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0:送上门的都是便宜货

“拿开你的爪子!”厉墨成冷冷的看着楚非墨。

“突然觉得这个姿势挺舒服的。”楚非墨挑衅的看着盛怒的厉墨成,将沈佳人的身子扣得更紧一些,然后还不怕死的火上浇油:“你看上的果然都是好的,这身子好软……唔……”

话还没说完,楚非墨的脸就疼的扭曲起来,他有些意外的看着沈佳人手里的匕首,上面有一点血珠滚落下来,“是吧上等货,吹毛断发,杀人不沾血,这匕首有些年头了吧,应该是隋后的东西。”

沈佳人将匕首又推进一分,冷着脸说:“难为楚大少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关心这种小玩意的出处。”

“好说好说。”楚非墨笑得很得瑟,完全看不出此刻受制于人的模样。

“拿开你的爪子!”沈佳人生气的又动了动手中的匕首,又是一大串血珠滚落,鲜红的血液落在楚非墨白色的外套上,格外的妖娆,像是大片大片艳丽的花。

楚非墨的脸色难看了几分,不过随即又恢复了平素的模样,他将双手举高,看着沈佳人似笑非笑的说:“美人有令,莫敢不从。”说完之后又贱贱的补充上一句:“美人动怒也是美的。”

沈佳人已经完全想不出词语来形容楚非墨的贱格了,不过却没有收回匕首来,只是冷冷的看着楚非墨,一言不发。

“我说,你的匕首也该收回去了吧?”楚非墨瞥了一眼自己那把匕首说。

“突然觉得这个姿势挺舒服的。”沈佳人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跟刚才厉墨成进来的时候,楚非墨说的语气如出一辙。

楚非墨被噎住了,这就叫什么来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果然,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喂,我说,你就真的不介意我们两个这样?”楚非墨拿沈佳人没办法,只好看向厉墨成。

“我也觉得这个姿势挺好。”厉墨成一边说一边坐下,对楚非墨发出的信号视若无睹。

“你不觉得你的女人靠我太近了点?你难道不吃醋?”楚非墨皱着眉毛研究厉墨成的表情,想要看出他的话是真是假。

“回去洗澡洗手,三遍!”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衣服都丢了,最好烧掉,谁知道他有没有传染病毒。”

沈佳人眉心挑了挑,算是赞同,转头又看着楚非墨。

“我说,不至于吧?好歹我身上跟你都留着那个男人的血,怎么说我也是你弟弟。”

“我弟弟是厉墨白跟厉墨阳,你算个什么东西?”厉墨成不客气的回敬一句。

“我的确不算个东西!”楚非墨耸耸肩,丝毫不在意自己脖子上的刀子,害得沈佳人差点手抖。

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清楚这两个男人了,这是暗中勾搭上了的意思?

很快的,沈佳人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她一愣神的功夫,手就被楚非墨制住,紧接着,她的身体被他轻轻一推,就落进了厉墨成的怀里,她有些气恼的收了匕首,然后等着楚非墨。

谁知道楚非墨只是贱贱的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看着沈佳人说:“今天计算失误,你要是喜欢这样的游戏,我们下次找个没人的地方接着来。”

沈佳人明显的感觉到厉墨成的身体紧绷了起来,知道他很生气,她也不敢再拖拉,在厉墨成的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然后睨了楚非墨一眼说:“包贝贝到底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

“包贝贝?”楚非墨诧异的看着沈佳人:“那个女人管我什么事?”

“明明是你打电话说要告诉我有关包贝贝的事……”沈佳人气结,但是话没说完,就住了口,回想起他跟楚非墨的通话,他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包贝贝的名字,是她先入为主,而他又加以诱导。

“楚非墨,你耍我?!”沈佳人恼羞成怒的看着楚非墨,恨不得在他身上捅个十个八个窟窿。

楚非墨看着沈佳人难得的失控抓狂,心里有些嫉妒包贝贝这个人,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我就是耍你,怎么样?谁让你笨的上当的?

沈佳人捏的手指咯咯响,她第一次有种想要扁人的冲动。

“走吧。”厉墨成安抚的拉起沈佳人的手,带她离开,只是还没走出两步呢,就听楚非墨在背后凉凉的开口:“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跟我好好谈谈?”

