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认输!

不只是擂台下围观的人,就连日月殿的不少目光,都聚集在了离夜身上。

乾护法一双眼眸,如鹰一般犀利,落在离夜身上,脸颊忍不住抖一抖,神情变得认真而又严肃。

初级宗师,如此年轻!

随即想到他是来参加日月殿剑宗选拔的,乾护法的脸色也松了一点,这样具有天赋的人想进入日月殿,是好事。

日月殿不少人偷瞄着乾护法,见他神色不变,暗暗松口气,毕竟如此年轻的天才,并不多见。

汉子眼看着就要到面前,离夜神情微变,正要出手,耳边立刻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然后她就看到汉子脸色一僵,立刻收住动作,在五步之外停了下来。

嘎?不打了?

离夜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那人,一阵疑惑。

“嘿!离夜。”剑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立刻回神,扭头看去。

“怎么?”

剑寻指了指擂台上,笑嘿嘿道:“十个人已经选出来了。”

这第一场只留下十个人,人数够了,当然就会结束比试,不过比他想象中简单。

尽管大多数人联手结盟什么的,还有小部分人不会这样,单打独斗哪里能打得过一群人,一个人动手还是比较吃亏的,也容易被当成目标。

其实这个什么剑宗,也不是那么公平嘛,不过天下间本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

离夜顺着剑寻手指指去的地方看过,他们面前的八个人,其中有五个,都已经是半百已过的人,其余的较为年轻,但是不会低于四十岁,实力都在宗师中级左右。

实力相当,等会拼的就不是等级,而是灵诀和招式了。

这八人,看到离夜和剑寻,同样是皱眉头。

他们用了半辈子,甚至是大半辈子,才到达的高度,没想到这两个后辈,竟然如此快都追上他们。

结束了……

想到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她差点把这茬给完了,然后讪讪笑道:“知道了。”

十个人已经选出来了,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难怪那个人会及时收手。

这第一场倒是比她想象中简单,不过大多数都是依靠几个几个联手,才把对手赶下去,要真的单打独斗,擂台上的部分人,可能还不如被赶下去的。

剑寻无语的看着离夜,他怎么总觉得,离夜还想继续。

看着不到半个时辰,就决出胜负,乾护法满意点头。

“好好,如此,便是你们十个人了。”说完,乾护法扭头看向下方位置的两个人,极具威严道:“你们两个也上去吧。”

坐在一旁的一男一女站起身,转身面向乾护,异口同声应道:“是!”

脚步微转,两人一前一后从人群中掠过,落在擂台之上。

此举动,让四周围观的人,更是一阵惊叹。

如此年轻,看上去两个人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竟然已经到了宗师级别了,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

擂台上的十个人,也包括离夜,看到他们两个走上来,并没有说什么。

参加之前就听说了,不过看到还是有点惊讶,竟然如此年轻。

几道目光来回在离夜和日月殿两个人身上游走,带着几分探究,仿佛想看看,他们三个的天赋,谁的最好。

“他们二人,是我日月殿之人,欧阳水儿,林青。”乾护法简单介绍,只是透露名字,没有说出他们的身份。

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目光若有所思落在欧阳水儿身上,无声勾起笑容。

日月殿殿主的另一个女儿,模样不比欧阳仙儿差,一身广袖流仙,淡淡粉色,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三千墨丝笔直垂落,长发及臀,头上简单的发髻,只插了一支银钗。

