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60:冯杰之死

“找到了?在哪里找到的?他现在怎么样?”沈佳人拿着手机,语气带着几分急切。

自从上次冯杰卷款潜逃,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如今再听到这个名字,沈佳人已经分不清心里是种什么感觉,显然,电话那头的傅少卿,此刻的心情比沈佳人还要复杂的多。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佳人,你现在方便吗?来看看吧。”傅少卿说道。

“好,你们现在在哪里?”沈佳人听了傅少卿的话,语气微微一变。

“市立医院,932病房。”傅少卿报了个地址,挂断电话。

医院?沈佳人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疑惑,但是没有多问,反正去了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怎么回事?”厉墨成上前搂着沈佳人,咕哝着问了一句,抱怨着说:“大清早的扰人清梦,这傅少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要去一趟医院,冯杰找到了,不过好像情况有点复杂。”沈佳人对厉墨成当然不会隐瞒。

“我陪你一起去。”厉墨成略一沉吟,就起床穿衣服。

“别了,你再休息一会,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你都好长时间没好好休息了。”沈佳人推了推厉墨成的肩膀,“多给我两个人就行了,没事儿。”

自从上次被楚越半路拦截带去说话,厉*oss十分不爽,现在沈佳人或是厉雪舞只要一出门,身边至少六个保镖,这阵势,让她们根本连出门的念头都兴不起来,安心宅在家里看孩子的看孩子,养胎的养胎。

“那也没有我亲自出马来的安心,走吧,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厉*oss不容拒绝,利落的穿好衣服。

沈佳人知道厉墨成打定了注意,就不会改变,也觉得这件事,厉墨成跟去看看会更好一些,于是跟莫远厉雪舞打过招呼,就出门了。

一路上,沈佳人想过许多有关冯杰的现在的状况,但是在看到冯杰的这一刻,还是震惊无比。

病床上躺着的这个男人,瘦的只剩下一张皮包着几块骨头,脸眼窝都深陷下去,脸颊上两个凹洞,一双眼睛也不比之前清亮,浑浊不堪,在被子外面的两只手更为可怕,让沈佳人直接想到了医院里挂着的人体骨骼图。

沈佳人吃惊的看向傅少卿求证,傅少卿对着她点了点头,沈佳人这才敢相信,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冯杰。

“怎么,会这样?”沈佳人原本想着,不管冯杰是被人打断腿还是打断手也好,摘心挖肺也好,她都不会轻易原谅他,毕竟,是因为他,给傅氏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差点让傅氏爬不起来,可是,现在这一刻,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心里是该恨还是该同情了,她想,傅少卿大概也是如此吧。

这样面目全非的冯杰,让他们措手不及。

“佳人。”冯杰看到沈佳人,眼里的光亮了一下,转头看着沈佳人,朝沈佳人伸出手去。

沈佳人明显的一僵,看着冯杰的那只瘦的只剩下皱皮包裹着骨头的手,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握住。

“冯杰,有什么话,你说吧。”傅少卿看出沈佳人的顾忌,抢先开口道。

别说沈佳人,就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去握住这样一双手,不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是因为背叛。

“佳人。”冯杰的眸子暗淡了几分,看着沈佳人,固执的伸着手,不肯收回去。

沈佳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冯杰,“冯杰,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沈佳人缓缓的开口。

不是朋友,所以根本没有握手的必要了。

只是冯杰不死心,仍旧固执的伸着手,看着沈佳人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沈佳人皱眉,看着古怪的冯杰站着不动,“有什么话,这样说吧。”

冯杰看着沈佳人,嘴巴紧紧的闭着,眼睛里的光却是越发亮眼。

“冯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欠我们一个解释。”傅少卿说道。

冯杰却看都不看一眼傅少卿,仿佛这眼里只有沈佳人一个人,他的手伸在半空中,仍旧保持着那个要身手去握的姿势,对傅少卿的话充耳不闻。

“他应该已经死了。”站在沈佳人身边一直没出声的厉墨成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厉少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明明……”傅少卿看了一眼厉墨成,然后又神色复杂的看着冯杰,话锋一转:“的确,他现在的模样,还不如死了。”

