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章 不准扯我裤子

次日早上,率先醒来的杨光发现自己在长官的怀里,脸上刚露出笑容便想到什么,立即唰的沉下脸,把他的手拿开就下床。之所以没踹,是因为他真的需要休息。

杨光问护士要了套病服,就去独立的浴室里洗澡、洗头。

都好几天没洗了,也只有长官才会不嫌弃她身上的味道。想到外面睡着的男人,杨光心里的气刚消一点,就看到镜子里红彤彤的屁股,顿时火又蹭的冒出来。

靳成锐!我跟你没完!

用一只手艰难的把自己清洗干净,杨光穿好衣服出去,看到床上的人还在睡,立即一脚踹过去。“这是我的床,你给我起来。”

靳成锐其实早就醒了,他是想看她会有什么反应,结果这一脚还是没少掉。

“你老实在医院呆着,厉剑他们在302号房。”靳成锐没跟她计较,说完便开门出去,要关门时看着她又加了句。“要是我回来看不到你,你就不要回战狼了。”

看到关上的门,杨光愤怒的把毛巾咂到门上,一把坐床上就嗷叫的站起,摸着屁股心里的仇恨越大了。

正在她轻轻坐下,准备给爸爸打电话时,病房门被人敲开。“谁?”

“夫人,是我李诚。”

“进来吧。”杨光盯着进来的李诚,想不管你说什么,本小姐都不会买帐的!

李诚被她盯得发毛,走进去把东西放到桌上,一样样罢开。“夫人,这是首长叫我送来的,你趁热吃一点。”李诚这大兵情商还算高,他把饭盒都打开,露出一样样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色,而且还都是杨光喜欢吃的。

看到这些,杨光正要冷嘲热讽的话咔在喉咙里,顿了会儿才不屑的讲:“一顿饭就想和解,没这可能,你们首长呢?”

“首长回去处理些事件了。”李诚暗想首长和夫人这是怎么了?还用到和解,难道首长也会跟夫人吵架?

“走了也好,免得看到生气。你也给我滚吧。”

“是,夫人你慢用。”李诚对她的气焰嚣张,献上无比恭敬。

他退出房间后,正想给首长回个电话,说饭已经送到,夫人正在用餐,就看到首长的电话来了,结果也是寻问她吃了没有。

李诚如实的回了,还想说要不要去接他,就听到电话已经挂了。

看着手机,李诚想了半秒,便不再管这些事。反正首长们的事他也管不着,安安份份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里面如恶狼般把一桌子菜都吃掉的杨光,摸着有点圆的肚子躺到床上。

杨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揉着肚子想:小东西,等你出来后看老娘怎么教训你。一天打三次屁股,哼!

吃饱喝足,又睡了一天一夜的杨光总算是缓过来,在床上滚来滚去睡不着的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打开房门跑去看队长和厉剑他们。

韩冬他们的伤口一直拖着没用特效药,此时他们都被强制关在病房里,正无聊的不知道干什么好,便听到开门的声音,顿时四双眼睛唰唰的看过去。

一下收到他们这么多的目光,杨光讪笑的举手打招呼。“你们在这里还好吗?”

“好的快要发霉了。”盯着墙壁游神的韩冬坐起来,打量她。“杨光,你怎么也住院了?”

她怀孕的消息还没传开,大家都不知道。

杨光笑得更干,把手伸给他看。“我这不是手伤了么。”

这伤她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吧?就算是当回事,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

不过管她呢,住院也好,刚好可以陪他们聊天。

这里伤得最轻同时也是最危险的晨曦给她搬来条凳子。“阳光,来坐下陪我们聊天吧,我们在这里都无聊死了。”

“你们才进来一天,后面还有的熬。我以前一个人在医院呆了半个月。”杨光看了眼凳子,心有余悸的不敢坐。她想了下走向晨曦的床。“你伤怎么样了?给我看看。”说着一屁股坐他被子上。

晨曦见她坐床上,就自己坐椅子。“我没什么大事,这里有医生,你别担心我们。”

“哟,晨曦这下不纠结了?”韩冬用手支着脑袋,俊美的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晨曦不明所以。

“当然是纠结让杨光看还是要这里的医生看。”

“队长你这不是废话,要阳光看我们来医院做什么?”

