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一大早的真激烈

劳伦斯今天很兴奋,他像个进入青春期的小子,一个通宵都没睡,在证据科兴致勃勃的研究那把薄刃。

这把薄刃不好控制,很容易就伤了自己,能够用它当武器的人,一定非常厉害。想到那个女人,劳伦斯拿起外套准备走时,看到被放在支架上的手枪,脚步停了下来。

手枪对狙击枪,真是精彩绝伦的战斗。

劳伦斯对枪械没有特别的兴趣,当然,它要是把凶器就不一定了。他戴上白手套,拿起装在透明密封袋里的手枪。

这是把很常见的手枪,上面的消音器也很常见,看起来它就是把普通再普通不过的手枪,只要有点关系就能轻易搞到。

仔细观察的劳伦斯发现枪身保养的很好,一些划痕被重新上过的漆掩盖,看得出来枪的主人很爱惜它,而它比其它地方都要光滑些的板机,证明这是把经常被使用的枪,而且用得比较久了。

把手枪放回去,劳伦斯看向旁边的L115A3狙击步枪。

这可是个大家伙,抱手臂看了会儿的劳伦斯把它取下来,放到桌上拿出纸片式的放大镜,把枪身全部看了遍,发现这狙和刚才的手枪完全相反。它是把全新的枪,漆黑的壳子没被损坏过,看起来是刚拆包装的新玩具。

劳伦斯把枪放倒,看到支架底部有些泥土。这是那女人用时蹭上的。没有理会这些不值得思考的泥土,劳伦斯拆出弹夹,看到里面只有半夹子弹。这是她失去目标后慌乱射的结果,从这看来她还不够成熟,至少比起靳成锐来说还稚嫩的很。

没什么新的收获,劳伦斯把弹夹装回去时,看到板机的地方有几个字母。他用放大镜看了下,记下这三个字母就把枪放回去。

HAs,用俄语是有的意思,用芬兰语是在的意思,用英语是……HellsAngels地狱天使的简写。

劳伦斯大脑飞快运转,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在电脑前飞舞着手指,从一个特殊网站找到了一些关于地狱天使的资料。

迅速的把所有资料看完,他笑了起来,愉快得像找到宝藏的孩子。

“原来是这样。”劳伦斯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他在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眼睛明亮有神,端着咖啡杯的手兴奋的颤抖,脑袋里在想着许多事情。

这个靳成锐到底是什么人?他来这里找爱尔将军不可能是单纯的叙旧。

想到他去见爱尔的事,劳伦斯冒着被中情局监控的危险,去查了爱尔和靳成锐的信息,但是除了浅面的资料,他一无所获。

看来还得从那个女人身上突破。看着电脑里HAs的图标,劳伦斯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穿上外套临出去时拿了把长伞。

警察头子因为抓了两个国际人物,一整晚没睡好,也大早来了警察局。

他迈动短小的步子,小跑进局里咒骂的讲:“该死的天气,出来时明明一点下雨征兆都没有。”

“警官,你应该像劳伦斯侦探那样,随时带把伞。”值班的小警察笑呵呵的讲。

警察头子瞪了他眼。“劳伦斯那家伙也来了?他在哪里?”

“正在审问那个女人,进去大半个小时了,警官你要不要去看看?”

“你要是想被嘲笑就尽管去好了。”警察头子擦着脸上的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杨光醒来的时候,意外的感到非常暖和。她原本已经做好承受寒冷的准备的。

摸到身上盖的被子,杨光睁开眼睛抬头往上看,发现长官为了让自己呼吸畅通,被子只盖到胸口一点。她摸了摸有点凉的脸颊,想昨天晚上肯定很冷,便往下拱,把被子拉过头顶往上推。

靳成锐早就醒来了,看她像头虫子似的拱动,揉了下她毛茸茸的脑袋。“你做什么?”

“长官你把被子拉上去,不用管我。”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啊……唔……”

“又怎么了?”

