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相处方式

在微凉的春天里,被人抱着是最舒服的时候了,尤其是在被窝里。

杨光把脚搭到长官身上,脑袋紧挨着和他枕一个枕头,静静的感受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和气息。这感觉真是美死了。“长官,如果我能戴上夜视仪就好了。”

“做什么。”

“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你样子了。”

靳成锐把她抱拢了些。“早上起来看。”

“可是我就想现在看。”

“闭上眼睛,睡觉。”

杨光噘嘴,摸索着亲了他下,本来是想亲嘴的,结果亲偏了。“晚安长官。”

“晚安杨光。”靳成锐搂住她腰,在她低下头时讲:“你可以叫我名字。”这里有的是人叫他长官。

“你自己说在军营不可以。”

“现在我想听。”

“不叫。”杨光傲气的想。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靳成锐循循善诱,声音比平时柔和许多。“要什么条件才可以让你叫?”

杨光想了想。“同等交换。”自那次在家里他叫过自己一次后,就再没听他那样叫过了。

“很公平。你先叫。”

“为什么不是你?”

靳成锐严肃认真的讲:“是我先提出的要求。”

好像是这样没错。杨光酝酿了下,便小声紧张的叫他的名字。“靳成锐。”

“我和你没仇。”靳成锐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两个一点不腻歪?甚至连一个亲密的名字都很少叫过。他一般都不怎么注意,现在气氛正好,他想听她腻歪下。

“成锐?”

“他们都这么叫。”

杨光深呼吸。“锐哥哥?”

“我是你老公。”

杨光:……

“爱咋咋滴。”杨光不干了,转过身背对他。

这个姿势,靳成锐可以把她抱得更紧。“光儿,叫我的名字就这么难吗?”

他呼出的气就打在耳朵上,听到他叫自己的那两字,杨光全身像有股电流从脚底窜到头顶。“长官,好肉麻,还是别叫了,免得晚上睡不着。”说着就紧紧裹住被子,闭上眼睛。

“还没叫过怎么知道肉麻?”“快叫来听听。”

长官,你的高冷呢?杨光默,不理他。

靳成锐等了会儿见她不说话,把她那边的被子扎紧,便也闭上眼睛。

听到身后传来有规律的呼吸声,杨光想:让她再酝酿酝酿,这么肉麻兮兮的名字,叫出来需要一定的勇气。

可是等她好不容易酝酿好了……

“锐,早安。”杨光为了好好看他,早早就醒来,在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便盯着他看,然后在他睁开眼睛时露出大大的笑容,兼做了一晚上准备的新称呼。

靳成锐听到她充满朝气青春飞扬的话定在那里,隔了会儿才把她的手从身上拿开。“该起来晨训了。”

他眼里一片平静、冷锐,像处在随时出任务的边沿。

杨光笑容僵在嘴边,看仿佛一下变成那个冷硬长官的男人,在心里咆哮。她的老公呢?他哪里去了,你这个妖怪快把他交出来!

“连晨训都不参加了?”靳成锐已经穿好作训服,挑着眼角看还呆在床上的女孩。

杨光立即爬起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穿戴好,独自去到楼下集合。

看她跑出去,靳成锐拿上帽子去了指挥室。

朗睿已经在里面了,正喝着热气腾腾的茶。看到他进来便把一打东西扔到桌上。“搞定了。”

“昨晚没睡?”靳成锐扫了眼桌上的东西,坐到他对面。

挂着黑眼圈的朗睿扶了把头发,多愁善感的讲:“我可是个敬业的好职员,上头吩咐的事哪敢拖着。”

他是指导员,从职务上来讲,和靳成锐是平等的,但他是党指挥,靳成锐是枪,上头指哪打哪,这么说起来靳成锐还要跟他搞好关系,所以他说的完全是扯淡。

朗睿说完又摸了摸肚子。“不仅熬夜,还没时间运动,肚子都快要出来了。”

“等新兵进来,你可以好好减肥。”靳成锐翻看桌上的东西,拿起最后张图打开。“走完这些地方需要多少天。”

“大概二十天左右吧。成锐,我敢保证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一条旅游路线。”

“没有那么多时间,缩短一半。”

“你们这是去度蜜月,不是去走马观花,时间太短……”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扫向他。“指导员,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朗睿举手投降。“OKOK,随你喜欢,反正护照和通行证都帮你弄好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今天一切正常,没什么事别来打扰我。”靳成锐打电脑,打开文档,看着里面的内容,很快便进入状态,修长有力的手指敲打着键盘。

不打扰他,言下之意就是他可以走了。

朗睿会意,把茶杯放下就回宿舍去补觉。

这次他们去非洲经历过的战事多、时间长,一份详细报告可不是那么好写的。

现在靳成锐已经写了六页了,预计还要写到深夜才可以把它写完,但他会在天黑前完成它。

在大家忙的忙睡的睡时,杨光完成早上五公里的越野跑,就去看豆豆。

豆豆看到她很激动,扑到门上,把铁网门弄得哐啷响。

杨光一打开门便被它扑倒,被它舔得一脸口水。“哈哈,豆豆,别舔了别舔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想我,我也很想你啊!”