“不错,这下正常多了。”韩冬见他皱眉一脸困惑样,知道他情商太低,便不再捉弄他。

厉剑还因为健身房那事尴尬着呢,不过他平常也不怎么说话,所以他安静的听他们说,倒没有多少人觉得哪里不对。

“对了杨光,你昨天晚上没事吧?”刘猛虎想到昨夜长官的样子,有些担心的讲:“昨天我们去看你,刚好碰到长官回来,看他脸色好像不怎么高兴。”

昨夜……杨光一想到昨晚就屁股疼。不管怎么样,反正他打自己就不对,打屁股更加不对。

“没有,昨夜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一觉天亮,然后长官什么没说就回去了。”杨光说的一本正经,好像事实本来就是这样。

刘猛虎见她没什么异样,便点头,相信了。

韩冬却叹了口气。“长官回基地了,肯定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这不是还有我陪你们么?”该死的长官,自己回基地却把她扔在医院。杨光努力往他威胁自己不准离开医院那方面去想,忽略他把自己丢在医院的事。

“你能陪我们几天?”厉剑开口问。“总不会有我们这么久。”

“厉剑,你也想回基地吗?”杨光眼睛突然精光一闪。要知道厉剑一直是个遵从军令的好兵,几乎从未听他有过不满和怨言。

厉剑看她流光溢彩的眼睛一怔,然后点头。“回基地即使不训练,都感觉没这么无聊。”

“既然我们都想回去,不如我们一起回去吧?”杨光开始游说。“我们租辆车回去,到时长官总不可能赶我们出来。”

正要百分百赞同的晨曦,看到进来的人后立即闭上嘴巴。

而杨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美好规划里,笑得嘴巴都咧耳后去了。“你们不用担心出不了院,我好歹也是个军医,到时我开份证明就行了。”

“你有这么大权力吗?”

“那当然,我可是……”正想说我可是将军女儿的杨光突然醒悟,然后头也没回,唰的翻到床那边就想跑。

黑着脸的靳成锐冷声讲:“把门关起来。”

门外的两个兵哥立即把门关上。

百米冲刺的杨光看到关上的门,急忙刹车。

对大动干戈的长官及军医,韩冬和刘猛虎、晨曦都缩到最里面厉剑的床上。

长官,你们小两口的事,不要殃及我们群单身狼啊!

逃跑无望,杨光嘿嘿笑的转身,仿佛刚才要跑的人不是她。“长官,你来就来,怎么还带人来了。”

靳成锐回去处理了些事情,便洗了个澡又马上赶回来,在病房没找到人就直接来了这里,谁想刚好听到她筹谋逃医的事。

“不带人来,怎么看得住你?”靳成锐简言的讲:“自己过来,还是我过去。”

“我可不可以都不选?”杨光握手指。长官现在穿的是便服,他肯定是想把自己遣送回去。

靳成锐平静看着她,没有动作。

僵持的杨光承受不住他的高气压,磨蹭的脚步自己过去。为什么她就不可以硬气一回啊?!不行,她堂堂杨家千金,现在是他的夫人,不是他的兵,干嘛要这么言听计从?

想到这里,杨光站稳脚跟,霸气的讲:“我就不过去,你能拿我怎么样?!”

韩冬和刘猛虎他们倒抽口凉气,在长官背后向她坚大拇指。好样的杨光,居然敢和长官呛声。

靳成锐狭长锐利的眼睛倏的一眯,看着抬头挺胸气焰高涨的女孩,微不可察的笑了下。“你会知道的。”说完直接扛人走。

杨光没想到他突然来这招,被他扛到肩膀才反抗,却已是失了最好的时机。

目送他们两个走掉,像小女生缩在厉剑床上的几人长吁口气,担心的想:她会没事吧?还能再见到她不?

靳成锐把女孩扛回她的病房,将她扔到床上就压住她,想跟她好好聊聊,却不想她反抗更激烈。

“杨光,我们得谈谈。”

“谈你个头,快从我身上起来,屁股疼死了。”

听到她的话,想起昨晚事的靳成锐立即起来,把她翻过边拽她的裤子。“很疼吗?要不要去看看?”

“不要,你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嫁了个虐待狂吗?”

“我想他们不会这么认为。”

“你大爷的,不准扯我裤子!”这么大人了,屁股哪能随便看的。

杨光打死不松手,靳成锐想看看情况,正交战激烈时杨烈和靳藤推门进来,看到床上的两个呵呵的笑。“你们继续,继续。”说着就退出去,还把门关上了。

杨烈有些不高兴。“为什么是你儿子压我女儿?”

“不然还是你女儿压我儿子?”靳藤笑呵呵的讲:“不过也对,现在光光都怀孕了,成锐是该注意点,别把我的小孙子压坏了。”

“什么你的小孙子,明明是我女儿生的,我才是他爷爷。”

“小杨,你怎么跟你女儿一样傻了?没我家成锐你哪来的孙子?”

“你!……”

“行了行了,咱别吵,我们是来看孙子的,不是来吵架的。”靳藤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让杨烈想抽他。

而里面的杨光看到他们,脸蛋唰一红,把裤子从长官手里拽出来就把他踹下去。“你怎么把爸爸他们叫来了?”

靳成锐没一点不自在,整理下衣服便平静讲:“所有你的事,都是他们密切注意的事。你觉得你能瞒到什么时候?”