冯杰是他从大到小最好的玩伴朋友同学铁哥们,曾经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如今变成这副模样,的确是生不如死。

并不是他不肯承认自己做人失败被背叛,但是此刻看到冯杰这副模样,他真的情愿相信,那一切都不是他的本意,只求他给他一个解释,只要他给,他就信。

“我是说,他已经死了。”厉墨成知道傅少卿误会了他的意思,他看着病床上的冯杰,沉了语调。

“厉少,我知道,他之前是做错了,可是现在他已经变成这样,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傅少卿以为厉墨成这是要杀人灭口,不赞同的看向厉墨成。

厉墨成这个男人太强势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想要明诚插手傅氏太多的原因,他不想沈佳人在所有事上都受厉墨成摆布,没有发言权。

“据说在苗族有一种失传的蛊术,很是邪门,他们将蛊虫养在人的身体里,让蛊虫蚕食人的精血,将人掏空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冯杰看起来还活着,其实他早就死了,只是寄居在里面的蛊虫没有死罢了。”厉墨成解释道。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这不是演电视。”傅少卿激动的大声说,但是说完后,看到厉墨成平静如水的面色,再看看冯杰古怪的姿势,那眼神自始至终都当自己没存在一样,眼里只有一个沈佳人,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从脚底窜起一股子凉气,整个人都打了个寒战。

他觉得厉墨成说的好像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沈佳人显然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看着冯杰,捂住嘴,而冯杰仍旧看着她,向她伸出的手也没有收回去,脸上的表情僵硬,再仔细看,眼睛里竟然是没有聚焦的。

“他应该是受了指令,想要将身上的蛊虫转移到你身上。”厉墨成看着冯杰,脸色一冷。心想今天幸亏他跟着来了。

“冯杰他……”傅少卿听了厉墨成的话,一阵后怕,看着冯杰,又看着沈佳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末了,求助的看向厉墨成:“现在该怎么办?”

“隔离吧,尸体必须焚烧掉,处理干净。”厉墨成说完,吩咐手下的人将冯杰隔离,并嘱咐他们不要跟跟他的尸体有任何的接触。然后带着沈佳人出了病房。

“医院这边的事,我会处理的,你先带着佳人回去吧。”傅少卿从病房里出来之后,脸色说不出的凝重。

“他是尽早上被出现在我家门口的,当时还知道我是谁,他跟我说不要碰他,我当时还以为……”傅少卿想到尽早见到冯杰的场景,表情沉痛,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站的离沈佳人远远地,问:“我是不是也要隔离?”

“我让人给你做个检查,应该是不需要,听你这样说,他应该是刚死不久,见到你的时候,还有意识,这种蛊虫有个特点,寄主没死的时候,是不会转移的,而且,它们不会主动转移,只有皮肤接触才会。”厉墨成看了一眼傅少卿,“你最好让今天接触过他的那些医生护士也做个检查,这种东西很危险。”

“我这就去做。”傅少卿一听,立刻照办,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跟厉墨成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在厉墨成的博学面前,他的那点水平真的上不了台面。

厉墨成打发走了傅少卿,将沈佳人安置在休息椅上坐下,然后给韩修打了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形说了一下,又让人将安置冯杰的整个过程都录下来。

里面的人从医院里找了存放尸体的冷藏柜,将冯杰的尸体放进去,结果那些蛊虫一遇冷,经受不住,开始骚动,眼瞅着从冯杰的身体里钻出来,但是却找不到寄主,只在冯杰的身上密密麻麻的排成排,那场面,让见惯了血腥的医生都忍不住喉咙不适,有好几个吐晕在厕所。

沈佳人没有敢去看,厉墨成自然也不会让沈佳人去看这些恶心的东西,给她捂着眼睛堵着耳朵,将她护在怀里,直到这一切都弄好了之后,才带着她离开医院。

“你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手段来,太残忍了!”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光想象一下那场景,沈佳人就忍不住心颤。

蛊虫这种东西,沈佳人只是在那些小说影视作品里看到过,还以为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谁知道,竟然真的有这种恶心的丧尽天良的东西。

“针对你的,我想象不出来除了他们还有谁。”厉墨成安抚的拍着沈佳人的后背,眼里却是寒光点点,细碎成河。

这算是什么?

