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六十章 双生宗师

庞大兽身盘旋在李家上空,吸引了镇上不少人的目光。

蓝色灵鸟,托着长长尾羽,蓝色翎羽在风中吹拂,阳光照耀,蓝色翎羽折射着五彩光华。

“那是玄兽?”

“怎么会有玄兽出现在李家上空,貌似上面还有人。”

“可能又是李家请来的高手,李家那么有钱,请几个高手做客卿什么一类,没什么奇怪。”

“也是。”

众人若有所思点点头,李家的的财富,家大业大,谁都知道,天龙国就连国库几乎有一半的钱,是靠李家支持。

李家在天龙国的地位不低,皇家心里的地位,不用想都能知道。

所有人都以为乘玄兽而来的离夜他们,是来李家请来的客人,不会有人想到,他们不但不是客人,还是李家最大的煞星!

白衣少年,傲立在玄兽之上,双手负在身后,宛若从天而降的王者。

偌大的李家,俯身放眼看去,映入眼帘的是那富丽堂皇一座座宅院,还有李珏匆匆忙忙从房间跑出来的身影。

“李家不愧是天龙国第一首富家族,看这大气的。”蓝非白双手环胸,摇头轻叹。

太奢侈,不过这是第一首富家族,不奢侈点怎么行。

玄兽盘旋在离李家不过五米高的地方,一行人看着急匆匆走出来的李珏,还有他脸上惊慌的表情,心里纷纷涌出一抹讽刺。

“北宫离夜。”李珏站在房间外,看着空中喃喃自语,那人再熟悉不过,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怎么会到李家来,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李珏,好久不见啊,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小爷会主动找上门来?”离夜注视着李珏,冷笑着问道。

他应该也没想到,自己派出去的人,会这么快就被发现。

李珏心里顿时警铃大作,想起派出去的人,不知道为何,他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

北宫离夜怎么会来的这么快,人才刚刚派出去而已,他就找上门来了,事情不会这么巧,他们刚出去就碰到北宫离夜了吧。

可事情偏偏就有这么巧,他们九人,到湖城第一次现身,就碰上了离夜,而且还惹祸上身。

“北宫少主,不知道你来有何贵干?”李珏扯出笑容,双手抱拳,客套开口。

北宫离夜要是没有证据,他是不会承认的,冒用北宫家族的名声,这是何其大的罪过,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谁也保不住他。

“有几个人想还给你。”离夜皮笑肉不笑俯瞰着李珏。

这个时候装傻充愣,是没用的。

人?

李珏心脏不自觉漏跳一拍,脸皮微微抽动,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在下不明白北宫少主这话的意思。”眼皮垂下,李珏眼中露出着急,真的是那几个人被发现了吗?

北宫离夜怎么会知道的,他只是让那几个人去灵师四家打听打听,看看为什么他们会沉默一年,北宫离夜是怎么发现他们的存在的。

离夜笑而不语,目光微转,扫视了一眼李家大门。

“李珏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傲刑摇头叹息,当真要离夜灭了他们李家,才会知道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么。

蓝墨白走到离夜身边,疑惑开口:“离夜,难道来的人不只是我们几个?”

也就他们几个赶来了,一路上也没看到其他人。

“只有我们几个来,那有什么好玩的。”离夜淡淡笑道,要灭李家,当然要灭彻底,斩草除根才是王道。

听着离夜的话,站在她身后的几个人,狠狠吞了吞口水,缩了缩脖子,寒风阵阵从身后拂过。

这个时候,李珏还是自求多福。

李珏抬头看着空中白衣少年,见他没说话,心里直打鼓。

北宫离夜会来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握在手上,他可不认为北宫离夜只是来这里游走一拳就没事了。

难不成,那几个人真的被发现了?

李珏着急想着,还在犹豫要不要派人去打探,护卫急急忙忙从门外跑进来,脸上带着惊慌。

“族长,不好了,门外又好多人突然找上门来,说是来还东西。”护卫气喘吁吁道,脸色阵阵绯红,脑海中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忍不住疑惑。

那些人说是来还东西,气势上一点都像,他总觉得是来找麻烦的。

李珏眼皮一跳,看着空中的身影,蓝色大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连空中的人都消失了。

“带路!”果然还是遇上了北宫离夜。

“是!”护卫急忙往回走。

李珏面带忧愁跟上去,袖子下的双手握紧,压住心里的紧张和惊慌。

他是堂堂天龙国第一首富的族长,李家有那么的高手作为客卿,还怕一个他北宫离夜!

