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33.坑深233米:念吧,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4000)

她连着说了两句对不起,只不过不想再做纠葛。

就像她不做任何的争执,就愿意上他的车。

其实也不过是正如她所说,她懒得同他周旅。

像是放出去的力道,全都落在了棉花上。

她一点都不去想,她这样冒冒失失的闯出去,他有多担心。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一个字都没说,带着她回车上鲎。

车就那样停在路上,已经被交警拦下,顾南城把她放在路边自己走了过去,不到一分钟,他就折了回来,握着她的手腕回到了车上。

系上安全带,晚安低头揉着被他捏得有些疼的手腕,抿唇没有说话。

车一路安静的开回慕家别墅,晚安去推车门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死了,她怔了怔,回过头去看他。

男人线条完美的下巴仍然是紧绷着的,喉结滚了滚,点燃了一根烟,“还疼吗?”

“什么?”

“手。”

她淡淡的道,“没事。”

沉寂了一会儿,晚安才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下次别在马路上穿来穿去,懂?”

他像是已经冷静下来了,但是更像是在压抑着。

晚安顺从的回答,“好。”

她说着好,却没看他,只是涩着嗓音寻常的道,“没事的话你打开车门吧,我回去吃饭了。”

顾南城没有动作,只是继续抽烟。

晚安不得不再次出声,“顾南城。”

他这才睁开眼睛,透过青白的烟雾看着她有些模糊的脸,吐出烟雾,俯身朝她凑了过去。

男人压下来的唇瓣,因为她别过脸躲避,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晚安闭着眼睛,“顾南城,是不是要我彻底的退出这一行,你才觉得开心点?”

属于他的压迫消失了,顾南城抬手把车门的锁打开了,他低低的嗓音贴着她的耳畔,“多吃点饭,早点休息。”

她下车,反手关上车门,身影没入雪中,没有回头。

雪又静静的开始下,车身逐渐累积起薄薄的一层。

顾南城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开车,手指间夹着那没有燃完的烟,在他的眼前忽明忽暗。

慕家别墅在安城的年岁很长,正如慕家自慕老那一辈开始声名显赫,然后突然没落。

他看着前方,雪花落在昏黄的灯光里,仿佛被光晕染了色,很唯美。

晚安回去的时候,热气腾腾的晚餐在等着她,白叔见她回来很是高兴,“我还想着饭菜热一热之后就没那么好吃了,大小姐回来得正是时候。”

她浅笑着说谢谢,把东西放下后洗了个热水的脸和手,便走到餐桌边吃饭。

白叔在慕家很多年,自然是清楚她的喜好。

巧的很,桌上的几个菜,几乎都和晚上顾南城买回来的晚餐重合了。

她忽然想起他车身上的雪,估计他晚上是一直没吃东西的,而中午,中午她也是故意的。

见她发呆,白叔问道,“怎么了大小姐,饭菜不合你的口味吗?”

晚安连忙摇摇头,莞尔笑着,“不是,很好吃。”

脑子里的念头很快被擦拭过去,也不过存在了几秒钟。

顾南城回到别墅,林妈立即迎了出来,“先生,您吃了晚餐没有?没有的话我现在就去给您做。”

他雇林妈一开始就是为了照顾晚安,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少了一个人让整个别墅都冷清起来,索性把林妈留下了。

“不用了,”他淡淡的道,“我刚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份,你做自己的事情就行。”

“欸,好的。”林妈看着一身气息淡漠的男人径直的上楼,忍不住的叹息。

顾南城回到卧室,顺手把从后座上带上来的东西放在玻璃的圆桌上,然后脱了自己的大衣扔到床尾。

拧开淋浴,温热的水从头顶落下来,漫过他的眼睛,顺着坚毅的下巴滴落下去。

耳边都是淅淅沥沥的水声,而眼前,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走马观花放电影一般的各种画面。

零零散散的断片,全都是一个人的模样。

心底那股魔怔般念头又冒了出来。

想她就去得到她。

虽然不择手段无耻了一点,但是至少,他想她的时候能摸到抱到吻到。

只要他想,他就能做到。

反正,他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好人。

晚安洗澡出来正准备回床上睡觉的时候,看见被她搁在床头的手机在震动。

她走过去拿起手机,看着上面跳动着的顾南城三个字。

蹙眉,手指滑过接了下来。

男人低沉的嗓音传过来,像是就在她的耳边,“还没睡吗?”

“正准备睡,有事吗?”

她语调清淡,言下之意就是她就要睡了。

“你的床边有书是不是?”

“嗯。”

男人黯哑着道,“替我念几段。”

晚安蹙眉更紧,淡淡道,“我很困,没有兴致。”

“作为报酬,今天你去追的那个不是你中意的电影男主角吗?”

晚安咬唇,“如果不是你,我自己就找到他了。”

“安城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算不上小。”

“我让郁少司帮我找,他一样能找到。”

“是么,”顾南城淡淡的笑,“你确定他会帮你?”

“你想干什么?”

