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七十三章 苏醒!

白衣少年步步走进,漫天冰冷,宛若潮水一般,往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寒霜刺骨,冷冽如冰。

离夜双手抱臂,她能感觉到冰冷寒风,从每一个细胞中窜进身体。

“不能再这么走下去。”轮廓苍白如纸,软靴停顿下来,黑亮眸光露出坚定。

再这么走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运用灵力抗寒,就会觉得身体更加冰冷。

“对了,这里的灵气比其它地方浓郁,所以这里才会的冰冷。”离夜喃喃道,她运用灵力,灵气就会快速窜入身体,身体也就会更加冰冷。

难怪欧阳会说,这个地方,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不要勉强。

在这里该停下来了吗?离夜注视着前方,这里已经算是里面,在这里修炼三个月,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只是,她还想再往里面,想找到有没有让小白和千寂苏醒的办法。

她这个契约之主,让它们沉睡了这么长时间,必须要想办法唤醒它们,她不知道玄门深处有没有办法,但是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环住身体的手臂缓缓松开,垂落在身体两侧,白衣少年后背挺直,即便脸色已经冻的发紫,依旧没有半点畏惧。

她傲立在这冰寒冷天中,心里的坚持,使她不能在这里就停下里。

眼皮垂下,双眼轻合,灵力在身体中流转,造化诀随着灵力的转动而开启,然后旋转开来,几乎在同一时间,丹田处的生命之源,仿佛像是被激活一般,在身体里轰然炸开!

飞溅开来的生命之源,疯狂蔓延而过,延伸到四肢百骸。

冰冷,寒霜,刺骨的冰冻,如排山倒海之势,扑倒涌动,流窜进离夜的身体。

四周越发诡异,冰冷的天地中,掀起轻微的罡风,而离夜身体中灵力运转越快,罡风就越凶猛,宛若洪水猛兽,扑打进离夜身体。

怎么回事!

身体僵硬在原地,离夜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发现眼皮都像被冰冻住了,想睁也睁不开。

寒霜之气,滔滔不绝,在离夜看不见的天地间,一缕缕散发着冰霜的乳白色灵力涌入她的身体,她身体上逐渐覆盖上了一层薄冰。

这一幕要是离夜能看到,她一定毫不迟疑立刻挣脱。

白衣少年笔直傲立,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身体僵硬犹如雕塑,四周怪异的一幕,依旧没有停止。

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站了多久,四周之景开始变化,阴冷,潮湿,晦暗,逐渐被取代。

金黄色沙尘,折射着烈日洒落的光芒,金色黄沙波光凌凌,煞是好看。

烈日当头,光芒洒落在白衣少年身上,透射出暖意。

眼皮微微颤动,尝试着睁开,当第一缕光芒透入眼眸,刺疼了双眼,眼皮又迅速合上,四周不再是冰冷寒霜。

最诡异的是,明明头顶烈日炎炎,眼光刺眼夺目,四周的温度,却显得有点冷清。

也不知道是适应了耀眼的光芒,还是迫切想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离夜迅速睁开眼睛,眸光注视着周围,神情惊讶。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明明记得不是在这里的,怎么又有种回到刚来时候,那个蛮荒的世界!

额上黑线话落,离夜阵阵汗颜,她不会是因为承受不了那个地方的灵力,然后被送回刚进来的地方了吧?

好像也不对,进来的地方,至少地上还有点草,这里就是沙子,还有这太阳……

下巴稍稍抬起,抬头看向空中刺眼的烈日,离夜缓缓伸出手,脸上露出一抹惊讶,这太阳没温度!

四周一片荒芜,黄沙漫天,透着死寂,心里咯吱一响。

“怎么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离夜猛地看向四周,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像是世界末日了一样,没有半点生机的存在。

世界末日,她应该是待在玄门中,就算是世界末日……等等,她记得欧阳说过,灵气最浓郁的地方,甚至能改变天地。

也就是说,这里应该就是玄门的最深处!