况且,他还有最后的底牌,不管是谁来,都没有办法对他李家怎么样。

北宫离夜就算不是废物,又能对他们李家如何!

众目睽睽下,蓝色灵鸟落入李家院内,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这又让李家四周的人一阵唏嘘,不用再多想了,这几个乘玄兽而来的人,就是李家请来的客卿。

离夜几人跳下蓝灵背上,落在地面,蓝灵立刻回到契约空间。

李家的护卫,老早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人,看着离夜他们从天而落,往他们这个方向飞来,他们迅速召集了其他人,离夜他们几个刚刚落下,李家护卫就把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是什么人?李家岂是你们能够随便闯的!”护卫中传出呵斥的声音,为首的护卫目光凌厉,注视着离夜。

“真是烦人。”蓝非白摇摇头叹息道,随即不等离夜开口,一道残影飞速闪过,瞬间出现在了那个护卫面前。

护卫双眼睁大,瞳孔缩紧,诧异看着走到面前的蓝非白。

他……他什么时候到的!

“这一脚是让你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待客之道。”蓝非白提起腿,一脚直接踹出。

护卫迅速回神,想要躲开,却发现,蓝非白的另一只脚已经踢到了他的腹部。

“砰!”

重重撞击响起,只见那人飞出一丈之外,重重砸落在地上。

“这些人围在这太碍事了。”离夜扫视了一眼四周,红唇轻启。

站在她身后的几个人,脸上露出一抹了然,身影快速走过,一时间,偌大的李家门内的空地上,三十几个护卫,一阵轰动。

“砰!”

“啪!”

“轰!”

……

一声接着一声重击,听着的人都觉得肉疼,更何况那些挨打的人,硬生生还承受了一招又一招。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双眸轻轻合上,仿佛这个地方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一声声惨叫,用惊天动地泣鬼神来说,也不为过。

蓝家三兄弟,傲刑,慕函,洛亦尘他们几个的身手,哪里是他们几个护卫就能抵挡的了的。

李家护卫凶狠看着攻击他们的六个人,最后他们的目光相视一看,纷纷落在中间那个一直没有动手的离夜身上。

看到离夜的模样,他们脸上纷纷爬上了阴暗狰狞的笑容,握了握手上的兵器,集体往一个方向冲去。

傲刑六人,看到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的护卫,集中往一个方向走去,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三十几个护卫,倒在地上的就占了三分之二,剩下的十几个人,全部冲向离夜。

看到他们十几个人冲去的方向,傲刑他们六个傻眼了。

还真是有不怕死的,居然他们敢找上离夜!

“杀了他!”一人嘶吼道。

“是!”其余人纷纷应道,灵力集中在手中兵器上,横空话落,十几道弧度集中往离夜身上落去。

他们十几个人往前冲,傲刑他们六个反倒是停下了动作,一个个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没有半点出手帮忙的打算。

躺在地上的人愣了,他们居然不动手了,要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年送死!

不对!

躺在地上的人猛地惊醒,脸色一阵雪白,惊呼道:“小心!”

小心?

冲上去的十几个护卫听到这道呵斥,手中的动作迟疑了一会,相视一看,脸上露出一抹不解。

“晚了!”充满杀意的语气在耳边响起,一道蓝色光束在众目睽睽下惊现,蓝色弧度横空划过,霸道蛮横。

攻击离夜的护卫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顿时感觉到阵阵发凉,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

“剑技——万影刃!”

铺天盖地的剑刃直落而下,带着滚滚杀气,护卫们猛地抬头,看到飞落的剑刃,赶紧收回动作,转身就往四周散开跑去。

“轰隆隆——”

剑刃直落而下,没入在场所有护卫身上,不论是攻击离夜的,还是已经倒在地上的,都逃不过这剑影的凌迟!

“啊!”

