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8.坑深198米:我不想越来越恨你,放过我吧

他也不怒,笑着问,“要威胁你,才能吻你了?”

晚安在无形中被他逼得后退,背脊靠着沙发的后备“不然,”她温凉寡淡的看着他,“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很想要吻你吗?”

顾南城眯起眸子,温柔的浅笑,“不想吻,那就不吻,我不威胁你。”

晚安看着他支起身子,单膝跪在沙发上的腿重新落到了地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她下意识的就叫出声,“你去哪儿?瞬”

“时间不早了,既然你不回去,那我回家吃晚饭。”走了两步,还没等晚安出声,他就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她,伸出手淡笑,“是不是应该把手机给我,我的工作号也在里面。”

晚安没有动,也没有把手机递给他。

顾南城似乎也不介意,“你想拿着就拿着好了,记得帮我看好,里面有不少的商业秘密,丢了会很麻烦。”

说完,见她不说话,便朝门口走去了鱿。

手落在门把上,还没拉开,就被一股从后面窜出来的力道用力的摔了回去,他看着那只白皙如玉的手,然后女人就抢在他的前面用身体挡住了门。

顾南城薄唇噙着笑,“怎么了,又不想我走了吗?”

晚安背抵着门,蹙着眉,呼吸有些急促,“顾南城。”

“嗯?”

晚安看着他,面无表情,声音有些沙哑,“你想要怎么样?”

男人摊了摊手,温淡的笑,“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在为难你,来的时候我就说了,只不过时间不早了,我来接你回家,只不过你不想回去的话,我不强求。”

晚安低头,慢慢的调整呼吸,只是站在那里半响没有开口出声。

顾安城耐着的等了一分钟,才状似不耐烦的道,“你挡着门不让我出去,是准备一直站着么?”

她咬着唇,仍然是没什么表情,“你不能出去。”

他玩味的看着她,“不能出去?”似笑非笑的道,“我刚刚让你吻我你也没什么兴趣,难道要我陪着你在这里干巴巴的坐着吗?灯都不开。”

晚安想起他刚刚说要走,可是扔在沙发上的外套都没有拿,她看着他,不用往前走踮起脚尖就直接吻上了男人的唇。

她的唇很凉,很机械的磨蹭着。

顾南城淡淡静静的看着她主动的吻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眸被眯成狭长的形状。

末了,等她离开他的唇,他伸出舌尖性感的舔了一下,“一个吻就让你这么委屈,你要怎么让我在这儿待一整晚。”

晚安闭眼又闭眼,“那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在这儿待一整晚?”

她开始以为西爵在这套间里,米悦带走的那个不过是转移视线,她在这儿闹会儿拖延时间,顾南城也亲自来过了,能大大降低薄锦墨对这里的怀疑度。

可是他说西爵受了很严重的伤,不医治会有废掉的危险,那他便不大可能在这儿,而且也的确很冒险。

她之前只知道西爵落在薄锦墨的手里可能伤了,但不知道他伤的很重。

所以其实仍旧不过是转移视线。

顾南城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微笑着道,“我饿了。”

晚安看着他英俊完美的脸,低下头,很干脆的抬手脱衣服,一件一件的掉到地上。男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直到她解开最里面的那件衬衫的第二颗扣子,隐约露出雪色的起伏,他才低低的笑出声,“我说我饿了,晚安,你脱衣服做什么?”

顾南城抬起手腕作势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五点多快六点了,不是该吃晚餐的时间了吗?”

晚安的动作顿住,沙哑的问道,“叫服务员送晚餐进来?”

