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7:大打出手

“你那些所谓的重要的事,现在在我妈妈眼里不值一提,楚部长,是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我妈妈现在很幸福,你不要再去打扰她了,而且,我也不会让你,让你们楚家任何一个人再去打扰她的幸福,她在你身上蹉跎了二十多年,把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都浪费在你身上,已经够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厉墨成态度十分明确坚定的拒绝。

他不会再给这个男人,再给楚家任何一个伤害她母亲的机会。

哪怕,这个男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也不行。

“墨成,大人之间的事,还是让我们大人自己解决吧。你只看到你妈妈过得不好,你可又看到我过的什么日子?难道你就不能对我这个父亲公平一点?”楚越看着厉墨成,痛苦的开口,现在的他,从车上下来,已经完全放下身段,不再是那个身居要职的楚部长,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的父亲。

“你觉得不公平,笑话!你几时又对我们公平过?楚部长,这世界上几时有公平这种东西存在过?要不是当年厉家落魄,我母亲堂堂厉家大小姐,难道还会配不上你?钟家算个什么玩意?是你们楚家趋炎附势,钟家见高踩低,将我母亲的自尊跟厉家的尊严脸面踩进泥土里,明明,我母亲才是你的妻子,可是钟雪梅一个小三上位,却拿着主母的身份对我们母子赶尽杀绝,我跟我母亲,都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根本不欠你们任何人,我们不跟楚家钟家讨债,你们就该烧高香感激涕零了,现在反过来倒打一耙,跟我们讲公平,你摸着良心告诉我,要不是我厉墨成如今闯出一番天地,要不是厉家沉冤得雪又站稳了脚跟,你还有你们楚家,会正眼看我们母子吗?说什么让我继承楚家,无非是想要借着我跟我母亲绑上厉家从而巩固你们楚家的地位,让我回楚家给你们卖命而已,回去告诉楚老爷子,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我这辈子只姓厉,至于楚家,早在当年他默许钟雪梅让人将我推进水塘,差点丧命,在他将我们母子扫地出门的那一刻起,我跟你们楚家就在没有任何瓜葛。”

厉墨成一番话,说的冷清至极,可是只有在他怀里的沈佳人知道,他嘴上说着绝情的话,心里却同样不好受,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恐怕是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疤了,每提及一次,都像是将结痂的伤口撕开一次,鲜血淋淋。

“我,我不知道当年……”楚越听了厉墨成的话愧疚难当,这是第一次,厉墨成跟他说了这么长的一大段话,可是这些话,却像是钢针一样,扎进他的心里,让他心疼的时候又震怒难当。

当年,他以为只要他离开她们母子,她们母子就会平安无忧,可是现在听来,还是他太单纯了,太相信老爷子跟钟雪梅了,不知道她们背着他还做过这些。

“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我们母子只想过简单的生活,你要是真的为我们母子好,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至于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插手,我敢做,就一定会承担后果,不需要你介入。”

“我只想见你妈妈一面。”尽管厉墨成说了那么多,但是楚越的初衷不变。

自从莫远跟厉雪舞结婚以来,他根本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想起厉雪舞竟然改嫁给莫远,听着打探来的她们夫唱妇随,浓情蜜意的生活,他就要疯了。

“我真为楚部长的理解能力担忧。”厉墨成脸色骤然又冷了几分,楚越的顽固不化,让他彻底失去耐性。

“我必须见她一面,有些事,我只想当面跟她讲。”楚越不肯松口,站在车边看着厉墨成。

“你休想!”

“楚越,时至今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讲的?”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又开过一辆车来,厉雪舞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安然无恙的沈佳人与厉墨成后,才看着几米开外的楚越冷冷的问。

“小舞!”楚越一看厉雪舞来了,一脸激动,刚迎上前去,就看到车里又走下一个人来,莫远走上前,将一条围巾给厉雪舞围上,然后搂着厉雪舞的腰,看着楚越。

楚越上前的步子生生顿住,看着莫远,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

“楚部长,好久不见。”莫远完全无视楚越的杀气,对着楚越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

“跟你没什么好见的。”楚越用力的压住自己的怒气,然后看着厉雪舞,带着几分恳求的开口:“小舞,我们谈谈。”

