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关于老照片

部队里的生活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很枯燥,但他们却甘之如饴。

杨光趴在阳台上看下面挥散汗水的战友,嘴边不自觉露出笑容。看得久了,她偶尔也会看向操场边上的白杨树。

经过这两年的栽培,那些小白杨都长成大树了,此时正被风吹得哗啦啦响。

朗睿从指挥室下来,看到阳台上的女孩,哦不对,现在应该要叫她夫人了。

“醒来了?”朗睿走到她面前,背靠在阳台上。

杨光深吸口气,笑容明媚的扭头看他。“指导员,我做了件伟大的事情!”

“说来听听。”

“长官后继有人了!”

朗睿:……

这个好像、应该是属于正常事情吧?

他不明白,杨光也不解释,乐呵呵的直笑。

上一世长官没有小孩,从自己这里判断问题不是出在长官身上,那么为什么会没有?杨光不知道因为什么,她也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但没关系,她现在觉得很满足。

想到自己追长官追了这么久,现在不仅和他结婚了,还有了爱情结晶,真是晚上做梦都会笑啊!

朗睿看她笑得一脸甜蜜,望着窗户想上面被事情困扰的好友,想其实他不必如此。一切顺其自然,她属于军营,也习惯了这里,如果强行让她离开,不仅是部队损失了名好战士,还让她不快乐,何必呢?

“还在这里傻乐,你没事多去找成锐,现在你们是夫妻,整个祖国都知道,不需要这么疏离。”朗睿说完就起身,下去时远远的扔下句:“每个强者都有弱的一面,你是他的死穴。”

靳成锐的决策力、凝聚力、统领力都是军界天才,也正因为他把太多时间给了部队,才造成他有某些方面,有些束手无策?比如习惯下达命令的他,不知道要怎么妥协。

杨光想了想,把帽子端正带好,就咚咚跑上楼。

指挥室里,靳成锐看着关于伊尔案件的资料,在想真正的地狱天使在哪里。

恩迪利一战,不仅伊尔死了,同时还死了几个地区的负责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地位,可现在不管是中国还是阿富汗等其它重点监控国家,均没有出现任何异样,足可证明伊尔不是最终的BOSS,并且狱天使在他们死后,很快就控制了局面。

看着由中情局传来的各国家军事动向资料,靳成锐把视线停在HAs三个英文字母上面。

这些资料,是由中方分布在各国特工传来的,是一些重要的军事打击行动资料,里面有牺牲的军人及武装分子所使用的枪械信息。

无一例外,百分之九十都有HAs标志。

从这里看来,地下军火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是地狱天使的,虽然不能杜绝这些军火商,但是他已经越过他们的底线了。

“报告!”

正在靳成锐思索要怎么把它连根拔起时,一声宏亮悦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靳成锐挑眉,看向门口。“进来。”

杨光正步进去,用力的抬手向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长官。”

“有什么事吗?”

“来找你联络感情算事吗?”

“在部队只谈部队的事。”

“但现在我们是夫妻。”杨光强调这一点。“交谈是夫妻之间应该有的基础日常。”

靳成锐靠到椅子上,好整以暇的打量她。“现在你想谈什么?”

杨光身形一动,撑到他的桌上便俯身吻他,运用好不容易学到技巧想先给他个下马威。

柔软美好的香吻送上门来,靳成锐哪还有不要的道理?他放松的享受她的主动,在她任性开始又擅自结束,都未发表一言。

杨光舔了舔唇,笑着说:“既然是联络感情,就不要这么严肃嘛。”她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法式深吻,感觉脸烧的杨光强装镇定。

“然后?”靳成锐一直保持原来的姿势,不过之前紧崩冷酷的脸要松动许多,此时他像个好丈夫的看着她,想她接下来还有什么。

“然后一起谈人生,谈理想。”

“你喜欢谈这个?”

“我想应该是的。”杨光转到他那边,坐到他大腿上抱住他脖子。“长官,你现在可是抱着你夫人和儿子,可要抱稳了。”

靳成锐搂住她腰,摩挲着她平坦的腹部。“谁说他一定是儿子?”

“这样我就有两个男人来爱我了。”

听到这话靳成锐微微蹙眉。“我希望他是个女儿。”那什么该死的儿子,谁想要谁要。

“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看他吃醋的样,杨光无比愉快的紧紧搂住他。“要不要等两个月后去照照?”

