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夜儿害羞了?

美人倾城,一袭青衫,广袖流裙,宛若绽放青莲,亭亭玉立,五官含笑,笑意不达眼底。

站在青衣少女身后的随从,看到离夜,稍稍俯身低头,眼中满是恭敬。

药宗看到这一幕,眼中划过惊讶,看向离夜,眸光中带着探究。

连这一族的人见北宫离夜都如此客气,他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北宫离夜,是日月殿把他忽略了,以至于他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古氏一族族长大驾光临,本宗还真是惊讶万分。”药宗客套开口,脸上的笑容满是虚伪。

古氏一族,占居异国之界的庞大家族,他们也来了,还是族长亲自来。

古火随意看了一眼药宗,转而走到离夜身边,嘴角含笑,打趣注视着蓝衣少年。

她该说北宫离夜什么好呢?玄机城的少城主,日月殿的剑宗,北宫家族的少主,这一个个身份摆出来,任何一个都能吓死人。

真不明白北宫离夜在想什么,要做什么,成为日月殿的剑宗,至少成为日月殿剑宗这件事,她是无法理解的。

“随便玩玩。”离夜耸耸肩,不在意道。

她知道古火想问什么,以玄机城还有北宫家族和日月殿的关系来说,自己成为日月殿剑宗,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这才是出乎意料不是,再者说,不成为剑宗,怎么把日月殿查清楚。

离夜的回答,让古火一阵汗颜,随便玩玩,日月殿剑宗的位置,他竟然说随便玩玩?

“好吧,我是无法理解你在想什么了,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如今的她,已经不是躲在玄机城的赤红了。

那些人不想让她掌握一切,她就偏偏掌握给他们看,在一点点把他们的权利剥夺,这样比躲在玄机城有意思多了,她会这么做,的确是得谢谢北宫离夜。

“我也没做什么。”离夜随意摆摆手,这个是真没做什么。

古火轻轻一叹,注视着离夜,柳眉上扬,“五个月后,你回去吧?”

离夜笑而不语,无声看着古火,仿佛在无声反问,你说呢?

古火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明白了,告辞。”

话落,青衣少女单手负在身后,后背挺直,傲然走在所有人面前,宛若女王一般。

药宗站在原地,看着古火远去的背影,气的全身不停抖动,一张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汁来。

竟敢无视他,好一个古氏一族族长!

离夜睨视了一眼气的直发抖的药宗,讪讪笑道:“药宗,小爷先走了,您老人家可别气出病来,不然可是日月殿的损失。”

说完,离夜头也不回离开,扔给药宗一个酷酷的背影,消失在日月殿几个人眼前。

站在药宗身后的几个长老,看着药宗阴沉的表情,额上不停冒着冷汗,身上的衣服湿了里三层外三层。

药宗大人每次遇到剑宗大人,都会被气的不轻,他们两个最后半点事情没有,可把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吓的半死。

站在楼梯口的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笑。

“离夜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南门紫竹同情的看了一眼药宗,说话的语气,却不带半点同情,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

东方红袖脸色微变,看着扬长而去的离夜,稍稍一叹。

“当年还真是想小看他了,也小看了北宫家族。”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北宫离夜,已经是初级宗师了,这样的天赋,简直可怕。

西陵云点头应和道,“你们现在也小看了他,唉!”

说着,西陵云叹口气,大步离去,北宫离夜炼药师的身份,他答应过不说的,还真不能告诉他们。

“他这话什么意思?”南门紫竹看着西陵云离开的背影,一头雾水,什么叫现在也小看离夜,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几道目光落在西陵诺身上,他们两个是兄弟,总该知道吧?

西陵诺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告诉我。”

高大身影大步离开,西陵诺也是无奈,他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每次提起北宫离夜,大哥都会避而不谈,他能有什么办法。

“走吧。”东方红袖耸耸肩,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他们该准备去玄门的事情了。

一行人慢慢走远,暗处的夙琉展走出来,双手紧握,温文儒雅的表情,染上阴沉。

“你们也太瞧得起北宫离夜了!”

