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2:贝贝早产

厉*oss真是小心眼又记仇,不就是因为莫远跟沈佳人做了些清肝降火的饭菜么,晚上睡觉的时候,厉*oss将沈佳人给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再三用实际行动警示,做小动作想要剥夺厉*oss的性福是要受到惩罚的还不够,接下来一个月,厉*oss真的是卯足了劲儿跟莫远作对,每天餐桌上都是各种大补的食材,势要要莫远吃到鼻血横流,血尽人亡才肯罢休的模样。

当然了,莫远这个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温和的模样,跟谁都没仇没恨的,但是绝对不是好拿捏的软柿子,厉墨成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两个人一个月来围着饭桌斗智斗勇又斗狠,笑话不断,真真是愉悦了身为看客跟调解员兼职裁判的沈佳人与厉雪舞。

这边厉*oss一家人关起门来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的,外界那些捕风捉影的可就不淡定了,猜测不断,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最主流的谣言就是厉雪舞怀孕了,身为家中老大的厉墨成,不希望有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弟弟妹妹来争宠,于是家庭矛盾就出来了。

沈佳人这段日子没有出门,完全没有听到风声,还是包贝贝来串门子,鬼鬼祟祟的问起,她才知道原来外界都已经将他们家的这点事传成了这样。

“佳人,你就真的没觉得别扭?”包贝贝不相信的看着沈佳人的眼睛问。

“有什么好别扭的?”沈佳人白了包贝贝一眼,“你不会吧你,亏你平时思想还挺前卫的呢,这会怎么思想这么老化?你难道不希望你叔叔有个子嗣继承香火?”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就是听他们在外面议论的挺什么的,这不是担心你们心里真有疙瘩嘛。”包贝贝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

“能有什么疙瘩?我婆婆的遭遇我虽然不全知道,但是也是知道一些的,她受了那么多委屈,现在怎么幸福都不为过,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嘴巴长在别人嘴上,我们就过我们的安稳日子,要幸福的让她们眼红!”

“沈佳人,我真没看错你!有魄力,够义气!”包贝贝听了沈佳人的话,对沈佳人竖起大拇指来。

“行了吧你。”沈佳人好笑的看着包贝贝,说道:“我说你不好好在家里待产,怎么净关心这些无聊的八卦啊,真是够了你,也不怕听那些长舌妇的话听多了,影响孩子胎教。”

“我这真的是无聊透顶了!”包贝贝脸色一垮,“你不知道,厉墨白那个大变态,这段日子哪里也不准我出去,我都快要长毛了,憋死了!”

“你肚子都这么大了,不好好在家呆着,还要去哪里啊?你也真是够不省心的,非折腾出点事来你才安分是不是?也就大白纵容你!”沈佳人数落着好友,虽然这阶段她也没怎么出门,但是有关包贝贝的事迹,她可是知道的不少,这包贝贝历来就是个呆不住的主,厉墨白这段时间为了将人留在家里,真是绞尽脑汁,想尽了各种办法,包贝贝怎么折腾他都见招拆招的,家里简直都要弄成个游乐园了,这段时间,为了让包贝贝不寂寞无聊,光宴会就举行了好几次,频繁的让人发指。

二少宠妻宠的无法无天毫无底线的光辉事迹,也足够让人拿出来当谈资了。

可就是这样,包贝贝还不满意呢。

“真恨不得现在就将肚子里的皮球给拿出来。”包贝贝嘟嘟囔囔的说,被沈佳人一数落,气势弱了很多。

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厉墨白有多迁就她,对她有求必应的,但是她就是觉得心里憋屈,说不出来为什么,一边因为厉墨白的所作所为心软动容,一边又觉得自己没有节操没有坚持的憋屈心烦。

“你呀,马上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沈佳人笑着说:“你看看我家宇轩,想想再过不久,你肚子里的小皮球也就会长得跟他一样招人疼,你说舍得让他收一丝一毫的委屈不?”

其实,怀孕的辛苦她深有体会,但是,正如她刚才所说的,受再多的累,一看到孩子,也都化成欣喜了。

“哼!我巴不得这小皮球快点出来呢!”包贝贝嘴硬,但是手却是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一脸母爱的光辉。

沈佳人了然的笑笑,不跟包贝贝浪费唇舌争论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儿。

看包贝贝这个模样,应该是大白最近这一段时间做的工作很到位,这个女人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到底是心软了,到时候孩子生下来,恐怕就是让她离开孩子,她也不舍得离开吧?

