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9:因为你不是厉墨成

包贝贝发泄了一通之后,也终于认清楚一个现实,现在跟他在一起的男人,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由着她的莫晨,他现在姓萧,是萧晨,一个她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所以,她以前的那些坏脾气小性子,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管用了。

也正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包贝贝的心里越发难受,悲凉,她怎么就到了这种境地?

尽管肚子很饿,但是食欲全无,包贝贝回到自己之前住的那个房间,进去之后,又觉得不对劲,走了出来,找了一间客房,走了进去,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大哭起来。

在书房里的萧晨,通过监控注视着包贝贝的一举一动,在看到包贝贝住进客房,脸色就禁不住难看起来,但是看到包贝贝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半天没出来,脸上又露出几分懊悔来,他知道包贝贝在哭,她以前也是这样可笑,每次想要大哭的时候,就将自己蒙在被子里,以为这样别人看不到,就不会知道她在做什么。

真是幼稚。

包贝贝蒙着被子哭了半天,萧晨就在监控里看了她半天,直到那画面不动了,萧晨才从书房里出来,到了包贝贝去的客房,他静静的看了一会,才将被子拉开,果然,包贝贝已经哭得睡着了。

萧晨将被子往下拉了拉,把包贝贝的脑袋解放出来,然后看着她脸上狼藉一片,眼睛红肿的不像话,心里一拧,就这么不能接受他么?

可是贝贝,若是以前,我还能放手,可到了现在,我已经再也没有放手的理由了怎么办?

不管你是爱还是不爱,我都不想让你离开。

因为若是连你都不在我身边了,我甚至找不到继续存在的理由。

包贝贝失踪了十天,音讯全无,莫骢一下子老了十岁不不止,两鬓已经斑白,包妈妈更是以泪洗面,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

沈佳人也十分不好过,每过去一天,内心的煎熬就多一分,整个人焦躁不已。

接到楚非墨的电话那一刻,沈佳人居然有点欣喜。

“楚非墨!”

“佳人,是我误会了什么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一直是在等我电话?”楚非墨似笑非笑的声音透过听筒,鼓动着耳膜。

沈佳人这才察觉自己有些心急了,收敛住气息说:“你想多了,只不过是有些诧异罢了,你有什么事?”

“只是忽然想要约你出来喝杯咖啡而已,不知道你肯不肯赏光?”楚非墨没有拆穿沈佳人的谎话,漫不经心的问。

“你找错人了!我没有时间更没有理由跟你去喝什么咖啡,楚大少爷风度翩翩身份贵重想要找人喝咖啡,想必有无数女人前仆后继,就不要把心思动在有夫之妇身上了。”沈佳人冷冷的拒绝。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好可惜,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拒绝,看来,那个人的事,在你心中也没有我想象的重要,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楚非墨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语气里一点点可惜的意味没有。

“你什么意思?哪个人?楚非墨你说清楚一点!”沈佳人不淡定了,不得不说,楚非墨的话中正要害。

“就是你想的那个人,佳人,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把话说清楚!”沈佳人努力维持平静。

“想要知道的清楚一点,来朝阳路的夜色阑珊咖啡厅,我等你。”楚非墨拿捏着沈佳人,玩味的开口,说完又淡淡的状似不经意的补充上一句:“哦,对了,我只是邀请你一个人哦,至于那些不相干的人,还是不要来打扰我们约会的雅兴了,不然的话,扫了我的兴致,我会忘记我要说什么了也说不定。”

“楚非墨,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要是故意引我出去,想要挟持我用来威胁厉墨成呢?你当我是傻的吗?白白送上门去让你抓住厉墨成的软肋来对付他?”沈佳人冷笑着开口。

“你这个主意不错,我会慎重考虑一下的,利用你来威胁厉墨成的确是事半功倍立竿见影,反正我的形象在你眼里早就成了大反派,来不来随便你,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楚非墨说完,便挂断电话。

“楚非墨你……”沈佳人一肚子火,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气的她差点将手机摔了!