北宫离夜再如何,难道他的天赋能逆天不成!

处在昏暗房间里的五人,清楚看到楼下发生的事情,听到“剑宗”两个字,他们集体皱起了眉头。

“他是日月殿剑宗?”

“听说这次剑宗是个年轻的后辈,竟是他!”

“后生可畏,不过他应该在初级宗师,为何我们几个都看不透?”

“不知道。”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那个老大的身上,带着疑惑和不解。

老大面对四人的注视,嘴角一抽,轻咳一声淡然道:“我也不知。”

但是房日月殿得到如此具有天赋的少年,简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只怕日月殿日后会更强大了。

四人收回目光,脸上露出凝重,日月殿得到此子,吞并四国,怕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们五个不知道,他们的担心,那绝对是多余的,离夜是日月殿剑宗怎么了,她又不会帮日月殿做什么,日月殿更不能让她做什么。

如今的日月殿想吞并四国,还是得掂量掂量自己。

离开高楼,离夜动了动身体,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看向剑寻。

“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应该很快会离开吧?”五个月后,他们应该还会再见的。

神品之物,这种东西,谁会错过。

“此次一别,五个月后再见了。”剑寻稍稍叹了口气,他还没好好跟离夜打一场,下次,下次一定要好好打一场!

这次是没什么时间了,这个地方已经停留太久,是时候走了。

“五个月后再见。”离夜点点头,总之他们都会去就是了,今天出现在会场上的人,应该都会去。

“嗯。”剑寻咧嘴笑道。

两人相视一看,同时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和剑寻分开走后,还没走几步,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看到她走来,眼中同时闪过光亮,明显就是在等她。

“等我?”这排场,会不会有点大。

南门紫竹白了离夜一眼,微微一笑,“不然你以为等谁。”

除了北宫离夜,貌似还没有人能让他们同时等,毕竟这里有两个太子,三个少主,可不是谁都可以做到这样的。

“有什么事?”他们总不会无缘无故等她。

对于离夜的询问,几人脸上纷纷露出不满,他能不能不在这么一针见血。

“回主殿再说。”东方白衣说道,现在在外面,不适合说这些。

几人同时点点头,迈步往日月殿主殿方向走去。

离夜走在一旁,无声翻了翻白眼,到日月殿说,还不如在这里说,被那么多人监视着,他们也说不了什么。

主殿门口守卫,看到几个分别不同时间出去的几个人,同时回来,一阵诧异,随即神情恢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东方红袖送他们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虽然主殿没有限制,除了四位皇子,四位少主外的其他人进去,但是一般除了他们八个,其他人到了主殿门口,就会自行离开,不会逾越半步。

这点好像早就成了他们心里一条壕沟,永远不会跨越的壕沟。

几人熟门熟路穿过楼台水榭,假山石桥,往他们住的方向走去,耸立直插云霄的高塔远远出现在几人眼帘。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那座塔里有什么?”南门紫竹指了指不远处高塔,第一天来的时候,她就想问了。

除了离夜,其他几个人同时摇头,日月殿的东西,他们怎么会知道。

“离夜呢?”南门紫竹不死心问道,他们不知道,离夜说不定会知道,他现在可是剑宗!

离夜耸耸肩,她也不知道,纳兰清羽就告诉她,龙魂珠是从里面拿出来的。

龙魂珠……

意念一动,圆润透明的珠子从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丝轻微波动从脑海中蔓延开来,就像是一道牵引,往高塔方向展开。

这是!

离夜猛地停下脚步,眼底深处闪过惊讶,刚才是龙魂珠!

高塔!

黑亮眸光看向高塔,脸上露出探究,龙魂珠是从高塔里拿出来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有牵引?