脑中一个激灵,带着疑惑神情的脸上,绽放出夺目的笑容。

就在这时,契约空间开始剧烈波动,银光闪过,两道身影若影若现,出现在这一片金黄的天地中。

白色巨兽乍现,庞大的身影,透着王者之威,合拢的双眼,恬静睡相,看上去格外无害,然而散发出的气势,却让人不敢将其吵醒。

那压迫的王者之势,让人觉得,只要把它吵醒,等着的,就是死亡!

离夜惊讶看着洁白无瑕,躺在沙地上的巨兽,柔软的毛发光洁亮丽,折射着柔和光芒,不再是小时候呆萌可爱的模样。

头顶奇异的菱角,散发着薄薄光晕,面目狰狞了不少,却显得威风凛凛,唯一不变的就是没有半点杂质,长长而又柔软的毛发,后背上隐约凸起。

浑身雪白,身似狮,头有双角……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熟睡的白色巨兽,这……她还是认不出来是什么兽。

“呜~”轻咛一声传出,黑亮的眸光展露出笑容。

真的可以!

然而,离夜的笑容还不曾达到眼底,眼前的一幕,立刻让她脸上的表情僵住,嘴角不停抽搐。

巨大兽身,以肉眼可见速度,急速缩小,威风凛凛的玄兽,眨眼之间,又变回了呆萌可爱的小狗模样。

离夜石化当场,萧瑟寒风在身后拂过,额角黑线不停抽动。

变回去了!居然又变回去了!

“呜呜~”

圆碌碌的黑亮双眸,在巨大兽身变回去的那一刻,迅速睁开,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眼中露出疑惑,可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黑亮眸子绽放出无尽的色彩。

只见它迅速爬起来,纵身一跃,直接奔往离夜胸前而去。

离夜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手臂扬起,白色物体刚到她面前,一巴掌拍下去。

“啪!”

小白整个身体坠落黄沙之中,头朝下,腿朝上。

“呜呜呜!”黄沙下传来的声音,急速响起,仿佛在怒吼,放我出去!

离夜扫视了一眼黄沙下的小白,往另外一个巨大身影走去。

五丈之大的巨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若不是均匀的呼吸,平和的心跳,这模样真不像是在睡觉。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看着千寂睡着的样子,嘴角勾起淡淡笑容,碎觉笑容僵在嘴边。

刚才小白长大了,结果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又缩了回去,现在千寂……

千寂也长大了不少,所以离夜在看到千寂的时候,想起小白,心里阵阵担忧,它会不会像小白一样缩水,变回到以前的大小。

“吼!”

一声轻吼响起,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头颅稍稍移动,看向四周。

“千寂,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千寂身体怔了怔,随即扭头看去,白衣少年带着熟悉的笑容,就在站在那里!

“吼!”千寂高吼一声,脸上眼中,透着狂喜。

主人没事了!真的太好了!

离夜走到千寂面前,伸手摸了摸它头,小小的身体站在千寂庞大身体面前,是那样的渺小。

“我没事了。”看着千寂庞大的身体,离夜那叫一个狂汗。

果然是长大了,比以前大多了。

“吼~”千寂点点头,挪了挪身体,缓缓站起身。

离夜稍稍推开,目光看着千寂站起来的身体,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圣玄兽!千寂,你晋升了!”圣玄兽!晋升了!

千寂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同样露出惊讶,它真的晋升了,现在是圣玄兽了!

白色身影一闪而过,稳稳落在千寂头顶,手舞足蹈呜呜大叫。

黄沙从毛发中一抖一抖都出来,掉落在千寂头上。

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抬头看着千寂头上的小白,听着它呜呜的大叫,一张脸皱在一起。

“你说,你也晋升了?”真没看出来。

小白见离夜听懂了,兴奋点点头,它也晋升了,是真的晋升了,没有骗任何人!