抱住它的脑袋,杨光把它推开些,用力的揉它背上的毛。豆豆和以前差不多大,现在它已经是只成年军犬,不会再长大,可毛色越来越光泽,四肢的肌肉越来越坚硬,这是它历经无数战绩和训练出来的成果。

被她扣住脑袋的豆豆摆动头,从她手里钻出来就看向门口。

门口方柱走进来,手里拿着豆豆的犬粮。他看到杨光就笑着说:“杨光,来看豆豆啦?”

“嗯,豆豆最近怎么样?”

“很好,就是最近没看到你有些不开心。”

“方班长你少哄我了,豆豆开不开心你还能知道?”杨光也笑起来,话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很高兴的。豆豆可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当然希望它更亲近自己一些。

“那是必须的。”方柱走到她面前,看了下她,又看了下豆豆。

杨光指着犬舍里的狗盘。“豆豆去,把它拿过来。”

方柱看非常听话跑进犬舍的豆豆,叹气的讲:“三连长前不久打电话来,说辛迪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杨光看着叼着狗盘出来豆豆,摸了摸它的头。

“去年十二月份的事,那个时候不好说,三连长就没告诉你们,直到前几天他才打电话来。”方柱说完,把犬粮倒在豆豆的盘子里。

辛迪确实老了,不管它曾经多么辉煌,都抵不过岁月的流逝。“嗯,有机会我会带豆豆回去看看的。”

“哎。”两个不同城市的部队,这个机会恐怕要等很久,不过她有这句话就是好的。方柱点头,拿着装犬粮的大碗走了。

杨光蹲下身看大口吃饭的豆豆,伸手顺着它背上的毛。“别着急,慢点吃,我会等你的。”

等豆豆吃完饭,杨光想了想,没有给它戴牵引绳,直接和它出去散步了。

豆豆似乎很久没出来过,离开犬舍就到处乱跑,不时的反过身冲杨光吠,而杨光一看到它在等自己便跑上去。所以这应该不叫人遛犬,是犬遛人。

豆豆真的很少出来玩,除了快晚上的时候会有两个大兵陪它出来遛弯外,其它时间不是训练就是被关在犬舍里。

跟随周斌来的那些人当中有个叫宋立辉的老兵,他以前是训导员,熟悉犬的每个习性和它所表达的情绪,也带着豆豆出过几次任务,但豆豆非常有灵性,它能完成所有的任务,却一点不买宋立辉的帐,罢明了我只有一个主人。宋立辉做过无数努力,和它培养感情,每天陪它聊天无果后终于放弃了,所以大多时候只会陪它训练,当然,很多时候他都在外执行任务,只有极少数的情况需要带上豆豆。

因此可想而知,好不容易见到杨光的豆豆有多兴奋,它像个刚刚长大的孩子,精力多到让人头疼。

杨光陪它玩了一天,感觉比出任务还辛苦,晚上把它送进犬舍,又跟它处了好久才走。

以后得多抽时间陪它才行。杨光在心里这样想道。毕竟养了它,就要对它负责。

但杨光刚这么想,第二天她便再次扔下豆豆,和长官去旅行了?

“长官,能带豆豆吗?”看到对着仪容镜整理笔挺军装的靳成锐,杨光纠结的皱眉。

靳成锐看着镜子里的女孩,面无表情的讲:“它是你儿子?”

“你儿子还在我肚子里。”

“即使它是你儿子也不带。”

可现在我却要带着你的儿子去度蜜月。杨光腹议,却也没再坚持。带动物出入境确实很麻烦,就算它是军犬,可在别人眼里它就是只狗。

杨光把帽子戴上,瞅着镜子里穿着军常服人模狗样的两人,想到在蒂瓦跟要饭差不多的境况,深深的吐了口,一起离开宿舍时神采飞扬的问:“长官,我们多久回来?”

“预计十天。”

靳成锐走在前面,杨光跟在后面,像极了大BOSS的小跟班。

预计十天,那就一定会在十天内。杨光计算着时间和地方,想还好是现在这个时候,再过两个月她肯定吃不消。

站车边的李诚看到走来的首长和首长夫人,立即替他们打开车门,等他们都坐上去后,“碰”的关上车门,坐到驾驶位发动引擎,一路平稳快速的行驶。

杨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基地,好奇的问:“长官,我们现在是去机场吗?”

“去帝都,回趟家再走。”

“那这算在十天里面吗?”

