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1:看我不补死你

楚家的规矩当然没有大到小辈去吃顿饭就要沐浴更衣熏香斋戒跟去拜佛求神似的,而是沐浴更衣这四个字对于楚家人的女人来说,是个心照不宣的暗号,当然,是个耻辱的暗号。

楚思雪想起自己第一次看清那些恶心的嘴脸还是拜楚思雨所赐,那时候她真是很傻很天真,觉得自己跟楚思雨两个就算再怎么明争暗斗的,到底还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不会真的下死手,可是现实却狠狠的抽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那一晚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耻辱,让她彻底认清楚了楚家的每一个人。

是楚思雨亲手设计将她送到那些恶心的老头子手上任其亵玩凌辱的,这么多年过去拿心头的阴影仍旧挥散不去,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努力,可以暂时摆脱这种厄运,谁知道现在,仍旧躲不过那些人的魔爪。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楚思雪觉得这件事跟韩悦脱不了关系,不然为什么她今天刚讽刺了韩悦几句,就被老宅那些禽兽召见了?

哼!现在她是不是更有理由怀疑,韩悦就是楚思雨呢?即便不是,也绝对是与楚思雨关系不一般,这也就是说明,楚思雨根本没死。

真是祸害遗千年!

只是楚思雪万万没想到的是,楚家这次是打算将她逼上绝路,不知想要羞辱她这么简单而已。

傅少卿被解禁之后,外界关于楚思雪的传闻已经炒得热火朝天,楚思雪一下子从豪门千金变成了比鸟国*还火的人物。

“楚思雪,这是怎么回事?”傅少卿约楚思雪出来,问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楚思雪苦笑。

“外面留言传成这样,楚家也不管,难道丝毫不顾及脸面了吗?”傅少卿看楚思雪整个人都被一股子阴郁包围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些视频图片什么的,简直不堪入目,他真不知道,楚思雪竟然会玩的这么出格。

“楚家早在第一时间就宣布跟我断绝关系了,不然你以为那些东西是谁放出来的?”楚思雪冷笑,脸上倒是平静的诡异,没有难堪没有崩溃,没有一点儿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正常反应,让傅少卿都禁不住讶异。

不知道是他心胸太狭窄还是楚思雪太心胸广阔了,感觉她现在完全就像是看别人的事一样的,毫不在意。

“楚家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傅少卿不能理解,楚家的女人都是自小花了大价钱培养的,已经折了一个楚思雨,真不知道,楚思雪的母亲是怎么想的,竟然连自己仅剩的一个女儿都要舍弃。

“弃车保帅,巴结讨好而已。”楚思雪深吸一口气,抬头脸色凝重的看着傅少卿说:“虽然那个韩悦不是楚思雨,但是你这次一定要相信我,楚思雨肯定没死。”

“你查到什么了?”傅少卿急切的问。

楚思雪摇摇头,她将自己这几天的遭遇告诉了傅少卿,然后在看到傅少卿脸上的震惊的时候,嘲弄的说:“你大概也不敢相信吧,楚家竟然出了这么畜生。”

“简直猪狗不如!”傅少卿一拳打在桌子上,生气的说。

楚思雪倒是没有想到傅少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里一暖,随即笑笑,说道:“总之,我觉得还有更大的风浪要掀起来了,这些日子你小心谨慎点吧。”

“嗯,我会注意的。”傅少卿点点头。

“这阶段,我们就先不联系了,我觉得这已经是凭我的现在的能力查到的极限了。我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不管外面怎么说,命是自己的,先保住这条小命才能做别的。”楚思雪不等傅少卿开口,就将他那些欲言又止的话堵了回去。

傅少卿除了点头,什么也不能说了。

“还有,”楚思雪临走的时候,回头对傅少卿笑笑说:“要是我点背死了,记得给我收尸,随便葬在哪里,只要离楚家远远的就好。”

“好。”傅少卿当这是个玩笑,却没想道,与楚思雪的这次见面,竟然真的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而他也真的成了给楚思雪收尸的人。

沈佳人知道楚思雪的遭遇,还是听包贝贝说的,那天包贝贝来串门,无聊中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起楚家的事情来了,然后自然对楚思雪的事评头论足一番,最后还不忘记来个感慨:“其实,我觉得她死了也挺好的,活成这样,真的不如死了。”

“楚思雪死了?”沈佳人敏感的抓住了这个关键词,不敢置信的看着包贝贝。

“你不知道?”包贝贝有些诧异的看着沈佳人,这事情炒得这么火,“跳海,那尸体都泡的跟泡脚凤爪似的,听说死前还被人给那啥过,大白说还是傅少卿私下让人给葬了的,傅少卿没跟你说?”