“不~”

所有人惊悚看着飞落的剑刃,他们豁然发现,竟然无力还手,身体就像是被穴道一样。

“砰砰砰!”

四周攻击急速落下,三十几个护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个个倒下。

傲刑六人站在一旁,无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离夜又变强了。”蓝墨白叹息道,一年的时间没见,离夜又变强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尽管没有灵力,但是从气势上,比一年前更恐怖!”傲刑喃喃道,从这点上面,他几乎就能肯定,离夜肯定是变强了。

简直就是怪物啊,怎么会有人有这么快的晋升速度,他们还想着追上离夜,现在看来,要追上离夜,真的是难了。

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血泊中的人,离夜握着吾邪剑的手,稍稍翻转,吾邪剑就被放进储物手镯里。

黑亮眸光闪烁着璀璨,玫瑰红唇勾起嗜血弧线。

李家,李珏,这才刚刚开始!

离夜的彪悍还击,让其他闻风赶来的护卫,纷纷不敢再动手,只能远远围观。

笑话,这么一个恶魔,送上去也是找死。

不过一招的功夫,所有人都死在了他剑下,这也太可怕了!

就在李家的护卫不敢靠近离夜他们只是,李家大门突然打开,上百人的浩荡队伍,一拥而入,目光炯炯有神。

为首的几个人,手里提着一个狼狈不堪的人,看到不远处的白衣少年,他们脸上露出热切激动。

看到突然走进来的人,李家护卫想要现身询问,但是在看到离夜之时,立刻收住了脚步。

还问什么问,这些人肯定是这少年带来的。

只听说他们家主与人结缘,不会和人结仇啊,这么浩荡的队伍冲进李家,气势汹汹,不用看都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傲刑六人稍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赶来的人,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随即又露出几分疑惑。

“你们说,李珏大概什么时候会到?”慕函若有所思道,他们都已经等了有些时候了,还没见李珏的踪影。

洛亦尘淡淡一笑,沉稳回答:“我们都带着玄兽找上门来了,李珏当然也要找齐帮手才行。”

否则走来,李珏也只是送死。

能成为天龙国第一首富家族族长,这点脑子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指不定李珏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离夜,这些人,你是什么时候带来的?”蓝非曰指了指门口的上百人,里面有他们灵师四家的,还有离夜这次带来的北宫家族的人。

他们明明是几个人过来,等他们出现在李家之时,他们就集体出现了。

“两天前就让他们来了。”离夜随意回答,在知道李珏的时候,她就让他们带着北宫流他们几个到这了。

她说过,李家不同邵家,不能用邵家的方法,灭李家。

听到离夜的回答,所有嘴角阵阵抽搐,额上密布着冷汗,心情无法言喻。

感情离夜两天前就开始排兵布阵了,刚刚他们还在担心,就他们几个,怎么能对付了这么大一个李家,现在看到身后出现的上百人的队伍,顿时觉得担心多余了。

一行人匆匆走过,穿过楼台水榭,玉宇琼阁,赶到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滩血水,还有躺在血泊中的人。

“北宫离夜,你!”李珏愤怒指着不远处的离夜,脸上一阵愤慨。

对他李家之人说杀就杀,北宫离夜当他李家是什么地方!

“我还以为你李珏不打算出来了。”离夜看到李珏脸上愤怒的表情,表情依旧从容不迫,波澜不惊。

李珏咬咬牙,双拳紧握,步步走近离夜,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人,其等级,都在巅峰先天天阶,还有一个是宗师级别!

宗师!放眼天龙国也不过四位宗师,这四个还包括后来的北宫奇,可如今的李家,却拥有了一个宗师!

离夜眯起眼睛,目光放在李珏身边的宗师身上,眼中露出一抹了然。

中级宗师。

李家不愧是家大业大,连宗师都能请来,说天龙国只有三个宗师,现在看来不见得。

“宗师!”洛亦尘脸上露出一抹惊讶,李家竟然还有宗师的存在!

不是说天龙国几亿人口,只有三个宗师吗?一个是北宫家主,一个是玄机城城主,再来就是皇家那位神秘的老祖。

这个宗师,不可能是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北宫弑他们见过,玄机城城主一眼就能认出来,再来是皇家的神秘老祖,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过了,就算出来,也不会帮李家吧!

