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9:隐忧

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吃晚饭的时候,厉墨成到底还是被两家长辈念叨了。

“墨成,你这臭小子最近太高调了。”先是莫骢打头阵,“你说说,这孙氏,毕竟跟我们莫家是姻亲关系,这宁浩,也是我的老部下了,你这一下子不声不响的就将人家连窝端了,是不是对你莫叔叔我有意见?”

“莫叔,我有我的理由,而孙氏跟宁氏也都是咎由自取。”厉墨成态度很强硬,一点也不卖莫骢的面子,他看了一眼莫晨的方向,嘴角一勾:“只不过是订了个婚,没有法律效益,还不是姻亲。”

一句话,说的孙晓璇脸色发白,她求助的看着身边的莫晨,眼里全是委屈。

“晓璇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是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莫晨看着孙晓璇,含情脉脉的说。

“看来是非卿不娶了。”厉墨成玩味的看了一眼莫晨说:“结了婚还是可以离婚的。”。

“既然认定了,我就从来没有想过离婚的问题,我不是拿婚姻当儿戏的人。”莫晨一本正经的说,目光却是落在对面的包贝贝身上,看着包贝贝一直在低着头吃东西,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心口堵得厉害。

“原本我还觉得迁怒孙氏有点过了,听你这样说,我总算心安了。”厉墨成冷笑一声。

“墨成,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骢皱眉,他今天当着双方家里人将这件事提出来,并不是要追究厉墨成的不是,孙家这门亲事他并不看重,而且孙家人收尾不干净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这样当着孙晓璇的面一提,无非就是想要糊糊弄弄的将这件事揭过,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毕竟,看莫晨的样子,已经放不开孙晓璇了。

可是现在听莫晨跟厉墨成的话,他总是觉得这其中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在。

“莫叔,我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从不主动与人交恶,但也绝对不任人欺负,孙家落到这不田地,是他们咎由自取,不过我们小辈的事,你们长辈就不要跟着操心了,我以后会注意把握尺度的。”厉墨成也知道莫骢的意思,一番话说的很圆滑,但也给莫骢留下台阶。

“厉少说的自己跟正义卫士一样,是不是忘记了这世上还有警察?”莫晨不屑的冷哼一声。

“的确忘记了,莫少这样一提醒,我想剩下的扫尾工作让警察介入或许会更好一些?”厉墨成顺着莫晨的话说。

“莫晨。”孙晓璇一听厉墨成的话,立刻紧张的拉住莫晨的胳膊,对着她摇摇头,“算了,别为我们家的事闹得大家心情不好,我爸其实早就想歇歇了,我又挑不起大梁来,孙氏能这样,也是好的,至少那些工人们,没有下岗,工作都保住了,也是安慰了。”

有了孙晓璇的台阶,莫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厉墨成的眼神仍旧带着怒气。

其实,孙氏企业不干净,他早就知道,要是真的由警方介入,局面只有比现在更糟,可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明明被厉墨成打了脸,现在反而让大家觉得,他反过来倒是应该感激他手下留情了。

“宁氏的事,又是怎么回事?”厉老爷子插话进来问。

“爸,宁氏的事,我是百分百支持墨成的。”不等厉墨成开口,莫远抢先说。

“这宁浩到底做了什么?”莫老爷子也有些好奇的了。

宁浩是莫骢的老部下了,很有头脑的一个人,早些年转业,弄了宁氏集团,事业蒸蒸日上,两家人也素来交好,虽然莫家人心里都清楚,宁氏发展这么快,里面肯定有些不为人道的事儿,但是这段日子市里的领导班子撤换了好几个主要人物,都是因为宁氏的牵扯,这让莫老爷子跟莫骢都不小的震惊了一把,不知道宁浩竟然野心这么大,更好奇怎么惹到厉墨成,厉墨成又是怎么雷厉风行的在短短时间内就将宁浩给拉下马来的。

“爸,你还记得佳人刚怀孕的时候跟雪舞两个人开车出门发生的那起车祸吧?那肇事车辆一直查不到,后来查出来是宁浩的女儿宁馨做的。”莫远脸色沉重的开口。

“那宁馨不是……”莫骢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沈佳人。

“是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而且宁馨死的那晚,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袭击佳人,差点将佳人害死她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莫远说道这里,语气里带了愤恨,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莫老爷子跟莫骢,又说:“只是宁浩将宁馨的死因全都归结在佳人的身上,暗中联合孙氏打压傅氏,更早在宁馨没死之前,为了跟傅氏联姻,就设套算计傅氏,实在是……”

“养女不教父之过啊!”莫骢感叹道,“这宁馨真的是被宁浩给惯坏了。”

“我看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莫老爷子生气道:“这宁浩,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完全是被金钱腐蚀了脑子了!”

