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她是我夫人

兰雪的关押室有些不同,里面不仅有床有被子,还有一些电子仪器,因为她受伤了。

劳伦斯进去的时候,两个医生刚替她检查完,他向离开的医生点了下头,便关上门走到床边,看着沉默从没开口说过一个字的女人。

“兰雪,今天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你要听吗?”劳伦斯脱掉被淋湿的外套,坐到她的床边陪她聊天。

他和往常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也知道你和靳成锐他们之间的事情。”实际上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这么决绝,你还这么年青,如果你告诉我事情的真像,我会向法官争取减刑。”“我也有一半中方的血统,兰雪,你应该相信我是真的想帮你。”

“地狱里不会有天使,只会是魔鬼。”劳伦斯从湿渌渌的外衣口袋掏出张纸。“认识这个标志吗?”

上面是地狱天使的缩写。

兰雪看到这三个字母瞳孔微微紧缩,但她仍紧闭着嘴。

劳伦斯笑了起来,开始他丰富多彩的演讲:“我不知道这对你们来说代表着什么,我只知道军部及政府一直在打击它。你知道要杀的那个男人和女人是什么人吗?他们是中方军部的,现在他们来到格拉斯哥做什么,我想你一定清楚是吗?我想艾薇有向你说那天早上他们去皇家海军部队的事,毕竟你们两个是很要好的姐妹。”

劳伦斯将她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继续说:“你们是这个组织训练出来的杀手是不是?从小被当成机器一样训练,在没有阳光的空间里,麻木的学习着各项技能,你唯一的乐趣就是和艾薇聊天对不对?但现在你却杀了她,杀了前一刻还和你愉快聊天的朋友。”

他的这些话,不过是一些推断,一些大胆的想像,可看兰雪的反应,他的猜测似乎是对的。

“你怎么知道,我和艾薇是朋友?”兰雪缓缓开口,说了她来这里的第一句话。

劳伦斯面露笑容,告诉她原因。“我在房间的垃圾桶里发现两个被吃了一半的苹果,枕头上有你们两个的头发,它有可能是不小心粘上去的,但我更倾向你们曾一起枕过它。”

兰雪沉默会儿,看着他颤抖干哑的问:“这里是警察局?”

“你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你们要对付组织?”

“我想是的。”

兰雪突然抱住头,痛苦的无声吼叫起来。

“你还好吗?”劳伦斯把她插着吊针的手拉下来。

无法接受的兰雪突然崩溃,歇斯底里的讲:“他们说我们是在维护正义,我们不是杀手,我们不是杀手……”

“国家是不会伤害保护它的军人,你们是杀手,不是维护正义的无名英雄。”劳伦斯残忍的告诉她真像,然后又安慰她。“你可以休息会儿,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你可以叫这里的警察通知我。”

“不,我不用休息!”兰雪突然紧紧抓住他手,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看到门外进来的女人,用力把他拉到里边,同时滚下床踢转床板挡住飞来的子弹。

墨镜女人见立起的床板,握着枪走近床,同时掏出另把枪反手将冲进门口的警察打死。

床板后的兰雪一把扯掉身上的针管和医疗仪器的线路,她紧崩着背蓄势待发,在枪声一响时迅猛奔跑出去,踩着床板一个高空一百九十度飞踢,将把枪转向她的手踢折,接着落到地上猛烈一拳把女人打得后退。

后退两步的墨镜女人在躲避兰雪的连环攻击时,左手枪口翻转对着门口连开几枪,脚尖顺时将门勾上。

门“碰”的一声关合,墨镜女人挡开再次攻向自己的兰雪,左腿一扫狠辣的击中她流血的腿。

劳伦斯看到那个女人狠狠踩着兰雪的伤口,捡起倒在地上的医疗设备就咂向她。

墨镜女人侧身僻开飞来的物品,抬手就对他连开几枪。

子弹打在铁板床上叮当响。

兰雪吼叫的旋转起身,手肘攻向她背部,将她撞到在地便双手缠住她脖子,在要将它扭断时,似隔着枕头响起的闷重枪声比她更快一步。

这次的枪声和之前的不同,劳伦斯探头看到压在女人身上的兰雪,立即冲出去把她抱到一边,用力按住她腹部血流如柱的伤口。

看到劳伦斯,女人正要把他解决时,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子弹随之而来的飞射进来,她连续几个后空翻,最后身体柔软的从通口钻了出去。

往关押室走的杨光和靳成锐远远的听到枪声,他们快步跑过去看到躺在门外的警察,心里一惊,立即将门踹开。

靳成锐迅速精准的枪法,一连几枪都没有打中目标,在她钻进通风口时只有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腿。

看到从雪白墙壁上流下的血,靳成锐让杨光留下来就往外跑,去追那个跑掉的女人。

杨光看到手忙脚乱的劳伦斯,叫他把兰雪放到地上。

劳伦斯满身是血的问:“她怎么样?她不会死吧?”