所以,这是李家自己的宗师!

“北宫离夜,速速离去,否则……”李珏眼中露出杀意。

北宫离夜要是不走,他最好就把命留在这里,他是不介意收纳的。

这件事情,就算是北宫弑知道,他北宫弑也不能对李家如何,毕竟是北宫离夜理亏在先。

李珏怕是忘了,北宫弑从来就不是讲理的人,他只帮亲,不忙理,在北宫离夜这方面,天大的理由,到了北宫弑那,都会变成狗屁。

和北宫弑说道理,李珏绝对是自取其辱!

“否则?李珏,你就不好奇,小爷身后这些是什么人?”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李珏,离开是离开,离开之前,她得把李家灭了。

李珏目光就微微一颤,在离夜身后几个人身上扫视而过,心里涌出一股怒火。

混账东西!竟然还是出卖了他!

感觉到李珏的怒意,被绑住的北宫流一行人,纷纷低头。

他们也不想说,但是北宫离夜远远比主子还可怕,他们要是不说,那种折磨,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本家主怎么会知道他们是谁?”李珏决定来个打死也不承认,只要他不承认,北宫离夜又能如何!

离夜眸光眯起,霸道蚀骨的声音传出:“李珏,小爷说过,是来还你东西,但灭你李家,就算没有他们几个,小爷也灭定了!”

她要灭的是李家,就像她当初只问他们几个,其中的主子是谁一样,其中原委她不想知道,只知道,今天,这李家,她一定灭!

李珏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好一个北宫离夜,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大放厥词,说要灭他李家!

“家主,看来有些晚辈不懂事啊,需不需要本宗出手教训教训?”站在李珏身边的宗师突然出声了,目光在离夜身上上下打量,眼中露出疑惑。

看不出实力,竟然连一个小辈的实力都看不出来!

李珏听到身后的唤声,脸上愤怒的表情,顿时消失,随即扬起笑容。

“如此,就麻烦游宗大人了。”是他北宫离夜不知好歹,怪不得别人,刚才让他走他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被称为游宗的人摆了摆手,笑盈盈道:“不麻烦,我也想向这个小娃娃讨教讨教,他是什么实力。”

看不出一个小辈的实力,传出去是多丢人的一件事情,他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喂!你们李家要不要脸,身为前辈,竟然要对离夜出手!”蓝墨白不满道,在知道他身上的毒就是李家的人下的以后,他对李家的最后一点好感,也被掐断。

李家,太过分!

李珏看向离夜身后的一行人,脸上闪过微微惊讶,灵师四家的小辈,和北宫离夜一起来!

“墨白,大家都知道他不要脸了,不用说出来的。”离夜扭头看着蓝墨白,双手摊开耸耸肩,无辜说道。

身为宗师,还是前辈,要对付一个晚辈,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是可耻之事,叫游宗的宗师,本就理亏,如今被离夜这么一嘲讽,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紫。

傲刑几人看到离夜依旧清风淡雨的表情,嘴角阵阵抽搐,又忍不住发笑。

离夜明明知道眼前的是宗师,不过,离夜就是这样。

“狂妄小儿,看老夫今天怎么教训你!”说着,游宗腾空跃起,双手充斥着青色之光,面带狠意,狰狞恐怖。

在游宗动身的瞬间,傲刑六人立刻走到离夜身边,刚想出手,却被离夜挡了下来。

“离夜?”六人不解看着离夜,对方是宗师,离夜能打得过宗师?

离夜不在意耸耸肩,指了指飞身而来的人影,随意道:“他就交给我了,这李家想必也没有第二个宗师,你们带人把他们解决了。”

黑亮眸光扫视了一眼李珏,以及他身后的几个客卿。

一个李家,能拥有一个宗师,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了吧。

“没问题吗?”蓝非曰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脸上爽朗的笑容消失,担忧问道。

“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有问题的人,不会是她。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六人稍稍后退,离夜不是鲁莽之人,她说没什么问题,肯定就没什么问题的。

宗师!宗师也可以这样,难道说离夜已经突破了,现在是宗师!

几人猛地睁大双眼,宗师!