不得不说,厉家的男人有一个是一个,一个比一个腹黑。

只是沈佳人只猜对了一半,以至于后来,看到厉墨白心灰意冷的决绝的时候,只感叹世事难料。

“贝贝,最近莫晨怎么样了?他跟孙晓璇还准备结婚吗?”沈佳人有一阵子没有听到莫晨的消息了,好像自从厉墨白车祸出院,他们在厉家老宅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也没有再听到他什么相关的消息。“我不知道,只是家里老头子说让他退婚,他不同意。就这么一直拖着。”想起莫晨,包贝贝的脸色有些暗淡。

“那他也没有跟你说为什么?”沈佳人好奇,莫晨一直这么僵持着不退婚,到底有什么好处?他根本就对孙晓璇没意思,如果只是因为让包贝贝心里不舒服,这个说法太勉强了。

莫晨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才对。

“还能说什么?”包贝贝有些疲累的倚在沙发上,“佳人,其实我现在真的好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两个人,弄得的我好烦,有的时候我真想带着孩子躲起来,躲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一个人生活,可是,偏偏我又没有那个本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佳人,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别胡思乱想了,你要是真的躲起来,那那两个男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将大家搅得天翻地覆的,你还是消停点吧,别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沈佳人拉着包贝贝的手,劝说道。

“我知道了。”这会,包贝贝倒是没有唱反调,很顺从的认可了沈佳人的话。

沈佳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包贝贝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又是莫晨。

只不过这次,包贝贝倒是不避讳沈佳人了,对她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拿起手机说:“我去接个电话。”

“嗯。”沈佳人点点头,看着包贝贝扶着腰站起来,走向窗边,忍不住说了一句:“贝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包贝贝回头看了沈佳人一眼,低了头去接电话了。

包贝贝跟莫晨说话的声音很小,大概也是顾忌到沈佳人在吧,包贝贝声音一直压得很低,沈佳人见包贝贝束手束脚的,也没有刺探别人*的打算,于是去了婴儿房,将空间留给包贝贝。

厉宝宝正在小床上睡得香甜,沈佳人走过去亲了亲他红晕的小脸,然后坐到一边,拿起一本书,随手翻阅了起来。

原本以为要等很久,谁知道,没过一会,包贝贝就找过来了,只是从她的脸色上判断,沈佳人推断她跟莫晨的这通电话聊得并不愉快。

不过,看包贝贝没有要倾诉的*,沈佳人也就聪明的不问,两个人在婴儿房里静静的守着熟睡的厉宝宝,聊天也都是说些跟厉宝宝有关的话题,无关痛痒的。

厉墨白没过多久就来接包贝贝了,他看人看的紧,包贝贝每个日程安排,时间都排列的滴水不漏,他这会是打算接包贝贝去听歌剧的。

包贝贝从听到厉墨白的车子开进别墅,脸色就有些挣扎,最后听到厉墨白进了客厅,她站起来准备要走,沈佳人起身送她,她突然转身看着沈佳人支支吾吾的说:“佳人,不要告诉大白,今天莫晨给我打电话的事。”

沈佳人抬头认真的看着包贝贝,没有接话。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不想让大白误会,你也知道,一提起莫晨的事,他就紧张的跟什么似的,我会找机会跟莫晨说明白,你说得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确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包贝贝脸上挂着一抹愁云,叹了口气说。

“好,我不说就是了。”沈佳人拍拍包贝贝的手,安慰道:“你想开了就好,长痛不如短痛,这样对你们三个都好。”

“嗯,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可是就是狠不下心。

其实,很多时候,包贝贝都特别欣赏佩服沈佳人,当初那么迷恋傅少卿,可是那一年婚姻之后,她竟然跟傅少卿断的干干净净,风过了无痕,她多想也这样,活的简单一点,这段日子她真的有些心力交瘁了。

“好了,别让大白等急了。”沈佳人笑着催促包贝贝。

包贝贝佯装生气的对沈佳人撅撅嘴,然后跟厉墨白出去了。

原本,沈佳人以为包贝贝这次是总算开窍了,要跟厉墨白两个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谁知道,第二天,就接到电话,包贝贝意外早产了,情况十分不妙。