“虽然是这样,但是墨成你下次做事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再这么高调了。”厉老爷子感慨道。

“爷爷,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厉墨成很诚恳的说。

“嗯,阎王好斗,小鬼难缠,这政局不比商场,水也深,关系也复杂,下次做事前,好好掂量掂量。”厉老爷子知道来龙去脉之后,装模作样的说了厉墨成两句,然后话锋一转:“听说这次,楚越在里面帮了不少忙?”

厉墨成点点头,心想这老爷子的消息倒是挺快,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他们的耳朵去,偏偏这些人还喜欢装糊涂,来多次一问。

“楚老头又打什么主意?”莫老爷子一听,立刻不满的问道,然后有些紧张的看着厉雪舞跟莫远,莫远对他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管他打什么主意,我都是姓厉不姓楚,至于楚部长,他可能是觉得亏欠吧,他想要弥补,只求自己心安罢了,与我无关。”厉墨成严肃的说。

“唉!作孽啊真是!”莫老爷子听了厉墨成的表态,放心的同时,也不由的感慨良深,“这楚老头我看是作到头了,要不是当年……现在有墨成这样的孙子接手,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我看楚家也到头了。”

“哼!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老天爷,绕过谁?”厉老爷子怕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很是愤慨,说完之后又是对在座的人训话道:“你们这些小辈都给我听好了,将来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个底线,不准做哪些违背良心道义的缺德事,否则,别说外人,就我老头子,第一个也不饶了你们!听到没有?”

“听到了。”厉墨成为首的小辈们,莫家的长辈跟厉家的长辈们都异口同声的回答。

吃晚饭,大家又各自聊了一会,莫老爷子领着莫骢莫晨他们先回去了,莫远跟厉雪舞他们要离开,被厉老爷子留下了。

“小舞,你跟我到书房来。”厉老爷子说完,先起身上楼了。

厉雪舞咬咬唇,站起来跟着上楼,脸上有些忐忑,孟嘉怡他们看到厉雪舞不安,都上来安慰她:“没事,爸爸肯定是担心你的身体,别有太大压力。”

厉雪舞感激的点点头,脸上的窘迫少了几分。

“妈不会有什么事吧?”厉雪舞去了书房后,沈佳人有些不放心的问身边的厉墨成。

“能有什么事?老爷子估计是高兴坏了,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厉墨成不以为意的说。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沈佳人更担心了,生怕老爷子真转不过弯来。

不过沈佳人看一边从从容容的莫远,又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厉雪舞一进书房,看厉老爷子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关上门有些气弱的喊了声:“爸。”

厉老爷子转过身,看着厉雪舞,好一会才说:“这孩子你打算生下来?”

“爸?”厉雪舞一时间吃不准厉老爷子什么意思,本能的戒备起来。

以前不是挺赞成她跟莫远的事的吗?怎么现在好像并不高兴似的。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厉老爷子佯装生气的瞪了厉雪舞一眼:“爸爸什么时候强迫你的意愿过?”

“爸——”厉雪舞的声音带了几分哽咽,不自禁的想起三十年前的事来,当年她也是未婚先孕,当时观念落后,她又是被下放到乡下的,名声可想而知,就是那样,她的爸爸也没有逼迫过她,而是在确定了她想要生下孩子之后,力排众议,支持她将孩子生下来,说他的女儿,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没做昧良心的事,生个孩子怎么了?

时至今日,他仍旧这样护着她,其实,厉雪舞不是不知道,她虽然跟莫远结婚了,但是年纪一大把了,这个时候怀孕生子,外界不知道要有多少风言风语,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暗中嘲笑他们,想到这些,她只觉得对不起家里。

“爸不是不同意你生孩子,只是你这身体,爸爸实在担心。”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高龄产妇了,他不希望的是,女儿为了这个孩子搭上半条命。

“爸,我身体没事,调理得当的话,没什么大碍的,你放心吧。”厉雪舞感动的说。

“墨成那小子怎么说?”厉老爷子又问。

自己马上要添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弟弟妹妹,真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有意见。平时他们虽然开玩笑说起过这件事,但是谁知道一旦成真,那小子心里会不会有什么疙瘩。