“我也不知道,两颗子弹都打进了肺部。”杨光看了伤口,对劳伦斯讲:“帮我把她抬到床上去,我要马上为她手术。”

劳伦斯有些慌张的点头,和她一起把兰雪抬到床上,看她挣扎努力睁大的眼睛,知道她是不想死。“我去叫医生!”

“劳伦斯。”杨光叫住往外跑的人。“我需要血浆,那些医生知道她的血型。”

“好!”劳伦斯跑出去,对围上来的警察头子和小警察讲:“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携助抓人!”

被他这么一吼,警察头子才反应过来,叫小警察把两个已经死掉的部下抬走,便下了全城搜捕的命令。

居然真有人跑来警察局杀人了,这可给警察头子打了一巴掌。

因此在外面乱成一团的时候,却没人去打扰杨光。

在杨光等来血浆准备手术,警察头子通知所有小警察时,从通风口爬出去的女人扶着墙往外跑,在走过一辆车门没锁的出租车时,她拉开门坐进去。

而在小警察那里的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么大胆的偷车贼,大呵的跑过去。“嗨,那是我的车兄弟,你上错车了!”待走近发现是自己等的那个女客户,立即举起手里的硬币讲:“小姐,这是你刚才掉的硬币……”

“呯”的一声枪声,在瓢泼大雨的灰蒙天空下响起。

出租车司机倒在湿渌渌的地上,硬币脱离束缚一直滚到下水道盖上,它围着盖子转了个圈,最终还是掉了进去。

出租车被发动,急速的倒车声弄出很大的响声,值班的小警察惊醒过来,连忙掏出枪冲车射击。

靳成锐跑出去的时候只看到胡乱开枪的警察,和迅速消失雨幕的出租车。

“去叫救护车!”靳成锐跑到出租车司机身边,发现他还没有死,把他拖回警察局时让那个慌了神的小警察做点有用的事。

里面的杨光给兰雪进行了局部麻药,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术刀,便准备取弹。

这次手术,杨光没有多少把握。兰雪之前中了三枪,本来就失血过多,这次更是伤到内脏,并且她现在的心跳频率在降低,如果发生休克现象,她再怎么顺利的把子弹取出来,不能做心肺复苏也一样救不了她。

劳伦斯坐在一边紧张的等待着,而那些医生重新搬来了仪器,他们不断说着伤员的各种坏消息。

杨光把他们的声音拒之耳外,取出第一颗子弹时发现她的心跳在降低,就对坐着的劳伦斯讲:“劳伦斯,来陪她说说话。”

“我要跟她说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

劳伦斯很紧张,但他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他走到兰雪身边,看她不愿闭上的眼睛,尽可能轻松的讲:“兰雪,你得活下去,想想艾薇,还有刚才那个该死的女人,你应该帮助我们把那个组织找出来,这样我们就能摧毁它,让那些和你一样有着善恶之分,对正义无比热情的人知道真像,然后让他们去做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劳伦斯不怎么会安慰人,这番话听起来很欠扁,伤员都这样了,还让她想着别人,要是其他人肯定会气得吐血。可兰雪不是其他人,组织让她感到愤怒,欺骗了她这么多年,又让她杀了艾薇,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报仇,想要弄垮它。

兰雪伸手抓住他的衣服,颤抖的、艰难的、用力嘶吼出四个字。

恐怖、排雷。

恐怖?排雷?劳伦斯不明所以,正要再问她时,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就紧张的问杨光。“她怎么样?”

杨光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把伤口缝合起来,便把下面的事交给医生,和劳伦斯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情况不乐观。我已经把子弹都取出来了,可兰雪的生命迹象很薄弱,现在最好把她送去正规的医院接受全面检查。”

“苏醒的机率是多大?”

杨光再次摇头。“一半一半吧。”“最好马上按排她送医院。”

“如果地狱天使的人知道她没死,一定会再派人来暗杀她。”劳伦斯思考的讲:“我们得制造她死亡的消息。”

“这恐怕需要那个大胖子警官的帮忙。”

“我这就去找他。”

杨光和劳伦斯出去,看到长官拖着个比他身形宽不少的家伙进来,又迅速围上去。

靳成锐把出租车司机放到地上,用他的衣服按压住伤口对女孩讲:“拿绑带来。”

“是。”杨光后退,然后迅速冲进兰雪的房里,在一堆医疗器具里找到纱布又跑出去。

在他们把伤口紧紧绑住时,救护车迅速的赶来,把出租车司机抬走。

短短半小时不到的时间,警察局死了两个警察,一个无辜的司机中弹,两件命案的第一嫌疑人生死未卜,可以说是一团遭。

不过再怎么遭,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大胖子警官,在全城通辑那个女人。

劳伦斯说服大胖子警官,给兰雪制造死亡假象,再暗里把她送进军区医院,并让大胖子警官派人看守。

搞定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的两点。

靳成锐在警察局里要回了杨光的枪,在劳伦斯那个乱七八糟的公寓清洗一下,便和他告别。

这里的事还没有完,劳伦斯看着他们为难的讲:“你们不可以多留两天吗?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多关于地狱天使的信息,说不定兰雪醒来就可以找到这个组织在哪里。”

