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1:私奔才更贴切一些吧

沈佳人自从上了车,就察觉到气氛不对,她心虚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厉墨成,酝酿了好一会才说:“我……”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沈佳人刚一张口,就被厉墨成无情的打断。

沈佳人的脸皱了皱,怯怯的看着周身散发着寒气的男人,知道自己今天真的惹这尊大佛生气了。

“我知道这么做不应该,可是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我以为他知道贝贝的下落。”虽然某人不想听她说话,但是沈佳人还是硬着头皮解释,她可不想错过了解释的机会,留下什么误会。

“沈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楚非墨不是楚越,他对于我没有任何顾忌,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拿着那么把破玩意真能把他怎么样?你是有多天真?”厉墨成终究还是忍不住发了火。

他不仅仅是因为今天楚非墨的挑衅,更多的是在气沈佳人明知道自己去赴约会有危险,还是傻不拉几的硬着头皮往上撞了,“难道在你眼里,我还不如楚非墨?他能查到的我会查不到?”

“不是!楚非墨算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他给你提鞋都不配!”沈佳人立刻狗腿的讨好厉墨成,说完见厉墨成还没消气,不肯搭理她,顿时眼圈一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贝贝,这么多天都没查到消息,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嘛,你当然比楚非墨强千倍万倍,但是楚非墨那个人那么阴险,谁知道他会不会耍了什么阴招。”沈佳人说着说着,眼圈红了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厉墨成。

厉墨成简直是拿沈佳人没办法,明知道她这副模样假装的成分多些,目的就是想让他心软,但是厉墨成还是乖乖的中招,他将沈佳人搂紧怀里,用力的圈在身上,说道:“你也知道关心则乱,你怎么就不想想,我会不会担心你?要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万一,我跟宝宝怎么办?”

“这不是好好的嘛,下次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好不好?”沈佳人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看着厉墨成。

厉墨成心里早就不气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仍旧很冷硬,刚要说话,就听到手机的专属铃声响了起来,他狐疑的看了沈佳人一眼,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短信是沈佳人发来的,意思就是她去见楚非墨,让他去夜色阑珊咖啡馆找她,以防不测。

“你看,我真的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沈佳人看到短信,诺诺的说。

“沈佳人,就这一条短信,就叫万全的准备?你知不知道从我那里赶到这里需要多长时间?那么长的时间,你死一百次都够了!”厉墨成看到短信的时候,脸色缓和了一瞬,但是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所以立刻又严肃起来。

“我知道了,真的知错了。”沈佳人又开始诚恳的认错。

今天的确是她低估了楚非墨,她以为带了那么多保镖在外面守着,楚非墨不敢对她怎么样,却没考虑到,楚非墨竟然有那么好的身手,他要是对自己发难,挟持了自己,那些保镖投鼠忌器,根本只有瞪眼的份儿,她真的是莽撞了,而且太缺乏应付此类事件的经验。

“哼!”厉墨成见沈佳人认错态度良好,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仍旧很傲娇。

沈佳人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出现?难道下面的人早就暗中给你通风报信了?”

“你该庆幸,楚非墨今天相见的人是我!”厉墨成冷哼一声,然后说:“是他给我打电话说的。”

“这楚家人是不是都有病啊?”沈佳人郁闷了,楚越是这样,楚非墨也是这样,把她当明诚的秘书了么?

“的确有病,还病得不轻!”厉墨成一想到楚非墨跟楚越最近提议的事情,又是一声冷哼。

“算了,不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总之下次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保证。”沈佳人说着还生怕厉墨成不相信似的,举起自己的右手。

“拿你没办法!”厉墨成没好气的拽了拽沈佳人的耳朵,沈佳人虽然幽怨,但是到底是自己有错在先,不敢说什么,只是给了厉墨成一个抗议的小眼神。

因为厉墨成公司还有事,只是将沈佳人送到家门口,沈佳人临下车的时候,厉墨成问了一句:“楚非墨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他就是问我为什么不选他选你来着,其他的没什么,怎了了?”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厉*oss貌似很感兴趣。

