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六十三章 北部之巅!

眸光在纳兰清羽脸上停留了一会,然后平静是收回,看向一旁的李珏,心里一阵叹息。

太招摇!

李珏在纳兰清羽手上,就像是一个玩偶,任凭他如何拿捏,毫无反抗之力。

映入眼帘的邪魅笑意落入眼帘,李珏身体宛若坠入冰窖,心里愤怒,他李家世世代代的基业,就这么毁于一旦!

这都是北宫离夜,为何要招惹上北宫离夜,若邵家灭亡之时,当时就收手,他李家可能不会就这么灭亡,依旧是天龙国首富家族。

“傲刑,慕函,你们带人好好帮李家主收拾一下李家的残局,记住,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离夜注视着李珏,含笑道。

李家说什么都是天龙国的首富,家里的好东西怎么的也不会少,这些东西可不能浪费。

傲刑和慕函相视一看,脸上咧开笑容,齐声应道:“非常明白!”

他们会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帮李家好好打扫打扫。

“非曰,墨白,非白,记住了,天龙国所有李家的产业,全部由灵师四家接收,一个都不要放过。”离夜脸上笑容越来越深,看着李珏的眸子,呈现的笑意,让人头皮发麻。

把这些产业接手,这首富就要换人了。

“保证完成!”蓝家三兄弟兴奋点点头,想想都觉得兴奋。

要知道,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全部由他们接手,他们现在在进行的计划,就会更顺利了!

李珏身体一哆嗦,全身都在打颤,狼狈的模样,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你……你……”李珏伸出手,颤抖的指着离夜,随即目光看向蓝家,怒火熊熊燃烧。

“蓝家,你们蓝家……”

蓝非白双手抱胸,走出一步看着李珏,冷笑道:“我们蓝家怎么了,你个老东西,在墨白身上做了什么,不会忘记吧!”

不要脸,他李珏,在两家较好的时候都好意思下毒,他们有什么不能做的。

再说,他们现在听离夜的,离夜说做什么就做什么。

蓝墨白!

李珏神情一僵,惊讶看向蓝墨白,他们都知道那件事了!

所有的愤怒,随之付诸流水,李珏踉跄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犹如一个年迈的佝偻老人。

跟随离夜他们前来的一百多个人,目瞪口呆,他们还没从李家被灭的事情中回神,然后李家的所有产业,就被他们接手了。

太霸气了!

“洛亦尘,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行了,我就不回灵师四家了。”去日月殿的日子也近了,再不去时间上会来不及。

虾米!?不回去了!

“离夜,你又要去哪里?计划已经完成一半了!现在再加上李家,很快就能搞定。”蓝墨白着急问道,目光小心翼翼看向离夜身边的男人。

国师大人也来了,看来是接离夜走的,果然离夜和国师大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等完成之时,我一定会回来的。”离夜笑道,她也想看看,把纸上的东西,全部创造出来,会是怎样的场景。

那种恢弘大气的磅礴之势,她又怎么会错过。

“这可是你说的。”洛亦尘收起诧异的目光,恢复一贯的冷静。

不远处的男人,却怎么也忽略不了,那深深的压迫,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们,这个人很强大,也很危险。

“自然。”离夜笑着点点头。

“既然是这样,我们走吧。”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目光在面前几个男人身上扫过。

本来还想和离夜再说点什么的几个人,感觉到危险的眸光在身上扫过,他们立刻合上嘴巴,没有再多加言语,心里一阵叹息。

国师大人,他们又有很长时间见不到离夜,只是想多说两句。

看着纳兰清羽对离夜的霸道,几人心里都泛起了疑惑,随即甩甩头,将所有念头全部甩出脑外。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不过还是别想,让国师大人知道,说不定心脏都被他挖出来。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离夜笑盈盈走到纳兰清羽身边,他伸出修长好看的手,离夜淡淡一笑,伸手放在他手上,众人面前银光一闪,两道身影已经走到了空中。

四周再次一片哗然,看着空中的两人,羡慕不已。

踏空而立,该是何等实力!

两人刚好又是一袭白衣,站立在空中,就像是融成一体,白影从空中掠过,眨眼,走出了众人眼帘。

站在李家废墟前几人,抬头看天,眸光带着几分疑惑。

“虽然我觉得这么想有点不对,可为什么我总觉得离夜和国师,气氛有点……”蓝非白扭了扭脖子,伸手指了指天上,半天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哎呀,反正那种气氛也说不来,可能是我想多了,还是各忙各的吧。”蓝非白摆了摆袖子,转身走出李家大门。

留在原地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有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么!

