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17.坑深219米:吾爱吾妻——二十七朵路易十四玫瑰

林妈果然把它拿起来双手把它递给晚安,“太太,这是今天上午送过来的,上面的签收人写的是您的名字。”

晚安接了过来,“知道是谁寄给我的吗?”

“我看了下,上面没有写落款,也可能是我老花眼没看到在哪里。”林妈一边说着就一边把被撕下来的签单递给了晚安。

字迹工整,但是都是德文,晚安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褴。

不过大致可以猜测出是从德国那边寄过来的。

隐约也能猜到这是谁给她的。

晚安勾起唇,垂眸看了一眼,淡淡的道,“这应该是他以前答应要送给我的礼物,”

边说着边把礼盒放回茶几上,她朝林妈笑了笑,“麻烦您费心了,我现在跟他离婚也没什么关系了,他的礼物我自然不能再收,等他回来你让他自己处理吧。鲎”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哎呀,”林妈顾不得,甚至直接拉住了晚安的手,“我签单的时候看不懂上面的字就打电话给先生了,先生说既然是您的东西,那就让您带走。”

晚安依然只是浅浅的微笑,“那林妈你给我扔了吧,或者拆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年纪小的亲戚姑娘什么的。”

林妈不住的叹着气,“太太啊,真搞不懂你们夫妻是在闹什么,平常瞅着感情挺好挺腻的,怎么啥事都没有说离婚就离婚呢?年纪轻轻太冲动了。”

从她搬进这里,林妈就被请过来了,这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她看着这对新婚小夫妻吵吵闹闹,腻腻歪歪。

这些不都是感情的常态么。

晚安不做多的解释,有些事情也解释不了,温婉简单的道,“没什么,对我对他都很好。”

林妈还是坚持把礼盒给她,“您要扔自己扔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扔了我怕损德。”

晚安,“……”

她也不跟林妈僵持,只道,“那好吧,我自己拿去,谢谢林妈了,我跟朋友约了吃饭,就先走了。”

听她肯带走,林妈这才高兴了点,“那赶紧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

晚安这才直接打车去了绾绾的别墅。

进去就把只能一路抱着的礼物顺手放在茶几上,然后人在沙发上坐下,伸了个懒腰,正准备说拍电影的事情,就听盛绾绾冷不丁的问道,“你把什么东西带来了?”

眼睛看不到的人,感官敏锐到寻常人感觉不到。

晚安看了一眼,顺口淡淡的道,“哦,我准前夫婚前说要送给我的礼物。”

盛绾绾静了静,消化了几秒后异常鄙夷,“结婚前要送给你的礼物,就差办个正式的手续离婚了,他才把东西送到你的手上?”

鄙夷之外,还带着不可置信。

晚安很无辜,“这个,说不定人家现做的,所以要做很长的时间。”

“你还替他说话?!”

“没有。”

盛绾绾哼了哼,“打开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

晚安不在意的道,“男人送女人礼物,来来去去也就那些东西,”

从德国寄过来的,大概是什么奢侈品之类的,或者限量版,定做的。

“那你就拆开看看呗,反正最近你不是挺穷的,不想留着的话转手卖出去,既眼不见心不烦,也不至于糟蹋东西。”

拆不拆无所谓,一件礼物而已,她这么说晚安就顺手拿过来拆了。

把那朵系得还算是典雅的蝴蝶结拆了,然后颇小心的打开淡金色的盒子。

眼睛睁大了一点,随即很嫌弃,“他这也是贵公子的审美?”

盛绾绾看不到,听晚安这么评价倒是好奇地紧,“什么玩意儿?你倒是说啊。”

“花。”

“果然恶俗,”盛绾绾先评价,然后问道,“什么花?”

“玫瑰花。”

“不能更恶俗,”接着问,“什么颜色的?”

“紫的,深紫色。”

嗯,的确是丑丑的,还没有红玫瑰白玫瑰虽然俗气但是俗气得漂亮。

盛绾绾伸手去摸,噢了一声,“PreservedFreshFlower,有多少朵?”