离夜轻咳一声,摇摇头,“没感觉出来。”

的确是没感觉到小白变强了还是怎么的,不过刚才的那一幕……它要是能保持刚才那样,也许她会看出来,它晋升了。

兴奋的小白,一张脸顿时搭拢下来,呆萌的表情,简直可爱到了极点。

它也没觉得自己变强了,就是感觉自己好像是变强了,可明明还是那样,可就是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小白也一阵迷茫。

离夜讪讪收回目光,这真不能怪她,小白从出生就太怪异,可以说,从它出生,她就没看出来它的实力。

就算用造化诀,也探究不出来它的等级是什么,感觉就像是个谜。

还有,尽管有玄兽是从蛋里面出来的,可是也没听说过,从蛋里面走出来的玄兽,长的会像狗,还是毛茸茸,无比呆萌可爱的那种。

“这个地方还真是神奇。”离夜一阵轻啧,刚刚还觉得是冰天雪地,却没有半点冰霜落下,然后就到了这里。

听到离夜的声音,千寂和小白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的,疑惑看向离夜。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反,不过灵气浓郁,很适合修炼,既然你们都醒来,也抓紧时间吧,我们只能在这里呆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一到,就会被送出去。

小白和千寂同时点点头,它们也感觉到这里的明显不同,会好好修炼的。

离夜笑着收回目光,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每个地方都一样,随即原地坐下,运转着身体中的灵力。

突然,她脸上露出一抹惊讶,双手伸出,眸中透着欣喜。

“晋升了,高级宗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居然都没有察觉。

对了,刚刚她在那个阴寒地方的时候,四周冰冷无比,身体都僵了,有一段时间曾经陷入昏睡状态,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在那个时候晋升的?

高级宗师!

“这个地方还真是神奇,还有两个多月,加上这里的灵气,应该足够突破,晋升巅峰级宗师。”离夜喃喃道,然后立刻闭上眼睛,进入修炼状态。

小白和千寂相视一看,眼中透着惊讶和难以置信。

他们不过睡了一觉的时间,居然就晋升到高级宗师了,它们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

无垠沙尘中,三道身影坐在其中,时间一点点流逝,挂在空中烈日,却没有要落下的意思,甚至都么有移动过。

这点不会有人在意,天下之大,古怪的地方多的是,它们的形成,由天地而成,哪里有能追究那么多为什么。

离夜的修炼还在继续,在造化诀的帮助下,她的速度,要比常人快上几倍不止,再加上有这么一片天地,简直就是事半功倍。

而等在寒冷之地的欧阳,修炼的同时,还不忘睁开眼睛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怎么还没回来,那小子不会真的走到最深处了吧?”欧阳喃喃自语,脸上露出凝重。

这最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自己都没见过,在这里修炼了这么多年,他也没找到最深处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个冰冷之地,好像是无穷无尽,怎么走也走不完。

最深处是什么样子,到底有多神奇,他也不曾见过,正确的说,他想见也见不到。

“等等看吧,难得我也走这么深,看你小子能坚持多久。”说着,欧阳闭上双眼,四周安静了下来,丝丝波动流窜进他的身体。

时间流逝,走进玄门中的每个人,大概都找到了适合自己修炼的地方,不在乱走一通,而是找了个地方,开始修炼。

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他们已经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就不用再找其它。

太过贪心,到时候不但没找到真正最好的,还浪费了时间。

玄门中再次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安静修炼,等待着三个月之期到来的那天。

金色黄沙之中,白绒绒的身体在沙子上打滚,萌呆的脸上郁闷不已。

这个地方明明那么浓郁了,它竟然还是觉得满足不了自己的身体,感觉这些灵气都没什么用处。

小白坐在地上,前面双脚放在地上,那坐姿犹如一只优雅的白猫,而不是狗。

只见它深处爪子挠了挠脸,表情一脸忧愁,它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感觉这里的都不适合它,它到底想要什么?