“脚麻了。”

杨光把被子推上去后,就想翻过身,结果被椅靠卡住了,接着长时间保持这个动作的她,稍微一动后,双腿就像通电般的酥麻,仿佛有无数虫子在咬她。

难受得缩起腿想要去揉它们的杨光,这一动直接摔到地上。

靳成锐手快的锢住她腰,才没让她整个人都摔下去。

劳伦斯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从被子里传来的哀嚎,调侃的讲:“一大早的真激烈。”

靳成锐没理他,把被子扯开,又把蹲在地上起不来的女孩抱起放到椅子上,给她揉腿。

杨光本来还想起来伺候伺候一下长官的,自己靠着他睡了一晚,他肯定被自己压的浑身不舒服,结果没想到还让他来伺候自己。

看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劳伦斯也不急,靠在门上等女孩能下地才走向他们,把桌子和一张椅子搬到房中间。

“现在我们来谈谈昨天晚上的事。”劳伦斯看了眼趴在桌上的女孩,视线看向男人。“靳准将,你考虑的怎么样?”

“还没考虑好。”靳成锐看还没缓过来,皱着五官精神不振的女孩。“在这里我没法思考。”

“如果我给你开个头呢?”

靳成锐没有回答,摸着女孩的头,把她凌乱的头发弄顺了。

“今天早上我和那个叫兰雪的嫌疑人谈了下,知道她是一个叫地狱天使集团派来的杀手,你们来格拉斯哥是在调查地狱天使的事吗?”

实际今天早上的谈话,兰雪并没有说什么。行动失败,即使她能顺利出去,都逃不过组织的追杀,因此她已经放弃挣扎,判刑或是死亡,她早已做好准备。

靳成锐和兰雪那类人打的交道比较多,大体清楚她们那里的游戏规则。现在听他这么说,知道这是他自己编的,但他能这么快查到地狱天使身上,不得不承认杨光的观点。

他是个聪明人。

“我需要一个安全可靠的谈话地方。”

劳伦斯打量这个房间。“这里很安全,相信不会有人拿着L115A3狙击步枪冲进来。”

“如果不能满足,那么我只能叫律师。”靳成锐从容的谈着条件。

和他对视阵的劳伦斯最后起身。“OK你赢了,我去找那个大胖子警官。”

警察头子听他要把人带走,立即问他是不是找到凶手了,否则不给放人。

他这是想要挟劳伦斯帮他破案,这样他就又可以高枕无忧了。

“凶手还没有确定,但有证据证明不是他们两个。”劳伦斯不是笨蛋,这件事显现和那个叫兰雪的女人有莫大关系,哪果他说她是这两件命案的凶手,那她一定会被送上法庭,到时要见一面都麻烦的要死。“警官,他们是国际友人,我想你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要是有罪还好,若是没罪,你觉得我们格拉斯哥的待客之道经得起世界的评论吗?”

“劳伦斯,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警察头子明显被他唬到了。

劳伦斯优雅一笑,像个贵族伸士。“警官,昨天我没有证据,现在我有了。”

成功把人提出来,劳伦斯把他们带去自己的公寓。

杨光看到乱七八糟的公寓,又扭头看穿得整洁的劳伦斯。“劳伦斯,你确定这是你家?不是走错门了?”

“我有钥匙,证明这是我家没错。”劳伦斯走进去把掉在地上的枕头扔到沙发上,把倒在地上的咖啡豆捡起来放到桌上的烟灰缸里。他简单的把沙发收拾下,就叫他们进来坐。

这里其实还不错,空间大,环境好,如果不是外面灰蒙蒙下雨的天气,这里一定很明亮。

劳伦斯在房里转来转去,最后他端出两杯咖啡和柠檬水。

“女士你现在只能喝这个。”劳伦斯把柠檬水放杨光面前,把一杯咖啡给靳成锐和自己。

“谢谢。”杨光拿起玻璃杯,看到上面的柠檬片惊奇讲:“没想到你家里还会有这么新鲜的水果。”

“虽然我的生活有点乱,但不可以抹杀我对食物极致的追求。”劳伦斯说完看着靳成锐。“现在你可以说了,我这里没有多余的人,没有摄像头和录音器。”

靳成锐收回视线,审视对面的劳伦斯。“你为什么对我们的事这么认真?相信我劳伦斯,被牵扯进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劳伦斯无所谓的耸肩。“我想也坏不到哪里去。”

“比你想的还要糟糕。”

“那真是太有趣了!”