至于那林青,长的尽管还可以,不过离美男子还有点距离,神情却有着超出年龄的老练沉稳,而且实力还在欧阳水儿之上。

看到这里,离夜收回目光,心里一阵叹息。

不愧是日月殿,这么年轻的宗师,一下子就能培养两个。

欧阳水儿和林青露出几分不情愿,还是朝着他们十人点点头,然后又恢复一贯的高傲。

他们两个的天赋,在日月殿的地位可不一般,平常都是别人见了他们主动打招呼示好,如今让他们主动,自然是不情愿的。

欧阳水儿和林青不情愿,其他人也没理会,离夜就更不会多看一眼了。

乾护法又说了几句,才又回到位置坐下,然后就有人端着盘子上来,上面放着竹筒,竹筒内里面插着十二根竹签。

竹筒端到面前,离夜撇了撇嘴,随意一抽,看到上面红色的印记,就收了起来。

其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将自己的竹签收起,不让别人看到。

“第一场,黄签!”一声高喊,十道身影从擂台上飞身而下,只留下两个人站在上面,遥遥相望。

十个人坐在早早就准备好的十个位置上,剑寻靠在扶手上,笑呵呵看着离夜,指了指擂台上的两个人。

一个已经年过半百,一个四十之龄,加起来都有一百来岁了。

“离夜,你说为什么日月殿不自己内部选剑宗,还要这么大张旗鼓?”这个问题他想很久了,日月殿内部那么多高手,这么年轻的宗师都有,何必在外招收。

离夜靠在椅背上,面对几分慵懒,嘴角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知道。”日月殿的心思谁能猜准,也许问纳兰清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到了日月殿,他又变得神出鬼没。

剑寻看了看离夜,然后点点头,也是,这种事情他都不知道,离夜怎么会知道。

只是离夜这小子怎么看,怎么神秘,实力还看不出来,像刚刚他抢人家号码牌,除了显露出宗师实力,招式什么的都没用。

明明只是初级宗师,很多中级宗师为了打败对手都用了招式,他居然没用,真是太神秘了。

擂台上,宗师对决已然开始,两个人等级都是中级宗师,胜负还很难说。

药宗眉头紧皱,看着对战的人,眼中露出一丝不满。

“药宗,怎么,对这批人不满意么?”乾护法败了摆袖子,斜视了一眼药宗,他也不过只是中级宗师,能有什么不满。

药宗微微一怔,这才收回目光,讪讪笑道:“只是想着剑宗的实力,再看看他们……”

乾护法若有所思点头,扫视了一眼这次来参加比试的人。

“他们的实力,的确不如剑宗,但是进入日月殿一个月后,谁知道会有什么变化。”乾护法淡淡笑道,目前的风启大陆,只有他们日月殿,才知道怎么让宗师最快提升。

药宗顿了顿,垂下眸子点点头,的确是如此。

日月殿的本事,的确能让最后一位胜出的人,在实力方面,最快成为他们四宗之首的剑宗,哪怕现在比不上,一个月后,一年后,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砰!”一道闷响,四十之龄的男人被老者一拳打下擂台。

男人惊讶不敢置信,想要再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日月殿的人在这里,硬是咽了下去。

胜败已分,他再说什么,可能会得罪日月殿,还是算了。

看了一眼落败的人,日月殿众人的目光,都是不屑扫过,败者,在他们眼里,什么也不是。

“第二场,蓝签。”

第二场在众人注视下,很快分出胜负,两个中年男子的对决,败者灰溜溜落场,胜者欢喜不已,毕竟又离剑宗的位置近了一步。

“第三场,紫签。”

剑寻搓了搓双手,笑嘿嘿站起来,看向离夜,“终于到我了。”

剑寻的话才刚刚落下,就看到林青也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他那张笑呵呵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

离夜扭头看到剑寻脸上精彩的表情,嘴角上扬,红唇轻启:“自求多福。”

剑寻一阵苦笑,他也这么觉得,这个林青能日月殿脱颖而出,实力肯定不弱,怎么这么倒霉,第二场就碰上他了。

一声一句叹息,一口一个咒骂,剑寻飞身走上擂台,林青已经在擂台上等着他了。

他们两个的对战,几乎一开始,双方都用上了全力,林青是不是全力可能无法得知,但是剑寻一直没手软,凌厉的招式,一招招落下,林青又是一招招挡下。

看的四周的人一阵唏嘘,生生惊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谁能想象,这些晚生后辈的对战,比前面两场更精彩,更有看头,说年少轻狂,看来一点也不假。

离夜稍稍倚在扶手上,单手撑着下巴,目光落在林青身上,眸光露出一丝认真。

这个林青,绝不简单,只怕这次输的会是剑寻。

黑亮的眸光从林青身上挪开,看向日月殿众人所在的位置,他们每个人脸上,几乎都露出满意了然的笑容,显然对这个林青很满意。

玫瑰红唇的弧度,勾得更深,眼睛深处露出一丝讥讽,这个林青,是他们日月殿最满意的剑宗了么?