杨光摇头。“劳伦斯,我们还有其它事要做,如果你有什么重要的发现,可以给我们邮件。”

劳伦斯看靳成锐。

靳成锐也是一样的决定。“劳伦斯,我等着你这里的消息。”

“好吧,你们路上小心点。”

“我们会的。”

离开劳伦斯的公寓,杨光和靳成锐回到原住民区的旅馆。由于大胖子警官已经查出谁是杀人凶手,他们两个回到这里没受到攻击,但也没有欢迎。

他们回房间拿了行李就直奔机场,前往地图上的另一个点。

坐在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上,靳成锐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个护照,给朗睿打了个电话,言简意赅的讲:“订第三个的机票。”说完便挂断了。

杨光他们总共带了五个不同的护照,而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是不可能再用真实身份了,除非他们想一路上都被人追杀。

因为警察局一事,现在机场多了许多警察,每个通过安检的人都要先被人工检查一次。

杨光顺利通过安检,和长官坐到长椅上候机时,想到了来时的艾微。

希望这次不要再有这样的艳遇了。

**

杨光他们到的第二个地方是法国的西部,他们会在这里呆两天再去佩里格城市。

他们从格拉斯哥走时,是下着大雨,等他们飞到普瓦捷时,却是睛空万里,阳光温暖。

杨光呼吸着这座小城的空气,仿佛闻到了薰衣草和枫叶的味道。

“要打车吗?”一辆绘着牛仔图案的出租车停在杨光及靳成锐的面前。

杨光打量戴着牛仔帽,放着牛仔歌的司机,看向长官时笑了。

奔放的牛仔歌曲在高速公路上尽情的飞扬,路宽人少的车道,让杨光体验了一把西部风情的飙车感觉,虽然不是骑马,但是坐车能坐的这么爽,这对生活在帝都那个走路比开车快的城市要好太多了!

司机看客人高兴,更加热情的交谈起来。“你们是来这里玩的吗?”

“嗯,来这里旅行的,牛仔先生你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推荐吗?”杨光从车外伸回脑袋,笑眯眯的问他。

牛仔先生跟着音乐打着节拍,说着让那些开发商想揍死他的话。“好的地方?这里除了骑马就是找宝藏,不过找宝藏都是假的,都是那些开发商弄出来的东西。”

“不过来都来了,被骗次也没事,权当做体验。”杨光不介意这些,但是为了讨好司机先生,她率先问了有关骑马的事。

牛仔先生热情好客,可却不怎么会说话。“骑马啊?几年前我们这里都有骑马比赛,可是自从摔死几个人后,这个节目就被禁止了。”

杨光:……

牛仔先生,你能说些好的不?不是骗人就是死人,这让我们对这里的印象大打折扣啊。

“不过你们要想骑马,我到是知道一个好地方。”

“那附近有旅馆吗?”要玩,还得要有住的。

牛仔先生重重点头。“有住的有吃的,还有一个漂亮的湖。”

“那真是太好了。”杨光光是想想都无比向往。执行任务时虽然也会看到许多漂亮的景色,但那个时候哪会有现在这样的心情去欣赏。

看她雀跃的模样,牛仔先生很开心,他把车顶收起来,让她能够更好的看到沿途的风景。

杨光看到一下变跑车的汽车,跌破眼镜,可马上她被路边满眼的绿色和盛开的花吸引目光。更重要的是,这条柏油路好像只有这一辆车,她没有闻到汽车的尾气,没有听到刺耳的车鸣,这里一切就像是梦中花园,宜人宁静、空气甜美、春风迷人。

“这里就像个世外桃源。”折腾一阵,终于累了的杨光坐下来,靠在长官身上,看着高空上的蓝天白云。“像从一个世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前不久她做了一场未知生死的手术,满身是血,现在她便置身在这么美的国度里,真像是做梦一样。

“等你在这里生活久了,就会觉得这里太安静。”靳成锐摸了摸她滑嫩的脸蛋。“你可以睡一下,我想没那么快到。”

“嗯。”

后面叽叽喳喳青春飞扬的女孩睡着了,牛仔先生对着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的男人,主动搭讪的讲:“我叫凯特。”

“你好凯特先生,我叫靳。”

“你好你好。嗯,你还是叫我牛仔先生吧,哈哈,这个名字真是帅呆了。”

凯特今年其实有五十岁了,只是他性格乐观,又打扮潮流,看起来像是个四十出头的大男孩。

而靳成锐对他的话不知该怎么接,刚才那句自我介绍,已经算是非常友好和熙的话了。

凯特见他不怎么爱说话,笑着笑着就尴尬起来,然后又问:“你要听歌吗?”

“不,谢谢。”

凯特从中后视镜看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眼睡着的女孩。“她是你女朋友吗?看得出来你很爱她。”

“不是,她是我夫人。”

------题外话------

香瓜回来了,大家有没有想香瓜呢?反正香瓜是想死你们了,全体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