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14.坑深214米:离个婚而已,需要这么迫不及待

夜莊是永远的销金窟,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变化,里面都是日复一日的歌舞升平。

岳钟苦着脸四处找人,得亏他没媳妇,否则半夜一个电话就要被召唤出去,不敢他闹才有鬼了。

他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随手拉了个服务生问道,“知不知道顾公子在哪儿?”

顾南城也算不上是夜莊的常客,尤其是婚后除了偶尔几次应酬很少出现在这里了,但是无论是看脸还是看身份,他的辨识度都太高,问一个不知道问第二个也基本有结果了,“顾公子在那边,看今晚的舞后争霸。”

舞后争霸,岳钟一阵恶寒褴。

他找过去,还真的发现顾公子挺认真的看人跳舞,一时间就更加的恶寒了,走过去在贵宾席的沙发上坐下,倒了一杯水喝下,琢磨着道,“顾总,您这么惆怅,不会是被慕大神捉到了什么出—轨的证据,她要分你的财产吧?”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的是大大的不妙鲎。

顾南城手里端着高脚的玻璃杯,透明的液体在晃动中摇曳着,良久他才施舍般的抬头瞟了他一眼,嫌弃的道,“你怎么这么肤浅。”

岳钟,“……”他又琢磨了一会儿,方小心翼翼的揣测上意,“不然您大晚上的来喝闷酒,是失恋了吗?”

然而顾总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高冷的喝着酒,然后很认真的看台上跳着舞。

岳律师很烦他,失恋就失恋,还装什么高冷。

默了默,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喝了半杯,抽空看了眼台上的女人,脑子一直就道,“看啥呢,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不入流的歌舞感兴趣了?她们跳得也没有上次慕大神跳得嗨跳得性感啊。”

顾南城眉头一皱,温温淡淡的看着他,又温温淡淡的开口,“你记得挺清楚的。”

“还好还好……比较特别比较有反差。”

两根修长的手指捏着杯子,半阖着眸,狭长的眸里酿出模糊的低笑,“我该放了她吗?”

岳钟先是一愣,随即问道,“她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四周显得很喧闹,但是那喧闹又仿佛没办法渗透进来,所以岳钟莫名的觉得其实很安静,耳边听到男人散漫缭绕着淡淡笑意的嗓音,“嗯,她说交易不再像交易,感情支撑不起这段关系,所以只能离婚。”

就几句话的时间里,他又熟练的点了支烟,吸了好几口,看得出来很烦躁。

岳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又忍住了。

顾公子看着他那副明显很装的样子,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的说人话。”

岳钟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自己的腿,又抚了抚眼镜,“讲真,顾总,好端端的姑娘,你看上了就看上了,又不认认真真的追,就花几个臭钱强迫人家跟你……你们要真是白头偕老了,置天下的有情人于何地。”

闻言男人一张俊美的脸又阴又沉,阴鸷得快要滴出水来,“你找死?”

大老板一般就是听不得人说实话,还非要逼着人家说。

岳律师很淡定,“不是,顾总,我是嫉妒,您这么有钱看上个姑娘都不带花心思就可以直接拐回家,又漂亮又有才华。”

顾南城面无表情的脸也就是皱了皱眉头,没什么多余的情绪了,又继续抽着他剩下的半根烟,淡淡的道,“是么?”

岳律师再次抚了抚眼镜,专业的问道,“有什么财产的问题需要我替您解决吗?”

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弹了弹烟灰,眸色深寂,平淡的道,“随她。”

岳钟一想,也是,钱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计较的,顾总向来大方,以前跟过他的女人都是有求必应的,何况是给他当了半年的老婆,还可能有着不知深浅的感情的顾太太。

没什么好深度交流的,岳钟也就有一句每一句的陪他聊着,舍命陪君子的喝酒看没有品味的斗舞。

“话说顾总,”喝着喝着,看着看着,岳钟就一溜烟把心头的疑问吐了出来,“你跟慕大神结婚将近半年,真的就半点感情都没有?”