那声音变得温柔,“念吧,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晚安衡量了几秒钟,还是回到床上,拿起她一直看到的书,把手机打开扬声器,开始逐字逐句的念。

她的嗓音温软,因为此时的情绪和电话那端的人的关系,声色很凉。

自她开始念,男人就不再出声。

晚安开始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念了十分钟,甚至以为他已经把电话挂了,皱着眉头叫了声他的名字。

他很快在那头嗯了一声。

只是一个简单的音节,却显得异常的沙哑,呼吸有些紊乱。

晚安没有多想也没有深想,所以依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直到她偶尔停顿下来的时候,能隐隐约约的听到男人的呼吸声,时轻时重,偶尔抑制不住的时候更是粗重。

她顿了将近十秒钟,视线才回到书本上,继续念,然而这一次即便是她自己的声音,也都没有盖过从男人的喉间溢出来的细碎的声响。

晚安一下懵住了。

有些画面自她的脑海中翻滚而过,她立即明白电话那端的男人拿她的声音在做什么,她咬住唇,脸白了白,“顾南城……”

这一声她嗓音不高压住了,但是怒意很足。

她不明白,这一声落在的男人的耳里又是叫的他的名字,本来就快慰舒畅的感官一下飙升到了极致,自动转换成娇嗔格式。

晚安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那样粗哑却显得性—感得一塌糊涂的声音自他喉间深处传来,落在她的耳边。

她脑子都白了白,甚至一时间忘记了应该摔电话。

沙哑透了的嗓音徐徐的响起,“晚安,再叫一声,嗯?”

脸色红白交错,她几乎是抖着手把手机给挂了,然后直接关机。

虽然猜到她即使不关机也不会再接他的电话,顾南城还是忍不住再拨了一个过去。

果然是提示已关机。

他闭了闭眼,赤果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的身躯在床上松懈开,紧绷的神经和肌肉皆慢慢的放松。

许久没有过的畅快。

他起身走到那张单人沙发上,拧开保温盒,扶起筷子,优雅而慢斯条理的开始吃那份已经只剩下余温的晚餐。

…………

晚安第二天按时去上班,等她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人比她先到了。

门口站着两个黑衣的保镖。

见她来,双双恭敬的鞠躬,“慕小姐早。”

晚安蹙眉,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派来的,她好笑的问道,“顾南城叫你们看着我?”

“您误会了慕小姐,顾总只是吩咐我们给您送一个人过来。”

说着,还顺手替她打开了门,“席秘书已经在等着您了。”

晚安自然知道是谁,“好,我知道了。”

抬脚走进去,昨晚在咖啡厅屋檐下站了一会儿的那个少年,果然坐在沙发上。

那少年看见她走进来,冷淡的双眼满满都是敌意。

看上去,更像是绑来的。

席秘书一脸的笑容朝她走来,“夫人……不是,慕小姐,您要找的人我们已经带到了,顾总说还有什么需要您可以直接尽情的吩咐。”

晚安摇摇头,“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

席秘书看了眼那少年,斟酌着道,“据我的了解,慕小姐,他并不是很愿意……”

“我会解决。”

娱乐圈充斥着名和利,有无数人想进来一夜成名,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进来,毕竟这片地方也浮躁甚至肮脏。

虽然她昨晚一眼看去觉得他的外形和气质都很合适,但倘若人家不愿意进这个圈子,她自然也不会强求。

席秘书识相的出去并带上了门。

晚安转身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对不起,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

少年没有喝茶,也没有答话,只是依然冷淡的看着她。

晚安也不在意,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我叫慕晚安,是个导演,最近在筹拍一部电影,”她有些歉意的看着他,“我昨晚看见你,觉得你和剧本中男一号的形象

很符合,所以才想找你商量一下。”

“商量?叫两个保镖把我强行带到这里,也算是商量,”他一双眼特别的黑,含着浓重的技巧,“顾太太,你们有钱人玩游戏自己玩得开心就好,还非要搭上我们这些人吗?”

晚安还没说话,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就响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是席秘书发过来的关于这个少年的资料。

简而言之就是,名字——简致,身份——音乐学院才子,背景——身后负债累累。

晚安的睫毛动了动,收起手机,抬头微笑,“事先说清楚,如果你不愿意,我绝不强求。”

她的嗓音温软,听上去很舒服,更是容易让人放下戒心,“虽然眼下我觉得你合适,但也并不是非你不可,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看我。”

简致冷笑,“那我现在就可以走了,顾太太的茶,我怕是喝不起。”

晚安看着他起身,轻声慢语的浅笑,“在如今的娱乐圈,做音乐的演戏,演戏的可以唱歌,你没有背景,除非遇到贵人,否则很难出头——不过你多有才,但有才未必能出头,而且你也不一定就是那个最有才的。”

“也许命运会眷顾你,但如果它看不到你的话,就很难说了,同样的一个终点,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到,只要途中没有违背你做人的原则,为你的梦想做点别的又有什么不可以?”

简致回过头看着她,少年清高而嘲弄,“顾太太,我在报纸上看到的你是顾太太,而不是慕导,你这话说得好像只要我肯出演你的电影就一定能火,一定能如愿以偿……你的自信心未免太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