歪着头郁闷的小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可爱。

此时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心都要融化了。

离夜完全进入的修炼状态,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忽然不知,也不知道小白郁闷躺在地上打滚,千寂也在修炼,它只能无聊自己一个人玩着黄沙。

时间一点一滴流过,小白无聊趴在地上,这里永远都是白天,没有黑夜,所以它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少。

它不敢去打扰离夜和千寂,这个时候打扰他们,就是添麻烦。

像这种地方,并不常见,对修炼很有帮助,尽管对它没什么用处,在离夜和千寂这里,当然是大大有用的,它不能打扰。

“呜呜~”小白无聊轻叫。

玩着地上的黄沙,它一头栽进自己挖好的沙坑里,气恼想要站起来,却被黄沙淹没,然后好不容易爬出来,狠狠踩了两脚地上黄沙。

刚发泄了一口恶气,正打算休息一下,然后美美睡一觉,突然,四周开始剧烈波动。

灵气变得激烈起来,周围波动连连,小白感觉到四周的波动,眼中露出奇异的光芒,看向离夜,带着点点兴奋。

修炼中的千寂,感觉到周围的波动,猛地惊醒,当眼前这一幕映入眼帘,它怔了怔。

又要晋升了!

震撼中的千寂吞了吞口水,老天,他们才在这里面待了多久,主人又要晋升了,这次晋升,那该是巅峰宗师了吧!

想到这里,千寂顿时傻眼了,这么变态的速度,简直吓人!

“呜呜!”小白兴奋跳到千寂头上,一蹦一跳大叫。

晋升,晋升!

千寂看了看四周,慢慢往后走去,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能影响到主人晋升。

两头玄兽退出五十米外,远远看着如同老僧入定般的离夜,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就担心这一眨眼,就会错过里也晋升的一幕。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头玄兽保持着姿势,也不知道看了多长时间,周围都波动从那天过后,就没有停止过,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好像不会停下来。

小白趴在千寂头上,无奈看着离夜,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到底还有多久。

然而离夜还是没有醒过来,最后就连千寂都趴在地上,一脸无聊状。

两头玄兽看着不远处身影,抬头看着天空,一脸着急。

算算日子,三个月的时间快到了,这要是再不晋升,下次抓住晋升的机遇,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还没有晋升……

离夜对时间的流过,并不知情,她现在完全进入一种只有自我的状态,对四周万物,都不知情,她只觉得天地间,只有她一人坐在其中。

就在这天,波动的灵气突然变得更加躁动,无聊趴在地上的两头玄兽猛地睁开双眼,激动看着不远处白色身影。

整个空间都在晃动,巨大能量聚集而来,牵动每一处的地方。

此时,其它地方修炼的人,感觉到那剧烈震动,猛地睁开双眼,不解看向四周。

感觉到震动最大的,就是距离离夜最近的欧阳。

“我滴个老天,这动静,不会是在晋升神化吧!”欧阳注视着前方,脸上带着惊悚和震撼。

这种波动,这么大的波动,这让他很难不这么认为。

神化,这次两个多月的时间,晋升神化,可能吗?

只是这动静……

欧阳抬头看看天上,灵气往一个方向聚拢,波动也是从那个方向散发出来的,要不是晋升神化,哪里会有这么大的波动。

神化,会是在晋升神化吗?

欧阳愣愣看着不远处,他在等,等离夜现身那一刻,只有那一刻才会知道,到底晋升到什么地步。

坐在山谷中的两人不解看着周围,脸上露出疑惑。

“发生什么事情了?三个月的时间,应该还没到啊?”南门紫竹疑惑问道,还差几天才是三个月,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波动。

凌剑锋摇摇头,“不知道,但是绝对和这个地方没关系,说不定……”

是那个人,北宫离夜!

“你说的不会这动静,是北宫离夜弄出来的吧?这怎么可能!”引起这么大动静,连他们都知道了,北宫离夜一个人弄出来的?