“楚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厉雪舞目光平静的看着楚越,说道:“你今天真是太失分寸了,这样闹开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楚越这么一折腾,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S市,甚至是A市,该知道这件事的,还有那些不该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知道了,不知道要让人看多少笑话。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不这样,我又怎么能见到你一面?”楚越的脸上带着浓浓的自嘲:“小舞,我是不是很可悲?儿子不愿意认我,妻子改嫁给别人,我现在真的是妻离子散孤家寡人了。”

“楚越,这些,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成定局了不是吗?没有我们母子羁绊,你这些年过的风生水起娇妻爱子在侧,享尽人间美事,如今又做这副嘴脸,是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改嫁?还是你觉得我厉雪舞这辈子就该守着你的那段情,孤独终老,没资格再追求自己的幸福?”厉雪舞脸色难看至极。

“娇妻爱子在侧?”楚越自嘲的笑了,“小舞,我跟钟雪梅是结婚了,还有了孩子,可是这些年,我除了被她下药碰过她一次之外,从来没有再碰过她,至于楚非墨,自从我知道钟雪梅怀孕之后,曾经不止一次的要她去打掉孩子,可是孩子还是生下来了,落地的那一刻,他已经是个生命,你总不能让我掐死他吧?我给他取名字叫非墨,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思吗?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抱过他一下,他与我而言就像是在楚家寄养的孩子,在我心里,从来都只有墨成一个孩子!这些年,我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平步青云风光无限,可是谁又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与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貌合神离的过日子,与一群自己不喜欢的人逢场作戏的勾心斗角,这根本不是我要过的日子,可是我根本没办法不是吗?我以为你是能理解我的,就算是我再苦再累再不甘,我至少还觉得自己有个盼头,可是如今……你们说我懦弱也好自私也罢,说我不公平也罢,可是自始至终,谁又给过我公平?他们拿住你们母子来要挟我,根本就是拿住了我的命脉,我要怎么反抗?”

楚越说完,眼里已经含了泪。

沈佳人觉得自己今天听到的秘密太多了,一时间感慨万千,再看看楚越跟厉雪舞,莫远跟厉墨成的表情,沈佳人只有默默叹气的份,其实,她看得出来,楚越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婆婆的,但是真的是造化弄人,他不是输在爱情上,而是输在自己的身世上,输在自己是楚家唯一的孩子身上。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过去了,楚越,这是我们的命。”厉雪舞眼底也泛红了,避开楚越的目光,别过脸去,沈佳人看到她飞快的擦了一下眼睛。

“小舞,我不信命的,我不相信!”楚越听到厉雪舞决绝的话,神色又激动了起来。

就算是她跟莫远两个结婚了,他也不想失去她!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做什么?楚越,我们不可能了,我现在过得很好,我还是那句话,过去的事,我们都没有错,错只错在天意弄人,你回去吧,我就当今天我们没有见过。”厉雪舞说完,转身准备上车离开,可是楚越却激动的上前一把抓住厉雪舞的胳膊,说道:“小舞,我说过不会放手,这辈子不会放手,要我忘记掉,忘掉我们的过去,生不如死!”

“楚越,你放手!”莫远看到厉雪舞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生气的将楚越抓着厉雪舞胳膊的手甩开,“你弄伤她了。”

楚越紧张的去看厉雪舞的手腕,果然看到白皙的手腕上五个清晰的指痕,心里又自责又愤怒,自责自己没有控制力道伤了厉雪舞,愤怒莫远甩开自己的手。

“莫远,你不是瘸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表面上装的道貌岸然,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假装自己的腿废了,让小舞愧疚,同意嫁给你,你才是彻头彻尾的小人!”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尤其是莫远站在厉雪舞身边一副呵护占有的姿态,早就让楚越不满了,他说着,一拳朝着莫远挥了过去。

这一拳,他早就想要打了。

莫远毫无防备的吃了一拳,然后抹了抹嘴角的血,看着楚越冷冷的说:“楚越,我没这么你卑鄙,我喜欢小舞,追求小舞,光明正大,要是我但凡有一点歪心思,小舞也不会在你身上蹉跎二十多年,楚越,你这一拳头打的好,你让我彻底清醒过来,自己过去是多么的愚蠢。我应该早一点不择手段的将小舞早点追到手!”