“没有。”沈佳人摇摇头,想起楚思雪,禁不住要感叹一声世事无常。

“也是,这种事,傅少卿怎么会跟你说,太膈应人了。”包贝贝吐吐舌头,其实她也是无聊翻网页看到的,后来又死缠烂打的缠着厉墨白跟她爆了一点八卦内幕。

“你怀孕呢,注意胎教,大白也真是纵容你,连这种事情都让你知道。”沈佳人看了一眼包贝贝已经显怀的肚子,没好气的数落。

“他有什么能瞒得过我!”包贝贝有些得意的哼哼唧唧。

沈佳人看她这副模样,忍不住问:“贝贝,你跟大白,还会离婚吗?”

看这个状态,应该是不会离婚了吧?

“当然会离婚!我们都签了协议的,只要孩子一生下来,就离婚!”包贝贝认真的说。

“可是,你真的忍心让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妈妈?”沈佳人不赞同的看着包贝贝,“你就不能给大白个机会,明明你们两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

“沈佳人,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死大白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帮着他说话。”包贝贝有些生气的质问。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很无语,或许是旁观者清,她现在分明感觉到,包贝贝心里已经有了大白的位置,说话的语气跟态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以前虽然也大白长大白短的,但是更多的是一种颐指气使,现在,语气里分明已经带了几分依赖跟娇嗔,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啊呀,别说我了,我还有件事问你。”包贝贝说着,有些谨慎的看了看门口四周,然后趴在沈佳人的耳边问:“我听说,我听说……”

“什么?”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包贝贝吞吞吐吐的样儿,这女人向来不靠谱的,今天怎么这么反常,知道避讳起来了。

“就是,我听大白说……”包贝贝东张西望的,可是不等她说完,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像是受刺激似的一把捞起身边的手机,然后心虚的看了沈佳人一眼,说道:“我去接个电话。”说完走到窗边去了。

沈佳人其实早在手机响的时候,就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见包贝贝这么大反应,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女人要是自然点儿,装的跟没事儿似的接起来,她还不怀疑什么,可是她刚才的表现,完全就是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心虚!

没想到,她跟莫晨两个还没断干净呢!

包贝贝接电话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沈佳人也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但是包贝贝接完电话,显然是有了心事,根本坐不住,起身想要回去,沈佳人看她脸色不好,也知道留不住她,只好放人,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嘱咐她:“贝贝,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的人,有些事让你一时间很难抉择,但是婚姻不是儿戏,有些事,你千万别一时冲动,要考虑明白了再做决定啊。毕竟,有些错一旦铸成,说不定就永远弥补不了,回不了头了。”

“我知道了。”包贝贝垂着眼帘,忽然抱了抱沈佳人,说道:“佳人,我都明白,谢谢你。我会好好考虑你说的话的。”

“嗯,回去吧,注意身体,这段日子不太平,你尽量少出门吧,需要什么吩咐下面的人去置办就好了。”

“嗯。”包贝贝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的背影,觉得她像是听进去自己的话了,心里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但是等包贝贝离开后,她才想起来,包贝贝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跟自己说,被莫晨的电话打断了。

想起包贝贝那神神秘秘的模样,好像还是挺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

胃口被吊起来的感觉好郁闷啊。

晚上厉墨成回来,脸色有点不大好,沈佳人担忧的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公司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厉墨成不在意的一笑,“可能真有些累了?”这话听起来是疑问,可是听在沈佳人耳朵里分明就是挑逗跟调戏,她已经可以想象,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话,今天晚上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那晚上早点休息,别去书房办公了。”沈佳人斟酌着,说道。

“好,听老婆的,今天不去书房办公,回卧室办私。”最后一句话,厉墨成是贴在沈佳人耳朵上说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

“没听到你说什么!”沈佳人脸色一红,轻轻的推了一把厉墨成。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要滴血的耳朵,心里感叹,怎么都结婚这么久了,小兔子还是这么不经调戏呢?这脸皮还没有磨练出来啊。

“你们两个人别杵在门口了,快点洗洗手吃饭了。”厨房里早就摆好饭菜,厉雪舞见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在门口那里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催促道。