杨光:……

在他们交谈时,杨光喝着柠檬水打量他的房间,看到铺着地毯的地上有一串湿渌渌的小脚印,它一直延伸到里面的卧室。

发现她探头探脑的劳伦斯也看到了脚印,立即大叫的冲进去。“拿破仑!你又跑到我床上去了,我一定会把你杀了煮汤喝!”

拿破仑?杨光手臂撑在沙发靠上,看到劳伦斯提着一只小猫出来。

是只很常见的小野猫,不是什么名贵品种。现在它浑身被雨淋湿,看起来更像只耗子。

“劳伦斯,没想到你还养宠物。”我觉得你连自己都养不好。“你还是快把它放生了吧,看它瘦得只剩骨头了。”

劳伦斯把拿破仑关进小笼子里,然后又把小笼子放到壁炉前面,回到原来的位置喝了口咖啡讲:“放生它就会饿死,在我这里至少还能活着。”“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事。”

杨光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劳伦斯总是能这么自然把跑偏掉的事弄回正轨?

靳成锐也仿佛刚才没发生过任何事,平静讲:“我需要和爱尔少将通个电话。”

“你请。”

靳成锐打给爱尔少将,一共有两件事,一个是劳伦斯是否可靠,二个是告诉他一下。

听到劳伦斯这个名字,爱尔少将很意外,他无比严肃的讲:“靳准将,如果你觉得他有用就尽管用,但你要做好被他怪异性格所弄出的麻烦做好准备。”

“我明白了爱尔少将,感谢您提供的帮助。”靳成锐挂断电话,把一部份事情告诉了劳伦斯。

劳伦斯非常聪明,即使是这一部份,他也能很快寻找出更多的线索和答案。

杨光看他扑进书房的桌上,又是笔记又是电脑的折腾,打了个哈欠问靳成锐。“长官,我们去吃早餐吧。”

“想吃什么?”靳成锐起身,整理了下衣襟。

和他一起出去的杨光,回想刚才来时看到的早餐店,想了想说:“我们去吃绿豆子煎饼。”

在杨光他们去吃早餐、劳伦斯扎进自己的世界里时,一架从某国家飞来的飞机,降落在了格拉斯哥的飞机坪。

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随着人流走出机场,看了下手腕上的时间,拦了辆出租车。“去警察局。”

杨光和靳成锐打着劳伦斯那把黑色大伞,在雨中走过漫达哈大街,买了三份早餐又看了会儿被雨幕侵染的城市,便回到了劳伦斯的公寓。

在长官把伞收来的时候,杨光先一步走进楼梯间,看到蹲在楼梯上面的拿破仑。

拿破仑看到他们喵的叫了声,就跑进屋里面。

杨光上楼把早餐放到桌上,蹲壁炉前看那个笼子,对身后的男人讲:“长官,拿破仑是直接从封闭的笼子里钻出来的,劳伦斯怎么在这方面这么笨?”

把伞放在门外的靳成锐往书房看了眼,对壁炉前的女孩讲:“过来吃早餐。”

“好,我去叫劳伦斯。”

“不用,快点过来吃。”

杨光有些疑惑,但还是坐下来先吃,想劳伦斯肯定还沉浸在他的思绪世界里,现在去打扰他也不好。

靳成锐和往常一样,很快把早餐解决掉,给她倒了杯牛奶。

杨光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往书房走,想看劳伦斯搞出什么明堂来了,却没在里面找到人,立即惊骇的问长官。“劳伦斯人呢?”

