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3:你根本不是我老子

沈佳人原本是打算留下来照顾包贝贝的,但是却被厉墨白拒绝了,不但沈佳人被拒绝了,就连厉墨白的妈妈孟嘉怡想要留下来,都被厉墨白拒绝了。

“她有我就够了,你们都回去吧。”厉墨白的脸上除了坚决,看不出其他的情绪来,音色有点淡,而且有点苍老的疲惫。

苍老?!沈佳人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厉墨白,脑海里突然就跳出这么一个词儿来,心里有点儿不安。

“墨白,妈妈留在这里,你去休息一下,把身上的衣服换一下,你这样,贝贝醒来会担心的。”孟嘉怡看着儿子,在看到他衣服上的大片血色的时候,眼里泛酸。

虽然,贝贝跟孩子都度过了危险期,但是这一次的变故,仍旧让孟嘉怡心有余悸,心里连带着对包贝贝也生出些不满来,他这么优秀的儿子,一向意气风发的,竟然因为包贝贝搞成了这样!她这个当妈的,心里怎么能好受?

只是现在,包贝贝还昏迷着,她的小孙女还在保温箱里,她就是心里有什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她能做的,就是好好帮儿子照料这母女,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儿子这副模样还硬撑着在病房里了。

“妈……”厉墨白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

“听妈的话,贝贝一时半会还不会醒过来,你快点去换衣服去。”孟嘉怡又劝说道。

厉墨白看了一眼自己这身衣服,上面的血色的确很刺眼,但是他却不想换掉,确切的说是不想离开病房,他固执的站在包贝贝的床前,看着床上安静的躺着的女人,脸色苍白,呼吸清浅几不可闻,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的死紧,不说话,也不动,就这样僵持着。

“算了,妈妈回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知子莫若母,孟嘉怡是十分明白儿子的脾气,当下也不在劝什么,拉着沈佳人的手走了出去。

“佳人,你跟墨成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也别在这里耗着了,这里有我跟墨白两个就够了。”孟嘉怡出了病房门,握着沈佳人的手说。

“嗯,我有时间的话也会过来。”沈佳人说道,她总是不放心厉墨白,尤其是想到之前厉墨白跟包贝贝签订的那个离婚协议,整个人就不淡定了,不知道大舅母知不知道这件事。

孟嘉怡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也没有发现沈佳人的不正常,只是看着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感慨的说:“要是贝贝跟墨白两个人能像你们小两口就好了。”

“会好的。”沈佳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孟嘉怡才好,觉得此刻说什么,在这种时候都显得苍白无力。这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孟嘉怡拍拍沈佳人的手,说道:“快回去吧,好好照顾小宇轩。”说道孩子,想起自己那个还在保温箱里的小孙女,眼底潮湿起来。

沈佳人没说什么,抱了抱孟嘉怡。

“好了,我没事,你们快回去吧,我也回家给墨白收拾几套换洗的衣服去。”孟嘉怡安慰的拍拍沈佳人的后背说。

沈佳人跟厉墨成上了车,一路上总是心神不宁,尤其是厉墨成半路上接了个电话,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她隐约听到里面的人说的是跟今天的事有关,一看厉墨成挂断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先回家再说。”厉墨成深吸一口气,手指紧紧的握着方向盘,一看就是在隐忍自己的怒气。

沈佳人点点头,她知道厉墨成这次是真的动怒了,还是很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到了家,停稳车子之后,又都默契的坐在车上,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厉墨成沉默了一会之后,盯着前方说:“一个月后,我会安排墨白出国。”

“厉墨成……”沈佳人没想到,厉墨成斟酌了这么长时间,一开口就是说这个,她紧张的看着厉墨成问:“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

一个月后,那不是宝宝出院的日子?

厉墨成要安排厉墨白跟孩子远走,彻底离开包贝贝?!

