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2.坑深202米:我以为你只是懒得跟我待在一块儿

晚安没说话,顾公子似乎觉得她是刻意跟男人吃饭惹他生气吃醋。

她看着窗外兀自的笑了笑,或许她以前应该有点这样的心思,只不过现在没有了。

顾南城直接开车载她回家了,吃完饭已经是八点多了,等她看完今天的拍摄部分,再研读熟悉了明天要拍的部分,已经差不多是十点了,她伸了个懒腰便回了卧室。

拍电影除去是她喜欢的事业,工作能够很大弧度的缓冲她目前和顾南城的微妙关系,分散她的注意力。

以后怎样她可以再拖几天,但这几天她希望他们彼此相安无事。

然而显然顾南城不这么想鱿。

晚安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便看见扔了外套慢斯条理解开衬衫扣子的男人,她很快的别过脸没有看他,只是简单的道,“我先睡了。”

因为她一直睡靠窗的那一侧,所以必须绕过床尾走过去,然而顾南城恰好站在中间,要过去就必须经过他的身边。

顾南城看着她低头垂眸朝自己走来,眼角的余光都未曾从他的身上扫过,身上飘着的湿气和沐浴露的香味像是一团薄薄的雾气,拉开她和他的距离。

原本他是没什么念头的,吵架么,她没叫他去隔壁睡或者自己又闹着不跟他睡,少跟他说几句话或者摆几个脸色也无妨。

但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已经手快于脑的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晚安反应很敏感,“顾南城……”

他低眸注视着她的脸蛋,手探了上去,“嗯?”

虽然还不至于反感他抱着她,但那股属于男人的气息笼罩压迫下来,晚安还是止不住的僵硬,“你去洗澡吧,我累了想睡觉。”

顾南城置若罔闻,单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低头埋首在她的肩膀和脖颈之中,深深的嗅着来自她身上的柔软和清香,“晚安,”

他低声喃喃的道,“你好香。”

一边说着,男人的手便在她的腰间游离着,覆着薄茧而显得粗暴的手无声无息的探进她的衣服里面,滑在她的肌肤上。

晚安一下就屏住了呼吸,低叫着,“顾南城,我不要!”

她的话音刚落下,就被男人的手掐着腰,一把带到了隔他们几步远的床—上,低头吻着她的脸颊和下巴。

那密密麻麻的亲吻,伴随着男人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肌肤上,晚安一边闪躲着,手抵着他的胸膛拒绝他进一步的亲近。

顾南城一只手扶着她的脸庞,低低的模糊的道,“我要你。”

晚安觉得她的心都抖了一下,不是反感或者厌恶,而是对这样入骨亲昵的一种恐惧,她的呼吸有些紊乱,“不行,昨天才……”

她想直接拒绝,但是又顾虑着他说要带她见绾绾,不想这几天有什么变故。

一句话的时间,她已经被男人压入了床褥中,睡衣被从肩头剥落下来,顾南城一路流连的亲吻着,模糊的低语,“昨晚在夜莊……就一次。”

一次显然喂不饱他,也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晚安把脸蛋埋进了枕头里,咬着唇道,“我明天要去片场,要很早起来……我不想做。”

那已然低哑粗重的嗓音哄着她,“就一次,嗯?”

“我不想,我不想,”晚安被困在他的身下,连续不断地重复,“顾南城,我不想跟你做,你别强迫我。”

她用了强迫两个字。

像一只峰狠狠的蛰了他的神经。

顾南城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下来,仍旧压在她的身体上,一双漆黑的眸盯着身下的女人,良久,淡淡的笑开,“强迫?我如今跟你做愛,得强迫了吗?”

晚安闭着眼睛,不去看他的脸,“我今晚不想……”

他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的用力,迫使她睁开了眼睛,“只是今晚?”

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抓住身下的被单,最终还是对上他的墨色的眸,哑哑的道,“我最近都不想。”

她不想,不是表达得很清楚了吗?

