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00.坑深200米:晚安,别招惹些乱七八糟的男人惹我生气

顾南城回家见她不在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在那边说跟爷爷一起吃饭不会回来,他虽然不悦她回家没有跟他说一声,但是想想她昨天的心情,也就忍耐下去了,只淡淡的问要不要他去接她。

她想也不想的拒绝了瞬。

他顿了顿只说早点回家,她不咸不淡的敷衍了一个好字。

然后临近天黑之际,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开进别墅,顾南城透过书房的落地窗看到她从车上下来。

隔得太远,他看不清楚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只看到下车替她拉开副驾驶车门的男人很高大,不需要细看便知道身价不菲气场不凡。

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她便转身往里面走了。

那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一只手搭在车门上,良久的注视着她的背影,在落幕下来的夜色下显出一股格外的落寞和沧桑感。

老男人。

顾南城笔直的立在那里,直到那辆豪华的轿车开出南沉别墅,彻底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胸口幽的窜起了一团幽蓝色的火焰,迅速不可抑制的蔓延开鱿。

晚安刚刚上楼,就在楼梯口看到站在那里的男人,他单手落在裤袋里,因为在室内,所以穿的很单薄。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有事吗?”

“你不是在家陪你爷爷?”

“是啊,难道不是吗?”

顾南城看着她眼神都不曾聚焦在他的脸上的神情,那团簇簇的火苗燃烧得更加的旺盛了,语气不自觉的沉了下去,“送你回来的是你们慕家的司机吗?”

“不是啊,”晚安波澜不惊的道,“是我爷爷的朋友,他回酒店,刚好送我回来。”

男人狭长的眸眯着,冷冷嗤笑,“你爷爷的朋友?”

“你不信吗?你不信的话那就是我的朋友了,毕竟确实不是白叔也不是我们家厨师的朋友。”

“慕晚安!”

她蹙眉,扬起脸看着他,“你冲我这么大声做什么?”

安静的楼道,安静得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

顾南城浓墨般的眸盯着她,其实也就只有他盯着她,她看着前面的走廊,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

【顾南城,你别逼我越来越恨你。】

她没看他,只是一会儿没见他说话便抬脚要往前走,还没走出两步,手臂就被拉住,下一秒就落进男人的怀里。

“晚安,”他的手臂用力的抱着她,从男人喑哑至极的嗓音里能感觉到他全身紧绷的肌肉和压抑,低低哑哑的道,“你别招些连七八糟的男人惹我生气。”

“人家送我回家而已,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不喜欢。”

晚安淡淡的道,“我没觉得有人送我回家有什么不对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招惹乱七八糟的男人了,我要招惹也不会向有妇之夫下手的,人家的女儿都跟我差不多大了。”

他的声音沉了又沉,“你准备就一直这么对着我?”

“不喜欢的或者觉得忍不了的话,那你就甩了我吧,安城大把的姑娘等着顾公子恩宠,说不定陆小姐也是有机会的……”

“慕晚安,”这次的三个字,好似从喉骨的深处蹦出,他的手捏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转过来,英俊的脸透着一股刀削阔斧般的锐气和阴鸷,“我要是不甩你,你是不是得隔三差五的招惹几个不是有妇之夫的男人回来?”

她不在意的笑着,“有合适的考虑一下也无妨啊。”

顾总看上去可真是生气,晚安想。

她杏眸弯起,朝他笑眯眯的道,“你知道么,你上次发火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其实我后来我又觉得,你发那么大脾气是不是因为你吃醋了?是生气左晔送我回家,还是生气我不肯给你生孩子。”

她脸上带着笑,可是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笑意,“这么想想还真蛮可笑的,跟斯德哥尔摩似的,你吃醋又怎么样,再温柔体贴又怎么样,在床上怎么热情怎么喜欢我又怎么样?”

顾南城手指捏上她的下巴,炙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可笑?”他咀嚼着这两个字,低低的笑,“我吃醋让你觉得可笑?”

“你怎么会可笑呢可笑的是我啊,”她笑出声,淡淡的陈述,“昨天米悦问我我家老公这么厉害,怎么我有事不能找你帮我呢。”

晚安抬头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庞,抬手摸了摸他的脸,笑着道,“她找你理所当然,我求你想都不敢想,不可笑吗?”

说完这句,晚安便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落回了身侧。

她推开男人的胸膛,很利落的转了身。

顾南城这一次没有阻止她。

他站在楼梯口,看着女人的背影慢慢的远离视线,然后进了门里。

颀长的身影在楼道半明半暗的光线下拉得极长,模糊而恍惚,他低头垂首,一个人在那里站了良久。

………………

晚安第二天才去看的西爵,彼时他在花园里闭目养神,淡淡的阳光在他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使得无法清楚的看到他的神情。

她坐过去,担忧的问道,“西爵,你的伤怎么样了?”

盛西爵睁开眼睛,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表情,淡淡道,“小伤,无妨。”

怎么可能是小伤,顾南城说他受了很重的伤。

晚安拧着眉,想起那男人跟她说的话,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会……被薄锦墨的人伤到的?”

顾南城说是绾绾骗了他,但是她知道不可能。

除非薄锦墨用她想不到的方式威胁她或者逼她。

盛西爵半垂着眸,眸色不明,“不小心而已,你别太放在心上。”

“你见到她了吗?”

晚安发现他的脸色极端的阴郁,但语气仍是不温不火的,“嗯,”

“她怎么样了?”

男人看向她,淡淡的道,“她的事情你别操心了,有我替她解决。”

“可是你最近受伤了。”

“不急,”他淡漠的笑,眉目间隐着冷蔑的笑,“他不过想趁我不在,让米蓝那帮人抢了米悦在米氏的地位。”

晚安点点头,示意她明白,毕竟现在米悦和米氏对他而言很重要,她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昨天……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米悦昨晚把车停在夜莊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我就在后备箱里了,”他淡然的笑,“我受伤,薄锦墨肯定会派人搜我,只不过他要把盛家彻底洗白,这种事情不好出动太多的人造成太大的动静,被米悦和我的人找到证据他会很麻烦,人力有限,重点也有限,多放几个烟雾弹就行了,我哪里都可能在。”

最古老的道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没事就好。”

男人平淡又犀利的眼神看向她,“你和他的感情出问题了?”

晚安下意识想别过脸,却被他的视线定住了一般,久久没有动,半响她才淡淡的笑,“我想分手了,可是他好像不大乐意,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甩了他。”

盛西爵的神色没有很大的变化,像是意外又好像是意料之中,眉抬高了一些,沉声问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你要跟他离婚。”

晚安的性子他多少是清楚明白的,她一开始嫁给那男人可能有强迫的意味,但是举行婚礼的时候,她是极其的喜欢或者很爱那男人的。

刚刚才举行婚礼,她不会随随便便的就决定离婚。

“没什么,”她低下头,淡淡的笑,“只不过这样的生活过下去,我觉得很难过,不想再过了。”

“晚安,你想清楚了吗?”

“我一直都清楚,不清楚的人是他。”

“如果是因为我的事情,晚安,你大可不必,”盛西爵淡然而冷静的道,“他跟薄锦墨于公于私都是一条线上的,对付我再正常不过,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牵扯下来。”

其实昨天有没有晚安也可以,只不过她刚好在,在不对她产生任何危险和损失的情况下替他加一层保障,或者牵制住顾南城。

晚安笑了笑,“不因为你,也会因为别的事情,西爵,”她平淡的道,“我不喜欢自虐,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着我喜欢的男人多在乎别的女人,有些落差看不到就算了,看到了总不能当心盲眼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