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96.坑深196米:可能我对他没这么重要吧

米悦看她一眼,把交叠着的腿放了下来,淡淡然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来找我,我这会儿估计正在睡觉,他什么都没跟我说过,怎么会有他的消息。瞬”

“那你知道他最信任的手下是谁吗?”

“我问过了,昨天晚上他是一个人出去的,没有带任何的手下,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晚安垂眸,想了想,“你能把他们借给我吗?”

米悦身子往后仰靠在沙发上,可能是在家里,她没有做指甲,看上去显得很干净,“当然可以,只不过,”她抬起头,眼神流转着,“这种事情,你不应该找你老公帮忙吗?怎么说你俩都是认识十多年,情如兄妹,爱屋及乌的话,你老公应该帮你解决才对啊,据我所知,他在这个城市的地位和权势几乎无人能抗衡。”

米悦只是无意中说起,可是晚安却一下就怔住了。

晚安搁在膝盖上的手慢慢的蜷缩起来,轻轻的笑了下,“他不帮我啊。”

“为什么不帮你?你不是他老婆他不帮你帮谁?”米悦扬眉问道,“你们昨天才举行婚礼,看上去还挺恩爱的——都是假的吗?”

半响,晚安方淡淡的道,“可能我没那么重要吧,西爵的对手对他比较重要。”

米悦后知后觉,终于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劲的地方,她撇撇嘴,“我让他们等着了,现在去叫他们过来。”

“好,麻烦了。鱿”

米悦找了两个人过来,晚安简单的交谈后才知道他们都是退伍的军人,年纪在四十多岁上下,沉默寡言,身手敏捷。

有一个被西爵指定保护米悦了,所以西爵的行踪他知道的不多。

“盛先生昨晚用公用电话给我打了个电话,他现在不在薄锦墨的手里,但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晚安惊讶,“他不在薄锦墨的手里为什么不回来?”

“我们和米小姐都被人盯住了,在这里如果要硬拼对我们没有好处,他只交代我们保护好米小姐,其他的事情他自己会处理。”

“他受伤了要怎么解决?”

两人沉默不语。

不难想明白,难怪立刻就有人想要带米悦回纽约,如果他们断了联系,两两溃败,那之后再发生什么事情……

晚安闭了闭眼,“好,如果他再联系你们,叫他找我。”

米悦始终坐在沙发里,此时睨着她,“你觉得……你身边没有人盯着吗?”

她心口一震,很快冷静下来,“我明白,他是会派人盯着我的。”

米悦正想说话,搁在一边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来就看见一串陌生的号码,考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虚弱感,却还是很沉稳,“谁来找你了?”

米悦抬头看了眼晚安,“慕晚安啊。”她回答完这个,忍不住急急地问道,“你受伤了,你在哪儿呢?”

“晚安来找你了?”

“不然你问的是谁。”

“米氏的人。”

“裴子俊,”米悦愣了愣,还是如实的回答,“你怎么知道米氏会有人来找我?”

男人在电话的那端有条不紊的吩咐,“你打电话给他,约他去夜莊谈,定4307的房间。”

米悦皱着眉头,好一会儿她才道,“好,”

挂了电话,米悦又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你不是想跟我谈么,我改变主意了,一个小时后夜莊见,4307,迟到你就自己滚回纽约吧。”

说完不等对方开口,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晚安的手机跟着收到一条短信,她低头逐字的看过去,然后按键删除。

晚安看着她,蹙眉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跟我去做什么?”