这已有所指的话,让沈佳人都察觉出异样来,虽然楚非墨这种借由自己引出厉墨成的方式她十分看不起,但是楚非墨的样子,分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厉墨成谈判的。

厉墨成冷笑一声,没有回头,说道:“楚大少年纪也不小了,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上赶着不是买卖,送上门的没好货!”说完,就拉着一脸意味不明的沈佳人离开了,留下一脸阴霾的楚非墨坐在那里,黑着脸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来。

上赶着不是买卖,送上门的没好货?

厉墨成,你知不知道,你不屑一顾的东西,却是我从来用尽所有都求而不得的。

同样是那个人的儿子,为什么你就可以这么高高在上,而我一出生就被当做弃子来养,我再怎么说,也是楚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而你,甚至连一个姓氏都与他划得泾渭分明,撇得干干净净?

我其实要的真的不多,从小到大,只不过是想要那个人真真正正的看我一眼,说一句关心的认同的话,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要求,却是这么难?

“大少,你流血了。”韩悦打断了楚非墨的沉思,看着楚非墨脖子上的伤口,一脸震惊的说。

楚非墨冷冷的扫了一眼做戏都做不真切的韩悦,这个女人真是不识时务,竟然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打断他,以为他不知道她早早的藏在暗处看到一切了吗?

“大少,我……”韩悦被楚非墨慑人的目光看的心虚,最终气愤的说:“沈佳人那个不知好歹的贱人,竟然敢对大少下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说的很对。”楚非墨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韩悦还以为楚非墨是赞成她的看法,被沈佳人惹恼了,立刻趁机开口:“大少,要不要我……”说着,做了个灭口的动作。

“你觉得呢?”楚非墨突然一笑,他本就长得极好,这样突然一笑,顿时让人觉得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

韩悦还沉浸在楚非墨的笑容里,直到突然觉得呼吸困难,才惊恐的睁大眼睛,一张脸又红又白的看着掐住自己脖子的那只白皙有力骨节分明的手。

“大,大少……我……”韩悦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恼了楚非墨,这个男人一向是性情不定,她从来猜不透他心里想的什么,只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惹恼他了,可是她仔细的想了又想,仍旧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了。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楚非墨看着蠢得一脑袋豆腐渣的韩悦,冷冷的提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收起你那些小聪明,以为重新勾连上楚家那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就腰杆硬了?别忘记上一次你是怎么死的!”楚非墨说完,用力的甩开韩悦,看着她踉跄着跌坐在地上,又补充上一句:“别在我面前再打那些小算盘,不然,我不介意你再好好的死一次!”

楚非墨说完,迈开长腿离开了。外面的风有点凉,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看着手上的殷殷红色,薄唇微微的翘了翘,这个女人真够味,果然,厉墨成看上的东西都是好的!

不过,包贝贝……

韩悦跌坐在地上,脑中不断回响着刚才楚非墨说的话,脸色苍白如蜡,身体一瞬间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竟然连从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走到她身边停下来了,韩悦抬头,就看到面前全副武装,只剩下一双眼睛的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虚伪的同情与不屑。

“真不知道他怎么就选中了你,也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将你教导的这么蠢,连基本的察言观色都不会,你真的让人很失望。”女人慢条斯理的坐在楚非墨刚刚坐的位置上,像是看废物一样看着地上的韩悦:“真是白瞎这张脸。”。

韩悦摸着自己的脸,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后来越笑越大声,越笑越放肆,看着身边的女人眉头紧皱了起来,不耐烦的说:“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笑!”韩悦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女人,冷冷的开口:“我怎么样不需要你管,就算是我再不好,至少,我现在拥有这张脸,而你呢?不过是一个被他召之即来挥着即去发泄*的婊子!”

韩悦说完,果然看到面前的女人变脸,虽然被挡住看不真切,但是她知道,她生气了,她刚刚的话,正中要害。

欣赏够了女人的狼狈,韩悦转身欲走,她们两个人如今的境地,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这个女人如今再也在她面前高傲不起来。

“等等!”女人喊住了韩悦,看着她的后背说:“难道你就真的甘心这样一直下去?”

“不然呢?”韩悦转身,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想要拿我当枪使,你还不够格,奉劝你一句,大少喜欢听话的女人!”说完,扬眉吐气的离开了。

贱人!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看着韩悦的背影,狠狠的攥紧拳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