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一章 被夫人咬了口

在回程的时候,战狼人员全体睡倒,除了飞行员陈航。

到达熟悉的国家,熟悉的基地时,陈航拉低直升机,稳稳的停在机场里。

那里除了朗睿还有周斌及一队医疗团队。

靳成锐抱着杨光下机,早恭候的军医们迅速冲上去把里面的伤员弄出来。

站在走道前面的朗睿看着走来的靳成锐,瞧了眼女孩担心的问:“怎么了?”看他表情不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睡了。”靳成锐说完抱着女孩越过朗睿。

朗睿反头看了下他的背影,便对每个走过的人说了声欢迎回来。

厉剑、刘猛虎、韩冬、晨曦四人,因为没有长官及军医在,被强行送到了当地军区医院,一系列检查、上药包扎后,就被医生大手一挥,全部住院观察,让他们郁闷得吐血。

而杨光也被靳成锐直接抱到了医院,特意让医生给她做了全身检查。最近她有点不寻常,他希望医生检查出一些小毛病,然后可以借此让她退出战狼,回去老实呆着。

可这一检查就出了大毛病。

医生是个外科大夫,他帮杨光检查了身体,发现只有手指上的伤比较重,其它都是擦伤,另外对她出血的耳朵也看了下,建议转去耳鼻咽喉科。

靳成锐应下,抱着她出去。

杨光这个时候终于醒了,看到是在医院里好奇的问。“长官,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看厉剑。”顺带把你也看一下。

杨光哦的点头,由他抱着穿过整个走廊,看到护士们在偷笑才发现问题,顿时脸红起来。“长官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没事。”

我有事!

靳成锐没理会她变化的脸,抱着她径直进了耳鼻咽喉科。

看到里面的医生,杨光紧张的讲:“长官,我好的很,不用检查了,我们快去看厉剑他们吧。”她现在好怕医生。

“你耳朵流血了,检查一下。”

“那好吧。”检查耳朵应该没什么问题。杨光想了想,同意了。不过不同意好像也没办法?

这次给杨光看耳朵的是个老医生,他拿着电筒照了下她的耳朵,对靳成锐讲:“去做个血检再拍个片,这样更放心点。”说着唰唰写了两张单子。

靳成锐拿着单子和杨光去验血区。

他们是军人,这里是军区医院,如果是服役期间受的伤,在这里医治都是不要钱的,而退役的也只收一半费用。

血检是看血液有没有因为弹药的辐射而发生变质,通常都是没问题的,但既然来了,检查一下图个安心。

杨光抽了血后没有想到什么,和长官走去拍片室时,张嘴就一个哈欠,然后在漫长的排队中又睡了过去。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慢慢觉得越来越累,再加上这次任务在敌后呆那么久,真没一天睡过踏实的觉,现在让她睡上三天三夜都可以。

靳成锐由她睡,在轮到他们时直接把人抱进去,因此全程拍片她都是躺着的。

片子几分钟就出来了,医生看着片子讲:“没什么大事,休养几天就好了。我看这位少尉这么累,建议在这里住一夜再走,这样护士也好把她耳朵里的脏东西清出来。”

“嗯,谢谢。”靳成锐拿过片子,又抱着她回到耳鼻咽喉科,由那位医生开了住院单,把她放到病床上便出去拿血检报告。

杨光的病房离厉剑他们四个的没多远,不过他们的是四人一间,杨光这位长官夫人是单人间。

趴在门上看的厉剑和刘猛虎、韩冬、晨曦,见长官走掉,立即一窝蜂的跑到杨光的病房外,趴在玻璃上看到里面熟睡的红狼,纳闷的想:这红狼怎么那么能睡啊?

“厉剑,你说阳光会不会有什么内伤?”刘猛虎深深的皱起眉。平时她总是活蹦乱跳的,怎么睡这么久还能睡得着?

厉剑摇头。“可能是太累了吧,你看长官都没多着急。”

“长官就算着急也不会让我们发现。”晨曦瞧了下周围。“不如我们进去看看?”

他说这话后,所有人都看向韩冬。

被看着的韩冬不忍拒绝他们,便讲:“我们看一下就快点出来,不然长官一定会让我们在这里呆到发霉。”

“没问题。”晨曦、刘猛虎两人答得爽快,他们轻轻的扭开门把就推门进去。

四人轻手轻脚跟做贼似的走到床边,看睡得无比恬静的杨光,心想她也有这样的一面,真像个漂亮无害的女孩,与基地里的那个红狼差太多了。

厉剑翻看床尾的病历,瞅着那些龙飞凤舞的字皱眉。“晨曦,你过来看看。”

晨曦看着病历也是一筹莫展。“我也看不懂。”

“没什么大碍,看来杨光真只是睡着了。”韩冬弯腰站在他们几个后面,看着那张病历单讲:“以后我们还是应该多照顾她点,怎么说都是女孩。”

“队长说的没错。”晨曦点头,接着好奇的问:“队长,你看得懂这些字?”

“看不懂。”韩冬严肃的摇头。“我猜的,你看这里有个一,这里有个常,我觉得应该是一切正常。”

“队长,这样也行?”