“不用,管他是什么。”

长官,他不是什么,他是你孩子。杨光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她一点不怀疑长官对孩子的重视,但这份重视里到底因为这是他的孩子,还是因为自己怀着的原因。

这也许是富家子弟的通病,总是爱自己和爱自己在意的人多点,而且长官深居军营这么多年,就像是守在闺房的黄花大闺女,对军营以外的生活还缺少实际经验。

杨光她自己也是一样,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孩子没多大感觉,可因为他是长官的,这想法就又不一样了。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她和长官都是期待这个孩子出世的。

杨光没回话,嗅着属于他的气息和心跳,望着他胸前的陆军标,想就这样一直到地老天荒也无所谓。

他们见过繁华和喧嚣,也去过糟糕和*的地方,同样也能享受得平静和安宁。

靳成锐抱着怀里柔软的躯体,也没有说话。

指挥室一时间掉针可闻,让人以为他们都睡过去时,靳成锐把她放到椅子上。“呆在这里,我去拿晚餐。”

杨光热情的给了他一个飞吻,见他无可奈何的样,咧嘴笑得开心。

长官一走掉,指挥室就只剩下杨光一个人了。她无聊的看桌上的资料,正看得起劲时听到咚的一声响。

是电脑里面发出来的。

杨光看四周没人,按了下电脑的键盘,黑掉屏幕的电脑便亮了起来。

是一封来自太平洋彼岸的邮件。

杨光想了想,还是没有看,不过看看其它东西应该可以的吧?

想到上次在他电脑里发现的东西,杨光没犹豫多久就把那个文件夹找出来。

里面的照片都还在,包括乔的各种糗照。

不知道把乔的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会是什么反响?是说这个总统以前太调皮了,还是说原来这个不着调的总统从没着调过。

之前看照片太匆忙,没怎么注意,杨光这次看,发现好多脸熟的。这个脸熟是电视上,不是现实中。

瞧着那些大人物们略显青涩的照片,杨光心里有一肚子坏水,但也仅是想想,毕竟她现在可不是那个胡作非为的大小姐了。

嗯?

这是什么?

在杨光看得津津有味时,不知不觉已经翻到了最后一张,她瞧见一张老旧有些掉色的照片。

照片很旧,这个可以肯定,而且还是二次拍摄的,有些模糊。

瞅着照片里很挫很挫的三个小孩,杨光努力回想。三个娃后面有颗大梅花树,肯定这是在军区大院照的。

照片里三个娃都穿着军大衣。那个时候条件还没这么好,他们又调皮,经常偷大人们暖烘烘的大衣穿,可是那个时候人又太小,衣服都拖在地上弄得很脏。

杨光唯一记得的一次,是五岁那年,父亲和赵叔拿烧火用的铁钳在后面追着他们打。但这张照片显然不是那个时候的,里面最小的孩子应该才三岁左右。

不过她认得旁边那个是赵传奇,因为他鼻尖有颗痣,那剩下的两个呢?

“在看什么?”靳成锐把桌上的资料捡到一边,把饭放到桌上。

杨光把电脑推给他看。“长官,这两小孩是谁?”

靳成锐看到照片微微挑眉。“连自己都没认出来?”

杨光:……

她小时候有这么挫吗?看着好想打她。“那这个大的呢?看起来好高冷的样子。”

“我。”

“啊?”

“那个时候我奶奶死,回来送她的时候和你们照的。”靳成锐把饭盒盖打开,把筷子塞她手里。“快点吃饭,等下菜凉了。”

杨光接过筷子扒饭,眼睛却不时的看看电脑,又看看对面的长官,然后再看看电脑,突发奇想的讲:“长官,你该不会那个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吧!”

“咳——”靳成锐被一口饭呛到,他咳了声便忍着,隔了会儿才问:“你喜欢那个时候的你吗?”

“我简直爱死这个时候的我了,你看头上的蝴蝶结多漂亮,耳朵上还夹着一朵梅花呢,自己真是太有眼光了!”

靳成锐:……

那梅花是他给弄上去的。靳成锐吃饭,不再跟她讨论这事。

杨光瞅了眼照片里欠扁的自己,也不再讨论这个话题,吃完饭去把自己和长官的饭盒洗了,就给两人泡了杯茶。

桌后的长官又在看那些资料,杨光把茶放他面前,拉张椅子坐他对面,交叉双手顶着下巴,发表疑惑。“长官,现在地狱天使涉及的国家之广,根基之深,恐怕再过不久他都可以控制一些国家的走向了。”

“他正在这么做。”靳成锐把在恩迪利画的那张示意图拿出来,指着角落上画圈的两个字母。“GV,据中情局传来的消息,是一种新形化武,分为G类和V类神经毒素。G类神经毒是指甲氟膦酸烷酯或二烷氨基氰膦酸烷酯类毒剂。V类神经毒是指S-二烷氨基乙基甲基硫代膦酸烷酯类毒剂(信息来自百度),这种神经性毒剂,可以使中者失去行动能力,是战争中常州见的化武器。”

战斗中如果失去行动能力,无异于等着被杀。地狱天使想要研究这类武器,肯定会很受恐怖分子的喜欢。

他们喜欢,却是军人的恶梦。杨光看着各国牺牲的战士照片,有了个大胆的想法。“长官,这个地狱天使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不如联盟?”

靳成锐抬头看她,深邃的眼里浮现一抹笑意。“和我想的一样。”“不知道它是怎么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但铲除他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

“那我们的第一个同盟国是谁?”