老天,这也太恐怖和变态了吧,竟然是宗师了!

软靴走过,离夜手上蓝色剑气直逼而出,白皙手指握住剑柄,眸中一派肃杀!

飞身而来的游宗,看到离夜手中的吾邪剑,脸上露出一抹惊讶。

“好怪异的武器!”

“武式——千变佛手!”

席卷起的暴风,在双手中肆意,空气扭曲狰狞,横空而过的双手,变幻莫测,仿佛随时都要把空间撕裂!

飞沙走石,地上血迹已经干枯,伴随的强力的攻击,地面还是不由的晃动,地上的尸体,在强大冲击下,迅速分开!

离夜握了握吾邪剑,嘴角勾起嗜血弧度,脸上一片冰寒。

“剑技——火焰万影刃!”

温度骤然上升,漫天刀光剑影笔直而下,燥热的空气,将空气中水分瞬间蒸发。

“雕虫小技!”游宗冷冷一笑,看着离夜身上一点灵力都不曾出现,不免轻哼一声,他还以为是多强的小子,敢大摇大摆上到李家来。

一点灵力都没有的废物,有什么可看的!

李珏看着离夜身法,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一年前在帝都的时候,北宫离夜身上不是还有灵力,今天灵力怎么又突然消失了?

“家主,原来是个什么灵力都没有的小子,游宗大人一招就能解决。”站在李珏身后的几个人嘲讽笑道,看着离夜的目光,露出不屑。

什么灵力都没有,不就跟废物没什么两样,废物也敢出来逞能!

李珏不以为然摇摇头,和北宫离夜交锋那么多次,他太清楚北宫离夜远远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

至于他为什么会灵力全无,说不定是用了什么秘法。

看着离夜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站在原地的六人同时皱了皱眉头,随即皱起的眉头松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没有任何灵力?可不见得啊!

当初离夜灭叶家的时候,他们都看在眼里,当时叶家老祖刚刚突破,即便是根基不稳,好歹也是宗师,最后还不是搭在了离夜手上。

所以,小看任何人,都不要小看离夜,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轰——”

强大冲击力,从中间冲开,横扫而过,强势蛮横。

空气荡起气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往四周散开来。

沙石滚滚,四周树木,连根拔起,有的更是拦腰折断,可见其冲击力有多可怕!

游宗飞身走到空中,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俯瞰着地面,等待烟沙过后,看离夜是不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众人的目光也都是落在坑洼之上,紧张到了极点。

“你在看哪!”冰冷的暴喝在身后响起,杀气滔滔的剑气,横空划过,直逼而来。

游宗只觉得后背发凉,脚步迅速挪动,刚刚转身,就看到散发着蓝色剑气的长剑,距离他喉咙处,不到半尺!

李珏等人脸色大变,惊讶看着空中突然出现的身影,他们都没发现,离夜是什么时候走到游宗背后。

游宗注视着攻击而来的离夜,脸上划过狰狞,双臂提起,脸上露出阴冷。

“你找死!”只见他瞬间变得强而有力,衣袖也鼓了起来,挡在面前,吾邪剑的剑尖,愣是被挡了下来。

离夜脸色微变,看着鼓起的双袖,舔了舔唇瓣,扬起手中的吾邪剑。

“是你自己送死的!”冰冷杀气飞速涌出,以离夜为中心,冰冷寒气往前面蔓延而去。

游宗刚放下手臂,想要出手,顿时发现,他全身像是被冰洞住了一样,就连灵魂,都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游宗心里警铃大作,看着不远处的少年,从晋升以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空气中的水分子,凝结成冰,杀气浓浓,冰冷的五个字,冷冷呵斥而出。

“冰杀裂魂斩!”

蓝色弧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横空划过,所到之处,都染上一层皑皑雪白,雪白中透着淡淡雪花形状。

李珏双手紧握,脸上露出惊悚的表情,好可怕的一招!

“这怎么可能!”

“游宗大人是宗师级别,怎么会被这个少年掌控住?”

“还是说,他也是宗师!”话落,说话的人不自觉吞了吞口水,宗师,这个少年,可能吗?

