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13.坑深213米:嗯,她要跟我离婚了

晚安低头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忍不住就失声笑了出来,喃喃的道,“好像是真的啊,这么说来,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而你有很多很多的钱。褴”

英俊的男人抬起温热宽厚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庞,低低的道,“所以,离婚的事情等这些过去再说,好不好?”

最后三个字,仿佛极尽了温柔。

她闭上眼睛,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不好。”

顾南城的脸上亦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变化,“晚安。”

“一条错误的路,走过一次,就没有理由再走一次,是不是?”

他的手仍然顿在她的脸上,“人活着都是往前走,没有重复的路。”

晚安睁开眼睛看着他,淡淡道,“不管是不是那一条,我都不想再走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还是你,让交易变得不像交易,而感情也没办法再支撑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就这样吧。”

男人的嗓音低沉黯哑,漆黑的眸盯着她,“你觉得一开始嫁给我,就是错的?”

“是对是错我都嫁了,再谈也没什么意义了,”晚安一番话说得很慢,“顾公子,你最初娶我的初衷也只是为了找个一个看着喜欢和舒服的女人,过甜蜜美满的日子,可是现在我已经不符合你的要求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强求了,是不是?”

顾南城眉目不动,手指依然抚摸着她的脸颊,淡淡的道,“我不在意这些。鲎”

晚安怔了怔,继而再度失笑,“不在意什么?不在意我每天都冷着脸,也不在意我当初为了钱嫁给你,今天又为了钱改变主意不离婚?一个女人为了钱留在你的身边,你也半点不在意?”

“是,”英俊的男人静静的看着她,薄唇吐出一个简单的字眼,“我不在意。”

晚安淡淡的道,“你的心真大,但我不愿意,”一层层的疲倦在她的眉目间落下来,“离吧,以你的条件,能找一个更加合适的,会更开心的。”

男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始终都没有收回,淡淡的道,“你今晚住哪里?”

“安置妥当了就回慕家住,我抽空会去拿东西的,应该是在白天。”

顾南城站了起来,颀长的身影拦住了走廊的灯光,在她的身上落下阴影,“好,白天去GK,晚上回南沉别墅,你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来找我。”

一只手落进裤袋,男人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如果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也可以随时找我。”

“嗯。”

医院显得很干净,入目都是一片白色,消毒水的味道很重,偶尔有医生护士或者病人和家属从走过,但是不多,整体来说很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没多久,病房的门打开,“晚安?”

晚安立即回头,看见手扶在门框上的盛绾绾,连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西爵怎么样了?”

“不是,我哥没事。”她很快的回答,她摸索着墙壁慢慢的坐下来,手搭上她的手臂,盛绾绾看着晚安的方向,“我刚才听到你们说话了,你是不是哭了?”

“没有。”

“欺负我看不见?”

“是我甩他又不是他甩我,我哭什么。”

盛绾绾叹了一口气,抬手抱住她的肩膀,她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想哭了就哭吧,哭完了就全都过去了,睡一觉明天就是新的开始,一个男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男人。”

“你劝我的时候台词倒是充沛。”

盛绾绾顿了顿,没心没肺的道,“当然,好歹是过来人。”

晚安在她的肩膀上靠了好一会儿,“你回去休息吧,我在医院守着就行了。”

“不用,”盛绾绾想也不想的回答她,大概是早就想好了,“米悦已经请了一个专门的看护,你有戏要拍,明天继续恢复你的工作吧,医院的事情我会处理,我跟我哥已经耽误你很多事情,还间接的让你离婚。”

虽然晚安和顾南城离婚,她说是因为他们本来的感情就有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导火线都是他们。

晚安蹙眉,“耽误我的时间?”

“你已经离开顾南城了,如果你不拍戏不工作哪里来的收入?没有收入你怎么养你自己和你爷爷?我眼睛看不到已经几个月了,没有你相信的那么脆弱。”

良久,晚安才抿唇道,“好。”

盛西爵的伤势算是稳定下来了,但是能不能醒来只能等,等米悦从美国请专家过来,晚安在医院待到晚上十一点,等到绾绾在病房睡着了,她才离开。

走出医院的大门,一阵冷风就吹了过来,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了白天的喧哗和热闹。

她走到路边等车,准备拦一辆的士回去,没站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就停在她的身前。

晚安蹙眉,有些面无表情的看着驾驶座的窗户被摇下来。

顾南城偏头,看她一眼,“没签协议就不算

离婚,今晚回家,嗯?”

她摇摇头,平淡的道,“不了,我跟爷爷说好了,今晚回家睡,他老人家刚刚还给我打了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男人深邃的眸淡淡的看着她,“你跟爷爷说了?”

她温温凉凉的道,“迟早要说的,早点说早点做好心理准备。”

顾南城也没有勉强她,“上车吧,我送你回家,现在很晚了。”

“不用了,”晚安客气得疏离,“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

男人拧着眉头,加重了语气,“现在很晚了。”

她眉目温静,“我也许会经常这么晚一个人打车回家,离婚后你每次都要管吗?”

顾南城一瞬不瞬的盯了她半响,方淡然的道,“离婚后是离婚后,你想站在这里僵持多长时间我都奉陪,如果你不急着早点回家休息的话。”

晚安觉得挺好笑的,“你不要告诉我你在这里一直等着,就等着我出来然后好送我回去。”

“不是,”男人波澜不惊的否认,眼睛一直看着她,“我刚刚出来,恰好看到你。”

薄锦墨住院,也在这家医院,他刚好在这里也不算很稀奇,虽然这么凑巧显得很稀奇。

“你非要送我回去?”

顾南城发动引擎,“上车吧,我明天也要上班了。”

晚安确实急着回家,她累了一天身心俱疲不说,明天要很早的去片场,她看了男人的侧脸一眼,面无表情的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一边绑安全带一边淡淡的道,“走吧,我急着回去,爷爷该睡了。”

一路上都是沉寂无言。

到了慕家的别墅外,晚安侧过脸朝他道,“麻烦你了,不出意外的话我明晚去你家找你,顺便把我的东西带回来。”

她也不想大晚上的过去,但是没有办法,她白天很忙。

男人温温淡淡,随手抽出一根烟,幽蓝色的火焰在车内亮了几秒钟,然后熄灭,“晚上在不在家很难说,你提前给我打电话。”

晚安蹙眉,“你最近不是每天晚上都在家吗?”

顾南城睨她一眼,薄唇和鼻息间喷出青白的烟雾,缭绕在空气中,模糊着视线,“我就是过去的一年里都在家,也不代表我明天或者后天也应该在家。”

晚安抿唇,没有多说,“好,我知道了。”

说完就推开车门,一只脚落在了地上,“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透过车窗,顾南城狭长深邃的眸无波无澜的看着橘黄色的路灯下女人笔直的背影,车内的空气中冉冉的升起更多的烟雾,他的表情始终未曾变化。

直到一根烟燃到了尽头,他才掐灭烟头,顺手捡起了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闲适懒散的道,“大状,出来陪我喝酒。”

岳钟刚刚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顾总,你不是这么兄弟情深吧,人家住院你惆怅得要出来喝酒?”

他半阖着眸,英俊的脸庞上落下一片泠泠的暗色,像是电影里的古老光线照射了过来,懒散的嗓音依旧漫不经心,只是格外的低,“嗯,她要跟我离婚了,我来指导你离婚协议和财产分割怎么写。”

岳钟,“……”卧槽,他淡定的道,“顾总离婚官司不是我擅长的领域。”

“滚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