那样的话更好。

他噙笑摇摇头,“这儿的饭菜你不是吃过一次,难吃得厉害。”

她继续解着扣子,“那你吃我吧。”只接着解了一颗,便不再继续了,再一次踮起脚尖吻住他。

她的手指紧紧地抓着男人肩膀上的衬衫,闭上眼睛硬是用舌撬开了男人柔软的唇,很少主动,尤其是在这种完全不是状况和氛围中,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她很快被一只遒劲的手大力的按进了怀里,她原本只是磨磨蹭蹭试探性的吻一下变得被动,顾南城的手掐着她的腰,微微的用了点力将她抵在后面两步远的门板上,反客为主用力的吻了下去。

在那么一瞬间,她心里紧绷的神经好像瞬间松开了,闭着眼睛任由自己淹没在男人低而粗的呼吸中。

顾南城低着头极深的吻着她,很专注,又仿佛很用力,晚安只觉得腰都被他掐的疼了。

吻了很久,她的衣服都被剥得衣衫不整,男人忽然停了下来,手往上走捏住她的下巴,嗓音低而粗哑,带着笑意,“一副受刑的样子,不愿意么?”

晚安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英俊性感的面容,有些恍惚,但是开口又异常冷静,“

回床上去,我不喜欢这里。”

说着,错开视线,别过脸,脑袋倒在他的肩膀上,手环着他的脖子。

这样的姿势,彼此看不到双方的表情。

顾南城的手扣着她的腰,安静了几秒后他还是选择抱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晚安的感觉极其的不好,虽然算不上强来,她能感觉到他似乎顾虑着上一次的事情没有急切的来反而是做足了前戏等着她的身体能接受他,但她还是止不住的难受,或者说,是难过。

这种感觉甚至比上一次更甚,那时本来就醉了几分,只是身体上被粗暴的对待,后来是他太冷漠,伤心,委屈。

这一次,似乎有点迟钝的麻木了。

等他结束,晚安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她的手抓着枕头,头发散乱,脸蛋埋在枕头里,忍耐着喘气。

顾南城收拾好穿好衣服才发现她仍是没有动,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他皱眉走过去,用手指拨开她的头发,细心的一根根的拿走她脸上的发丝,“回去,嗯?”

晚安没说话,只是手指拽着他的衣角,低声沙哑的道,“我想吃饭,你叫饭进来吧。”

顾南城的手指仍然游离在她的脸上,“一两个小时已经够了,”他低声道,“这么长的时间不出去他们照样会转移重点的,所以你拉着我在这儿一个晚上也没有意义,回家吧,让林妈做好饭再洗个澡睡觉。”

她不喜欢这里的饭菜,也不喜欢这里的床。

晚安重新闭上了眼睛,“我有点累,想在这儿睡一晚。”

他说的她不怀疑,但是她真的不想动,也不想回去。

“我抱你回去。”

“顾南城,”她慢慢的又开口,睁眸看着他,“你不要这么固执,觉得娶了我就应该跟我过一辈子,我不需要你负这个责,你对我好过也不好过,现在分手,我不会恨你的,时间长了,就会慢慢的淡了,像我忘记左晔那样。”

“你认真的想一想,这样是不是很好,薄锦墨跟绾绾离婚的时候,陆笙儿说过,当初进盛家前他们就定了一辈子,他也承诺过,她不嫁给别人,他就不会娶别的女人,说那些的时候……他们年纪太小了。”

“不是每一份承诺都应该作数的,后来过得更好不是更加重要吗?薄锦墨和陆笙儿……也许只是彼此都过不去那道坎而已,”

晚安真的是累极了,连说话都很虚弱,“顾南城,你们都有非要不可的人,但是我不是,我不想越来越恨你,你放过我吧。”

这辈子她恨过一个人,足够了。

男人的深眸在听到某个字眼的时候似乎震了一下,“恨?”

顾南城看着她还红潮未褪的脸,低喃着浅笑,“你越来越恨我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感情从喜欢和爱变成了,越来越恨。

脑子里有跟神经,徒然的变得紧绷起来,跃跃预断。

晚安看着他,朝他虚无缥缈的笑了下,“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爱是很容易变成恨么,还是你觉得,我只能放在家里当花瓶,不能有点爱恨?”

男人的瞳眸重重的缩了缩,因为晚安闭上眼睛作势睡着,所以也没有看到,只知道良久以后他淡淡的说了句带你回家,就掀开被子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