“怎么了?”见离夜突然停下脚步,几人脸上疑惑转身。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离夜立即回神,扯出一丝笑容,摇摇头,“没什么事。”

高塔,看来有必要在去玄门之前,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龙魂珠既然是在里面拿的,现在还有牵引,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不管是什么,进去看看再说。

“本来还想着和你们商量商量,突然想到出现在说我们住的地方那些婢女侍卫,还是算了,各回各殿吧。”西陵诺皱眉道,那些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实力最低的都是初级先天天阶,而且每个人先天天阶,这种阵容,他们皇家和家族都不曾有,可能四国加起来,才会有这样的阵容。

“也好,有什么等去了玄门再说,那里总没有人看着我们了吧。”一向墨守成规,古板保守的东方白衣,此时也不禁皱眉。

他们在家族中,都没有如此过,到了这日月殿,还得享受一番被监视的待遇。

“如此,我先走了。”说完,离夜匆匆离开,目光看着笔直耸入云霄的高塔,唇瓣无声勾起笑容。

她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

几人看着离夜匆匆离开的背影,脸上纷纷露出不解。

“他不是说没事吗?”没事还走的这么匆忙?

“谁知道。”其余几个人无奈回答,他们要是能明白离夜想什么,说不定现在也是宗师级别。

然后他们直接回到宫殿,各自回各自的房间,房门一关,将一切关在门外。

夜凉如水,寂静无声,离夜身穿黑衣劲装,高高马尾绑在脑后,身手矫健,无声走出“天龙国”宫殿,黑色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只见她手掌心摆着一颗透明普通的小珠子,这一颗便是纳兰清羽给她的龙魂珠,龙魂珠在手上晃动越来越强,那一丝牵引也越来越明显。

“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了。”黑色身影站在高塔顶端,俯瞰着脚下塔身,眼中泛出疑惑。

上次也到过这里,那个时候怎么没有什么事,反倒是现在动静这么大。

目光紧盯着龙魂珠,晃动越大,龙魂珠身上好像镀上了一层华光,隐隐闪动。

“这是……”

黑亮双眸紧盯着龙魂珠散发出的华光,离夜如同着魔了一样,身体不有控制跳下高塔,而她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举动。

突然,脑海中一阵剧烈疼痛,霸道愤怒的声音响起在耳边,那是滔天恨意。

“夺吾之灵珠,人类,吾一定会碾碎你!”

沉迷龙魂珠光华的离夜,猛地惊醒,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脚下一片虚无,她立即低头,看着自己急速坠落的身体,顿时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她什么时候跳下来的!

白衣男人踏破月色,乘风而来,月色银光洒落而下,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银纱,耀眼华光在他身体周围流转,光晕炫目,宛若神人一般。

看到掉下高台的身影,不然半点凡尘,清冷的眸光微变,身影稍动,眨眼,他就出现在了离夜面前,大手伸出,搂过宽松衣袍下的细腰,无奈一叹。

“夜儿,为夫没有殉情的打算。”语气清冷平静,细听才会发现,冷清平静下的紧张。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离夜先是一愣,心里紧张瞬间消散,仿佛只要他出现,这些就会被轻易化解,然而当他把话说完,离夜那叫一个狂汗。

殉情!谁殉情了!

“赶紧上去。”离夜看了看他们还在下降的身体,皱了皱眉头,她可不想在急速坠落的情况下,跟他讨论“殉情”的这个问题。

“夫人吩咐,为夫自当领命。”纳兰清羽调侃一笑,只见他脚下步伐微转,一道银光从脚下划开,急速坠落的两个人,瞬间停了下来。

然后纳兰清羽横抱着离夜,一步步走上空中,直到走到塔顶,才停了下来。

“可以放我下来了。”离夜双手圈着纳兰清羽的脖子,满头黑线看着嘴角含笑的男人。

他故意的吧,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上来。

纳兰清羽眉头微扬,微笑道:“为夫不介意。”

离夜:“……”

这和介意,不介意有关吗?

