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5:迁怒,决绝

沈佳人的心一沉,她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不容沈佳人多想,电话那边的包贝贝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贝贝,你先别哭,你告诉我在哪里?”沈佳人生怕包贝贝一时间想不开,急忙问道。

“佳人,你早知道的是不是?你一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是不是?”包贝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聪明了一把,在电话那头问道。

“我……”沈佳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了。”包贝贝压抑着哭声,沈佳人语气中的犹豫,已经明确的给了她答案。

“贝贝,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有什么事,见面慢慢说。”沈佳人听包贝贝的语气不对,心里担心的要死,一再问着。

“佳人,你放心,我不怪你,真的,真的不怪你,都是我自己找的。”包贝贝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竟然笑了,说道:“我不怪任何人,都是我自己找的。都是我自己找的。”包贝贝说完,不再给沈佳人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贝贝,贝贝!”沈佳人着急的大喊,但是耳边除了嘟嘟声,在没有其他。

沈佳人记得团团转,连忙打电话给厉墨成,将包贝贝打电话过来的事情说了一遍,结果厉墨成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说:“我知道了。”

“厉墨成!你别敷衍我!”沈佳人生气了,“墨白到底带着孩子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贝贝现在很伤心,要是她想不开出个什么意外,谁能担待的起!”

沈佳人都快急哭了。她知道厉墨成一直不看好包贝贝,这次的事情更是在心里怨毒了包贝贝,但是就算他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包贝贝出任何意外。

“我早就说过,会安排墨白出国。”厉墨成终究是敌不过沈佳人的坚持,也不想瞒着沈佳人。

“竟然真的出国了!”沈佳人呆坐在沙发上,“大白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就这么抛下贝贝。”

不得不说,男人狠下心来,真的是残忍,沈佳人做梦也没想到,厉墨白竟然能这么不动声色的一边在医院里陪着包贝贝,一边又计划着出国的事,做的滴水不露,将所有的人都蒙在鼓里,走的那么干脆决绝。

“他去了哪里?”沈佳人追问。

“美国,具体地点不知道,他没有跟我说。”厉墨成大约是察觉到沈佳人的情绪不对,声音柔了下来,将他知道都说了出来。

“真狠!”沈佳人喃喃的说。这次厉墨白是下了狠心想要跟包贝贝断绝一切了,落脚的地址竟然连厉墨成都不说,这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节奏么?

“小兔子,他们的事,你别搀和了。如今这样,不也是他们一早就商量好了的么?当初就已经说明白了,包贝贝生下孩子,墨白就放她自由,如今这样,只不过是完全遵照协议,达成各自所愿罢了。”厉墨成生怕沈佳人想不开,劝说道。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说话,切断了通话。

厉墨成听着嘟嘟声,拧了拧眉心,然后又吩咐一边的赵霖,“去查一下包贝贝的具体地址,让人跟过去,暗中保护,别让她再折腾出什么乱子来。”

“是!老大。”对于包贝贝跟厉墨白的事,赵霖是知情人,虽然不待见包贝贝,但是也知道包贝贝是老大宝贝媳妇的闺蜜,再加上莫远那层关系,这事儿还真的马虎不得,于是立刻就去办了。

很快的,赵霖那边就确定了包贝贝的具体方位,将地址发给了厉墨成,厉墨成看了一眼那个地址,犹豫了一下,发给了沈佳人。

他想,这个是小兔子想要的,他不想让她不开心。

那天短信果然解决了沈佳人的燃眉之急,包贝贝的手机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关机了,她怎么也打不通,莫家那边的人也联系不上,她都要急疯了,要是包贝贝出格什么意外的话,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知情不报。

“贝贝,这里凉,你才刚出月子,身体虚呢,快起来。”沈佳人按照厉墨成给的地址匆匆赶来的时候,就看到包贝贝穿着单薄的裙子,一个人坐在海边,今天风很大,包贝贝宽大的裙装在风中乱舞,显得她越发瘦弱,一张脸已经被风吹得发青,沈佳人看了,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上前将包贝贝裹住。