“闭嘴,北宫离夜才不过十七岁,怎么可能是宗师!”李珏呵斥道,双手紧握。

可北宫离夜即便不是宗师,这么恐怖的攻击,也太过可怕,不知道游宗大人能不能抵挡住这一招的攻击。

“简直太可怕了。”

“离夜还真是什么变态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少主好厉害!”

……

傲刑六人,以及他们身后的一行人看着此时的离夜,眼中遮掩不住的崇敬,无法隐藏,他们也不打算隐藏。

“小子……你杀不了我的!”游宗咧嘴一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被一个小辈逼迫成这样,好,再好不过了!

离夜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看着游宗突然露出的笑容,眸光微变。

青光乍现,从游宗身后爆发而来。

“掌式——天煞神掌!”

什么!

众人傻眼了,青色的光芒犹如风暴般炸开,双掌之力,迎上离夜的攻击。

“嘭!”

空中两道炫丽之光炸开,强悍冲击往四周肆意而去。

迎面而来的强悍冲击,离夜脚步不禁后退两步,胸口一阵翻腾。

空中的冰封,瞬间解除,游宗活动活动了身体,稍稍侧步,看向身后。

“你来的太晚了。”差点他就没命了。

如此小辈,竟然能把他逼迫至此,此人不能再留!

一道身影缓缓走出,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冷冷睨视了一眼游宗,双手环胸。

“竟然要把我叫出来,你还真是没用。”那人话碎这么说,但是离夜脸上的目光,却格外凝重。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明明身上没有半点灵力,竟然有这么强的力量,最重要的,他的实力也也探究不到。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招式!

看着走出来的人影,所有人脸色大变,脸上露出惊讶惊悚。

怎么是这样!

离夜眉头也是一阵跳动,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连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是一样,不只是形似,还神似!

蓝非白和蓝墨白相视一看,再看看空中,不禁缩了缩脖子,心里浮现出三个字。

双胞胎!

“原来不是一个,是两个。”离夜淡淡笑道,两个中级宗师,连气息都是一样,与其说这是双胞胎,更像是镜子里和镜子外的两个人。

妈的!李家还真的出现两个宗师了!

李珏脸上露出欣喜狂热,竟然是双胞胎,两个人!两个宗师!

游宗呵呵一笑,注视着离夜,“这些年能逼出我们两个同时出手的人,小子,你是第一个。”

被一个小辈逼迫成这样,他们也觉得没面子,但是面子和命相比,算个球!

“那我是不是要说一声荣幸?”离夜眸光依旧淡然,心里稍稍变得紧张起来,两个宗师,都是中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两个人看上去也太诡异了,说不定还不只是看到的那么简单。

该死的,李珏究竟从什么地方请来的人!

“小辈猖狂!”两人异口同声呵斥道,声音,动作,神态,几乎一模一样,站在一起,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离夜顿时满头黑线,这要怎么打,这两个人看起来也太诡异了,就没见过这样的。

即便是蓝非白,蓝墨白两兄弟,也做不到这样,他们两个也是双胞胎,但是他们的性格,处事,都大不相同,偏偏这两个发人,是一模一样。

“这下麻烦了。”傲刑喃喃道,一个宗师,离夜还能应对,这两个宗师联手,而且还是双胞胎,默契比别的人好。

“我们一起上!”洛亦尘眉头紧锁,沉声道。

现在这种局面,已经不能让离夜一个人面对了,他们一起出手,才有胜的可能。

看到蓝非曰他们这边蠢蠢欲动,李珏迈出一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们六个的对手,是我们。”想要去帮北宫离夜,门都没有!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北宫离夜的实力,可以和宗师比拟,可两个宗师,她总不可能是对手了吧,今天他既然送上门来了,就非死不可了!

“妈的!”慕函不爆粗口,还真是麻烦,早知道他们应该三家老祖都叫出来!

三家老祖出手,看李珏还能怎么猖狂,他有什么好猖狂的!

“动手!”蓝非曰沉声道。

他们必须速战速决,这样才能帮到离夜,上面可是两个中级宗师,可不是闹着玩的。

几人点点头,身影迅速闪动,瞬间走到了李珏他们几个面前。

“各位客卿,麻烦了。”李珏冲着身后的人抱了抱拳,客套笑道。

这么几个人还用不着他出手,北宫离夜这次是不是失算了,没算到他李家有两个宗师,这件事他本人都是第一次知道。

两个宗师!