给他的警告?

看来在相继端了孙氏与宁氏之后,那些人也坐不住了。

只是这种肮脏的东西,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敢拿出来用,这么说他真的是有点小瞧他们的本事了呢。

他真的是太心慈手软了。

傅少卿因为接触过冯杰的身体,所以要被隔离检查,幸好公司这阶段发展稳定下来,他将几个重要的案子都交给可靠的人,又让沈佳人把关,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楚思雪这阶段跟傅少卿联系不上,有点发急。

“楚大小姐,没想到又见面了,好巧。”楚思雪正在拨傅少卿的电话,一连三遍了,那边仍旧提示关机,她脸上不可避免的带了几分烦躁,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心情更加糟糕了。

“韩大小姐是在跟我说话?”楚思雪左右看看,发现院子里只有她跟韩悦两个人,才有点儿夸张的问。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会以为我在跟鬼说话吧?还是你心里有鬼?”韩悦看着楚思雪,带了几分轻蔑。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觉得见鬼了。”楚思雪说着,配合的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韩悦,企图从韩悦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可惜,让她失望的是,韩悦脸上什么疑点都没有,“果然心里有鬼。”

“其实我心里很坦荡,不过是适应不了韩小姐的称呼而已,因为虽然我姐姐去世了,但是这楚家大小姐的称呼,还是她的,就算是没有她,我这个在楚家排行第五的人,也怎么蹦跶不到楚家大小姐的位置上去。更何况,我对那个位置,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楚思雪看着韩悦,眼里飞快的划过一丝疑惑。

她怎么觉得,在自己说了这些话之后,韩悦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情绪,她有什么好得意的?要得意也是楚思雨得意吧?难道是她眼花了。

自从知道韩悦的DNA检测报告没有错之后,楚思雨这阶段就没有再去费心的怀疑韩悦,寻找证据,但是今天,既然好不容易碰上了,那么她不会白白的放过这个机会。

“人贵有自知之明,楚小姐看起来做得很好,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啊。”韩悦不冷不热的嘲讽道。

“当然要摆正,有些事,不是争取就能得到手的,我姐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我可不敢再不自量力了,韩小姐作为一个外人,恐怕不知道吧,这楚家的水深得很,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与虎毛皮,别到时候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还真有人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下。”韩悦说着,嘴角勾起个得意的弧度:“你不用费心去找傅少卿了,他已经被隔离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要步冯杰的后尘,做第二个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的人了。”

“你什么意思?傅少卿怎么了?冯杰找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楚思雪看着韩悦追问,语气急切。

冯杰卷款私逃的事,在上流社会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韩悦知道也是正常,只不过冯杰被找到,傅少卿被隔离,这些事她统统不知道,这个韩悦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楚小姐对自己的姐夫,还真是不一般的关心啊。”韩悦见楚思雪着急,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恨意。

“你错了,他早就不是我的姐夫,不过我对他关心倒是真的,谁让他命硬呢,一连克死两个未婚妻,跟他打好关系,下次哪个女人不顺眼,就可以直接让他帮忙喽,毕竟,这个男人虽然命相不好,但是有一副好皮囊,比那些皮松肚凸的老家伙们,好太多了,是不是?”

楚思雪故意将那些老家伙们咬的很重,果然,让她看到韩悦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闪烁。

“没想到,楚小姐还有这样有趣饿得想法,这主意听起来不错。”韩悦的失态也就是那么一秒钟的事,快的让人抓不住。

她似乎是不愿意跟楚思雪多谈,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楚思雪看着韩悦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不安来,说不上是为什么。

很快的,这股不安变成了现实,晚饭之后,楚家老宅那边传来话,让她沐浴更衣,回去吃饭。

楚思雪接到电话之后,脸色发白,手机直接掉在地上,摔碎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