包贝贝一言不发,任由沈佳人做这一切,只是面色木然的看着远处,目光没有焦距般,不知道在看什么。

“贝贝,你别这样!你别这样,都是我不好,我该早点告诉你的,我以为他不会真的离开,对不起!对不起!”沈佳人看着包贝贝,心里难受的说。

“佳人,我是真的没怪你。”包贝贝终于肯收回目光看向沈佳人,她自嘲的笑笑:“其实,都是我自作自受,这是我应该得的,应该的。他早就说过,不要让我肆意挥霍他的感情,可是我明白的太晚了。”

“贝贝,我知道大白去了美国,他肯定是一时赌气,不会真的忍心离开你的,我相信他会回来的。”沈佳人看着包贝贝,看她脸上挂着的恍惚的笑容,知道她是真的成熟了,只是这种长大的方式太过惨烈,让她心里都很难受。

“不会的,不会再回来了。”包贝贝脸上仍是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让人无比心酸沈佳人倒是觉得,如果她此刻大喊大叫,甚至破口大骂,哭的撕心裂肺一点,都比这样的笑着好。

“会的,一定会回来的。”沈佳人心里慌乱,说着她都没底气的话。

包贝贝笑出声来了,看着沈佳人说:“佳人,你还不够了解他,我知道,他走了就不会回来了,只少,是再也不会为了我回来了。”

“贝贝。”这一刻,包贝贝通透的让沈佳人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心忧的看着她,生怕她生出轻生的念头来,努力在脑海中搜刮着,想要想出个让包贝贝有动力活下去的念头。

“贝贝,你现在是个妈妈了,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孩子想想,千万不要……”

“你以为我会轻生?”包贝贝抬头看着沈佳人,眼里全是“你怎么会有这种蠢念头”的眼神,让沈佳人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不会的,我怎么舍得放弃我自己的命?佳人,你难道忘记了吗?我是最怕死的,平时要是不小心弄个口子,都要呼天抢地的半天,跟世界末日了似的搅得身边的人不安生,这样的我,怎么会去寻死?你太高看我了,也太小瞧我了,我怎么会放弃自己的生命!”

一大段慷慨陈词,倒是让沈佳人捉摸不透眼前的好友了。

“放心吧,我来这里,只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而已,或许,还有一点点私心,想要吓一吓他,逼他出来见我,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从来没有找过他,从来都是他找我,他总是一找就能找到我,我想故技重施,谁知道他竟然去了美国,我是不是很可笑?”说完,包贝贝又自嘲的笑了起来。

“贝贝。”沈佳人上前抱住包贝贝单薄的身子,眼里涌出泪来:“没关系,没关系的,你是包贝贝啊,谁敢取笑你?你不想哭,我替你哭出来好了,只是你别笑了,你这样笑着,我……呜呜……特别难受!”沈佳人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真傻!”包贝贝不笑了,看着沈佳人眼圈红红的,可是却不肯流泪,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抱了抱沈佳人说:“好了,这里风大,吹得我都冷死了,你赶紧将眼泪擦一擦,哭的难看死了,我可不想让你们家厉*oss翻脸,本来就对我意见够大的了,要是再看到你这样,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说不准就偷偷将我丢到太平洋喂鱼去了。”

“他敢!”沈佳人气呼呼的说:“他要是敢动你一根指头,我就让她跪键盘!”

“亲,你out了,人家现在流行跪榴莲。”包贝贝一副你真老头的嫌弃模样。

“这也太狠了吧。”沈佳人揉了揉鼻子,小声说。

“那你说跪不跪?”包贝贝认真的问。

“跪!”沈佳人痛下决心,直接将厉*oss给卖了。

包贝贝拍着沈佳人的后背说:“佳人,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才是我的真爱!”

“其实,我跟厉墨成那个家伙在一起,完全是为了后代,我一直爱的人是你。”沈佳人也学包贝贝的模样,贫嘴道。

“哦!受不鸟了,佳人,你这个表白来的太及时了,我已经可以想象,厉*oss追杀我几百条街的惨状。”说完之后,包贝贝痴痴的笑了笑,然后又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不过,为了你,我不会跟恶势力妥协的。小妞,来,给大爷笑一个!”

“……”沈佳人无语,她肿么觉得,包贝贝这个女人根本就不需要安慰,反过来她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个。

这个不靠谱的女人!

两个人在海边胡闹了一会后,实在受不了这海风了,于是打道回府。

沈佳人当然防备包贝贝口是心非,生怕她是为了降低她的防备,才那样的,送包贝贝回家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包妈妈好好看紧她,惹得包贝贝哭笑不得,最后只得威胁她:“沈佳人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哭给你看了!”

