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8.坑深199米: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

她没有力气,也没有心力反抗什么,只是顾南城用大衣裹着她抱她出去的时候,睁眼问道,嗓音仍是沙哑,“你说我现在出去没有关系,顾南城,你有没有骗我?”

她这样问似乎也在逻辑中,顾南城直觉这是她第一次怀疑他是不是骗她,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好半响才有些生硬的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以为她会回答刚刚在门口,她问他是谁让人盯着她,他模糊了一把概念。

但晚安压根没有再说,只是淡淡的哑声的说了一句,“如果你骗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她此时的怠倦和淡漠,较之当初他出车祸在医院还要浓厚。

走私人电梯下去,顾南城始终低头看着怀里仿佛睡过去了的女人,那时她虽然不大主动的理他,很少说话,但始终都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他能揣测出她当时的心境,继续和他做夫妻,介于相敬如宾和相敬如冰之间。

而现在。

他的眉头逐渐的皱得更加的厉害,脸色也落下一层厚重的阴霾和浓雾。

她已经三次的跟他表白过,不想跟他过了。

开车的是陈叔,一路上晚安没打开过眼睛,两人也没有任何的交流,晚安回到南沉别墅不等他开口就先出声了,“我去洗澡然后再吃饭。”

说完就从他的怀里出来,自己上了楼,手扶着扶手鱿。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脸色止不住的愈发阴郁,几次想跟着她上去,但是拧着眉头又忍住了,只淡声的吩咐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林妈去准备晚饭。

晚安推开卧室的门就反手关上了,她拿出手机给米悦打了个电话,“怎么样了?”

“我刚回来,他已经回来了,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还没到,不过看样子……死不了吧。”

晚安脑海中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了,“没事就好。”

她没有多问什么,等伤好后西爵应该会自己联系她也会跟她说的,“他受伤了……麻烦你好好照顾他,我明天过来。”

米悦乍一听下意识的觉得别扭,盛西爵怎么说都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别的女人来说麻烦她照顾他。

可是念头一转,似乎又没什么不对的,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名义上,私下基本没有任何的交集,这男人跟她说话从来不带笑脸的。

她拧拧眉头,“我会的,”撇撇嘴,淡淡的道,“怎么说我现在需要他。”

米悦挂了电话,才推荐走进从来没进过的男人的卧室,天已经黑了,里面又没有开灯,她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团。

她拧开灯,慢慢的走过去,“喂,你还活着吗?”

躺在床上的男人缓缓的打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脸色带着失血过多的苍白,淡漠至极的扫了她一眼,低沉的出声,“受伤没?”

米悦听他的声音,心头瞬间涌出几分不自在,“没……没事,你雇的人很厉害。”

“嗯。”他重新闭上眼睛,“去给我拿点吃的来。”

“哦,好。”米悦后知后觉的竟然发现自己不在意他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吩咐她,再想计较看着他难得虚弱的样子又提不起劲了,倒是难得别扭温柔的道,“你先休息吧,我叫人做好送上来。”

“嗯。”

米悦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停住脚步回头问道,“听慕晚安说是为了你妹妹……你受这么重的伤,没见到她人吗?”

她其实也只是想起来随口问问,却撞上男人徒然睁开的眼睛,冷漠里携带着浓重的讥诮,不知道是想起谁,张口冷冷的溢出一句,“她瞎了。”

瞎了?