她淡淡的道,“我担心有人对你下手。”

“好。”

…………

夜莊一如既往,只不过白天反倒是没有晚上那样热闹。

4307。

裴子俊余怒未消的看着淡淡然坐在沙发里,兀自低头喝茶的女人,审视了几分钟,方问道,“你到底是谁。”

“裴先生可能刚刚来安城,所以不怎么认识我,”晚安伸出手,不温不火的笑,“我叫慕晚安,不过你应该认识我老公,他是顾南城。”

对方眉头动了一下,这两个名字他都知道,只不过是对不上脸而已。

“顾太太,孤男孤女我们你跟我待在一起似乎不大好,你是有夫之妇,我是有夫之妇。”他说完这句话,就要立即起身。

晚安的手撑着脑袋,一副不大在意的姿态,温凉慵懒,“好不好不大重要,只不过你现在起身的话,我可就要告你意图强女干了。”

裴子俊眸色微变,重新审视着她,几秒钟后冷冷一笑,“顾太太,你跟盛西爵是什么关系,为了他的安危这么豁得出去

,不怕顾先生介意么?”

晚安摊摊手,慵慵懒懒的笑着,“说实在的啊,是挺不怕的。”她微微的抬起下巴,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跟薄锦墨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只不过我可比你了解他,要是你真的出了什么叉子,他可是会翻脸不认人的。”

“我可没胆子动顾公子的女人,”裴子俊淡而无畏的道,“相比我强女干顾太太比起来,顾太太和盛西爵的关系更加让人怀疑。”

晚安噗嗤的笑出声,她端起前面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裴少从纽约来,好像也是有钱的人家长大,你不懂得在上流社会这种地方,名声比事实重要么——这里是夜莊啊。“

她笑着,看着面前男人微变的脸色,“反正,大家要是觉得你给顾公子戴了一顶绿帽子,为了他的脸面……啊,我也说不出来他会做点什么。”

裴子俊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他才冷静的问道,“顾太太,你想怎样?”

“很简单啊,陪我坐会儿吧。”

“米悦刚刚带走的那个男人就是盛西爵吗?既然已经走了,那留在这里做什么?”

十分钟前,他赴约来这里,开门进去米悦就直接把他带到沙发上坐下,然后一个字都没说就扶着一个穿大衣的男人出门了。

整间套房里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没开灯,虽然不至于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光线昏暗得厉害,那男人又戴着压低的帽子,没办法看清楚长相五官。

只能凭着他整个人都靠在米悦的身上,大致的猜测应该是盛西爵。

他刚想出声,就被此时眼前的女人叫住了,台词还是一样,“裴先生,你现在要是不配合的话,我可就叫了。”

直到现在。

夜莊这种地方,关着门都是秘密,要是开门后她叫一嗓子诬陷他,真真假假别人不感兴趣,重要的是消息马上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开。

尤其是他,较之平常人更加谨慎。

当初,米悦被盛西爵强女干的消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传出去的,因为传得太快,压都压不下去,所以才连盛西爵的身份都顾不上,死活闹上了法庭。

他甚至怀疑,盛西爵整这么一出可能想以牙还牙顺便报当年的仇。

眼前的女人是慕晚安,他更不敢轻举妄动,女人疯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

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坐了半个小时,门铃声响了。

晚安的睫毛动了一层,唇畔掀起淡淡的笑,懒懒的出声,“谁来了啊。”

裴子俊没好气的朝她道,“我怎么会知道,不是你们闹出来的吗?”

“我猜,可能是我老公来了。”

裴子俊先是一愣,随即狠狠的瞪了晚安一眼,“你先把屋子里的窗帘拉开灯打开。”

晚安起身,朝他笑眯眯的警告,“这个的话……如果你敢开灯或者拉开窗帘,我立刻就会跟我老公告状的。”

常年呆在美国,裴子俊并不了解安城,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想让盛西爵走,他不是已经走了吗?

而且,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又受了那么重的伤,想跟米悦做亡命鸳鸯吗?

晚安已经走过玄关,去开门了。

拉开防盗门,晚安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身形挺拔的男人。

四目相对,有短暂的沉默,也只有几秒钟,顾南城沉沉的看着她,然后温淡的开口,“刚刚听工作人员说你在这儿,事情办完了就回去吧,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