沈佳人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晚上睡觉之前,沈佳人不放心的给包贝贝打了个电话,确定她没事之后,才爬上床,一个人窝在床上想心事。

厉墨成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沈佳人一脸愁云惨淡的窝在床上,不用问也是在为包贝贝的事犯愁。

厉墨成从一边上了床,将沈佳人抱进怀里,说道:“还在想着那件事呢!”

“怎么能不想?”沈佳人推开厉墨成,然后翻身朝另外一边,果断的给厉*oss留了个背影。

这是被迁怒了?

厉*oss摸摸鼻子,好像他没做什么吧?虽然,一开始是他说要让厉墨白出国的,但是也是那小子自己先跟他提出来的,再说了,他也不知道那小子做的那么绝,一离开后,连个具体的地址都不给他,真的玩失联!

“老婆,不要因为别人的事,影响我们夫妻和睦,因为有了他们的反面教材,我们才更应该珍惜彼此,相亲相爱是不是?”厉墨成将沈佳人的身子扳过来,又重新搂紧,轻声细语的说道。

“厉墨成,是不是有一天,要是我做错了事,你也会像厉墨白这样,这样决绝的舍弃我,不要我了。”沈佳人幽幽的问。

她是被包贝贝跟厉墨白两个人的事刺激了,一想到这两个人,她心里就不踏实,厉墨白曾经那么爱包贝贝,可是放手也放手的这么决绝,让她对感情产生了一丝丝的不确定。

“傻!”厉*oss在沈佳人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俨然一副长辈教导不听话小辈的口吻。

“厉墨成!”沈佳人生气的尖叫一声,身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两把,还不解气,气吼吼的说:“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说着,厉*oss又在沈佳人屁股上拍了一下,比上次的力道重了一点,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你欺负人!”沈佳人委屈的两眼泛酸,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的情绪来的特别快,以前不是这样伤春悲秋的。

“小兔子,不要因为别人的不圆满,来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跟他们两个不一样,你不是包贝贝,我也不是厉墨白,我们因为是不一样的,怎么能随便拿来比照?他们顶多是个失败的案例罢了。”厉墨成拽了拽沈佳人的小元宝耳朵,认真的说教。

“可是,大白曾经那么爱贝贝,而贝贝现在也意识到自己是爱大白的了,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沈佳人在厉墨成的怀里蹭了蹭,“我想帮他们,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没看到今天贝贝那副样子,明明心里难过的要死,却还逞强的强撑着,看着就让人心酸,我都难过死了。”

“那也是她自作自受。”厉墨成冷下脸来,“你以为墨白不想给她机会?只不过是他已经给不起她机会了而已,我知道他怎么想的,别的都可以忍受,他甚至可以不介意包贝贝给他带绿帽子,但是却不能容忍包贝贝竟然想要打掉他们的孩子,看不出来包贝贝那个女人可真狠,孩子是她肚子里的肉啊,都已经那么大了,她竟然还下得了狠心,别说是墨白了,任谁也不能原谅。”

“我总觉得贝贝不会这么做的,兴许是被莫晨陷害了也说不定。”沈佳人仍旧在想办法为好友开脱。

“醒来,这件事就此打住,我不想良辰美景谈论他们两个人的事来影响心情,墨白特地吩咐,不让家里人知道包贝贝早产的真相,已经给她,给莫家留足了面子,你就不要再浪费脑细胞替她说好话了。”厉墨成打断还要开口的沈佳人,翻身压住她,眼底的炽热*裸的很明显。

“亏你还有心思想这些!”沈佳人没好气的推开厉墨成,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裹着被子在大床上滚了一圈,滚到另外一侧的床沿边上去了。

“喂,小兔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厉墨成眼看着到嘴的肥肉没了,懊恼的问。

“各睡各的,姐姐我没心情伺候你!你要是今天晚上敢对我用浑的,哼,明天我就去婴儿房睡三个月。”沈佳人压根早就料到了厉*oss的下一步动作,所以将他的那些贱招一句威胁秒杀。

厉*oss伸到半空的爪子僵住了,颓然的看着一边滚成蚕蛹的某人,心里终于确认一个事实:他真的被迁怒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