“你别问了,今天的事,都是包贝贝自己作的,既然她跟墨白过不到一块去,勉强凑合在一起也是两个人痛苦,反正他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现在孩子也生下来了,离婚也是理所应当的。”厉墨成紧攥着方向盘说。

“虽然你是墨白的大哥,但是这种感情的事,还是让墨白自己做决定吧,毕竟日子还要他们自己去过,我们旁人插不上手!”沈佳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听厉墨成这样说,大概也推断出这次的事情恐怕全是包贝贝一手造成的,所以厉墨成才下了决心要干预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只不过,她并不赞成这样做。

“你知不知道包贝贝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厉墨成听沈佳人的语气,就知道她是偏袒包贝贝的,气的转身瞪着沈佳人,险些控制不住情绪。

“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沈佳人被厉墨成给吓住了,印象中,厉墨成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这么失控过。

“哼!等她醒来,你自己问她吧,我倒要看看你那个好闺蜜到底会怎么跟你解释这一切,虎毒不食子,我没想到包贝贝竟然这么狠心!”厉墨成显然气的不轻,有些迁怒了。

“好了,我会问她。但是我相信贝贝不会是不重视自己孩子的人,或许里面有什么误会,你先不要生气,你现在这样,不是正好正好中了莫晨的算计吗?”沈佳人努力给包贝贝找借口开脱,但是不明真相的她,也只能这样说了。

好在,厉*oss也知道自己生气归生气,但是不能迁怒自个儿媳妇,没再说什么,开车门下了车。

沈佳人看着厉*oss的背影,生气的撇撇嘴。

真是的,这个家伙到底是在跟谁怄气啊!看她晚上不收拾他!

两个人气氛古怪的进了家门,就发现婆婆厉雪舞跟莫远在客厅了坐着,脸色也不大好看,沈佳人直接坐到厉雪舞身边去,贴心的问:“妈,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今天不该让你去医院的。”

想起婆婆在看到包贝贝跟小婴儿的时候那煞白的脸色,沈佳人心里就不好受,这阶段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看看,唉!”厉雪舞拉着沈佳人的手直叹气:“那几个孩子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还是佳人你好。”

被婆婆这么一夸,沈佳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看着一边脸色还没放晴的厉墨成,忍不住用脚踢了踢他的小腿说:“听到没,妈说我好呢,你还敢摆脸色给我看。”

“你是我媳妇儿,当然好!”厉墨成傲娇的哼哼了一声说。

“合着不管是谁只要是你媳妇就好是吧?”沈佳人故意挑刺说。

厉墨成皱眉,知道小兔子这是没事找事,故意逗自己说话,抿抿唇,瞪了沈佳人一眼,没说什么。

“妈,你看看他,眼睛瞪这么大,吓死人了。”沈佳人对着婆婆撒娇:“这脸黑的跟锅底灰似的,活像谁欠了他两个亿。”

厉雪舞看了一眼厉墨成,然后顺势拉着沈佳人说:“那我们不理他了,我们上楼去看看小宇轩去。”

“嗯,不理他!”沈佳人站起来瞪了厉墨成一眼,“我也是有脾气的!”

厉雪舞被沈佳人这一句话,逗笑了,看着儿子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模样,觉得很搞笑,也就沈佳人能让他儿子明明在气头上也摆出这副拿她没办法的表情来。

沈佳人先去换了个衣服洗了洗手,才跟厉雪舞一起去了婴儿房看厉宝宝。

楼下,厉墨成跟莫远两个坐在客厅里,沉默了一会后,还是厉墨成最先忍不住,说:“这次,谁都别想拦我。”

莫远抬头看着厉墨成,良久后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拦你,我相信你有分寸。”

“哼!我真是后悔自己当初顾虑太多,给他留分寸了!”厉墨成冷哼一声。

莫远皱眉,看着厉墨成没有说话,今天的事,不光是厉墨成气坏了,就连他也气的够呛,尤其是看到保温箱里那个跟小猫儿般大小的婴儿的时候,真恨不得将莫晨吊起来狠狠打一顿。

莫晨是他看着长大的,以前他不这样的,可是现在,他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偏执的罔顾人命,简直太不像话了。

“算了,你看着办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了。”莫远叹了一口气,他也是马上要当父亲的人了,如果这事搁厉雪舞身上,莫远觉得自己肯定会疯的,现在光是这样想想,就心里堵的要命,他很能理解厉墨成现在的感受。

厉家跟莫家向来最重视子嗣,莫晨这次做的太出格了,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不然,还不知道今后惹出什么乱子来。

“哼!”厉墨成见莫远态度明确,也没再说什么,反正莫家有莫远这里担着,就算是他做的出格,相信莫骢跟莫老爷子也就雷声大雨点小的说几句,不会有什么的,反正他这次是结绝对不会放过莫晨的。