楚非墨这个混蛋!死死的踩住了她的七寸。

从家里到楚非墨说的地方大约要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沈佳人还有半个小时准备。

沈佳人当然会赴约,虽然刚才她试探楚非墨说什么利用她来威胁厉墨成的话,但是潜意识里,沈佳人觉得楚非墨并不会这么做,她也说不出为什么来,楚非墨这个人让她根本看不透。

当然了,沈佳人也不会盲目的凭直觉做事,盲目托大,她分得清轻重缓急,当然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给厉墨成添乱。

虽然不知道厉墨成跟楚家的交锋已经到了什么阶段,但是楚非墨今天这样约见她,很有可能是已经被厉墨成逼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想要从自己身上找突破口,所以,她更不可能让自己有任何的闪失。

在房间里折腾了将近二十分钟,沈佳人已经从里到外地武装完毕,然后跟厉雪舞打了个招呼之后出门了。

到了夜色阑珊咖啡馆,刚停好车子,沈佳人就看到楚非墨坐在靠窗的位置冲自己举了举咖啡杯,她冷了冷脸,然后跟司机交代了几句,下车走进咖啡馆。

“厉家的大少奶奶真是好大的排场,出门竟然带这么多保镖,怪不得你连楚家都看不上。”沈佳人一落座,楚非墨就调侃道,那语气倒像是老朋友之间的熟稔,叙旧。

“我人来了,说吧。”沈佳人懒得跟楚非墨周旋,开门见山的问。

“急什么,既然来了,先喝杯咖啡再说,这家的咖啡很正宗,咖啡都是从国外运过来的现磨的,口感很纯正,尝尝。”楚非墨像是没听到沈佳人的话似的,对着服务生一招手,立刻有人上来服务。

“楚非墨,你什么时候成了托了?最近楚大少手头紧张吗?已经开始接起咖啡店的代言来了?”沈佳人也有样学样的调侃着,突然话锋一转:“你说的口感纯正的咖啡,不会是某猫的排泄物吧?抱歉,我没有楚大少这么高雅的品味,更不喜欢这些外国空运过来的洋玩意,你自己享受就好。”

楚非墨被沈佳人嘴里刻意加重语气说出来的排泄物三个字给狠狠的恶心了一把,一小口咖啡含在嘴里不知道是咽下去还是吐出来好,最终,犹豫了一会后,还是拿起一张纸巾,吐了出来。

这个女人,真是懂得破坏气氛!

“既然不喜欢喝咖啡,那就来杯果汁吧。”楚非墨神色恢复如常后,对着服务生吩咐。

“不必了,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必要聊需要补充水分这么久,有话直说。”沈佳人对服务生摆摆手,打发人离开。

“还真是心急啊。”楚非墨悻悻的看着沈佳人说。

“别废话,楚非墨,我没时间陪你胡扯,说吧。”沈佳人再次催促道,她可不敢随便喝外面的东西,傅少卿的教训她记得清楚呢,别说咖啡果汁了,就是一杯水她都不会喝。

“真是无趣。”楚非墨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看来,你也根本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骗我罢了。”沈佳人冷下脸来,“楚非墨,你很无聊。”

“是挺无聊的,这段时间过的无聊透了。”楚非墨感慨,“沈佳人,你说你为什么不选我?我那点比厉墨成差?”

“就算你什么都比厉墨成好,我也不会选你。”沈佳人冷淡的说。

“为什么?”楚非墨一副求知欲强的模样。

“因为你不是厉墨成。”沈佳人直白的开口。

“呵呵!你这个女人,还真是直白的让人讨厌。”楚非墨笑了,眼睛瞥见外面匆匆而来的身影,突然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来。

沈佳人一直在戒备着楚非墨,从楚非墨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的这一刻起,沈佳人就直觉的站起来要离开,只是楚非墨的动作比她还快,像是早就料到沈佳人的反应一样,扯住她的胳膊,一下子将她拉进怀里。

“楚非墨,你做什么?!放开我!”男女力量悬殊,让楚非墨先发制人了,沈佳人脸上露出懊恼来。

“沈佳人,我突然觉得你的提议不错,可用拿来借鉴下试下效果。”楚非墨看着沈佳人,笑得一脸无害。

“什么意思?”沈佳人头皮一跳,抬头看着楚非墨问。

这个家伙不会是真的想要用自己来威胁厉墨成吧?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楚非墨脸上的笑容灿烂之极,看着沈佳人问:“你觉得怎么样?想不想知道厉墨成会拿什么来跟我交换?”

“楚非墨,你放开她!”楚非墨的话刚一说完,咖啡馆里就响起一声怒吼。

沈佳人不用看也知道谁来了,眼睛愤怒的瞪着楚非墨,脚上的高跟鞋狠狠的不留情的踩在楚非墨的脚上,用力的碾压。

楚非墨分明是早就知道厉墨成会来,确切的说根本就是在等着厉墨成到来,看着厉墨成笑得极为满足:“来的挺快!”

沈佳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楚家父子,真是够了!花样都不会变一变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