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招蜂引蝶

杨光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直到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才醒来。

看到他们都离开座位,杨光一拍脑袋惊骇问:“就到了?”她就睡一下,这么快一天一夜过去了?

靳成锐见她醒来,把报纸折起来放到前座位的背后口袋里。“飞机在迪拜加油,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要下去走走吗?”

杨光趴到窗口看外面的景像,重重点头。“都来了,当然要出去看看。”迪拜不管是灾难前还是灾难后,都是经济最繁荣的国家,他们富有到车出租车都是劳斯莱斯,是中流阶级趋之若鹜的地方。

在中高的时候赵传奇曾扇动她,说和几个朋友来迪拜玩,他们连签证都偷偷办好了,结果当然还是没逃过老爷子他们的法眼,被兵哥“请”了回去。

现在迪拜的气温还不错,杨光把外套脱了挂在手腕上,便牵着长官的手下机。

用玻璃和钢筋建筑的巨大室内机场,里面就像一个游乐园,玩的看的吃的一应俱全。

由于等下还要上机,杨光他们在附近的牛排店里用餐。

飞机上的食物再怎么高级,始终都不怎么好吃,尤其是杨光还挑食了。

杨光翻看非常有食欲的菜单,避开服务员悄悄问靳成锐。“长官,如果我点份十成熟的牛排,他们会不会暗地里骂我土包子?”“要不然我点份最贵的好了。”

“到时他们又会想,这客人是个财大气粗的土包子。”靳成锐把菜单给服务员,用带着美式腔的英语讲:“两份赛牛炙烧牛排,十成熟。”

“请问两份都要十成熟吗?”

“是的,谢谢。”

“好的,请稍等。”

在服务员走后,靳成锐看向对面的女孩。“不管我们怎么做都避免不了舆论,为什么不按照自己喜欢的来?”

“长……”

“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这位先生真有品味。”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连衣短裙的金发碧眼美女走来,打断杨光的话,并且坐到靳成锐的身边。

女人莫约二十四五,雪白的皮肤深邃的五官,是个典型的美国人,也是个典型的性感美人。

看到坐在长官身边的女人,杨光暗里挑眉,表面不动声色的喝自己的茶叶。

“嗨喽你们好,我叫艾薇,神秘的东方人,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艾薇笑得迷人,任谁都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当然,前提是她别一来就像要抢别人老公似的。

杨光笑了笑,礼貌的向她伸手。“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杨,他叫靳。”

“Mrs杨,Mr靳,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不介意跟我拼桌吧?”

杨光看了下其它的空位置,意思是说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艾微困扰的皱眉。“话实跟你们说吧,我老早就注意到你们了。”“因为你们实在太惹人注目了。”

惹人注目?杨光低头看自己的穿着,又看长官的衣服。他们穿的很正常,至少她觉得无比正常。

“是气质,气质!”艾薇努力想形容词。“你们不仅漂亮和英俊,还有股似钢铁般的气质,像谁也无法阻挡你们的脚步,谁也无法将你们压垮。”

“艾薇,是你想太多了,这世上能阻扰我们脚步的有许多东西。”尽管他们最后会把它们都铲平。

“杨,你是不是不想要我坐在这里?”

我当然不想啊,而且你还挨着我的男人那么近。“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反对这么漂亮的艾薇女士和我们同桌呢?”杨光说着看长官,见他一脸淡漠事不关已的样,气得牙牙痒。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杨。”艾薇快乐的叫来服务员。“我要一份和他们一样的餐点。”

艾薇见多识广,很擅长聊天,而杨光对这位主搭讪的国外友人,抱以礼貌、友善的态度,想美方的人都那么热情,时刻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即使是讨厌也一样,所以对她没有太多的防备。

她们两个表面聊得很投机,三人愉快的将这顿不早不晚的饭吃完,便各分东西。

和长官随着同行的人回飞机时,杨光心情不错,说艾薇很勇敢,一个人敢到处玩。

靳成锐搂住她肩膀,脸上仍旧没什么情绪。“从坐下到离开,我一共五次把她的手从大腿上扔下去。”

“嗯?”

“碰到漂亮女人,你的精力应该是防备她们,而不是跟她们成为朋友。”

“我们本来可以成为朋友,都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杨光没太当真。那个艾薇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另一个,她根本不觉得长官会出轨,因为这可是他们的密月,再说就算是有七年之痒,他们这还七个月都没有呢。

“后面这句我承认。好了,现在我们想着后面的事,艾薇的事已经过去了。”

“我不这么觉得。”走到最高一阶舷梯的杨光,反头看到提着行李匆匆忙忙往他们这边跑来的艾薇。

艾薇被挡在检票通道里,工作人员核对了她的票便放行。

看她顺利进来,杨光钻进机舱里,回到自己的位置。“长官,你说我是应该把她当朋友,还是当臆想情敌?”