凌剑锋没有回答,抬头看着天上,急速往一个方向流窜而去的云团,空中万里无云,一片蔚蓝,这么大动静,谁知道是不是北宫离夜弄出来的。

他都觉得,这个世上,没有北宫离夜做不到的事情。

其它几个地方的人,看到天上的变化,神情一僵,露出点点惊讶,随即脑海中第一反应。

北宫离夜!

在他们心里,除了北宫离夜,已经没有第二人选了。

夙琉展坐在一个石洞内,山壁四周的波动,让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是第一次到这里,但是算算日子,到出去的时间,还差几天,这么大动静是怎么回事?

温雅的脸上闪过阴沉,他又闭上眼睛,进入修炼。

在这最后几天,更不能浪费,他们随时就会被送出去,抓紧修炼。

他就不信自己追不上北宫离夜的速度!

进入修炼状态的夙琉展要知道,这动静就是离夜制造出来的,又会有什么表情。

漫天黄沙中,沙尘袅袅,罡风呼啸,白衣少年坐在其中,弥漫的沙尘,却半点都不能靠近,一层无形的力量,将她护在其中,谁也靠近不了。

小白和千寂睁大双眼,突然,它们感觉到契约空间一阵波动,黄沙之中两道身影,就这么消失了。

等它们再次现身,身影已经在契约空间里。

进入修炼状态的离夜,在小白和千寂进入契约空间的那一刻,猛地睁开双眼。

一股力量从她身体轰然展开,充盈的丹田,灵力宛若炫目的烟花,落到经脉之中,随即点点灵力,慢慢融合,变成潺潺溪流。

在同一时间,生命之源变得奔腾急速起来,经脉的潺潺溪流,迅速变成滔滔不绝的江河。

这翻腾的力量,在身体中运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运行了多少圈,离夜甚至感觉到丹田处的耗竭,奔腾的力量再不停下来,就要灵力耗竭而亡了。

额上密布着冷汗,就在离夜一切还会再这么继续下去,她突然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张开了一样,疯狂吸收这四周灵气。

灵气流转到丹田处,耗竭的丹田,再次恢复,保持着身体中力量的运转。

她甚至能听到,经脉每每经过洗礼以后,变得更加坚韧的声音。

在身体中飞速奔腾的力量,逐渐开始减慢速度,回到丹田之中,膨胀的力量在身体里炸开。

眼中一道青光闪过,四周宛若风暴一般的罡风,突然停顿了下来,引起的波动随即消失,空间恢复正常和平静。

身体中力量停顿,离夜急忙运转灵力,随即脸上划过欣喜。

晋升了!

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

黄沙之中,变得迷离起来,四周环境,如同走马灯似得,从眼前晃过,黄沙开始寸寸瓦解,冰冷寒风迎面袭来。

离夜诧异看着四周的变化,那就像是一片空间碎裂,换成另外一片空间。

熟悉的地方,却不像上次那么寒冷,坐在这里,已经感觉不到半点冷意了,也许是晋升的缘故。

“又回来了!”离夜惊讶道,她刚刚晋升就回到了这里,那黄沙之地,就是这空间的最深处了吗?

她缓缓站起身,看了看四周,直接往回走去。

既然已经从最深处走出起来了,这对她基本上也没什么用处。

欧阳伸长脖子,看着不远处,这些天他就这么看着,就这么等着,等着离夜出现。

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他迅速跳起来,箭步走去。

“你晋升了?”欧阳的惊奇问道,上下打量了离夜一眼,脸上露出惊讶。

探究不到!怎么会探究不到!

“是晋升了,你也不用探究我的实力,探究不到的。”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笑盈盈说道,她这次用造化诀隐藏了实力,他探究不到的。

欧阳惊讶看着离夜,张了张嘴巴,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你不会想已经成功晋升到神化了吧?”

两个多月时间,从中级宗师,晋升到神化!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离夜笑看了一眼欧阳,缓缓吐出两个字:“你猜。”

猜!