她也没有故意想瞒,只是想呆在部队里而已。想想她接下来的几个月,要被人当玻璃似的照顾,她就头皮发麻。

嗯?不过……既然爸爸们都来了,她刚好可以借机说道说道这事。有爸爸在,长官再怎么只手遮天,也得掂量掂量的来。

杨光眼珠一转,在长官请杨烈和靳藤进来时,一个飞扑抱住自家老爸。

杨烈心里那个美呀,用眼角瞧了眼靳藤,说:你看,女儿多好,至少你儿子不会跟你撒娇。

“杨光,这么久没见到爸爸了,是不是又闯祸了?”

靳藤听他硬气责备的话,心想:你就装,憋死你这个老不死的。

“爸爸,我才没有闯祸。”杨光努力装得无辜、天真、可爱,丝毫没想过她一个快当妈的人,这么做是不是合适。

“还说没闯祸。”杨烈色厉内荏的讲:“带着我乖孙去战场,要是有个好歹,看你怎么赔。”

杨光腹议:你怎么知道他是乖孙?不是孙悟空?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爸爸,我这是胎教,你看长官还不是从小就出国学习,我现在是要让长官的儿子比他更出色,从肚子里就开始抓起!”

靳成锐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水,拿着自己的那杯坐到椅上,就看她说得一本正经,想她后面还有什么招。

“嗯,胎教是没错,可是太冒险了,而且还不知道乖孙是不是喜欢走这条路。”杨烈怎么说也是做将军的人,哪会这么容易被她忽悠了。“你今天就跟我们回去,回军区大院,让你妈照顾你。”

“爸爸!”杨光急了,余光见长官正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心里更气。看什么看,你们就是合着伙来欺负她!哼,他们都不可靠,唯一可靠的就是肚子里的小家伙了。

杨光崩着脸,突然痛苦的抱住肚子,大叫:“我肚子好疼啊,啊,疼死我了!”

“乖女!”

“儿媳妇!”

“杨光!”

本来异常淡定的三人唰的站起来围上去。

靳成锐把她抱到床上,靳藤跑去叫人,杨烈着急的走来走去。

而杨光紧紧的抓住长官的衣服,各种痛苦的呻吟。做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就是要了解病人的痛苦点,还要善于观察。给一名产妇接过生的杨光,可以说是学得有模有样。

靳成锐紧紧的抱住她,急切问医生怎么还没来,然后安慰她。“别害怕,再坚持一下,医生马上就来。”

在两位兵哥的催促下,医生以飞奔的速度赶到病房,马上给她进行一系列的检查,又给她打了支保胎针。

杨光看长官和爸爸他们担心的样,有股犯罪感,在医生打了支针后就慢慢安静下来。

杨烈和靳藤在医生弄完后着急的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怎么会好端端的肚子痛?”

医生见她好转,也是松了口气。他没看出什么大毛病,就是怕她接触的辐射较多会有潜在危险,现见她慢慢安定下来,又看过血检报告才确定她是真无大碍。“两位将军,靳夫人的身体素质很好,胎儿很稳定,但靳夫人年龄较小,受孕期间最好保持心情愉悦,不然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及健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两位将军要是没有其它事,我就先走了。”

“没事了,谢谢医生。”

在他们跟医生说话时,杨光一直在偷听,然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孕妇都需要保持心情愉悦,医生会这样说,全在她的预料之中。

杨烈和靳藤送走医生,看了眼昏昏欲睡的女孩便往外走。

靳成锐把她头上的汗擦掉,也跟着出去。

等他们都走掉,杨光睁开神采奕奕的眼睛,奸诈的笑起来,摸着肚子想:小家伙,还是你面子大啊!

而在里面的人偷笑时,外面的杨烈语重心长的讲:“成锐啊,你看杨光也演得挺辛苦的,她可从来不是个服输的人,现在连这招都使出来了,你就顺着她一次吧。”

靳成锐抿着嘴,没说话。

靳藤看老伙计为难的样,也讲:“她要是真离开部队,闷出个好歹来就得不偿失了,成锐你多照顾点。”

“那里是部队。”部队就有部队的规矩。靳成锐不想破例。

“条例条律有说明,女兵结婚生子可以和丈夫一起住。”靳藤决定的讲:“这样吧,以后杨光肚子大了也不方便,你先让她在部队里再呆两个月,我想她自己也有分寸,到她行动不便时你再和她一起休假。”

现在看来只有这样了。靳成锐点头,送走他们两才回病房,无奈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女孩。

呆着就呆着吧,不让她出任务就行了。

想法总是美好的,可是谁又知道以后的事呢?

杨光本来是装睡,可装着装着就真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听到外面熟悉的口号声,不可抑制的偷笑起来。

她终于又回来了!

看来她的演技不错,以后不当兵了去演戏也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