“当然是实话实说啊。”沈佳人知道厉*oss这是又傲娇了,不过不介意说点好听的来哄哄这个男人,于是将楚非墨跟她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我说就算他什么都比你好,我也不会选他,因为他不是你。”

果然,这话哄得厉*oss心花怒放,很是满意,沈佳人下车后,厉墨成补充了一句:“楚非墨太狡猾,以后不管他跟你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嗯,我知道了。”沈佳人答应了,厉墨成这才离开。

沈佳人刚回到家,就接到楚非墨的电话,时间准确的像是安排好的。

沈佳人想也没想的就挂断,她现在半点也不想再搭理楚非墨这个家伙。

结果,楚非墨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很快,电话又打过来了,沈佳人恨恨的瞪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想要挂断电话的关机的,又一想这样根本没必要,太看得起楚非墨了,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楚非墨,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沈佳人生气的质问。

“回到家了?”楚非墨顾左右而言其他,根本不接招,自来熟的简直没脸没皮。

沈佳人冷冷的质问:“跟你有关系吗?”

“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我接下来的话,跟你有关系,你想不想要听?”楚非墨又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腔调,听在沈佳人的耳朵里根本就是又打算故技重施,引她上钩。

“不想听!”沈佳人干脆的拒绝,然后冷笑着说:“楚大少,拜托你不要再打过来骚扰我了,你说的什4么话,我都不会相信,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找突破口了,你要真是个爷们,就明刀明枪跟厉墨成两个去较量,老是将这种歪心思动到女人身上,未免太上不了台面,让人看不起了。”

沈佳人说完就挂断电话,这次手机半天没动静,她得意的想,看来楚非墨这个家伙总归还是有一点点名门大家的矜贵之气的,还知道脸面两个怎么写,也不算是完全的不可救药。

就在沈佳人打算忙别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她打开看了一下,是楚非墨发过来的,意思就是,他今天约她过去,并非只是引厉墨成出来见面,而是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让她多注意傅氏的动向,最近明诚很不安定,跟傅氏有很大关系。

沈佳人看后冷笑了一下,这楚非墨就是挑拨离间也不知道看准对象,竟然拿傅氏跟明诚两个说事,他恐怕还不知道,傅氏其实是她的产业吧?

果然厉墨成说得对,楚非墨这个人太狡诈,他说的话都不能信。

沈佳人看后就将短信删除了,然后将手机丢到一边去,忙别的去了。

她现在根本没闲情逸致跟楚非墨两个周旋,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反正,经过今天这件事之后,她跟楚非墨两个以后能见面的机会恐怕微乎其微了。还是先找到包贝贝要紧。

今天她提到包贝贝的时候,楚非墨的表情不像是作假,看来包贝贝的事情真的跟他无关,这个认知让沈佳人庆幸的同时又更加担忧。

说实话,要是包贝贝真的在楚非墨手上,或许还有办法将她快点救出来,可是连楚非墨这个最大嫌疑人之一都排除了,那么包贝贝的行踪更加无迹可寻,真怕她有个万一。

又是一个周过去,不管是厉家还是莫家的人都像是煎锅上的蚂蚁,个个寝食难安,时间每过去一天,就意味着包贝贝的危险增加一分,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心忧如焚?

好在,这天倒是得到了个算是好消息的消息,远在美国的厉墨白打了个电话回来,这让一直担忧厉墨白父女的厉家人心里去了一块心病。

沈佳人一听到联系上厉墨白的消息了,就立刻催着厉墨成要了联系方式,然后也不管时差什么的,就给厉墨白打了过去。

此时,对于在国外的厉墨白来说,凌晨刚过一点。

“大白,贝贝失踪了,已经快二十天了。”沈佳人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她的事,我不想管了,现在,也没有权利跟义务管了。”厉墨白那边明显一顿,继而冷漠的开口。

“大白,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离婚了,就算贝贝有千错万错,现在她有危险,你也不该袖手旁观。”沈佳人因为厉墨白的态度有些伤心,但是也知道,根本无法责怪厉墨白什么,只是将包贝贝离奇失踪的事,详详细细的跟厉墨白说了一遍。

谁知道厉墨白听了之后,冷笑一声,说道:“失踪?呵!我看应该说是私奔才更贴切一些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