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6:醉翁之意不在酒

“放肆!你竟然敢骂我!沈佳人,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不敢把你怎么样?”楚越的脸色黑的跟锅底灰似的,他万万没想到,沈佳人敢当面这么顶撞他。

“你当然敢!你都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劫持我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再说了,男子汉敢作敢当,你敢拍着胸脯说,抛妻弃子,你没做过?”沈佳人也毫不相让,其实,她心里多少畏惧楚越的,毕竟这个男人的气场在这里,但是她还真不怕楚越把她怎么样,至少现在不会把她怎么样,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当然不止是劫持她过来说说话这么简单。

“妄自议论长辈私事,顶撞长辈,可真是好教养!”楚越被沈佳人戳了心窝子,可是偏偏不能理直气壮的否认沈佳人的话,气的身子直颤。

“除了拿身份,家世,教养这种没营养的借口说事,楚部长还能不能换点新鲜的?”沈佳人脸上带着几分轻慢。

“你这样牙尖嘴利不识大体的女人,不适合呆在墨成身边,他值得更好的女人!”楚越冷冷的盯着沈佳人。

“可惜了,他就是看上我,想要拆散我们,我劝楚部长别枉费心机了。”沈佳人故意带着几分得意的开口。

“不知轻重!”楚越丢下四个字,不再跟沈佳人争辩了。

沈佳人也懒得跟楚越两个再废唇舌,打开车门想要下车。

“你想去哪里?老实呆着!”楚越命令道。

“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跑了?我去车上看看我的午饭洒出来没有!”沈佳人会老实听楚越的话才怪,推开车门就下去了,外面的保镖想要拦着,却冷不丁被沈佳人尖细的高跟鞋提到膝盖,疼的蹲下去。

楚越看着无所畏惧的沈佳人,对着涌上来的保镖摆摆手,那些保镖散开了,没有再阻止沈佳人,沈佳人打开自己家的车子,就看到司机正抱着给厉墨成准备的餐盒,飞快的打量了一眼沈佳人,确定她安然无恙后,暗暗松了一口气,说道:“大少奶奶,餐盒好好的。”

沈佳人点点头,看了一眼被保镖用枪指着的司机,确定他没有再受伤后也放下心来,说:“估计你们大少用不了多久就过来了,别担心,不会有事。”

楚越在车上,看着这一幕,眼睛微眯,没想到沈佳人的确有几分机灵劲儿,看来也不是刁蛮没脑子的。

果然就跟沈佳人说的一样,厉墨成很快的就赶过来了。

楚越坐在车上,看着这么快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厉墨成,心里真是又气又嫉妒,他打电话约他好多次,让他出来,可是他都不理会自己为了个沈佳人,火急火燎的。

“你怎么样?没受伤吧?”厉墨成上前一把将沈佳人搂紧怀里,问道。

“能有什么事?我好好的没事。毕竟,楚部长要找的人可不是我。”沈佳人一边安抚着厉墨成,一边往楚越坐的车子看了一眼。

明知道自己不讨喜了,可偏偏还要用这种手段来逼迫厉墨成,真不知道这楚部长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其实,沈佳人哪里知道,不用这种方式,楚越连见厉墨成一面都难。

他是真的被逼的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对一个女人下手不成?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楚越听了厉墨成的话,生气的质问。

“你们楚家不是最擅长此道吗?欺负妇孺,也不是第一次了,不然楚部长为什么会这么应用自如?”厉墨成当然不会给楚越好脸色,两人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

“你……”楚越气的一口气都在胸口,真恨不得过去拍死厉墨成,但是一想到这次的约他出来见面的目的,又忍下火气。

“你最近给我少折腾,上头已经有人在盯着你了!”楚越放下一半车窗,看着厉墨成说道。

这个臭小子,原本以为他是个脚踏实地的,谁知道竟然在S市一下子掀起这么高的浪来,搅得S市翻天覆地的不说,就连上面的人也惊动了,这次他做的实在出格了。

“这是我的事,劳烦不到楚部长你操心,有这个精力还是操心一下你的好儿子吧。”厉墨成冷笑一声说。

“你也是我的儿子!”楚越最受不了的就是厉墨成这副将他当外人,完全排斥的语气,可是他是真的拿这个儿子没办法,这是他欠他们母子的。

“我没有父亲。”厉墨成声音冷酷而又残忍,带着恨意。

“这次S市的事,我帮你压下来了,下次做事之前,考虑清楚后果,你都不小了,不要再这么冲动,我……”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护你护到几时。后面的话,楚越还没有说完,就被厉墨成不客气的打断:“多此一举。”