“应该去警察局了。”靳成锐给拿破仑倒了牛奶,问她。“吃完了吗?”

杨光唰的几大口喝完牛奶,把杯子扔桌上就讲:“喝完了,我们快去吧!”

劳伦斯把事情理顺后,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他有些事要向那个兰雪求证,虽然知道她可能什么都不会说,但他可以通过观察来判断自己的猜测,所以他连伞都没打的冒雨拦了辆出租车去了警察局。

在警察局门口,劳伦斯因为急着进去,没看到旁边的车辆,差点被另一辆出租车撞到。

“噢上帝啊,劳伦斯你怎么连伞都不打。”差点撞到劳伦斯的司机认识他,匆匆忙忙的撑着伞下车给他挡雨。

格拉斯哥很大,也很小,劳伦斯这破性格让人过目不忘,但他的才气却叫人惊叹,真是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家伙,因此他在这里和市民的关系挺微妙的。

劳伦斯看到他,很快就想起他是谁,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对他讲:“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他径直走进雨里,向警察局走去,出租车司机无奈摇头,转向自己的车,替里面的客人撑伞。

戴着黑色墨镜,穿着名贵皮革和黑色高跟鞋的女人,拿上她的奢侈品包包下车。

她踩在地上的名牌鞋子,很快被溅起的小水珠打湿,皮革外套也一样。

出租车司机把伞往她那边倾了些,把她送到警察局门口才讲:“小姐,一共是七十八块。”

女人从她那个价值不菲的包里拿出一百英镑给他,就准备进去,却被他拉住。

被她看了眼手的出租车司机立即松手,憨厚的笑着说:“小姐,我还得找你钱,你在这里等我下,我钱包放在车里。”

“不用找了。”女人说完要进去,又被他给拉住。

出租车司机把她带着值班室的小警察那里,对那值班的警察讲:“帮我看着这位客人,我回去给她找钱,她要是走了我就在你们警察局里坐上一天!”说完撑起伞跑回车上。

看他跑掉,小警察立即挡住想走的女人,劝说她。“小姐你就等一下,他呀就是这脾气,我要是真让你走了,他一定会在我们这里呆一天。”

墨镜后面的眼睛看到他腰上的枪,女人扶了下眼镜便抱手臂等着。

出租车司机从钱包里找出二十一块,发现还少一块,就在车里到处找,看储物柜或是哪里还有一块钱。在他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时,终于让他在夹隙里找到个一块钱硬币。

他拿着硬币和钱笑呵呵的下车,跑到警察局门口把钱找给女客人。

女人接过钱装进包里时,那个硬币一骨碌的滚到地上。

出租车司机追了几步把硬币捡起来,正想还给她,就见她已经进去了。

小警察拦着大喊大叫的司机,头疼的讲:“大哥,你看人家那穿着也不在乎这一块钱,你拿去捐给有需要的人吧。”

“那不行,这是别人的钱,我要捐也是捐我自己的。不行,我在这里等她出来。”

小警察无奈,由着他等,继续做自己的事。

靠在他桌上的出租车司机,等了没多久,看到一对情侣也走来警察局时,对值班的小警察讲:“你们这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闹了?下这么大雨还这么多人来。”

小警察看了下来人,不在意的讲:“你刚才不是看到劳伦斯了?有他在的时候,我们这里从来平静不了。这两个人看到没有?他们就是昨天那两件杀人案的嫌疑人。”

“那他们怎么可以出来?”

“劳伦斯说他们不是凶手。”

“哦,如果是劳伦斯说的,那他们就肯定不是。”

杨光和长官撑着一把伞进了警察局,把伞放到外面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随手扯来个小警察问他:“劳伦斯在哪里?”

“在、在这里进去左转第三个房间!”

杨光得到答案就松开他,与长官径直朝那个关押室走去。

------题外话------

其实香瓜很喜欢福尔摩斯的,这里有没有福的粉?

夏洛克和模仿游戏谁看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