“怎么会自己跳下去?”喃喃轻语的声音传出,含笑眼中闪过一丝惧意。

离夜见纳兰清羽丝毫没有放下自己的打算,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愿意抱就让他抱着。

“这个。”圆润的小珠子躺在手掌心,波动早已经消失。

咦?

离夜脸上露出惊讶,波动消失了,刚刚她往下掉的时候,明明还有来着,好像……难道是因为纳兰清羽!

“怎么?”看到离夜微变的神情,纳兰清羽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不在的时候,我拿着这龙魂珠,它波动很厉害,而且还有一丝牵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我刚刚跳下去,就是这样。”可纳兰清羽出现以后,波动不见了,牵引也不见了。

啧,难道这龙魂珠也欺负她,知道她实力不如纳兰清羽。

“波动?”纳兰清羽看着离夜手上的龙魂珠,他从没见过龙魂珠上有什么波动。

“还有就是,龙魂珠里面,好像传出一个声音,说什么夺吾之灵珠什么的。”具体她也记不清楚了,不过要不是这个声音,她到现在还清醒不了。

吾之灵珠……

纳兰清羽眸光深邃看着离夜手上的龙魂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久久没有出声。

“有什么不对?”离夜不解问道,他怎么这种表情?

目光移向离夜,薄唇轻启:“相传龙魂珠是上古神兽龙族的本命珠,聚集了龙气,所以若是人佩戴在身上,龙魂珠为了保持住龙气,会自行吸收灵气,这对修炼者,也有莫大好处。”

而这颗龙魂珠是有主之物,有主之物,为什么会出现日月殿?

“龙族,上古神兽!”离夜眨了眨眼睛,挺起来挺不错的。

龙族她还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过,真正的龙啊!

“四国之名,分别是龙,麟,凤,以及最后的精卫,四国之名,就是以上古神兽取名,龙,是五爪金龙,麟是麒麟,凤是火凤凰,至于最后的精卫,相传是一种青鸟。”纳兰清羽详细解释道,这些夜儿应该没有听说过。

以上古神兽取名,也是一种震慑。

离夜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这些的确是没有听说过,今天还是第一次知道,四国之名,原来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看来日月殿还有不小的秘密,应该是在高塔之下。”纳兰清羽低头低头看向地面,塔内他早就走完了,没发现什么龙族,那就留应该在底下。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笑盈盈道:“去看看吧。”

“这个怕是不行,要是在塔内,找找还行,要是龙在地下的话,这高塔下面,有一个封印,打碎封印很简单,不过会惊扰到欧阳圣。”要进去,还得想其它办法。

离夜想了想,把龙魂珠扔进储物手镯里,“既然是这样,那等下次吧,要是真的有龙,反正它也逃不了。”

龙魂珠,在日月殿还是少拿出来的好,不然没被欧阳圣发现,也会被那条龙发现。

“回去吧。”想了想,纳兰清羽终于还是把离夜放下,若是在北宫家族,他岂会松开。

离夜点点头,算了算日子,开口道:“还有三天玄门就会开启,到时候就该进去修炼了,里面真的会有让小白和千寂醒过来的办法?”

它们两个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也该醒来了。

“应该会有。”纳兰清羽放不确定道,他没进去过玄门,里面是什么,具体他也不知道。

但若有很浓郁的天地灵气,相信很快就会醒过来。

“好吧。”离夜点点头,刚想要转身离开,突然又收回了脚步,眯起双眼,“当初你为什么跑到我家偷蛋?”

他都不知道小白是什么品种,对一个蛋有那么大的兴趣?