离开李家,两道身影没入断魂山脉,随便随便找了一处溪流旁边落下。

“怎么了?”纳兰清羽问道,他们这个时候不去日月殿,时间上会来不及,日月殿最近事情可不少。

赶上一两件,可以随便玩玩,还是可以的。

日月殿殿主此时要知道纳兰清羽心里所想,一定会下令彻查,不准他靠近日月殿领域半步。

“师父给我的东西,我看看,到日月殿就没时间了。”说着,离夜往储物手镯掏了两下,两卷秘笈出现在手中。

这是!

看着手上的秘笈,离夜眼中露出光芒,两行大字落入眼帘。

五重噬杀诀!

飞云步!

“刚刚还说他没教什么,就给我两卷功法了。”离夜笑道,看着手上的两卷功法。

造化诀新开启的功法,她还没去看过,师父这两卷功法,看起来都不错。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离夜手上的功法,清冷的眸光,染上了点点色彩。

“都是适合你的功法,算他有心。”五重噬杀诀是剑招,配合飞云步,能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一主一辅,倒是极好。

“不然怎么是师父。”离夜满意收起功法,这东西到了日月殿再看也不迟,现在最重要的是赶路,总不能迟到吧。

不过按照纳兰清羽的速度,要是迟到,那就是他故意的。

眸光微转,薄唇勾起淡淡弧度,“走了。”

“嗯。”离夜点点头,刚要迈步走向纳兰清羽,立刻收起脚步,眼中露出狐疑。

“这么着急干嘛?离那什么时候,不是还有一段好几天。”他的速度,完全可以那个时候到。

纳兰清羽点头应道:“你们四家去日月殿,是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才到,可是最近日月殿发生了一件事,你也许会想去玩玩。”

玩玩?

离夜注视着只有几步之遥的男人,他想做什么?

“什么事?”

“听说剑宗死了,日月殿要从四国之中,选出一个新的剑宗,实力不能低于宗师,而且必须是剑技高手,其它不限,开始的时间,在明天。”纳兰清羽不冷不热说完一段话,最后几个字,却故意加重语气。

夜儿的剑技,放眼风启大陆,算可以,现在还有萧水寒的这本是五重噬杀诀。

“所以?”离夜笑盈盈看着纳兰清羽,一阵汗颜。

她很想知道,日月殿怎么得罪眼前这个男人了,不然怎么会被如此记在心上,能被纳兰清羽记上不容易,日月殿绝对是不幸的。

软靴迈步,白衣男人淡笑走到离夜面前,修长手指撩起一缕柔顺发丝,缠绕在指尖把玩,看似漫不经心开口。

“夜儿不妨去剑宗的位置玩玩,日月殿的收藏,很丰富的。”比较风启大陆来说,还算可以了。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狡黠光芒在眼中闪过,邪魅笑意爬上精致五官。

此时明明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这个地方,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寒意。

“听起来不错。”轻喃的声音传出。

有了剑宗的身份,想要在日月殿拿走什么,就更容易了,剑宗,这个位置,貌似还是四宗之首。

“要去吗?”纳兰清羽的目光落在离夜脸上。

“走吧!”离夜走到纳兰清羽身边,单手环住他的腰。

现在要在明天之前,去日月殿赶上那个剑宗争夺,还是要靠纳兰清羽才行,不然会赶不上的。

“如你所愿。”双手张开,将离夜紧紧搂在怀中,银光闪过,两道身影再次出现在空中。

离夜满头黑线靠在纳兰清羽怀中,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双手,她稍稍抬头,看到那没有半点变化的轮廓,嘴角狠狠抽动两下。

“不用抱的这么紧!”

离夜不说还好,话刚落,腰间的手臂圈的更紧了,她正要开口,霸道的话语传入耳中。

薄唇轻启:“为夫担心你掉下去。”

离夜:“……”

这是什么理由,担心她掉下去!?以前没这么抱,她也没掉下去!