“你说说看。”

“反正不可能是阿富汗。”杨光打开世界地图,对着照片上的国家做标记。“美方已经不需要想了,他一定愿意参加这次行动,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去说服英、法、德这三个国家。”

“还有一个。”

“那个?”

“俄方。”

杨光皱眉,看着俄方的领土。一说到俄方她就想到谢尔盖·亚当,还有漠河之战,实在让她无法产生好感。但做为一个大国的俄方,却实也是一个不错的盟友,再加上有传言传出,那次殖民一号卫星的发射失败,是有恐怖分子搞的鬼,虽然具体是什么原因还没查明白。

“好吧,反正又不是我们去管这些。”管它是跟谁联盟,这些都会由外交部去搞定,他们只等开战。

“这次我们得亲自去。”靳成锐打破她的美好愿望。“这次的案件是由我们全权负责,只有中情局和国防部会协助我们。”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靳成锐严肃的讲:“少尉,在部队里你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明白吗?”

“明白。”杨光暗中向他比中指。

靳成锐看她口服心不服的样,微微一笑。“这次联盟的事情,你同我去办。”

“啊?”

“这么快就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

杨光唰的起立,中气十足的低吼。“是长官!”

靳成锐满意的点头。“出去吧,去我那里。”

“哦。”

“嗯?”

“是长官!”杨光又唰的敬礼,然后正步出去。

一离开指挥官,杨光隔着墙壁冲他比了个大大的中指。

走来的朗睿看她张牙舞爪的比画什么,好奇的问。“小阳光,你在做什么?”

杨光立即站好,笑得露出两排白牙。“没,没做什么,我就随便运动运动,医生说这样对胎儿好。”“那个指导员你是来找长官的吧?你快进去吧,我先走了,再见。”

“你慢点。”看她一遛烟的跑掉,朗睿摇头。都快当妈的人了,还这么毛毛糙糙的。

部队里知道杨光怀孕的人不多,除了靳成锐这位准爸爸就是朗睿这位指导员,连周斌都不知道,因此大家和她相处与以前没两样,就是意外她怎么改性了,居然除了晨跑,什么都不来参合了。

杨光是军医,算起来是文职工作,通过选拔的她只要定期参加考核就行了,而军医的考核没特战队员那么严格,以前她是不想要这种特殊待遇,硬是要跟他们这群大男人鬼混,现在突然不参加了,还让韩冬他们好一阵不习惯呢。

“杨光,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韩冬和厉剑他们四个都出院了,此时他们几个在宿舍里打牌,看到跑来他们这里玩的女孩,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杨光神秘一笑。“你们觉得我会受伤?”“还伤到不能参加训练?”

刘猛虎和陈航两人飞快摇头。

“那就是了,我不参加训练,就是任性。”

韩冬他们:……

杨光咧嘴笑,没有编故事。她不想骗他们,但也不会告诉他们实情,不然他们一个个又把自己当豆腐了。“来来来,接着玩啊,猛虎我替你打两轮,看你输的那么惨,再打下去连内裤都会输掉。”

刘猛虎老脸一红,想她咋能动不动就说别人内裤呢,应该羞涩羞涩一点啊。

在军营摸爬打滚这么多年,杨光除了在长官面前,哪知道什么叫羞涩?因为在她眼里,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战友。自己可以依靠的战友,而战友也可以依靠她,这让她觉得很快乐。

杨光在韩冬他们的宿舍玩了会儿,替刘猛虎赢了四轮,输了一轮,最终结局是徐骅输到只剩下内裤,韩冬还有条短裤,而厉剑穿的最多,只脱了件外套,刘猛虎则连内裤都输掉了。

在他们起轰要刘猛虎脱内裤时,杨光扔下牌一边跑一边喊:“你们慢慢脱,我先回去睡觉了。”

看她跑掉,刘猛虎放心脱。这没什么,都是大老爷们,洗澡的时候没少看。

不过他愿意脱,别人还不愿意看了。

“猛虎你暴露狂啊,谁要看你*。”

“卧操,不要以为你的大就可以到处秀。”

“滚你丫蛋,别遛鸟。”

刘猛虎:……

是你们要我脱的啊!

对比老实人刘猛虎,回到宿舍发现长官已经在的杨光,立即露出招牌式的笑,打开门进去就愉快的讲:“长官,刚和队长他们在玩牌,我赢了四轮哦。”

靳成锐挑眉看了她眼,继续写报告,面无表情的问:“输了几轮。”

“一轮。”

“那是他们让着你。”

“长官,不带你这样瞧不起人……”

“去洗澡。”

“长官……”

“要我帮你洗吗?”靳成锐放下笔看着她。

还想替自己争辩的杨光立即禁声,乖乖的跑去浴室。

看她跑掉,靳成锐想了想,又继续写。

时间还长着,他可以慢慢调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