“自己决定。”靳成锐让她坐进去,把毯子盖在她肚子上。“好好睡一觉。”

“然后你就可以趁机和美女搭讪?”

靳成锐看她略带笑意的清澈眼睛,和她半真半假的话,在她耳边低语了句。

杨光脸唰的变红,扭过头看窗外,可毯子下被他握着的手却没挣开。

不是什么情话,却比情话更让杨光动容。

相信我,我对你和对祖国一样忠诚。

顿时间,杨光觉得赵传奇那些青涩爱意变得模糊,电视里感人肺腑的爱情宣言变得苍白。还残留着他鼻息的耳朵微微发烫,脑海里不断响起他刚才那句平静而又认真的话。

他们之间不用甜言蜜语,不用肉麻的称呼,不用守着海誓山盟,一切本就应该像现在这样,因为他们清晰明确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还有坚不可摧的信念,此时靳成锐向杨光许下的承诺,便像伫立的泰山,无可憾动,无法置疑。

“嗨,又见到你们了。”艾薇是最后一个上机的,她跑了小断路,此时额前漂亮的金发有些湿润的粘在她雪白的脸上,看起来一点狼狈没有,反而有种凌乱美。

她笑着打了招呼,在空姐的示意下,坐到后面的一个空位置上。

艾微去到座位没有马上坐下,对他们讲:“靳、杨,这么快又见到你们了,去到那边后我们一起玩吧?格拉斯哥可是个值得冒险的国家,它……”

“小姐,请你坐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笑容甜美的提醒她。

艾微还想说什么,但看到迟迟不走的空姐,只得坐下来,又系好安全带。

杨光用指甲抠着长官手背。“现在要怎么办?难道我们的蜜月还带着她吗?”

靳成锐把她乱动的手握住,唇角扬起抹莫测的笑意。“权当多个伴。”

“你看,就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看到美女魂都飞了。”

“继续说。”

“说就说,怕你呀,我话说在前头,最多格拉斯哥,要是下站还看到她,就你们两个去玩好了,我回家。”

“嗯。”

杨光火了。“你什么意思?”相信归相信,可她还是想要他哄啊!她是小公主,要被人捧着。不对,现在她是娇弱的孕妇,得处处顺心。

靳成锐扣住她脑袋,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我喜欢看你吃醋的模样,像只暴躁在树林里走来走去充满无限活力的漂亮豹子。”

“滚!”

**

在飞机上呆将近三十个小时,杨光下机时腿软又恍惚,还好被长官坚实有力的手臂搂住,不然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走下那高高的舷梯。

“靳,靳!”艾薇从人流里追上来,大叫着男人的名字。她觉得这里是男人说了算。“靳,你们要去哪里,是去格拉斯哥大教堂还是现代艺术馆?”

看到她,杨光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的,只是个热情开放的国外友人,可是被长官那么一说,她现在真有点把她当情敌了。“艾薇,我们不去那里,你自己去吧。”

“没关系,对我来说去哪里都一样,我就跟你们一起好,反正我没有目的地。”艾薇拨动下头发,视线来回打量他们两个。“靳,杨,你们是情侣吗?”

“她是我夫人。”靳成锐抢先讲:“我们要去塔特,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就一起去。”

“真的?我当然不介意!”艾薇笑得很开心,像在孤独的旅途中找到了知己。

靳成锐没什么情绪,搂着似乎生气的小夫人出了机场。

重活一世的杨光没以前那么任性,现在她懂得隐藏,而做为杨家千金的教养让她很好的没有将气愤表现在脸上,可以说她在装。没错,她就是生气了,长官这是标准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在打车到酒店途中,艾薇尽管知道他们两个是夫妻,都没减少对靳成锐明显的追求。

“靳,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艾薇坐在杨光身边,而杨光坐在长官身边,现在艾薇找靳成锐说话还得偏过脑袋。“是年轻的企业家,还是老师?”

这两个职业似乎挺适合长官的。建立战狼部队算是企业家吧?然后还要当教官,这算老师?就是区别有些大!

杨光在艾薇靠过来时紧憋着气,现在已经快要窒息了。她身上浓烈、可能对别人来说是清香的香水味,薰得她快要吐了。

“你还好吗?”靳成锐没回她,问脸色苍白的女孩。

这时艾薇也凑上来。

实在忍不住的杨光大喊停车,钻出车就吐。

她在飞机上没吃多少东西,吐的全是酸水。

靳成锐拍她背,对艾薇讲:“艾薇,能帮我买瓶水来吗?”