纳兰清羽无声看着离夜,看到她眼中的探究,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几丝变化。

“当时路过,感觉到你房间有很大能量波动,以为是什么天地至宝。”仙姿迷人的脸上,露出几丝不自然。

谁知道拿在手上,他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天地至宝,只是一个蛋。

“噢?”离夜挑眉笑道,看着纳兰清羽脸上的表情变化,嘴角弧线越来越大。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某国师,有这么可爱的表情。

“不过,我找到了比天地至宝更重要的。”纳兰清羽忽然笑道,夜儿是多少天地至宝,都比不上的。

离夜眸光微变,含笑的脸上,滚烫飞速闪过。

“我先走了。”黑色身影一跃而下,没入黑夜之中,很快不见了身影。

白衣男人双手负在身后,含笑看着没入黑夜中的身影,夜儿害羞了?

眸光收回看向地面,白色身影上一秒,还在高塔顶端,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塔前,紧闭的塔门缓缓开启,纳兰清羽如同回到自己家一样。

三天时间,一闪而过,从第一天成为剑宗见过欧阳圣,离夜就再也没见过他,甚至连他的消息都很少听到。

剑宗,除了那天欧阳圣的允诺,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离夜也知道,日月殿并不打算给她剑宗的实权,她这个剑宗,只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一个名义上的剑宗而已。

名义上的,那还是剑宗,离夜到不是很在意这点,她要的本来只是一个名头,要真给她实权,她未必会要。

有时候,简单的名头,能完成不少事情,就算是名义上的,她是剑宗这点,无可否认,日月殿的人也不敢不承认,所以她要做点什么,完全还是可以的。

三天时间过去,从那天晚上以后,离夜就再也没见过纳兰清羽,不是她不见,是纳兰清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再也没出现过。

“当!”

宏亮的钟声响起,一向平静的日月殿,此时变得更分外热闹起来。

四座宫殿,八道身影,同时走出,婢女护卫前后带领跟随,往主殿的北边走去。

离夜看着四周,将路过的一切收入眼底,记在心上。

穿梭绕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婢女护卫的带领下,终于看到了更为浩荡的场面,高大俊美的男人双手负在身后,面无表情站在广场中央,俯瞰四周。

他身后两位护法,一人神情庄重,一人淡然轻笑,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

接下来就是三位宗师,琴宗和舞宗在这个时候,也必须赶回来。

舞宗远远就看到人群中,身穿白衣的少年,脸上染上一层薄怒,居然让这小子夺了剑宗的位置,现在都踩到她头上了!

琴宗温和轻笑,看上去就是个文弱的琴师,若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温和轻笑之下,隐藏的杀机和冰冷。

眼角余光触及到白色身影,琴宗脸色微变,随即收回目光,看不出表情有任何变化。

北宫离夜,一年前,倒是小瞧了你!

若不是小瞧,怎么连他什么时候晋升到宗师的都不知道。

天阶,当时他肯定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一年多的时间,这让他如何相信,一个天阶,能晋升到宗师。

还有欧阳仙儿,自己迟早会查清楚,欧阳仙儿是不是他杀的,要真是他,别说剑宗这个位置,他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三道年轻身影站在三宗面前,骄傲,得意在他们脸上显露。

能站在这里,就是天赋的证明,他们都是日月殿认可的天才,日后肯定能成为日月殿的核心人物!

八人缓缓走来,站到他们三个身边,他们相互打量了一番,三人中那个曾经和易木一起出现的少年,白连飞,在看到离夜之时,脸上闪过惊讶。

他也是这次进入玄门的人选,那他的身份,不是皇子,就是少主了!

想到这里,白连飞冷冷轻哼,易木还真是个笨蛋,连对方什么身份都没弄清楚,就随便得罪,被赶出主殿,也是他活该!