“这事,是墨成先同意的,不然我跟莫远也没打算再要孩子的,毕竟我们年纪也真的不小了,自从佳人怀孕,每个月产检的时候,墨成跟莫远也都带我去定期做身体检查,是确定了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才决定要孩子的。”厉雪舞一想起自己的儿子,心里就暖暖的,他真的是思虑周全,什么都为自己考虑到了,就跟眼前的父亲一样,绝大多时候,她都觉得跟儿子的身份完全是调了个个。

“墨成那小子,有心了,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相信莫远那小子,不会让你有个闪失的。”听厉雪舞这样说,厉老爷子总算是放心下来,看来这个孩子是她们做足了准备才迎接来的,不是一时疏忽。

“嗯,莫远对我很好。”提及莫远,厉雪舞脸上带了几分羞涩与甜蜜,倒像是个恋爱中的少女似的。

“楚越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厉老爷子显然是知道她们今天见过面了。

“没什么,就是把一些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相信,他以后不会再纠缠了。”提及楚越,厉雪舞的神色有些黯然。

“唉!那孩子也是个没福气的,投错了胎投到楚家,这样也好,说清楚了,你以后踏踏实实安安分分的跟莫远两个过日子,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只怪你们没缘分。”厉老爷子虽然足不出户,但是显然,什么都知道了。

“我知道的爸爸,从答应跟莫远结婚的那一刻起,我就将过去放下了,不打算跟他再有什么牵扯。”

“嗯,拿得起放得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这样很好。”厉老爷子欣慰的看着厉雪舞说:“都怪爸爸当年……不然你们姐弟跟墨成,也不会都被牵累,跟着遭罪,受那样的苦。”厉老爷子想起当年,仍旧满是自责。

要不是他力挺白司令,不肯跟风像那些人一样落井下石,也不会落魄那么多年不得平凡,让楚老爷子那趋炎附势的小人,糟践她的女儿跟孙子。

“爸爸,你说过,做人但求问心无愧,你做的很对,我们从来没有怪过你。如果是我们,也会那样做的。”厉雪舞知道,老爷子一直为当年没有能力保护她们而自责,这么多年来,想起那段旧事,一直耿耿于怀。但是,不管那些年,她遭遇过什么,就连好几次差点撑不下去,好几次在死亡边缘挣扎,她都从来没有怪过自己的父亲。

“好了,爸爸今天心情很复杂,不管怎么样,爸爸都希望你好好的,你们姐弟三人,爸爸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现在看你过得舒心,爸爸也总算放下一块心事。”厉老爷子高兴的拍拍厉雪舞的肩膀,说道:“好好调理身体,生个健健康康的小宝宝出来。”

“嗯,一定会的。”厉雪舞将手放在肚子上,笑得异常温柔。

虽然过去遭受过那样的劫难,但是现在这样,她觉得这辈子知足了。

好像一切都风平浪静,顺风顺水起来。

这段日子,厉墨成没有那么忙了,一切又恢复到正规,他的时间也多起来,虽然晚上仍旧偶尔在书房里处理下公务,但是也都是到了睡觉的点儿就休息了,而且精力旺盛的不得了,可劲儿的折腾着沈佳人,落了沈佳人不少抱怨跟白眼,可是厉*oss像是没看到一样,仍旧春风得意需尽欢,不放弃任何及时行乐的机会。

厉雪舞自从诊断出怀孕来,就在家里享受国宝级的待遇,莫远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做足了准备,列了一个长长的计划表,大小琐事全都考虑齐全,但是每天却仍旧怕自己做的不好,在甜蜜与焦虑中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长长惹来沈佳人跟厉墨成的打趣,觉得他整个人紧张的不正常了。不过他仍旧这样痛并快乐着。

包贝贝跟厉墨白的关系也比以前稳定,不似刚开始的剑拔弩张,随着包贝贝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完全一个沉浸在喜悦中的准妈妈。

莫晨跟孙晓璇的事仍旧胶着,不说结婚也不说分手的,不过看起来跟往常无异,就像是普通正在交往的情侣一般。

只是,沈佳人总是觉得,这段平静的日子,像是偷来的一样不真实,总觉得就像是拍戏一样,不知道在哪个时刻,导演一喊停,一切就都变了。

果不其然,这天一大早,沈佳人接到傅少卿打来的电话。

冯杰,找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