顾南城正在倒酒的动作顿住,拖了好几拍才继续倒酒的动作,红色的液体流进透明的玻璃杯,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午夜一点多,南沉别墅,陈叔扶着他下车,有些担忧的问道,“顾先生,我送您回卧室吧。”

男人有些昏沉,身形不算很稳,但是走路没什么很大的问题。

顾南城一只手捏着自己的眉心,另一只手朝他摆了摆,淡淡的沙哑的道,“不用,你回去吧。”

“欸,好的,那您小心。”

“嗯。”

林妈已经睡了,但是从客厅到楼梯口都留着一盏灯,酒喝得不多,但是也足够他有些微微的眩晕。

手扶着楼梯,慢慢的走回去。

走廊的灯是声控,一点脚步声就会亮起,何况男人喝醉了脚步声比平常来的重。

推开卧室的

门,顺手开灯。

靠在床头低头看书的女人朝他看了过来,原本温静如画的眉目立即变得嗔怒起来,五官漾出不满的情绪,掀开被子朝踩着拖鞋就朝他走来。

嗓音半软半嗔,“不是说叫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吗?喝醒酒茶还是蜂蜜水?”

他低眸看着,薄唇泛出浅浅的笑,下意识便抬手去抱她。

一触到,便消失了。

再抬眸,眼前是明亮的光线,和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被褥。

顾南城敛眉,再一次重重的捏着自己的眉心。

醉了。

…………

晚安第二天白天很早就去片场了,从早到晚的做了一整天的戏,大到补拍镜头,小到零碎的各种琐事。

一直忙到晚上又去了医院,直到晚上十一点才从医院出来。

随手拦了辆的士准备回家,“小姐,去哪儿。”

晚安开口,到嘴边的地址却临时换了,她低低的道,“去南沉别墅吧。”

“好的。”

驱车半个小时,经过市区的时候还是很热闹,只不过到偏郊区的地方就显得更加的安静。

下了车,到门口,晚安才打了个电话给顾南城。

手指无意识的攀着别墅的大门,低低的问道,“你在家吗?”

顾南城在那端顿了顿,淡淡道,“很晚了,你回去吧,下次有时间再说。”

“我在你家门口外。”

低低的冷笑在她的耳边泛起,“离个婚而已,你需要这么迫不及待?”

晚安不知道他莫名其妙的发什么脾气,他忙她就亲自来,她不指望他会主动的来找她办手续。

“那我进来了。”

回应她的是手机被挂断的嘟嘟声。

晚安抿唇,看了眼书房里亮着的灯,尝试着摁着大门的密码——如果他没换的话。

还好,她很顺利的进去了。

林妈没在,可能睡了,也可能请假了,毕竟顾南城一个人住的时候是不需要佣人的。

晚安直接上楼去了他的书房,敲门没有人回应,她只好说了一句我进来了,但推开门里面也是空的,并且没有开灯,一片黑暗。

她刚在门外还远远地看着他书房的灯是开着的。

转了个身,一眼就看到卧室的门半关上,里面的灯洒了出来。

她走过去,在门口叫了一声顾南城,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回应,她把门推开了一点。

房间里没有人,偌大的床上随手扔着男人的西装、领带,手机。

浴室的灯开着,隐隐传来水声。

晚安蹙眉咬住唇,明明知道她来了,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他去洗澡。

她没办法,来都来了,只能耐着性子等。

等了足足半个钟头,浴室的门才施施然的打开。

男人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短发,英俊的脸上还犹带着水珠,他就随手围了条浴巾出来,肌肉分布的很均匀的身材毫无障碍的暴露在空气中。

瞧见她也不意外,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他擦着头发,随口道,“怎么不坐。”

“很晚了,我很快就走。”

“你是来找我要离婚协议的,还是这么大晚上的来接东西的?”顾南城半眯起眸。泠泠的看着她,似笑非笑,“你不休息,我也不要休息了吗?”

晚安直视他,温温静静的嗓音,“不是我急着离婚,而是我觉得你不是很想离婚,拖下去夜长梦多,我不想再起变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