“既然大家都已经到齐,那便开启玄门,记住,你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一到,你们就会被自动送出来。”欧阳圣俯瞰着十一个人,沉声说道。

目光看向北宫离夜的时候,多了几分寒意。

“明白。”日月殿那边的三个人兴奋点点头,而离夜他们八个,神情依旧,也没有回答。

欧阳圣也没有理会他们,好像知道他们会这样,大袖一挥,透明的椭圆玉石飞向空中,空间开始扭曲,丝丝波动扩散而出。

离夜双手抱臂,抬头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一抹惊讶。

这才是玄门,果然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见过的人肯定不会想到,所谓的玄门,并不是门。

“进去吧。”灰蒙蒙的天上,烟雾缭绕,如梦如幻。

白连飞三人相视一看,迫不及待飞跃而去,跳进灰色雾霾之中。

“走吧。”离夜他们几个飞身而去,一个接着一个走进去,直到八个人全部走进去,灰蒙蒙的天空,又逐渐恢复平静。

椭圆的玉石,漂浮在空中,没有落下。

“月护法,你为何会把易木赶出主殿,你明明知道他的天赋!”乾护法双手紧握,忍住发飙冲动。

月兮撩起从额上垂落胸前的发丝,脸上露出一丝妩媚轻笑,今天她穿着淡淡紫色,明明是很清淡的颜色,在她身上,却显得那般妩媚撩娆。

“仗着自己天赋,目中无人的天才,留着何用,你要是担心,等会我就把他杀了,这样,乾护法总不会再担心,他日后会报复日月殿了吧?”妩媚动人的声音袅袅响起,明明说的是无比冰冷的话语,却如同魔音,让人忍不住沉迷。

杀了!

乾护法脸色顿时铁青,那么好的天才,她说杀就杀么!

“殿主,不如明年……”

“明年,今年进去十一个人,已经超过了名额,明年玄门将不能开启。”欧阳圣淡淡说道,玄门不是说开就能开的。

乾护法猛地惊醒,他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玄门虽然每年都能开启一次,但一次只能进去两个人,所以五年才会真正开启一次,最多勉强能进入十二个。

可若是这样的话,第二年就无法开启,即便名额在那里,也只能第三年才能再开启,然后进入。

“那还是杀了好了。”月兮眼皮都没眨一下。

欧阳圣看向面前三宗,沉声问道:“你们认为呢?”

药宗迟疑了一会,抬头道:“殿主,易家在地麟国还有些地位,现在杀了易木,不合适。”

五个月后,他们去地麟国还要依仗易家,杀了易木,易家那边,只怕不好说话。

“属下赞同月护法的想法,杀!”琴宗含笑看向欧阳圣身边的佳人,眼中的爱慕,没有半点遮掩。

可惜,不管他如何表露自己的爱慕,月兮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到他身上。

“不如用那个办法,将他提升到宗师。”舞宗咬咬唇瓣,顺着琴宗的目光看去,腹部前的双手紧紧相握,指甲陷入肉中,也浑然不觉。

那个办法!

听到舞宗的提议,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除了欧阳圣和月兮,其他人脸上都露出迟疑。

“就这样。”欧阳圣冷冷甩出三个字,大步流星离开。

药宗皱了皱眉头,看向舞宗,脸上露出疑惑。

舞宗到底是想帮忙,还是想毁了一个天才,易木的天赋,不用那个办法,晋升宗师也是迟早的事,她明明知道,用那个办法晋升以后,从此再也无法精进,不管如何修炼,永远只能停留宗师级别。

外人只知日月殿宗师比比皆是,但是成为宗师,要付出的代价,那是远远无法想象的。

“如此,还是得麻烦乾护法,本护法这就回去了。”妩媚秋波从舞宗身上扫视了一眼,月兮翩然离去,宛若起舞的紫蝶。

琴宗看了看乾护法,急速迈步追上去,脸上露出几丝兴奋热切。

药宗不以为然轻哼一声,大袖一挥,转身离去。

大部分人只知道,舞宗爱慕琴宗,只要琴宗回日月殿,舞宗必定会在日月殿等着,可他们不知道,琴宗爱慕的是月兮。

而月兮这样的人,只怕永远都不会爱上别人,所以这场追逐,也永远不会有结果。

乾护法看了看浮在空中的玉石,皱了皱眉头,匆匆离去。

殿主说派人去了北宫家族,可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算算日子,也应该回来消息了。

舞宗一个人站在原地,当药宗,剑宗,乾护法他们都离开后,排山倒海的妒意,再也隐藏不住,那绝美的容颜,阵阵扭曲,狰狞可怖。

“为什么?为什么?”