兴奋的表情,瞬间暴走,“猜什么猜,老子才不猜这些,你晋升神化跟老子有毛关系!”

猜,他还就不猜了!

“那我先走了。”离夜撇了撇嘴,直接往前走去。

没关系他还问,好奇心害死猫,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那么多的好。

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欧阳双拳握紧,一脸挣扎,随即,他大步跟上去。

“还是告诉我吧!”

猜,这怎么可能猜的出来,其实他是真想知道,想知道是不是有个变态,能在两个多月的时间,从中级宗师晋升到神化。

他小子要是晋升到神化,那简直了!

离夜看了看欧阳抓狂的表情,摇摇头,“不要。”

傻子才会把自己的实力告诉别人,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说。

欧阳停下步伐,看着离夜慢慢走远,轻哼一声,早已经暴走。

“哼,老子走了。”不说就不说,跟他没关系。

欧阳转身离开,他担心自己再待下去,会直接一巴掌拍过去,可是这么个天才,死了怪可惜的。

不能一巴掌拍死,他走!

离夜没有理会身后的动静,欧阳是留在这里的人,她等会就要出去了,反正不会有多大交际,走就走了。

本来她还以为,不会再见了,三个月一到,她直接就出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晋升,谁知道三个月还没到,她就晋升了。

欧阳要是知道离夜心里想的,肯定会气的吐血,大叫怪物。

白衣少年快速离开,现在她只要巩固一下目前的实力,不一定要在灵气浓郁的地方,走出这个冰冷的鬼地方再说。

白色身影很快消失在这片冰冷寒霜的地方,离夜刚离开,欧阳从天而落,这次不再是满脸泥渍,狼狈不已。

俊美绝伦,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格外好看,粗拙布衣,穿在那高大身体上,显得有几分紧绷。

看到的离去的身影,太阳穴的青筋暴走,隐约就要发作。

“这小子,是不是真以为老子不敢对他怎么样!”欧阳咬牙切齿道,青筋已经暴走,浮在空中的身影却没有移动。

话落,随即叹了口气,还真不能拿他怎样,过几天他就要出去了,而自己要出去的话,所到的地方,应该和他的不同……

对了,都没问他是什么地方的人。

想到在这里,欧阳急忙跟上去,说不定他们是去同一个地方的。

走出冰寒之地,离夜正准备找个地方,巩固一下实力,熟悉的身影从天而落,俊美的脸随即映入眼帘。

“你是欧阳?”离夜挑眉看着来人,真看不出来,洗干净以后,还人模人样的。

欧阳睨视了一眼离夜,神情带着几分放荡不羁,“不行么?”

“行!”离夜随意点点头,有什么不行的,他长什么样子,和她没多大关系,只是……“你还有事?”

离夜继续问道,好好的,他突然追上来干嘛,不是说要走了吗?

“你是不是走到最深处了?”那个地方,他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找到。

离夜想了想,然后应道:“要是没错的话,应该是到了。”

她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是最深处,反正刚到那里,小白和千寂就突然醒过来了,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懒得去想明白,反正这个世界上,玄乎的事情多了去了,件件都弄明白的话,她可以去写十万个为什么了。

“还真是到了。”欧阳哭笑不得的看着离夜,他刚进来就找到了,知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

看来这种东西,还真是要看机缘,不是时间久能就能够找到的。

“还有事?”离夜找了个地方坐下,他要是没事,就可以走了,还有几天就出去了,得抓紧时间。

见离夜坐下,欧阳摸了摸下巴,走到她面前蹲下身体,俊美的脸上露出完美笑容。

“那什么,你能说说,你是哪里的人吗?”四国,还是四国之外。

离夜抿了抿嘴,注视着欧阳,最近怎么老遇到四国之外的人,不对,这个还不知道是不是。

“干嘛告诉你?”离夜撇了撇嘴,问她之前,他自己不应该先说自己是哪里的人么?