“最满意?呵呵。”清淡的声音缓缓传出,带着几丝邪魅和危险,却没有一个人听到。

擂台上的对战,也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剑寻没拔出背上巨剑,已经落在了下风,林青找找逼迫,气势简直是压倒性的凌驾在剑寻之上。

剑寻咬了咬牙,看着直逼而来的长剑,立刻收住后退步伐,神情一严肃。

“停!我认输!”

还打什么打,一直是他处于下风,再打下去,不就是让他林青出尽风头,不打了不打了!

眼看着就要飞到喉咙处的长剑,猛地收住,随即一道灵力旋转,长剑往后退去。

林青收起兵器,谁也不看一眼,走下擂台,在一旁坐下。

“第四场,绿签。”

声音落下,两道身影飞身而上,相互抱拳,然后立刻开始一轮新的对决。

剑寻走下擂台,摸了摸鼻子,看着林青酷酷的表情,不以而然轻哼一声,走到离夜身边坐下,表情那叫一个不满。

“怎么,输了就输了,还不服气?”离夜挑眉道,输在林青手上他不亏,至少这把剑没拔出来之前,情况是这样的。

剑寻不在意翻了翻白眼,随意摆了摆手,“有什么服气不服气的,我就是来玩的,输了就输了,就是看不惯那个林青的态度,他娘的,有点后悔了。”

剑寻懊恼的表情,让离夜有些忍俊不禁,输赢他不在意,倒是不满林青的态度,真是个怪人。

突然,懊恼的剑寻一把抓住离夜,神情严肃。

“怎么?”

“离夜。”剑寻郑重叫道,看了看林青,扭头严肃认真的注视着离夜,四周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

“说。”离夜满头黑线道,他不用把气氛弄的这么严肃紧张的。

“你一定要打赢那个林青,帮我狠狠出口气!”他已经输了,现在全部的希望,就在离夜身上,离夜肯定会赢的。

话落,离夜一阵狂汗,她以为是什么事,结果就这件事情。

“这个……”

“一定答应!”离夜刚说出两个字,剑寻迫不及待道,他相信离夜!

离夜:“……”

她真是谢谢他的信任,她的这一轮还没到,下一轮六进三,她未必能对上林青,这么着急做什么。

“嗯,拜托了。”剑寻郑重点点头,目光看向林青,哼哼两声,才看向擂台。

离夜无奈轻笑,看向擂台,眼中的笑意露出几丝认真,当然要赢了,不然怎么当这个剑宗玩玩,剑宗,四宗之首,听起来很不错。

“砰!”

随着一声落地的声音,有一场胜负出现。

“第五场,红签。”

红签!

离夜站起身,把竹签递到剑寻面前,淡淡说道:“到我了。”

“你赢了,等会我请你吃饭!凤栖楼!”剑寻咧嘴笑道,心里泛出一丝疑惑。

离夜的实力才在初级宗师,他刚刚居然拜托离夜那样的事情,该死该死,怎么能拜托那样的事情呢!

他都没答应林青,离夜要是对上,不就输定了!

“乌鸦嘴。”剑寻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这才看向离夜,她人已经站在擂台上了,其对手,也是中级天阶。

中年男人看到离夜走上擂台,先是一愣,然后不屑笑道:“小子,你赶紧回家喝奶去吧。”

离夜皮笑肉不笑扫视了中年男人一眼,手掌稍稍转动,长剑出现手中。

她没有召出吾邪剑,那东西,拿出来的话,日月殿的人说不定会认出来,再说,对付这个人,用不上吾邪。

“怎么,难道你人老了,不敢和我这后辈交手?”平淡无常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讥讽。

擂台四周不少人,直接笑喷,滑稽不已。

人家少年这么年纪轻轻,实力到宗师可见其天赋,你一大把年纪了,才中级宗师,有什么好得瑟的,难道是怕他这个该回家的后辈不成。

观看的药宗听到离夜的话,重哼一声,这小子,还是这么轻狂不羁!

中年男人脸色一僵,脸红耳赤看着擂台下的笑声,怒瞪着离夜,这小子,竟然敢嘲笑他!

“看老子怎么教训你!”说着,男人拔出绑在身后的大剑,直接往离夜砍去。

离夜站在原地,青色灵力乍现,一声轻喝炸开。

“剑技——万影刃!”