天龙国加上萧水寒,加上北宫家的北宫奇,才四个宗师!

想到这里,李珏眼中露出热切。

六对六,对战一触即发,看着纠缠的十二个人,李珏笑盈盈站在一旁,也不着急。

他可不信,这么六个晚辈,能打的过他的客卿!

蓝墨白扭头看了一眼得意洋洋李珏,狠狠一啐,开口道:“蓝灵,碾碎他!”

鸟形的光束一飞冲天,蓝色灵鸟展开双翅,眼中露出凶狠,那可爱温婉,在面对敌人之时,荡然无存!

还在得意中的李珏,看到直飞空中的身影,脸色大变。

他倒是忘了,他们之中,还有这么一头玄兽!

蓝墨白,他的毒什么时候解了?

“畜生罢了,能成什么气候!”李珏身上绿褐色灵力炸开,看着空中直逼而来的巨大灵鸟,奋力搏击。

听到畜生两个字,蓝灵明显怒了,招式灵力,目光可怕到了极点。

混乱的对战,一触即发,站在空中的三道身影相互对视,眼中汹涌着肃杀之气。

“小子,也让我们两个送你一程。”游宗两人相视一看,面对面站立,双掌合在一起,青色灵力暴动,肆意翻滚。

离夜眸光不留痕迹微变,看着两人身上涌动的灵力,眼角不禁抽搐。

巅峰宗师!

怎么会这样,他们两个一下子就能够成为巅峰宗师,刚才还在中级宗师而已,另外一个一出现,硬生生提升了两个层级。

李珏到底请来了什么样的怪人,现在也只能拼了!

离夜咬咬牙,眼中露出一抹坚定,不打败这两个人,李家就灭不了,今天,这李家她非灭不可!

“诛神剑式——烈焚剑!”

“诛神剑式—诛灭!”

剑柄脱离手中,双手再次提起力道,四周空气阵阵翻滚,恐怖至极。

“九天穹诀——震天!”

罡风如排山倒海般,肆意翻滚,掀起惊涛骇浪,那恐怖的气息,让人脑骨悚然,刹那间,天空顿时万里乌云。

空间仿佛都在阵阵抽动,被那股骇人的力量震慑住!

“好小子,果然有几分本事。”站在对面的令人面不改色,一只手和对方合并,另外一只,凝聚出滚滚力量,恐怖到让人咂舌。

“轰!”

四周震动,天地都为之失色,一道炫眼光芒,从中间炸开!

“噼里啪啦!”

“轰隆隆~”

“哗啦!”

天地传出的震动,如同擎天巨柱倒塌,支撑天际的石柱崩断,天地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塌陷!

白色身影在一股冲击下,猛地后退,脸色苍白,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而对面两个人,依旧是面不改色,半点都没有挪动。

“该死!”离夜捂住胸口咬牙咒骂。

这两个人太怪了,让他们合在一起,就有巅峰宗师的实力,巅峰宗师和她的初级宗师,相差了三个层级,要打起来,还真不是一般吃亏!

“小子,我们两个,还没有谁可以击败我们二人的联手,今天,你死定了。”两人中的一人开口,反正一模一样,也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他这种实力,只怕是宗师了吧,宗师,这么年轻的小辈,都成了宗师,还真是有点可怕。

他们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才到现在这种地步,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竟然是宗师级别,说什么都不能留在这世上。

要是被他逃走,将来有一天,他们落在他手上……

两人神情一阵紧张,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死定?

离夜露出隐隐的笑容,她目前还是大好的青春年华,死这个字,有点远。

就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

离夜咬紧牙关,双手再次合力,吾邪剑盘旋在她身边,随时就要划破长虹!

------题外话------

吼吼!某甜努力的回来鸟,因为感冒,昨天没有更新…所以现在更鸟!

月底最后一天了,亲们表忘记口袋的票票啊喂!

PS:投评价票的亲,记得投五颗星啊喂,三颗星,四颗星神马的是一件很浪费的事情,浪费可耻啊喂!

再PS:某甜继续遁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