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六十四章 混战

白衣少年靠在柳树之下,邪魅笑容足以颠倒众生,一缕微风吹拂,杨柳随风起舞,白色衣袂也和绑束的三千发丝摇曳。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两眼,心里阵阵叹息。

如此儿郎,模样竟比女子更出众,说不定只有主殿之上坤护法,才能不被他压制。

发现脑中惊人的想法,众人猛地摇头,只觉得可笑。

他们竟拿这个少年,和高高在上的坤长老最比较,实在可笑,坤长老岂是他这小子能够比拟的。

回过神来,众人发现,少年的目光一直看着不远处的广场,他们了然点点头,原来是来看剑宗选拔的,然后这些人才散开。

离夜双手抱臂,靠着杨柳,注视着广场上,更确切的说,她看的是中央擂台处,没对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自然不会知道他们心中所想。

“离夜……”红莲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离夜嘴角一抽,随即收起了目光,她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忘记把红莲放进木盒了。

“干嘛?”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人,现在她也不好突然走进木盒里,得找个地方。

想着便行动了,比试没有那么快开始,离夜往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

“那个剑宗的位置,真的会很好玩么?”红莲狐疑问道,它怎么不觉得是这样的,不过那个男人和离夜在想什么,它也一直没明白。

人类的想法,它还是不能太理解,特别是他们两个,更难理解。

离夜顿时一阵无语,红莲要问的就是这个。

“好不好玩,就不是你管的了,现在说我就送你去一个地方,这样日月殿的人就不会发现你了。”离夜走进无人小巷,见周围没人,意念一动,木盒就出了眼前。

现在木盒能够根据她的想法,出现和消失,这样就方便多了。

“什么地方?”红莲才刚问完,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它一阵惊愕,随即眼前一花,不知去了何处。

离夜快速走进木盒内,白色藤蔓立刻将她接住,让她稳稳落在地上。

红莲看到四周一切,猛地飞出离夜身体,震撼至极。

“这是!”空间!

离夜竟然会拥有这么大空间,灵气居然还这么浓郁,简直太不可思了!

“在这个空间里,不管是谁都发现不了你了,最近的日子,你就在这里呆着吧。”离夜指了指四周,这个空间还真是不错。

红色身影从空中划过,落在离夜面前。

“离夜,你怎么又回来了?”赤魅疑惑问道,她不是才刚离开没几天么?

“玄兽!”震撼的声音在赤魅身后响起,它立刻转身,巴掌大的红色莲花落入眼里。

映入眼帘的红色莲花,赤魅双眼睁大,惊呼道:“红莲异火!”

“你怎么会有?”两道同时响起,看向离夜。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它们同样惊讶,同样疑惑,嘴角不禁抽搐。

“暂时没时间解释那么多,赤魅,你既然知道它是红莲异火,你就好好和它说说这片空间,还有那个山谷的事情,我就先走了。”离夜匆匆交代,飞身而出。

木盒开启,白色身影一跃而出,随即浮在空中的木盒立刻消失。

离夜没有多做停留,迅速回到广场附近,看着摆列在广场上,依旧空荡荡的椅子,撇了撇嘴。

“还没开始,这主殿的人排场还真够大的。”回到柳树下,离夜保持着刚刚的动作。

到现在都没看见主殿的人出现,也不知道这比试什么时候才开始。

尽管时间过去很长时间,离夜还是继续等着,这点耐心她还是有的,主殿的人比她更着急选出剑宗吧。

不过这比试有点好处,就是不用报名,第一场比试,想上去领一个号码,就能上去了。

第一场是混战,在第一场胜出,实力和运气同样重要。

这要是运气不好的,实力再强,被几个人联手,一样能轰下擂台,掉下擂台就输了。

“日月殿的人还敢,这么多宗师的混战,啧啧。”想想那场景,也是够恐怖的,从刚刚到现在,她在周围发现的宗师,已经不下二十个。

剑宗选拔比试,日月殿的人也要参加,不过那是第二场了,谁让人家是日月殿的人,这就是他们的特权,羡慕不来的。

“日月殿嘛,这样的混战,他们见过不知道多少。”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陌生的气息出现在身后。

离夜神情一僵,猛地看向来人,眼中露出杀意。

四周温度骤然降下,来人猛地跳开,看到离夜眼里的杀意,急忙解释。

“别误会别误会,我只是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想问问你是不是也要参加剑宗比试。”说话的男人,年龄看上去二十几岁,古铜色的皮肤,样貌并不算出众,气息却让人难以忽略他的存在,身后背负着一把巨剑。

离夜眯起眼睛,打量着来人,心底划过一丝惊讶。

中级宗师!