“好的,我这就去买。”艾薇连连点头,往不远的商店走。

吐了一阵的杨光腿更软,想蹲下来缓缓,却被长官抱住,整个身体的力量差不多都依在他身上。

艾薇很快买来水,靳成锐跟她说了声谢谢,便拧开盖子让女孩漱口。

杨光吐不只是因为艾薇身上香水的原因,还有长途飞行等多方面因素,不过就是这对她来说并不好闻的香味,成了压垮城墙的最后一根草,所以回到出租车上,杨光让长官坐中间,完全没想过这样是把长官推给艾薇。

靠在长官肩上的杨光看到从那边进来的艾薇,警告的讲:“不准让她摸大腿。”

“嗯。”靳成锐应着,把肩上的人拉下来,让她躺在自己腿上。

杨光一愣之后,就绻缩着抱住他腰。管他什么合不合时宜,是不是有外人,现在她不舒服,而且这个外人还窥视她男人,这么做没什么不馁。

因为他们两个的如胶似漆,艾薇无法插足,直到酒店都没再发生什么意外。

靳成锐和杨光有提前订房,他们在前台拿了卡对艾薇讲:“夫人有点身体不适,我们先上去了。”

艾薇点头。“让杨好好休息,我等下去找你们。”

我都休息了,你还来找我们?是来找长官吧?杨光郁闷了。“长官,你真会招蜂引蝶。”

“她的目标不是我。”靳成锐一手提着两人的行李,一手抱住她,进电梯后按了楼层数。

杨光不屑的哼了声。“不是你难道还是我不成?”她对长官可是*裸的明示暗示,就差直接说我们上床吧。

“她是冲着靳准将这个职业。”

被他这么一说,杨光萎靡的精神一振。“这么说她知道我们的身份?”

“一个冒险家需要穿得那么漂亮吗?”

“她可能是看到喜欢的人,特意打扮的。”

靳成锐斜了她眼,想怎么突然爱钻牛角尖了?“衣服可以换,难道行李箱也换了?还是高级数字密码的加固行李箱?”

杨光回想。她的行李箱和普通的行李箱没两样,就是有一点。她的行李箱从来没有离过手。

想到前世长官莫名其妙的艳遇,杨光终于相信了。“那现在怎么办?要是她给你下药怎么办?”

“你这颗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靳成锐揉了下她头,走出电梯用房卡开了房门。“去洗个澡。”

“长官,医生说这个时候不可以行房。”杨光又摇头。“这样你就更容易被那个狐狸精勾引了。”

靳成锐:……

看她进浴室,靳成锐打电话叫了两份餐。

没会儿房铃响了,靳成锐从门眼里看了下才开门。“有什么事吗?”

艾薇笑着摇了摇手里的房卡。“我就住在你们对面,靳,你要是无聊可以来找我聊天。”

靳成锐看了下从浴室出来的女孩,嗯了声。

擦头发的杨光看到门口的两人,什么没说。她可不是泼妇,疑神疑鬼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靳成锐关了门,夺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想知道她来找我做什么吗。”

“没兴趣。”

“她邀请我去她房间玩。”

垂着头的杨光不在意的问:“然后呢?”

“我答应了。”靳成锐说完松开手看她反应。

很可惜,她还是低垂着头,湿润的长发把她的脸挡得严严实实。

她没有扑过来或张牙舞爪的暴走,靳成锐疑惑的继续替她擦头发,等差不多快干时服务员送来餐点。

在靳成锐去开门时,杨光瞅着他后背眼珠转了圈,接着笑起来。

看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靳成锐微微蹙眉。“过来吃饭。”

“吃完后你就要去找艾薇聊天了吗?”

“你想让我去?”

“我无所谓。”反正你自己有分寸。想到前世长官并没有被撤消军籍,反而升到了少将,就可以证明它国的下三烂手段没有成功。

她云淡风轻的样子,让靳成锐很不悦,吃完饭后直接把她抱到床上,压上去。

杨光用脚踹了踹,没踹动,张口让他从身上下去却被吻个结实,轻易的被他攻城掠地。

他的吻带着惩罚性,如狂风暴雨般,猛烈而粗暴。

一下被他夺得主控权的杨光,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要被他咬掉了。

“唔……”你个混蛋放开我!杨光慢慢的有点缺氧,双手推着他胸膛想把他推开些,可却文丝未动,反而遭到更强烈的掠夺。

没有得到喘息的杨光,无法吞咽的透明液体从嘴角流出,抓住空隙呼吸的她如濒临绝境,随时就会掉入深渊。

靳成锐在她反抗越来越小,直到放弃才慢下来,舔舐着她柔软甜美的唇瓣。

心跳剧烈的杨光像只被扔在岸上的鱼,跳了一会儿后精疲力尽的停止挣扎。她迷茫的视线渐渐恢复清明,看到长官深邃如黑夜的眼睛染上了*,和搁到自己的事物,脸唰的一红。

看她可爱的反应,靳成锐又亲了亲她脸蛋,声音沙哑低沉的讲:“还要我去找艾薇吗?”

“在床上不准提别的女人!”杨光说完猛的翻过边扑倒他。

靳成锐抱住她腰,以防她掉下去。

夸坐他身上的杨光动手扒他衣服,恶狠狠的讲:“你等着精尽人亡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