原来,这段时间那个暗中帮忙摆平官场上那些是非的人是他,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但是厉墨成完全不领情,没有楚越,他照样能将这些事都处理妥当,所以,眼前这个男人以为这次从中帮了点小忙,就想要借此来套近乎,真的是很可笑。

“墨成,你该知道,搞经济跟搞政治不一样,你不要年轻气盛,一下子得罪一大拨人,将人都得罪狠了,虽然现在你风头压他们一头,但是除非你彻底的斩草除根,不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在他们身上栽跟头!”楚越有些语重心长的说。

宁浩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前段时间,痛失爱女,这次又被厉墨成将他们的家族企业连根拔起,不会久这么痛快的了结了的。

而且,他这些年发展势头又猛,不光是在S市,就是在A市,他也有不少稳健的人际关系,要不是他从中斡旋,厉墨成什么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

“那就彻底的斩草除根好了,楚部长再担心什么?难道是怕查到你的头上?”厉墨成说完嘴角一深,明显嘲讽的弧度。

“别胡说!总之,你自己要心里有数。”楚越也被厉墨成眼中的恨戾惊住了,但是很快调整好表情,说道。

“楚部长,别绕弯子了,要是你想拿这些所谓的人情来说事的话,趁早免开尊口,免得你高贵的自尊受伤。”厉墨成看楚越的眼神越发的讥诮。

楚越的心事被看穿,很是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没跟你绕弯子,说那些也都是实话。”说完之后,见厉墨成有些不耐烦了,便切入正题:“我这次来是想看看宇轩那孩子,我是他爷爷。”

听到楚越将主意打到厉宝宝身上,沈佳人有些不淡定了,她紧紧的握着厉墨成的手,眼中拒绝的意味很明显,她不能让儿子有一点点的闪失。

“我有的时候,真的不能理解,你们楚家人到底是怎么将自己的无耻展现的这么淋漓尽致的?厉宇轩姓厉,你姓楚,哪来的爷爷?”

“墨成!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下过去,我当年也由不得以的苦衷,难道,你真的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母子去死?我赌不起,只能将你们推得远远地,不然,你又怎么会这么安然的长到大?”楚越被刺伤了,横亘在他们父子之间的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始终是他们心尖上的一根刺,除不掉也剔除不了,只能随着日月积累,看着它扎的越来越深。

“懦弱的人,才会一直强调这个,难道当年不是你瞒着我妈跟姓钟的女人好上了,孩子都有了还把我们蒙在鼓里,楚部长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左右逢源,说什么为了我们母子的安全才会这样,说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其实不过是笃定了我妈会放不下,笃定了我妈不会再嫁吧?可惜,莫叔叔的痴情让你始料不及吧?”厉墨成丝毫不给楚越留脸面,当面揭他的短。

“我承认,当年是我无能,是我不能护你们母子周全,可是我现在不一样了,为什么你还要做这些?为什么还是不肯跟我相认?你知不知道,有了楚家的助益,你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无论是你选择从商还是从政,你都可以走的更远!”楚越尽量避开以前的话题,提醒厉墨成现在的状况。

“不需要!”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做多少都弥补不回来。再说了,楚家又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他接手楚家,不过是为楚家卖命而已,而且还要因此搭上自己的终身幸福,自己母亲的终身幸福,当他蠢吗?

别说是他了,就是楚非墨都看不上楚家,阴奉阳违的,也只有眼前的男人跟楚老爷子才相信他无害,相信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跟个傻瓜一样的好控制。

当然了,这些他是不会告诉楚越的,他们楚家的家务事,他才不屑于平头论足。

“墨成!”楚越没想到,就算是这个时候,他跟沈佳人两个势单力孤的被他这么多手下保卫者,他仍旧这么冥顽不灵,固执的让自己想吐血!

“好,既然我的好心你都当成驴肝肺,那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让我跟你妈两个见上一面,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说。”

沈佳人听了楚越的话,愣了一下子,心想,原来,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