嗯?”

说着,他真的抬手去解大衣的扣子,伤的是右手,所以左手不是那么灵活,晚安在一边看着,几度想上前搭手,还是忍住了。

最终,她把衣服放在两人的中间,别过脸看向车窗外。

一只手,终究是不那么方便,前面开车的保安,无意中看到男人脱下最里面的衬衫下,几乎是血肉模糊的手腕,吓得差点叫出来,那应该是被玻璃不小心重重的划伤了,再重点的话说不定连动脉都割断了。

有钱的男人究竟是多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啊,还有心思陪女人调—情。

格外敏锐的男人一记凌厉的眼风扫过去,他吓得浑身一个机灵,几乎立时就读懂了他眼神里的警告。

时不时的再看去,却发现那处已经被男人用湿透的衣服盖住了。

晚安在他穿衣服的时候还是转过了身,她垂着眸一言不发的帮他穿衣服,她低着脑袋,拧着眉头道,“你的手怎么样了,让我看看?”

她只知道他受伤了,但是不知道到底伤的多重。

男人面不改色,俯首凑过去,“你如果心疼的话,我给你瞧瞧。”

晚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抬眸看了他一会儿,仿佛要透过这张笑脸看到别的什么东西,半响,她方眉目不动的道,“好,我心疼,你给我看。”

顾南城眼底飞快的掠过一抹暗色,他低低的呵笑出声,那手腕覆盖在黑色的衬衫下,无法看清楚,低声喃喃道,“你吻我一下,我就相信你心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