听到离夜的回答,欧阳又是一阵抓狂。

他表情挣扎,伸手指着离夜,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他干嘛要问,明知道这小子不会说的,自己没事找事!

“小子,千万别让我找到你,等出去以后,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肯定一巴掌拍死他!

就没见过这样的小子,怎么从他嘴里想知道点什么,比登天还难。

还有两个月前,两个月前,他居然想把自己埋了!

这小子哪里来的?

看着欧阳抓狂的表情,离夜嘴角含笑,眼中露出狡黠光芒。

“不然?这位前辈,你看上去也不像前辈。”说着离夜摆了摆手,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几岁的人,前什么辈。

前段时间,他一脸淤泥,还以为是上年纪的人呢,现在看来,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二十几岁,神化之上,日月殿那些自诩天才的人,看到欧阳这样的实力,不知道还会不会说自己是天才。

可是,他真的只是二十多岁而已吗?药宗都能维持自己的样貌,让人看上去才三十几岁,眼前的人指不定也是那样的。

修炼灵师到了一定高度,维持自己的样貌,甚至让自己变回年轻的时候,这都不成问题。

一个待在玄门,不知道多少年的人,谁知道他有多大。

欧阳站起来,瞬间暴走,“老子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前辈,我这么年轻,怎么就变成老东西了!”

他怎么可能是前辈!

离夜耸耸肩,没有再回答,闭上双眼,直接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无视!

欧阳指着离夜,他他他,竟然无视自己!

要不是以自己的名义做保证,不会伤害他,怎么会让一个小子在自己面前这么放肆。

不过这小子倒是冷静,两个月前,那个偷看的年轻人就不像他,那才是正常人好么,这就是个怪胎。

“你小子,别让老子在外面遇到你!”欧阳欣然转身离开。

已经有人找到那个地方了,他就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已经够久了,久到他自己都忘记了,过了多长时间。

感觉到身边的人走远,离夜才睁开眼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我也不想外面再遇到你。”轻喃声音传出,然后四周再次恢复平静。

玄门之内,再次恢复平静,在各个方向修炼的人,见平静了以后,又立刻开始修炼。

能待在这里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难得能回到如此修炼的地方,增进他们的实力,尽管只剩下几天,也能有所精进。

时间将至,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更好提升自己。

白色身影如老僧入定,一坐便是几天,几天时间,离夜连动都没动过,知道她感觉到一股排斥的力量扑面而来,黑亮眸光这才缓缓睁开。

“时间到了么?”

玄门之中,变化异常,四周开始排斥,席卷起一层层风波。

白衣少年笔直傲立,双手负在身后,抬头注视着空中,玫瑰红唇带着点点笑意,眨眼间,身影消失在这一片天地中。

各处修炼的人,也纷纷站起身,随即身影消失,被空间挤出来。

脚下一片虚无,离夜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离地面还有十几米,她迅速提起灵力,拉住急速坠落的身体,稳稳落在地面。

日月殿的人早已经在等着,就如同他们进入玄门那天一样,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

“没想到第一个出来的会是你。”撩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身穿白衣的月兮。

广袖流裙,白衣素装,墨丝如瀑简单一支步摇,这样的月兮,就如同误入凡尘的仙子,当然,前提是忽略那妖娆撩人的笑容,以及双眸的妩媚。

“没办法。”离夜淡淡一笑,就收回了目光。

日月殿的人看到月兮主动对离夜打招呼,稍稍露出惊讶,还来不及说什么,紧接着空中再次出现波动,一个接着一个身影出现,直到最后。

两道身影同时出现,手上拿着兵器,二话不说,又是一阵开打。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离夜眨了眨眼睛,疑惑看着打斗在一起的两个人。

------题外话------

昂昂!因为最近情节有点卡,每天晚上一两点才能码好字,然后上传章节,可这个时候编编都下班了,所以审核了以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更新也就是第二天早上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