“你想做什么?”离夜没有放松警惕,这个人能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后,这要是敌人,说不定刚才她就已经被他取走性命了。

中级宗师竟然能做到这样,这个男人还真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嘿嘿嘿,也不想干什么,我一直看不透你的实力,想想你也应该是宗师级别,要是参加比试的话,不如第一场的时候,我们联手吧。”男人抓了抓后脑勺,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带着几分期待。

这些年历练,极少有看不出实力的人,巅峰宗师,他都能一眼就看出来,可没想到,眼前的人他竟然会看不透实力。

果然这个世界卧虎藏龙的人很多,他还得好好历练才行。

“联手?”离夜皱了皱眉头,这个她倒是没想过和谁联手,尽管刚刚看到有人这么做了。

“第一场是什么样子的,你大概也知道,我们第一场联手,各取所需,第二场要是遇上,我可是不会手软的。”男人突然认真起来。

离夜冷淡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说联手就联手,他们才第一次见,谁知道会不会后面放暗枪。

第一场最后能留下的,不过十个人,陌生人的话,还是不要全部相信的好。

“这个也是。”男人点点头,让第一次见面的人就相信自己,这的确不太可能。

离夜收回目光,依旧靠在柳树树干上,这次的目光却没再放在广场上,而是一直注视着眼前的人。

男人低头想了想,然后郑重抬起头,“若我对你出招,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还手,如何?”

离夜没有立刻回答,目光在他身上扫视,最后落在那一双如黑珍珠的眼睛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她就这么看着。

男人站在原地,对于离夜的注视,他觉得有点别扭。

被大姑娘这么看,他可以以为那姑娘对他有意思,可被一个男人这么看,感觉还真不好。

不是像寻常人,以灵力探究,只是单纯的目光对视,可他却总觉得有种什么都逃不过这个人的眸子的错觉。

“好啊,那便联手吧,你要是违背诺言,别忘了刚才说过的话,即便你是中级宗师,我也一样有办法杀了你。”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传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离夜收回目光,嘴角勾起微笑。

以她的实力,中级宗师想要偷袭到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个人联手也好,突发情况的时候,还能应付一下,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离夜的回答,让男人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他大步走过去。

“剑寻,合作愉快。”

“离夜,合作愉快。”

两人相视一笑,同一时间,空中出现几丝波动。

“终于要开始了么?”离夜转身看向空中,几道身影从天而落,排场不用多说,肯定是浩荡的。

剑寻拍了拍离夜的肩膀,指了指广场附近,“我们先去抢号码牌子吧。”

抢到号码牌子才能参加,别他们两个人联手了,最后牌子没有。

“好。”离夜点点头,迈步往广场走去。

剑寻站在原地,看了离夜一眼,眼中露出一抹懊恼。

他还是看不出离夜的实力,倒是离夜一眼就把他的实力看穿了,算了,总会知道的。

甩了甩头,剑寻急忙跟上去,跟在离夜身边。

随着主殿人的到来,不少人已经抢到了号码牌,离夜和剑寻相视一看,同时挪动步伐,闪身走进人群中。

等他们再次出来之时,两个人手上已经拿了两个相同的玉牌。

“我是十五。”剑寻摆了摆手上的玉牌。

“十三。”离夜伸出手,透明的玉牌上,写着十三。

剑寻看着离夜手上的玉牌,脸上露出一抹惊讶,这玉牌有先后顺序,越前面的越难拿到,他和离夜一起动手,离夜竟然抢到了十三。

这也就是说,离夜的实力,极有可能在他之上!

“有什么不对?”看到剑寻闪神,离夜不解问道,目光落在自己的牌子上。

剑寻立刻回神,摆了摆手,“没有没有。”

他只是比较震撼而已,离夜看上去比他还小,实力居然已经在他之上了。

“哦。”离夜随意应了一声,把号码牌挂在腰上。

剑寻看到离夜的动作,也把号码牌挂在腰上。

随着他们两个的对话结束,号码牌也全部被抢完了,其实号码牌不算多,只有三十个而已。

说擂台上是第一场的话,确切的说,这才是第一场,号码牌的争夺,绝对不会比擂台上的争夺简单,毕竟这是参加的唯一通行证。

锣声敲响,日月殿来的人都已经落座,其中还有不少人穿着其它的衣服,显然不是日月殿的人。

日月殿都有着附属的势力,他们并不是日月殿的人,却有着日月殿这样的靠山。

三十个拿到号码牌的人被请到擂台之上,每个人都把号码牌挂在腰间,以数字大小进行排列。

这时,擂台下面,坐在众人中间,看上去不过四十几岁的男人站起来,露出谦和,却又极具威严的笑容。

“各位想必已经知道第一场的规矩,那本护法就不再多说,记住,不要掉下擂台,更不要失去号码牌,否则便没了资格。”看似轻柔的声音,却恰当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看着说话的人,心里一阵了然,他就是所谓的乾护法,也就是日月殿的日护法。

实力应该是在巅峰级宗师,巅峰,日月殿果然与众不同。

眸光微微转动,映入眼帘的就是坐在乾护法旁边的人,日月殿的——药宗!