几百道剑影从天而落,灵力环绕,笔直而下,如同密网一般笼罩,让人看了忍不住头皮发麻。

随着落下的剑影,中年男人匆匆闪躲,每一道尽管危险,他却迎刃有余的化解。

四周道道惊叹响起,带着不解和困惑。

“这小子,竟然一开始就出剑技,初级宗师和中级宗师比剑技,太吃亏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啊!”

“看样子很快就分出结果了,刚刚还以为那少年能赢,现在,难喽。”

……

众人纷纷叹息,都不看好离夜,毕竟他们这样也是对的,近身攻击,两者之间有差距,但是近身攻击熟练,还是有胜出的可能,如今直接用剑技。

两个人的实力摆在那,中年男人高出离夜一个层级,剑技上也会比离夜高出,他们不看好离夜,也是应该的。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日月殿的人不解问道,这样打可是很吃亏的。

“不管是不是疯了,我们要的,只是结果。”乾护法淡淡道,目光却落在离夜身上,眼中带着深沉。

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少年并不简单。

“是。”日月殿众人应道,不再发表言论。

剑寻靠在椅背上,双手握紧,神情严肃,他可不认为离夜是鲁莽的人,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会这么做,肯定有把握!

想到这里,剑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妈的,他居然对一个才认识几个时辰的人,这么相信,他才是真的疯了的那个,可这小子就是能让人相信。

擂台上,中年男人看着离夜,嘴角勾起阴冷的笑容,双手紧紧握住剑柄。

“不自量力的小子,现在就让你看看老子的实力!”大剑涌动起罡风,青光之力若隐若现,男人四周开始扭动。

危险的气息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他嗜血的看着离夜,大剑四周的空间,扭曲的越来越严重。

离夜脸上稍稍露出凝重,看着男人的大剑,眼角余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兵器。

“不知道能不能用那招,也只能试试了。”

“剑技——黄泉灭!”

男人举起大剑,四周的气波涌动,环绕他全身,青色灵力缠绕着一层淡淡气波,宛若暴风龙卷,排山倒海席卷而去!

看着席卷而来的剑技,离夜眉头微蹙,龙卷中的剑刃,透着寒光,这不是普通的龙卷,其中还暗藏着剑刃。

围观的人看着男人的招式,纷纷叹口气,这一招就真的结束了。

这个少年,太过大意,还真是敢什么人都用剑技,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实力在他之上吗?

这些人不会知道,离夜不是不用近身攻击,而是她一旦近身搏击,身体每个地方,都会成为杀人的利器,到时候,这就不是剑宗选拔,而是宗师送命了。

这场比试的目的,离夜只是想当当剑宗,并不想伤谁的性命,给自己添没必要的麻烦。

日月殿的人看到男人的剑技,满意点点头。

“这一招,风暴中带着剑刃,而且招式炉火纯青,不错。”

“这个少年怕是要输了。”

其余的人应和点点头,他们也觉得如此。

手掌微转,丝丝寒意汹涌而出,带着危险蚀骨的杀气。

“冰杀裂魂斩!”

寒意涌动,温度迅速下降,降到零点,蓝色弧度以离夜始点,横扫而过,所到之处,空气迅速凝结成冰粒,四周裹上一层薄薄冰层,迎上男人的招式,直逼而去。

这是!

当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少年必败无疑,可那蚀骨冰寒的一招,所有人都狠狠打了个冷颤,目光惊悚。

自信满满的中年男人,在看到那蓝色弧度飞旋而来,擂台以内,全部覆盖上一层薄薄冰雾,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目光中带着惊悚。

他的招式……怎么会这样!

席卷而来的龙卷,迅速凝结,却没有将它冻住,可速度减慢了将近一半,蓝色弧度越过暴风,直逼男人而去!

男人神情大变,看着迎面而来的蓝色弧度,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是死神降临的前奏!

“住手,住手!我认输!”

男人迫不及待叫道,这招太可怕,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随着男人的声音落下,往离夜面前席卷而去的风暴,瞬间消散,不见了踪迹。

离夜眸光微变,长剑一挥,眼看着就要穿透男人身体的蓝色弧度,顿时消失不见,四周的冰雾,刹那间,消失无踪。

四周一片寂静,目光落在那俊美的少年身上,久久不能回神。

输……输了!

------题外话------

小看离夜,可是会吃大亏的,会吃大亏的,哈哈…昨晚发了更新通知在评论区,不知道亲们有没有看到,在这里再说一下,晚上还会更新哒,这章算昨天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