“你……”楚越被莫远的话简直气炸了,毫不客气的又挥拳朝着莫远砸下来,只是这一拳却被莫远接住了,毕竟两个人差了十几岁,楚越的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而莫远还正值壮年,优势显而易见。

“现在该轮到我了!”莫远说完,给了楚越一拳,楚越也跟莫远一样,嘴角有血迹滴落下来。

两个人还要打,却被反应过来的厉雪舞跟厉墨成两个分开。

“你怎么样?”厉雪舞将手帕递给莫远,看着他肿了一半的脸心焦的问。

“是不是很难看?”莫远有些懊恼的问。见厉雪舞不回答,心情低落的说:“我也就这张脸比她有优势了,如今这点优势也没有了。”

厉雪舞看着突然间孩子气的莫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厉墨成抓着楚越的手腕,将他带到一边去,冷冷的问:“楚部长,你五十多岁了,不是五六岁,还要幼稚到什么时候,你难道要明天的报纸都刊登你的娱乐八卦?你丢得起这个脸,我妈丢不起!”

“你就算再怎么否认,也是我儿子,为什么每次都帮着外人说话!”楚越气的怒吼。

“我只要我妈幸福,而她的幸福,现在只有莫叔能给,你要是真的还爱着我妈,就别来打扰她的生活了,我妈不也是默默的承受着那些感情沉默了二十多年?为什么你就不能?”厉墨成反问道。

“墨成,我也已经默默的承受着这份爱而不得的痛苦二十多年了,我恐怕没有力气再继续痛苦下去了。”楚越看着厉墨成,眼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悲伤。

刚才与莫远两个角力,他更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已经老了,恐怕没有力气再守个二十年等待厉雪舞回心转意了。

而这辈子,他不想再错过她。

厉墨成,难得的没有冷嘲热讽,看着楚越没有开口说话。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厉墨成才缓缓开口:“别闹了,先回去吧。”

楚越看了一眼厉墨成,然后不甘的看向已经上车的莫远跟厉雪舞,甩开厉墨成的手,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只是,他的脚步格外的沉重,那背影让人看了忍不住难受心酸。

楚越上车后,就离开了,沈佳人走到厉墨成身边,伸开双臂,轻轻地抱住厉墨成,默默的陪着他。

她知道,尽管厉墨成对楚越看起来冷漠无情,甚至是带着恨意带着残忍,但是他此刻心里肯定不好受。楚越的那些无奈,她能体会,相信厉墨成也不会体会不到,只是,真的是天意弄人,他们都没有错,所有的错都应该归结于楚老爷子跟钟雪梅。

要不是他们从中作梗,今天或许也不会是这种局面。

厉墨成下意识的将沈佳人抱紧,两个人在风中站了好一会,厉墨成才缓缓的开口:“我们回去吧。”

“嗯,肚子好饿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沈佳人抬头对着厉墨成温柔的笑着说。

“那你陪我一起吃。”厉墨成将下巴在沈佳人的脑袋上蹭了蹭,说道。

“求之不得。”沈佳人飞快的回答,生怕厉墨成反悔了似的。

“小兔子,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厉墨成却站在原地,紧搂着沈佳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厉墨成,我不会离开你。”沈佳人从厉墨成的怀里钻出来,抬头直视着厉墨成的眼睛说:“哪怕所有的人都说我配不上你,哪怕我会拖累你,哪怕我能做的事仅仅是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递一杯水一杯茶,我也不会离开你,这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没用,小兔子,你能陪在我身边,对我来说,已经是一辈子最美好的事。我无法想象,没有你,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会比现在的他更加悲惨。”

这个他,很明显是指楚越。

“我不会让你变成跟他一样,我舍不得,所以这辈子赖定你了,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沈佳人说完,又用力的抱住厉墨成,今天的厉墨成很不一样,他的心,很疲惫也很脆弱,她忍不住想要小心呵护,用心疼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