“好的妈。”沈佳人正好就坡下驴,赶紧去洗手吃饭,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跟厉墨成说:“快点,今天我跟莫叔学了几道菜,都是你爱吃的。”

“遵命,老婆大人。”厉墨成一听沈佳人专门下厨给自己做吃的,脸上的不快一扫而光,追着沈佳人的脚步去洗手了,很是迫不及待的样子。

不一会,洗手间传来两个人嬉闹的声音,在外面的厉雪舞跟莫远两个相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个孩子,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闹腾。”

“小舞,我其实特别羡慕他们,真后悔没有早点将你追到手,白白浪费这么多年。”莫远感慨的说。

“瞎说什么呢,一大把年纪了,还说这些。”厉雪舞娇嗔的瞪了莫远一眼,然后摸了摸肚子说:“或许,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缘分,早一些,迟一点,都不会如此圆满,莫远,能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也很知足。”莫远上前握住厉雪舞的双手说。

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人洗好手出来,就看到餐厅里两个人你侬我侬的,两个人就在餐厅门口,不说话,眼里全是促狭的笑意。

“在那里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吃饭,菜都凉了。”厉雪舞先发现了不对劲,忙抽出手来,招呼儿子跟儿媳。

“这不是怕打扰你们恩爱嘛。”沈佳人调皮的吐吐舌头,然后欢快的入座。

“你这孩子,好的不学,都被墨成那小子带坏了!”莫远看着沈佳人,慈爱的说。

“就是就是,莫叔,我都是被他给带花了,你不知道,厉墨成这个家伙,平日里装的一本正经的,其实蔫坏蔫坏的。”沈佳人点头附和莫远的话。

说完,还示威似的看着厉墨成,心想,谁让你这个家伙刚才在洗手间洗手的时候不老实的,哼!

“我这哪里叫坏,顶多是虚张声势罢了,真正的坏人,你敢当着他的面说他一个坏字?”厉墨成说着,走到沈佳人旁边的位置坐下,手已经不老实的借着桌布的遮挡暗度陈仓,放在沈佳人的大腿上摩挲不停。

偏偏沈佳人明明被调戏骚扰了,还不能说什么,生怕让婆婆跟莫远两个看了笑话,打趣她们,只好强忍着,用眼神警告厉墨成收敛点,不要得寸进尺。

厉*oss怎么可能受威胁,在他看来,沈佳人此刻挤眉弄眼的,不是在警告,分明是在勾引,越发的变本加厉。

“厉墨成!”在冷不丁被厉墨成给捏了一把大腿内侧的软肉之后,沈佳人不受控制的叫了一声,发现对面坐着的婆婆跟莫远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们,沈佳人又连忙掩饰自己的失态,舀了一勺汤给厉墨成,虚假的笑着说:“这是我专门给你炖的,清肝降火,凝气明神,你尝尝。”

“清肝降火?”厉墨成看着那碗汤,微微皱眉,抬眼看着沈佳人好笑的问:“你确定我需要?”

沈佳人恨不得将桌子下面那只作怪的不断揉捏着她大腿的爪子给放到汤里煮几滚,但是仍旧皮笑肉不笑的说:“你最近工作太忙,需要喝点这样的汤水。这不还有凝气明神的功效吗!”

“你确定?”厉墨成刚开始还没在意,现在仔细看了一眼这一桌子菜,马上就明白了做菜人的小心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兔子到底是有多怕他?这些菜,除了孕妇营养套餐,几乎全是“清肝降火”类的菜色,小兔子这是要自己吃到不举?

“确定,确定!”沈佳人假笑着说。

“墨成,这可是佳人忙活了半天的成果,就等着你来验收呢,快点开动吧。”偏偏一个沈佳人不够,再来一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莫远搀和,都等着看他笑话呢!

“那我就开动了。”厉墨成看了一眼沈佳人,递了个晚上回房间再跟你仔细算账的眼神,然后对着莫远笑得虚假,说:“我前阶段太忙了,忽略了家人,所以为了表示歉意,我决定明天开始,由我来下厨一各月,为大家做吃的。”

“你?”沈佳人跟莫远厉雪舞异口同声的持怀疑态度。

“必须是我啊!”厉墨成表情略显夸张的说,眼角的余光却是凉凉的扫在莫远身上。

看我不补死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