那道直直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良久,晚安正在想要不要伸手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的时候,他再一次深吻了下下来。

“唔……”

唇舌极深的纠缠着,相濡以沫,晚安的脑子空白了好几秒,然后是阵阵的发麻,等她的意识剥离出来去推他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她的唇,从她的身上起来了。

“睡吧,我去洗澡。”

扔下这句话,他便转身朝浴室里走去了。

晚安的眼神有几分涣散的呆滞,过了一会儿才起来走到另一侧掀开被子躺下,闭上眼睛睡觉。

直到男人洗完澡出来,在她的身侧躺下关灯,室内陷入一片安静的黑暗,很久以后她才慢慢的睡着。

第二天早上去片场的路上,她用手机给盛西爵发了一条短信,简略的说了顾南城答应她的事情。

那端秒回了她一个好字。

接下来的几天里,晚安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基本都在拍戏上,早出晚归,顾南城如果不亲自来接她,她估摸着是片场最后离开的人。

有了那么两三次,顾南城很快的发现出这个规律,索性每天到点过来接她。

即便晚安无所谓让他等,但是整个剧组是万万不敢让顾总候着的,于是——早早的收工。

唐初闷声了两次,第三次的时候便委婉着跟晚安说。

晚安自然是不会拖累剧组的,她的事情完了后便只能很早回去,上了车蹙眉不悦的道,“你这样会耽误我拍戏的,你的车停在这五分钟唐初就要收工了。”

顾南城瞧都不瞧她,懒懒散散的道,“我不这样,你估计迟早会睡在剧组了。”

“我睡在剧组也很正常,导演本来就经常在剧组过夜。”只不过这个剧基本在安城取景,加上唐初顶着压力给她放水。

他淡淡的道,“是么,我还以为你只是懒得跟我待在一块儿。”

晚安抿唇,转而看向车窗外没有说话。

夜里也基本差不多,他也不强迫跟她做,但是依然每晚搂着她的睡觉,或者压着她亲昵一番,算是各退一步的折中,晚安也只能这样。

他不逼她太紧,但是丝毫不允许她离他太远。

比如,可以不发生关系,但是必须睡在一起。

晚安有时候想,如果一开始就这样,也未尝不好。

偶尔也会想起婚礼前他说给她的礼物还在做,不知道是没做好,还是忘记了。

不过,谈不上期待,只是想起来便有些好奇。

这个男人和这段关系之于她,更像是一场恋爱,而不是婚姻。

大概这样过了一个平静的一个礼拜。

是周末的上午,晚安一场戏都没有拍完,顾南城就打电话来了——自从她第一天拍戏一整天没有接他的电话后,他便不准她再将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包里。

所以晚安一般都是震动方式,放在外套的口袋里。

她接了电话,“什么事?”

男人比她更加的言简意赅,嗓音低沉,“出来,重要的事。”

晚安手里还翻着剧本,虽然她熟悉得快要能背下来了,听他这么说,也只是不在意的道,“我在拍戏,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吧。”

拜他所赐,夜戏都没她的份了。

只不过影响也不大,她会把提前把事情排到白天来,实在是有些戏需要晚上拍,就交给另一个副导演,重要的主戏都是唐初自己在拍,轮不到小副导。

影响她晚上还不够,白天还来sa扰她,他当总裁当得很闲的?

顾南城也不在意她敷衍的态度,淡淡的道,“成,只不过下次你还想见她,就不知道要等半个月还是半年,我也不会再忍你不准我碰了。”

晚安的心思都在剧本上,反应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猛然的从剧本里抬起头,“你说什么?见……见谁?”

“十分钟你不出来,我就回公司继续上班。”

“五分钟,我很快出来。”

她急匆匆的也不等电话那头的男人再说些什么,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将手里的剧本塞给一旁的助理,“我有急事要先走,今天的这几场戏麻烦阳导替我拍了。”

说完起身就往宅院外面跑,中间又给唐初打了个电话,那边没有接,她边走边发了编了条短信,说自己有急事请假——

题外话——╰( ̄▽ ̄)╮一万字……没写完,写更着,剩下的这两天多写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