“算。”靳成锐斜眼看她。“嫌时间短?”

杨光诚实的讲:“我可以点头吗?”

“如果你贿赂我,我可以考虑。”

“贿赂通常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十天就十天吧,没事。”杨光不买他的帐,说完坐正身,瞅着外边倒退的风景想她要怎么玩,才不会浪费这十天的假期。

靳成锐看她这么轻易就放弃,暗想她是不是不够期待?

心里除了装着联盟事情的靳成锐,同时还想着要怎么让她开心,真是够辛苦的。

这次的联盟之所以要靳成锐亲自出马,是从多方面考虑的,一个是从联合众国方面。对付一个军火商不需要惊动所有国家,可如果只是中、英、法、德、俄、美六国联盟,就会引起非议,说你们六个凑一起是想干嘛?难道是想来次世界大战?

因此靳成锐这次的联盟算是私事,不涉及国家政治这些东西,这导致除美外其它四国有权拒绝联盟,所以不去个声名大、威望高的人,怎么能把事情谈拢?

另一个是刚好带着新婚夫人去度密月,让她心情愉悦,这样肚子里的小家伙才会更加健康的成长,算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回到军区大院,杨光和靳成锐陪父母们吃了饭,就简单的收拾东西赶去机场。

李诚把他们送到机场外面,刚停好车想去帮首长提行李,就听到首长让他呆在车里。

靳成锐和杨光的行李不是很多,也许是军人的习惯,让东西一切从简的他们就一人一个手提箱。

让李诚不要帮忙的靳成锐,在人流涌动的机场外面,从后备箱拿出行李便和女孩进去。

杨光提着自己那个小的行李箱,挽住长官的手,在人潮中向机场大厅迈进。

此时靳成锐穿着卡其色风衣,杨光是短外套配长裙,看起来像再普通不过的恋人,就是外貌都太出色了。

李诚看他们两个手挽着手进去,手肘撑在玻璃窗上想:啥时候他也能娶个老婆陪她去旅行呢?嗯,去旅行的前提是要有个老婆,还得有钱!

到大厅后靳成锐让她看行李,他去取票。

杨光坐到长椅上,瞅着热闹说笑的损友、亲密的恋人、热情的朋友等等行人,有些恍惚。算一算,前世加这世,应该有将近十年没来过机场了,没有像这样排队取票,没有像现在这样坦荡荡的坐在这里等时间。以前他们都是神秘莫测的,再以前她和赵传奇这些*,根本不用自己排队,自有司机和同伴帮着去做。

靳成锐走的军人通道,很快取到票回来,看到坐在长椅上不知想什么的女孩,坚硬的脸部条线不尽变得柔和了些。“你还好吗?”

杨光抬头冲他一笑,耸肩。“我现在好极了。”

“我们进去等。”靳成锐弯腰去提行李,却被她突然偷袭了下。

看他呆在那里,杨光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偷偷指了指自己的隔壁。

隔壁是对热恋中的情侣,此时正歪腻在一起呢。

靳成锐扫了眼他们,提起行李在她跟上后就往里面走。“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相处方式?”

“不用。”杨光笑得眯起眼睛,过安检后踮起脚尖对男人讲:“偶尔叫情趣,经常就太肉麻了。”

“不用改?”

“不用改!”

两个友好谈论的进入到候机室,坐下后杨光反悔了。“还是改一点吧,以后每天的早安和晚安吻,不能给我少。”

靳成锐没有多想。“没问题。”这个是应该的。

“那么现在我能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了吗?”

靳成锐把地图给她。“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不就是英国,搞这么洋气做什么。”杨光瞅着地图上的标记,想格拉斯哥有什么好玩的。

这里她主要想着怎么玩,长官负责把事情办好,分工明细,目的明确。

格拉斯哥是苏格兰最大的城市,也是英国最大的三大城市之一,被北海、英吉利海峡、凯尔特海、爱尔兰海和大西洋包围。水域面积大并不是绝对的好事,尽管在灾难前,英国在两次大战中都取得胜利,现在也仍是世界上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大国,可在这个海盗猖狂的新世纪,他们变得有些忙,这也是靳成锐为什么和它联盟的最大原因之一。

“不用看这些,去到哪里你会发现这张地图并没什么用。”靳成锐夺过地图,听到登机的广播,拉着她去登机口。有朗睿那位外交官做的方案,可以为他们省去许多不必要的时间。

杨光看着机场坪上的国航,数手指。“长官,我们要坐多少个小时?”

“27。5个小时。”

杨光:……

一天一夜时间就浪费在路上了,得想办法贿赂长官才行?!

------题外话------

香瓜现在回想习大大的话,都依然觉得荡气回肠!

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

PS:香瓜是大中*部的脑残粉,谁也别拦着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