晚安淡淡的道,“看到了就可以了,你问得这么详细做什么?”

“不知道得详细一点,下次我看见他怎么打他的脸?”

晚安于是数了数,“二十七。”

“二十七朵路易十四玫瑰做成的PreservedFreshFlower,”盛绾绾撇撇嘴,嫌弃和鄙夷达到了巅峰,“他哪里来的脸送出手?”

晚安看着盒子里面静静绽放着的紫色玫瑰花,下面用了些白色的小花瓣做底衬,显得不那么单薄突兀,颜色搭配得很和谐。

其实很漂亮。

“几朵花男人有什么送不出手的。”

盛绾绾瞧着她的方向,“你知道二十七朵玫瑰代表什么吗?”

晚安看了一眼,“不是随便凑的吗?”

鄙夷迅速的转到了她的身上,“你这么没文化底蕴是怎么做导演的?”

晚安,“……”她失笑,“代表什么?”

“吾爱吾妻。”

她明白,无非是表达爱意之类的,而且她觉得顾南城送这些的时候未必会去想这么多。

但是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她还是微微的怔住了。

盛绾绾又哼了几声,“在北欧的传说里,紫玫瑰是从爱情商洛凡的未婚妻安置的紫水晶里开出的永恒的爱情守护之花。”

“扯淡。”

“你是导演,能不能有点浪漫有点旖旎有点想象的心思?!”

“好的,”晚安从善如流,“然后呢?”

“后来,紫玫瑰被撒旦扯掉了,水晶上开出无色花朵,商洛凡为了保护紫玫瑰而死,他的血把其他的无色玫瑰染成了红色。”

“红玫瑰代替紫玫瑰成为了爱情守护的花,只不过不是永恒了。”

晚安囧然的看着她,“这么偏僻的传说你从哪里看来的?”

“你真是视野狭隘。”

晚安睨她,可惜她看不到,“你今天出乎我的意料,能说我没文化。”

盛绾绾得意的笑,“所以说,在这个传说里,本来应该象征和代表爱情的应该是紫玫瑰,而不是红的。”

晚安想了想,评价道,“这是一个偏僻的故事。”

“也许你的准前夫看过这个偏僻的故事,不然他为什么要送给你紫色的?我是瞎的我都知道它的颜色很丑。”

晚安挑眉,“你在替他说话?”

“他那么不要脸,送出去的吾爱吾妻还没到,他就跟你分手了,他的话跟花以及花语都不要相信。”

“好的。”

…………

晚安开始为筹备新的电影而变得很忙碌。

而忙碌和时间是治疗过往伤痛的最佳疗药。

同时随着时间慢慢传开的,还有她和顾南城离婚的消息,就像当初传闻他们在一起时一样,无声无息的蔓延开。

比如她搬出了南沉别墅。

比如她离开了GK甚至离开了唐初,转而投入明显不是最壕的东娱传媒。

对她而言这段时间影响最大的无非就是左晔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她和顾南城离婚了,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她生活的周围。

接她上班,送她下班,她拒绝了他也不强求,但是下一次仍然回来。

他的态度似乎不强势,但是又显得无处不在。

包括在工作上,她偶尔遇到难题,要找圈内的某些演员或者需要其他的人的参与,他能立刻二话不说的替她办妥。

耐着性子,沉静而执拗围绕在她的周围。

加上之前那四年沉淀的了解,总比寻常的人更有默契。

更别说自从郁少司首次担任制片人,加上她后来才知道的这个剧本出自行内最有名最有口碑的编剧之后,还没有公布主演的阵容微博和网上就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甚至,她的追求者达到了二十三年在数量上的巅峰。

圈内圈外,各种五花八门的男人都有。

…………

电影正式开拍前的一个礼拜,晚安陪郁少司参加高家举办的酒会。

到了她才知道,高家,就是高芷的家。

也就是乔染长大的高家。

她不知道谁的脸都不看的郁二少是看谁的面子来的,就像她也不大能理解顾公子是为什么会大驾光临——

题外话——么么哒,明天更新一万字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