他眼里,永远只有她一个人!

站在四周的护卫和婢女,纷纷低头散去,不敢多听。

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否则就会惹祸上身。

玉石漂浮在空中,空间时不时抖动几分,进入玄门中的人,看着头上脚下新天地,一阵哗然。

“原来所谓玄门,这样的!”龙子筠惊讶道,他也是第一次来,上次的时候他还太小,没赶上时候。

东方白衣看了看四周,叹息道:“上次我连这里的三分之一都没走完,这次不知道能走多少,皇子,走的越深,就会越有帮助。”

希望这次能走完三分之二,听说这个地方,还没有人能够全部走完,所以没有人知道,在这里的最深处,是什么东西。

“哦。”龙子筠点点头,越深越好,他记住了。

“离夜,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南门紫竹笑盈盈说道,他们上次也没走完三分之一,她连三分之一的一半都没走完,就给赶出去了。

这次,这次她一定不要这样!

离夜看向南门紫竹,然后再看看她身边双眼冒火的男人,轻轻摇头。

“不用了。”那双喷火的眼睛,要是她答应,肯定会一把火直接把她烧了。

其实凌剑锋不用这么担心的,她对女人没兴趣!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凌剑锋对着南门紫竹立刻说道:“我们走吧。”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南门紫竹就这么一步三回头,被凌剑锋拉走,要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关系的,还以为凌剑锋此时横刀夺爱那个。

西陵云那叫一个汗颜,走到离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不去是正确的!”这要是去了,凌剑锋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离夜撇了撇嘴,废话,谁愿意电灯泡!

“如何,不如我们三个一起?”西陵诺看了看西陵云,再看看离夜,心里越来越疑惑。

他总觉得大哥和北宫离夜有什么秘密,这点感觉肯定不会有错,可到底是什么事情?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看。”离夜直接拒绝,顺便找找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小白和千寂苏醒的。

跟着他们一起,就不太方便了,要是找到办法,他们在场,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离夜,我……”龙子筠话才说到一半,一只大手拉着他的衣领,直接把他拖走。

“太傅,你放开我,我还有话要跟离夜说……太傅!”

两人慢慢离开,很快走远了。

离夜和西陵云两兄弟,听到那尖叫的声音,顿时满头黑线,心里一阵庆幸。

幸好东方白衣把龙子筠拉走了,东方白衣这次干的漂亮!

夙琉展看了一眼离夜三人,冷声一哼,大步离开。

“我们两兄弟也走了,三个月后见。”西陵云朝着离夜挥了挥手,转身往前走去,看着辽阔的天地,脸上露出兴奋。

这次还不知道能走多远,想想就有点激动。

所有人都离开后,离夜一个人站在原地,四周显得有点寂落冷清。

黑亮眸光扫视周围,将这片陌生天地收入眼帘,离夜不禁一声轻叹惊奇。

“所谓玄门,居然是这么一个空间,而且这里灵气比外面浓郁不止十倍,也就是说,在这里修炼一天,相当于外面十天!”离夜双眼闪烁出光芒。

如此算起来,在这里三个月,相当于外面修炼两年多的时间。

这一片天地中,山水环绕,灵气浓郁,也有枯燥荒漠的地方,就如同一个小型的世界,千罗万象的东西,都在其中。

“难怪日月殿要保持这么神秘了,这种地方要是被外人知道怎么得了。”离夜轻啧叹息,看了看四周,搓了搓双手。

“如此,我也赶紧行动好了,不知道能走到什么地方。”说完,白衣少年飞身而去,身影很快走远。

走的越深,对修炼就越有好处,他们能走多远?

------题外话------

传的有点晚了,不知道编编给不给审核,希望亲们见到章节的时候,不是第二天早上…

顶锅盖遁走!不许打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