坐在擂台下的药宗,在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尽管两年没见,当时也只见过一次,轮廓也越发的成熟,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离夜。

看到离夜,药宗震撼的,两年前的时候,这小子的实力,明明还那么弱,貌似连天阶都不到,如今都能站在擂台上了!

站在这擂台,那便是实力的证明,宗师!

宗师!这是他当年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碍于玄机城的人,才没出手,这才不过两年,他成长的竟然如此之快!

想到这里,药宗不禁惊悚,如此天赋,只怕当年的纳兰清羽也赶不上。

看到药宗表情的变化,离夜嘴角的笑容缓缓加深,脚步随着锣鼓响起,挪动身体。

旗鼓震动,响声传之千里,仿佛是为这场盛大比试高呼,同时也预示着这场比试正式开始。

“离夜,小心了。”剑寻急忙走到离夜身边。

“嗯。”离夜稍稍点头,目光随意在其他二十几个人身上扫视了一眼,造化诀同时运转,在他们没有丝毫察觉中,她已经探知了在场所有人的实力。

最高宗师,也不过中级,其余的都和她一样,是初级。

初级的话就好办了,同样等级的人中,她不见得会输,就连中级也能拼一下,不过其中也有好几队人联手。

擂台上三十个人,立刻分成了四队,加上离夜和剑寻,就是有五队。

四队的人加起来也只有十五个,算上离夜和剑寻,一共十七个人,剩下的十三人全部落单,他们,也注定,是这场比试中,第一场悲剧。

几队人看准了目标,出手一个比一个利索,离夜和剑寻站在一旁,他们突然发现,那十三个人不用他们出手,轻易就解决了。

“剩下的才是难缠的,再送七个人出去,就可以了。”舔了舔唇瓣,离夜邪魅笑道。

剑寻扭头看了一眼离夜,同样露出笑容,“出手吧!”

话落,两道身影宛若鬼魅,分别走到他们看中猎物身边,青色之力乍现。

刚解决完对手的宗师,看到离夜突然出现,就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脸上闪过狰狞,咬牙切齿看着离夜。

“找死!”那人随手一翻,青光之力往离夜腰间袭去,他得意看向离夜,却发现,眼前的少年,竟然在笑。

“你……”那人才说出一个字,惊讶看着身影往后掠去的少年,然后感觉到腰间一紧,他猛地低头看去。

“好走不送!”简单四个字在耳边响起,那人脸上一僵,空荡荡的腰间,哪里还有令牌。

输了!

那人脸上露出惊讶,同样是初级天阶,他竟然这么轻易输给了一个少年!

看着夺走的玉牌,那人最后叹了口气,然后垂头丧气走下擂台。

“该死的小子,你偷袭老子的盟友,你也给我下去吧!”较为粗犷的汉子刚好解决掉手上的对手,转身就看到气馁走下去的人,脸上露出一抹愤怒。

离夜站在汉子的不远处,甩着夺过来的号码牌子,笑道:“如此,你不如和他一起下去作伴好了。”

“狂妄!”汉子重重一哼,化掌为爪,直攻向离夜。

离夜立刻停下动作,看着冲上来的人,笑容也逐渐收起,这家伙,可是中级宗师啊!

白色身影闪动,离夜也不躲开,直接迎向冲上来的汉子。

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呆住了。

“那个少年是不是疯了,他才初级宗师的实力,竟然正面接中级宗师的攻击!”

“初生牛犊不怕虎,看着吧,他很快就会败下来的。”

“耶?看着有点眼熟啊?”

“什么眼熟,这不是一直站在柳树下那年轻人吗?我靠!老子一直以为他也是来观战的,结果是直接参加!”

……

随着热议,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放在离夜身上,看到快要对上的两个人,所有人屏住呼吸,心里一阵担担忧。

他们只希望这个少年别被打的太惨,这么年轻,实力就到了宗师,不容易啊!

------题外话------

哇咔咔!剑宗选拔终于开始啦!鼓掌!撒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