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7:你做梦!

莫骢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他曾经带领自己的战友屡建奇功,在部队上小有名气。

只是莫骢自己不知道,因为莫家的关系,他一向懂得收敛,为人低调,处事沉稳,可是,他就像是一粒金子,越是经过历练打磨越是难以掩盖本身具有的光华。像他这样优秀的军人,不仅仅是自己的战友爱戴,更是虏获了一大票女人的春心。

莫骢手下有一位战友,有一次女朋友来部队探视,一个偶然的机会见了莫骢一面,从此便不可自拔,经常往部队跑,而且有意无意的总是对莫骢暗送秋波,这个女人就是薛水茹。

莫骢并不是迟钝的人,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姑娘,所以察觉出薛水茹对自己异样的心思之后,每次都回避掉了,好在,薛水茹也没有开放到对他死缠烂打,毕竟那个年代在男女问题上还是很封建的。

只是,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薛水茹的男友为了替莫骢掩护,中弹身亡,临终前,将薛水茹托付给莫骢照顾,其实,他早就知道,薛水茹心系莫骢,所以临终前以命相托,他知道莫骢是个重情义的人,肯定不会推脱。

事实如他所料,莫骢答应了,原本莫骢是打算认薛水茹做妹妹,以莫家的势力,想要护她一世安稳,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出人意料的是,薛水茹怀孕了,那个年代,女人未婚先孕,就跟天塌下来一样,虽然她肚子里怀的是烈士的遗腹子,但是这名声仍旧不好听。

薛水茹寻死觅活,意图逼迫莫骢娶她,莫骢进退两难,不胜其扰,这件事就陷入僵局,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这件事就传到了莫老爷子耳中,莫老爷子为人耿直,当即就下令让莫骢娶了薛水茹,将两人送做堆,莫骢不肯,却是反抗不过,最终被莫老爷子绑着扔进了洞房。

莫骢喜欢的女人,就是贝贝的妈妈,她接到莫骢结婚的消息,留下一封信,与莫骢两个恩断情绝,远走他乡,两个有情人,劳燕分飞。

莫晨出生,莫骢绝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了部队,与薛水茹过着貌合神离的日子,几年以后,他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外地执行任务,又碰到了贝贝的妈妈,两个人解除误会,冰释前嫌,一直暗中往来,几年后有了贝贝。

贝贝妈妈虽然是个善良好脾气的女性,但是对薛水茹的成见还是很深的,当年同意贝贝认祖归宗的时候,就曾经宣称,她认可莫晨是贝贝的哥哥,但是莫晨这辈子也只能是贝贝的哥哥。

莫远讲述完这段往事,沈佳人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没想到,莫骢跟薛水茹和包阿姨之间,还有一段这么深的牵扯,真是……

“现在还是先找到贝贝吧,只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不要出什么意外。”良久,沈佳人叹一口气说。

“贝贝,你清楚了吗?我跟你并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障碍。”一座墓碑前,莫晨紧紧的拉着包贝贝的胳膊,说道。

包贝贝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看着墓碑上陌生的名字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贝贝。”莫晨见包贝贝半天不说话,又心急的喊了一声。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可是却受到厉墨白带着孩子远走国外丢下包贝贝一个人的消息,他这才知道,原来包贝贝跟厉墨白两个早就签订了协议,只要孩子生下来,她就自由了。

如今,他迫不及待的将包贝贝带到这里来,告诉她这一切,就是想要跟包贝贝两个好好的在一起,他们之间,今后再也没有血缘的阻碍,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有风吹来,撩动着包贝贝的头发,虽然身上披着莫晨的大衣,但是在外面呆了快一个晚上的包贝贝还是感冒了,尤其是墓地这里阴气一直很重,她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对于莫晨所说的那些话,她听是听了,但是已经没有半分感觉,或许早在她刚嫁给厉墨白的时候,知道这个消息,她还会冲动,不顾一切跟莫晨在一起,可是现在……包贝贝就像是旁听了一个别人的故事一样,故事的内容乏陈可贬,剧情老套,实在勾不起她什么其他的情绪来。

脑袋好昏,她只想睡觉。

“贝贝,你……”莫晨一直等不到包贝贝的回应,心急的去拉包贝贝,可是刚一用力,包贝贝的身体便倒了下来,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莫晨还是察觉到包贝贝的身体滚烫的不像话。

两片扇形的睫毛密密的遮住了包贝贝的眼睛,莫晨除了看到包贝贝难受的微皱的眉头,从她的脸上再看不出来其他的任何表情,他将人抱起来,大步朝着墓园外面走去。

人就在怀里,这么真实的存在,但是这一刻,莫晨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好空,空荡荡的,没有依附,没有着落。

包贝贝高烧了一天一夜才退下去,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这房间一看就是男性的房间,鲜明而又硬朗的格调。

她缓了缓神,突然坐起来,然后拉开被子,发现身上的衣服好好的,没有动过的痕迹,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担心什么?”