感觉带怀中人微微的怒意,纳兰清羽心情顿时大好,身影稍动,人已经走出了几十米外。

北部之巅,山脉盘旋,宽广博大,有千里之余,灵气仿佛都要比其它地方浓郁不少,不少山脉,都被人开采,座座矗立房屋,遍布在各处山脉之上。

在起伏低落的房屋中心,一座座宫殿,恢弘磅礴,参差有序排列。

两道身影站在群山之巅,俯瞰着北部之巅以及那座屹立不倒的宫殿,脸上同时露出笑意。

“北部之巅能有这么丰富的山脉,可惜被日月殿糟蹋了。”说着,离夜忍不住摇头,以日月殿的风格,这里肯定已经被开采的差不多了。

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四周,淡淡笑道,“这里说是北部之巅,却不是真正的北部,有这些山脉,也奇怪。”

“也是,可我们在时间上还来得及吗?不要等我赶到的时候,人家已经结束了。”尽管时间才刚刚第二天的早上。

“不会。”纳兰清羽笑道,怎么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就赶紧走吧,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这日月殿的范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方圆千里,都是日月殿的势力范围,说这是一个殿,可这里宽广庞大,已经超出很多了。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紧紧搂住离夜,两道身影往中央座座宫殿走去。

离夜和纳兰清羽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落下,顺便打听了一下,知道了挑选剑宗的没那么早,速度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玉瓶,离夜递给纳兰清羽,“你要不要吃一颗幻容丹,这和易颜丹的效果是一样的,而且不会像易颜丹那样,一个时辰要吃一次,还能隐藏气息。”

这东西才实用,易颜丹什么的,药效太短。

这次打开丹神诀新篇,她看到了不少好东西,幻容丹就是其中一种。

“不用,只是我们要分开走。”这东西的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最后还是会被认出来。

日月殿的人看到夜儿和他走在一块,说不定就玩不了了,夜儿成了日月殿剑宗,未来三个月,在日月殿,会方便不少。

离夜若有若死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然后点点头,把东西扔回去。

也是,纳兰清羽这一身的“仙气”,不是说能隐藏就隐藏的,这里是日月殿的地盘,其中高手可想而知,总会被认出来的。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我到处看看。”已经到了日月殿了,不用担心找不到比试的地方。

纳兰清羽这次也没多久留,转眼就离开了,多待一分,就有可能被日月殿的人发现。

见纳兰清羽走了,离夜负在身后,大步走去。

日月殿比想象中要热闹,除了那高高在上的宫殿,不让人靠近,其它地方,和普通城市没什么两样。

那座高高的宫殿,就是日月殿的主殿,离夜曾经遇到了那些什么日月殿长老的长老宫,四宗的宗师殿,还有什么乾坤两位护法的护法院,都在主殿。

主殿四方,分布着四个分殿,距离和主殿不算远,这些分殿就是普通的殿众的坐在了。

能上主殿的人,都是精选中的精选,主殿中的人,实力最低不能低于先天天阶。

也就是说,在主殿上分布的人,实力最低的,是先天天阶。

听到这里,离夜有种骂娘的冲动。

想她北宫家族,拼了命,两年的时间,也没出一个宗师,先天天阶也不算多,可日月殿这个主殿,最低的要求,居然是先天天阶。

人比人绝对气死人,以前没来日月殿,她还没这么觉得,现在看着那座主殿,她就手痒痒,想上去看看,到底是什么,能促就一个日月殿,这么多宗师!

宗师对于风启大陆,四国来说,虽然不是达不到的高度,却不容易,但在日月殿这一抓一大把,谁看了都会心塞。

这也是风启大陆,人人想进入日月殿的原因,只有进入日月殿,才有机会进主殿,进了主殿,才有机会成为宗师。

“当!”

突然,清脆悠远的声音,传入耳中,透着丝丝神秘,像是古老洪钟的声音。

街上的人,听到这一声钟声,纷纷停下步伐,眼中露出热切。

“主殿传出的钟声,看来这次下主殿的人,不会少。”

“听说乾护法,还有四宗的药宗都会来。”

“四宗只来药宗吗?琴宗和舞宗呢?”

“你第一次来的吧,不知道琴宗常年游历在外,研究他的琴艺,至于舞宗,谁不知道只有琴宗出现的盛会,舞宗才会出现。”

……

舞宗心仪琴宗的事情,在日月殿不是秘密,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所以这次他们不来,也很正常。

倒是乾护法的出现,让不少人热切惊讶,毕竟,左右护法,很少会离开主殿,这次乾护法来,可见日月殿对这次剑宗人选的重视。

没有人发现,白衣少年听到琴宗和舞宗没来,嘴角细微的弧度。

四宗里,剑宗,琴宗,舞宗都知道她的身份,唯独药宗,见过她,却不知道她是谁。

“没来?会少很多麻烦,挺好。”话落,白衣少年便潜入人群之中,再一看,就不见了踪影,没有谁知道他去了哪里,往什么方向走的。

可这次剑宗人选的比试,不会太平静。

------题外话------

啦啦啦,日月殿不再隐瞒剑宗死的消息,开始选拔,哇咔咔,大家想象一下,当离夜成了剑宗,然后日月殿主殿的人知道她身份,脸上精彩的表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