晚上,沈佳人软磨硬泡的总算从厉墨成那里知道了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包贝贝今天背着厉墨白去见莫晨,她自己以为做的很高明,却不知道自始至终,她的行踪都在厉墨白的掌控之下,只是绝大多数时候,厉墨白不愿意计较,他知道不能把包贝贝逼得太狠了,要给她足够的时间跟空间,不然两人之间好不容易因为孩子渐渐缓和的关系怕是又要僵了。

也亏得厉墨白一只都知道包贝贝的行踪,才及时发现了不对劲儿,包贝贝竟然跟莫晨两个在酒店的房间里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等到他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包贝贝两个人躺在床上,赤身*的,这种情况,是个男人就不能忍,厉墨白当然是要找莫晨算账的,再说了,两个人早就已经视对方如眼中钉肉中刺了,这一出手,都是拼尽全力的。

打斗的结果,当然毫无疑问是厉墨白占上峰,可是就在厉墨白将莫晨打的落花流水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包贝贝突然冲过来,摔了一跤,刚好摔在莫晨的身上,正好趁机挡住莫晨,并大声斥责厉墨白野蛮,结果也是这么一摔,动了胎气,差点一尸两命。

“贝贝不会跟莫晨两个那样的,更何况她还怀着孩子呢!”沈佳人听了厉墨成的描述,当即就指出疑点,“虽然贝贝跟莫晨两人是有情,但是这么多年,贝贝跟莫晨从来没有什么出格的事,又怎么会赤身*的跟莫晨躺在一起,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是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又怎么会那么维护莫晨?这一点根本就讲不通。”厉墨成声音微冷,“你不要再替她开脱了,那个女人就是不知好歹!”

“不会的,厉墨成,贝贝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她前两天还跟我说过,要跟莫晨说清楚,不再纠缠下去了的。”沈佳人还是不能相信包贝贝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虽然她做的不靠谱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在这一点上,她根本不是个随便的人。

“不要被她骗了,那个女人狠心的程度完全超乎你我的想象,你以为,只是那么摔了一下,孩子就早产了?医院在抢救过程中,发现她之前服用过堕胎的药物,她根本就是心狠手辣的不想要生下孩子!”厉墨成咬牙切齿的说:“而且,莫晨根本与包贝贝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莫晨不是莫骢的骨肉,大概就是知道了这个,包贝贝才这么迫切的不想要这个孩子,急着与墨白撇清关系吧。”

“这,这怎么可能?!”沈佳人这下完完全全的震惊了,她紧紧抓住厉墨成的胳膊,简直不敢相信一是不敢相信莫晨竟然不是莫骢的亲身骨肉,二是不敢相信包贝贝能做出这么狠心的事情来,就算是要打胎,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啊,孩子都已经张成型了,这根谋杀没有区别,再说了,这么做,也是十分伤身体的,她怎么能这么胡来!

不过虽然震惊的无以复加,但是沈佳人知道,厉墨成是不会骗她的,所以心一瞬间就沉了下去。

怪不得,厉墨成在接到电话的时候,那么生气,就是她听了,也气的够呛!

包贝贝,你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最好快点醒来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为你说情了。

此刻,莫家大宅里,气氛十分压抑,莫晨原本就别厉墨白打的一身伤,此刻却跪在莫老爷子的面前,脊背挺得笔直,一脸不屈的模样,气的莫老爷子差点背过气去。

这个臭小子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竟然还敢摆出这么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来,真是越来越将长辈不放在眼里了。

“子不教父之过,老大,你看着办吧,我不管了,也管不了!”莫老爷子看一眼莫晨就来气,索性,眼不见为净,起身回房了。

莫老爷子一离开,刚刚压抑的气氛散去一些,众人刚要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却被突然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惊着了,松了一半的气又高高的紧紧的吊了起来。

“臭小子,你说,你知不知道错了?”莫骢拿着藤鞭用力的抽在莫晨的后背上,厉声问道。

“我没错!”莫晨倔强的说。

“你个臭小子,翅膀硬了,啊?敢这么跟你老子说话,你当你老子是死人吗?”莫骢气的又啪啪几鞭子抽在莫晨的身上。

“你根本不是我老子!”莫晨疼的咬着牙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