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27.坑深227米: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如他所说,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淡黄色的文件袋,里面应该就是他过来接的资料。

顾南城手臂被抓住,脚步也自然跟着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着她,“笙儿,有事?”

陆笙儿抬着脸,定定的看着他,“她们没等你,已经走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薄唇勾勒出点笑意,“我当然知道她不会等我。”

晚安那性子,他多少是了解的褴。

“你们不是离婚了吗?”陆笙儿拧着眉头,似乎很不解的道,“既然离婚了为什么还要诸多插手她的事情,我听人说你撤了她在GK的工作,我想你应该没那么无聊。”

不管他爱不爱慕晚安,除非有所仇怨,他素来不会对女人过于苛刻鲎。

慕晚安怎么都说做过他的妻子,以他的性子即便要离婚,应该也会给她一大笔的赡养费,绝无可能赶尽杀绝。

顾南城英俊的脸很平淡,“是我,她已经浸泡了很多年,再做副导不过是浪费时间,没有必要。”

陆笙儿这才猛然明白过来,下意识的问道,“是你让郁少司给她电影拍的?”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耐着性子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他虽然依然眉目温和,一如既往,但是陆笙儿莫名的觉得他的潜台词就是没事的话他要走了,去追刚刚离开的女人。

她的手不自觉的更加用力了,直直的看着男人英俊的脸,“刚才盛绾绾说既然你想送就让你送,慕晚安她说她嫌你烦。”

陆笙儿仔细的注视着他的脸,却发现男人并没有动怒的痕迹,仍是温淡儒雅的模样,不在意的淡笑着,眉目间竟然还有星星点点的宠溺,“她经常这样。”

楼下,晚安刚刚牵着绾绾走出电梯,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晚安,我爸的药你拿了吗?”

盛柏的心脏病一直都在吃药,今天她们过来医院检查眼睛,在等结果出来的那一两个小时里,她们抽空去拿了药。

“没有……”晚安这才想起来,“你和他说话的时候我顺手放在椅子上了,走的时候忘记拿了,我上去接吧。”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晚安有点不放心的道,“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这里有坐的地方吗?我是瞎的又不是智障,能有什么问题?”

她这么说,晚安便扶她去那边的空位坐下,“我拿了药就下来,很快。”

盛绾绾点点头,“去吧。”

晚安便只好再搭电梯上去。

薄锦墨的病房是离电梯最近的那一间,所以顾南城来的时候走到她面前她们才发现,他只进病房一趟她们就已经搭乘电梯下去了。

晚安刚从里面走出来就听到陆笙儿的声音。

她的嗓音带着她一贯以来独特的清冷,很紧绷,仿佛濒临着崩溃的边缘,“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很累了,这半个月他受伤住院我没别的办法,只能先照顾他,可是……”

“我不知道我如今的坚持到底还有没有意义……”

陆笙儿坐在长椅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肩膀耸动着,长发有些凌乱。

连晚安都发现了,她最近消瘦了很多。

顾南城站在她的面前,长衣长裤,颀长挺拔,即便是白天,医院的走廊也依然亮着雪白的灯光。

男人一手插进口袋,他低头看着她,半响才温温淡淡的道,“如果觉得累了就休息,如果觉得没办法继续,那就结束。”

晚安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走过去似乎会破坏他们的气氛,不过去……与她无关的事情,就这样躲着似乎也是诡异。

忽然,陆笙儿抬起头看向他,有些失魂落魄的却又木然盯着他的脸,喃喃的道,“你刚好了离婚了,我失恋了……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晚安的瞳眸徒然睁大,下意识的咬住唇噤声,连呼吸都跟着屏住了。

本来就是少人的贵宾区,此时更显得不寻常的死寂。

短暂的沉默,莫名的好像被拉成了很久。

晚安的脚步没有挪动一步,呆呆的看着他们。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侧颜,干净沉静的,似乎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和波澜。

又带上了些矜贵清俊的气息,他只是淡淡的笑,“我们虽然签了协议,但是还没有真的离婚,笙儿,盛绾绾给你的影响太大了,你冷静点。”

陆笙儿看着他,笑了笑,抚了抚自己的面颊,“你是不是打算把她追回来,不打算跟她离婚了?”

她的样子着实有些狼狈,准确的说不是样子,而是神色,呈现出一种很没有精神的廖落感,不似她以往的清冷和淡然,更像是因为焦躁不安而产生的淡淡的歇斯底里。

顾南城眉目没动,“有没有她都一样。”

正说着这句话,他眼角的瞥到了陆笙

儿坐着的长椅最右边的一包东西,他走了几步俯身拿了起来,大概的看了眼上面的文字,然后才走回来。

陆笙儿看着他的动作,脑子里有些空白,只觉得心里堵得厉害,她淡淡沙哑的问道,“如果没有她……你也会拒绝吗?”

“已经尝试过的事情没有必要尝试第二次,”顾南城把玩着手上的药,淡淡的道,“几年前我们分手,我就没想过要再来一次。”

陆笙儿看着他的脸,其实一直都是很熟悉,却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什么带上些陌生的痕迹。

她低头笑了笑,看着自己的手,“是吗?”

“我一直都不明白,她对你为什么会是特别的?”陆笙儿看着眼前英俊清贵的男人,眼睛里都是迷茫,“一开始到现在,她不是最爱你的,甚至连她自己都承认,如果你没有钱她不会嫁给你……也许你没有钱,她也不会喜欢你。”

“喜欢钱么,”他仍是那副淡漠儒雅的模样,“无所谓,我有钱就行了。”

“你爱上她了吗?”

这样的婚姻因为钱色交易而开始,怎么会衍生出爱情呢。

爱情……哪有这么容易发生?

电梯门叮的一声又开了。“

“这位小姐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挡着路了哦。“

这声音不高不低,却来得异常的突兀,正在谈话的两个人同时看了过来。

晚安被小惊吓了一下,像是偷听别人的对话被逮到了,她迟钝的没有避过顾南城的视线,有几秒钟的对视,她下意识就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转身回到了电梯里。

抬手按着电梯,莫名的着急,手连着用力连着按了好几下。

然而电梯门合上的速度没有男人的速度来的快,才关到一半的时候就被一手扶住,另一只手按了健,电梯门重新打开了。

晚安看着他颀长的身形走进来,蹙着眉就往后退,直到背脊抵到了墙壁上。

顾南城看着她,有些怒有觉得好笑,阴郁的俊脸淡淡的笑开,抬手把还在等待的电梯门关上,在幽闭的空间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低的笑,“你的药不要了?”

上面隐约能看出是心脏病患者吃的,他猜想是她落下的。

晚安看他一眼,依然蹙着眉,一边伸手一边道,“给我吧。”

男人的唇角始终噙着笑,那弧度有上扬的趋势,闻言倒是听话的抬起手臂把手里的东西给她。

她的手还没碰到东西,眼前的阴影就徒然的压了下来,顾南城顺手握着她的手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身侧的墙壁上,距离近得隐约能感觉到属于男人的温度。

晚安有些失措的低叫,“顾南城!”

然而她整个身子都被男人圈进了怀里,一方天地中只剩下了灼热的呼吸和温度,他低头逼近她的脸,“叫你等我,你跑什么,嗯?”

“条件反射……”她努力的冷静下来,“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我的药在那里,所以想等你们进去之后再拿走。”

顾南城像是故意的一般,不断的低头凑近她,用他的呼吸挠着她的皮肤,晚安不断地别过脸躲来躲去,“你松开……”

“不打算说什么?”

晚安蹙眉,一只手落在他的胸膛上,不断的推搡着,可是始终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你远点……好好说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