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

…………

晚安二十分钟后下来了,在顾南城等得不耐烦准备上去找人的时候慢吞吞的下楼了,顶着明显湿漉漉只是草草的擦了下的头发,经过客厅的时候也没瞧他一眼,径直朝着餐厅走去了。

林妈小心的看了顾南城一眼,只是道,“先生,去吃饭吧,时间不早了饭菜也要冷掉了。”

顾南城从沙发上起身,看着她已经消失了的转角处,低声吩咐,“去拿一条干的毛巾来。”

“好的,先生。”

晚安拉开椅子坐下,等着顾南城进来才拾起筷子,但他没有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反而拿着条毛巾走到她的身旁,“天气冷,会着凉。”

她闭着眼睛任由他擦着,直到他勉强觉得满意了才把毛巾递给林妈,又在她的身下坐下,看着她的侧颜道,“吃饭。”

晚安便安静的低头吃饭。

晚饭后,她照例在书房待了几个小时,十点的时候准时回到卧室,关灯睡觉,那么一个晚上,顾南城几次看着她安静寡淡的脸,除了偶尔回答他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就再也没有跟他有过一句话的交流。

似乎连睡觉的时候,都比以往来的安静而悄无声息。

晚安第二天上午本来是打算去看西爵顺便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起床不久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

慕老的声音听上去很精神,“晚安,有没有时间回来陪爷爷吃个午餐。”

“当然有啦,陪爷爷吃饭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时间的,我待会儿就回去。”

慕老在那头呵呵直笑,“乖孙女,爷爷等着你。”

晚安的心情好了点,很早就收拾东西打车去了慕宅,甚至拒绝了让陈叔送她,也没有开车库里停着的车。

可她去了才知道,这顿饭不是陪爷爷吃,而是另一个人。

晚安几乎进门一张脸就冷了下来,她把上次买的茶叶放在茶几上,走过去叫了声爷爷。

威廉坐在那里,也没有对她的冷漠表现出任何的怒意,看着她温和的开腔,“晚安。”

晚安微微一笑,“史密斯先生,您好。”

威廉皱皱眉头,缓缓的舒缓着气息,淡淡的道,“至少,你能叫我一声叔叔。”

他是一个英俊的看不出年纪的男人,气质沉稳内敛,并不显得温和,但是此时似乎又显得格外的温和。

晚安淡淡的回复,“我没有随便乱认叔叔的习惯。”

慕老用力的咳嗽出声,摆摆手让她坐下来,语气带着少见的严肃,“晚安,你的礼貌呢?叫人。”

晚安怔了怔,她多少是明白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是征得了爷爷的同意的,但是她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这么做。

这十几二十几年来,爷爷从来没有提过他,上次在医院甚至也起了争执。

但她不会忤逆爷爷,低头淡淡的唤道,“威廉叔叔。”

慕老拄着拐杖起身,一边的白叔连忙过来搀扶他,苍劲的道,“你们先聊聊,我去厨房让他们做几个我家乖孙女喜欢吃的菜。”

晚安蹙眉,怎么会补明白爷爷的意思,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慕老一早,客厅就只剩下了两个人,气氛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威廉不动声色又细细的打量着她,那眼神无形又犀利,淡淡的问道,“今天你回家,顾南城怎么没有陪你回来。”

“他忙,我没跟他说。”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看进她的心底,“你爷爷担心你嫁给他对你不好,以后你被欺负了也没有人帮你,你懂我的意思了吗?晚安,你这么大的人了,不要让老人家为你操心担忧。”

半响,晚安抬眸朝他凉凉的笑,“我想知道,威廉先生,你来到安城来认一个侄女,您的妻子和女儿知道吗?”

威廉先是皱眉,随即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你非要对我抱着这么大的敌意?”

晚安淡淡的道,“您想多了。”

“我再过三天回美国,”威廉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不出意外的话不会变,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晚安面色不变,“好,我收下,谢谢。”

一起吃了午饭,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晚安偶尔有一搭没一搭的会陪他聊几句,既不会显得太热络,也不会显得很冷淡,不温不火的。

难得有时间还没回片场继续拍戏,晚安索性在慕宅陪了慕老一个下午,又一起吃完晚餐才起身准备回去。

威廉回酒店,提出送她,晚安一开始想也不想的拒绝了,慕老在一边插嘴,“时间晚了,晚安,让人送你我更放心。”

她想了想,“好,麻烦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