耳边突然有一道凉凉的声音响起,吓了包贝贝一跳,她抬头看过去,发现莫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几分阴冷之气。

包贝贝下意识的拥紧被子,看着莫晨问:“我这是在哪里?”一出声,包贝贝才觉得自己的嗓子难受的要命,像是被一把锉刀磨着似的。

莫晨被包贝贝防备的姿态伤到,打量了包贝贝一会之后,朝包贝贝走过去,在看到包贝贝因为自己的接近,下意识的紧紧揪着被子的时候,莫晨脸上的怒气又浓重了几分,他身手去试了试包贝贝的额头,感觉到包贝贝皮肤紧绷着,头微微偏了偏,不过好在,她没有甩开他的手。

“你发烧了。”莫晨淡淡的说,“好在现在烧退了,还是有点热,这几天你就在这里安心养病,好好休息一下吧。”说完,莫晨拿起桌上的杯子,给包贝贝接了一杯水,递给她。

包贝贝接过水,默默的喝了一口后,喉咙舒服了很多,她将水杯紧紧的握在手里,看着莫晨问:“这是哪里?”

“我的地方,你放心,这里很安全。”莫晨回答。

“我要回去了。”包贝贝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自己没来过之后,心里有些不舒服,莫晨什么时候买了这里的房子,她一点也不知情,而她所有的秘密,他都知道,包括她家里的那条密道,连她妈妈都不知道,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她以为,她们两个拥有共同的秘密,看来,是她将一切想得太美好了。

不过,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

“贝贝,留下来。”莫晨一听包贝贝要走,眉心皱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平时温柔的模样,看着包贝贝深情款款的说。

“我出来这么久,我妈妈都不知道,她找不到我会担心的。”包贝贝不去看莫晨的眼睛,垂下眼帘说。

“贝贝,我之前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我们两个人没有……”莫晨耐心的跟包贝贝说着。

“有没有血缘关系又能怎么样呢?一切都太迟了。”包贝贝喃喃的开口,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莫晨,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大哥。”

“包贝贝!你什么意思?不准叫我大哥!不准叫我大哥!我不是你大哥!不是!”大哥两个字,让莫晨彻底抓狂,他其实从那天晚上就看出包贝贝的不对劲来,可是却一直不断的催眠自己,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贝贝只是觉得太突然了,一时间接受无能,只要给她点时间,她很快就会跟自己一样,庆幸这个事实。

可是,现实再一次的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包贝贝醒来的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眼里的惊恐与防备,那是一个女人在陌生的房间醒来下意识的反应,她怕他趁人之危的侵犯她。

她竟然怕他侵犯她!

“在我心里,不管你跟我有没有血缘关系,不管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你就是我大哥,你姓莫,是莫家的大少爷,而我也很快会认祖归宗,改回莫姓,我是莫贝贝,是你妹妹,我们是……”包贝贝越说越急,只是兄妹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嘴巴就被莫晨紧紧的封住——以唇。

莫晨的亲吻绝对算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的,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想要通过只有的行动来表明,他跟包贝贝不是所谓的兄妹,只是单纯的男人跟女人,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包贝贝一起做情人之间才可以做的事,而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即便是心里面喜欢着,但是迫于道德的束缚,不敢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连偶尔的亲吻,都只能选择脸颊,额头这样的地方。

“唔唔……”包贝贝没想到莫晨会突然这样,一边躲避着他的唇舌一边用力的挣扎,只是她大病初愈,身体本来就孱弱的很,哪里敌得过莫晨的力气,被他扣住脑袋,结结实实的亲了个够。

“包贝贝,我不是你的哥哥,想要用这样的借口推开我,你做梦!”莫晨一边粗喘着一边在包贝贝的耳边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