在接到厉墨成电话之后,沈佳人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幸亏,厉墨成知道沈佳人的性子,打了电话没多久,就开车回家,将正准备出门的沈佳人拦住,跟她一起去了医院。

医院里,莫家跟厉家的人基本上都到齐了,气氛很是不好,沈佳人感到的时候,包贝贝还没有醒过来,整个人苍白的没有半死血色,医生说是失血过多,要是晚送来一分钟,说不定就一尸两命了。

沈佳人腿脚僵硬的从病房里出来,看到同样僵硬的坐在病房外面休息椅上的厉墨白,看着厉墨白身上的大片大片的血色,抖动了半天嘴皮子,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眼前的男人。

“大白。”沈佳人在厉墨白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试探着叫了一声。

厉墨白抬头看了沈佳人一眼,发现沈佳人在看他,苦笑一声:“沈佳人,好多血,她,流了好多血,我刚才,刚才真的怕,怕她就那样走了……”厉墨白声音不自禁的带了几分哽咽,他吸了吸鼻子,又说:“我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可是,可是今天我真的……你有过那种感觉吗?”说完又觉得自己失态,自嘲的笑笑说:“我,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你不用理我。”

“我知道。”沈佳人不由得想起自己父母车祸的场景来,她当时跑到医院,只看到父母的尸体,被撞得面目全非,曾经那么美丽俊逸的两个人,突然就变成了两团模糊的血肉……

“我父母车祸的时候,我还在念书,当时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又害怕又难受,想哭又哭不出来。”沈佳人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是很难受。

“她怎么样了?”厉墨白冷不丁的问,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显然是又想知道,又害怕不好的结果。

“贝贝没事,就是失血过多,暂时昏迷了,调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你放心吧。”沈佳人连忙将包贝贝的情况说了一下,当然言简意赅,不去刺激到厉墨白,他少见的脆弱,让沈佳人于心不忍。

“孩子呢?”听到包贝贝没事,厉墨白又关心孩子的情况,只是,提到孩子的时候,沈佳人注意到他的两只手紧握成拳头,显然是在克制着什么。

“孩子也没事,因为是早产,已经被送到保温箱里了。医生说一个月后就可以像足月产的孩子那样正常喂养了。”沈佳人避重就轻的说。

其实,她已经去看过孩子了,是个女孩儿,小小红红的一团,虽然是隔着保温箱呢,沈佳人都能清楚的看清楚她皮肤下的血管,因为是早产,孩子只有一千七百多克,那么小,跟只小猫儿似的,看着就让人心疼的忍不住落泪,真担心她……

听到孩子没事,厉墨白忽然用手遮住眼睛,沈佳人看他肩膀抖动,飞快的别过脸去,将脸上的泪擦掉。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医院的走廊里,静静的不说话,沈佳人知道厉墨白现在需要的不是言语上的安慰,只要有个人这样静静的陪着他坐一会就好了,于是也体贴的不开口打扰他宣泄自己的情绪。

直到过了好大一会,厉墨白才收拾起自己脸上的狼狈,抬头看着沈佳人,说道:“大嫂,你去忙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听到厉墨白喊自己大嫂,沈佳人就明白了,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进了病房。

厉墨成知道沈佳人是去看厉墨白了,见沈佳人进来,伸手拉了拉沈佳人的胳膊,用眼神问她厉墨白情况怎么样了,沈佳人对着他摇摇头,脸上带了几分忧虑。

厉墨白看起来各方面都正常,就连悲伤,都控制的很好,但是沈佳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厉墨白说想要一个人好好想一想,这话让沈佳人想起来就觉得不安,生怕厉墨白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好在,厉墨白没过多久,就出现在病房里,神色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除了眼睛里还有些藏不住的伤痛外。

莫骢见厉墨白进来,上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男人之间的交流,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差不多了。

莫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也上前拍了拍厉墨白的肩膀,然后走出病房,这一带头,莫家的人都相继走了出去,厉老爷子上前拍了拍厉墨白的肩膀说:“事已至此,就别再想别的了,现下最要紧的就是照顾好贝贝的身体跟孩子。”

“爷爷,我知道了。”厉墨白点头,声音带着几分乖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