“我想……”

“你们是不是想慢点出院?”靳成锐冷冷的看着他们几个,面无表情的脸上不像是在开玩笑。

看到背着手站在门外的长官,韩冬和厉剑等人,如被鱼刺卡到了,一个个定住动作,好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着出去。

“长官,我们就是想来看看杨光。”做为队长,韩冬很硬气的替队员及自己说话。

刘猛虎也重重点头。“长官,阳光没事吧?那病历我们看的不是很明白。”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扫了眼他们及里面的女孩,沉声讲:“她好的很。”说着叫来护士。“把他们几个给我赶回房,没有我的批准不能出院。”

“是!”护士也是军医,自有股寻常医生没有的霸气,穿着白大卦的天使们看到这么俊朗又冷酷的准将,不尽有些被代入,大声应着就把他们几个赶回病房。

等护士把人赶走,双手背在身后拿着张检测报告的靳成匀锐走进去,战作军靴踩在地上发出碰撞的响声。

进入房的靳成锐把房门关上,上锁,然后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孩,站了许久才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一言不发的沉默等着。

杨光睡的很不踏实,也许是睡眠让她的各项机能平静下来,所以她觉得有些冷,在床上扭动的想往被子里钻。

现在毕竟是春天,在没有暖气的军区医院里,还是有点冷的,而且杨光又脱了防寒服,不感觉冷才怪,因为……

把被子掀到床头的靳成锐,看着缩成一团眉毛紧皱的女孩,耐心的等待着。

渐渐的,杨光实在冷得受不了了,迷糊迷糊的醒来,看到坐在对面如雕像般的长官微微一怔,又看自己只穿着标准配备的短袖T恤和短裤,唰的哆嗦起来,牙齿开始打架。

长官看起来好冷,像冰棍似的。

房间里气氛好压抑,这是怎么回事?

长官为什么要把我的被子掀掉?他是生气了还是生气了还是生气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因为自己在半途睡着了?这不可能!那难道是他发现……

杨光看到他手里的血检,想一巴掌抽死自己。她怎么那么笨,血检是最全面、细致的检查,没有什么比它更精准、更全面,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血检也能检查出她的异常呢?当时她还只想着是检查耳朵,完全没注意到这事了。

杨光的脸色一变再变,靳成锐却始终维持那个坐姿,那个表情。就是端坐不动、面无表情。

内心挣扎咆哮的杨光,捏着眉小心翼翼的瞅他,想了想后,决定当做什么不知道!她也是无辜的!

“长官,现在几点了?”杨光故作轻松的问。

靳成锐言简意赅的讲:“一点。”

看外面天色,应该是晚上一点。晚上的气温更低!长官你这是想谋杀我!

“长官,你吃过了吗?我现在很饿。”装可怜什么的,必须用上。

“饿着。”

“我也不是那么饿,呵呵……”杨光讪笑。“对了长官,队长和厉剑他们怎么样了?”

“比你好。”

“那是,有我这个医术精湛高超的军医在,当然不会让他们有事。”

靳成锐没接话,如大海般平静又幽深的眼睛看着她,像在计划着什么。

杨光一哆嗦,把床尾的被子拉过来披上,滚到床上背对他。“长官,我要睡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沉默了会儿,靳成锐冷冽的讲:“转过来。”

杨光小腿肚一抽,滚过一边,用水润无辜的眼神瞅着他。

“坐起来,把被子给我放一边。”

杨光服从命令,但决定将无辜进行到底。“长官,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回基地?”

“没发生什么事,就有点私事要和你谈谈。”靳成锐把检测报告扔给她。

被他这么一甩,没重量的一张薄纸却稳当的落到杨光面前。

杨光捡起纸看了半响,疑惑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嗯哼。”

听他冷哼,杨光小心肝抖得更厉害了。“长官,我是外科,真的看不懂。”继续装。

靳成锐微扬着下颔看她,薄唇紧抿。

他不说话,杨光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她也干脆闭嘴,与他无声的抗战着。坚决不认错,打死不承认!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杨光,如果你老实交待,我可以考虑不处罚你。”靳成锐冷锐的讲,字字带着压迫感,让杨光觉得这个春天无比的冷。

咬唇、挑眉的杨光,纠结的看着他,想了许久,也挣扎了许久。虽然她知道这可能是长官威逼利诱的手段,可是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长官!”杨光突然抑扬顿挫的大叫了句,扑到他怀里无助的列数起来。“长官,我当时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得绝症,害怕的要死,都不敢去见你,然后我又怕再也不能参加任务了,就想完成人生中最后一次任务,才故意隐瞒不报的,长官,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靳成锐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的还是作战服,此时脱到只剩件T恤和短裤的杨光扑到他身上,更显得娇小。可他刚毅的脸还是紧崩着,对她啜泣似的解释不动于衷。

杨光偷偷抬帘看他,疑惑的想:咋没反应呢?这个时候他应该抱着我,反过来安慰我才是吧?

在杨光心里忐忑不安时,靳成锐才平静的反问。“我又没说你怀孕,你怎么确定自己是有了?”

“!”

“绝症?这个词对你没用。”

在科技达的今天,有钱或有权的人,根本不必担心这些,做为一名*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杨光僵住了,暗里又抽了自己两巴掌。好蠢!

“呵呵,长官我……啊!”杨光还想说什么,就突然被他按到腿上,紧接着“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在病房里回荡,把杨光给彻底打懵了。

杨光怔了两秒,接着大力挣扎起来。卧操,他大爷的!小爷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屁股!“靳成锐你他妈的找死!”

“啪啪!”

“我一定要让我爸爸弄死你!”

“啪啪啪——”

“我操你大爷再敢……”

“啪啪啪啪——”

被脱裤子打屁股的杨光怒火中烧,她奋力往上翻想挣脱出来,可腰被他如铁钳似的手按住,此时她像条被按在砧板上的鱼,激烈挣扎的想脱出桎梏,可是任她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挣脱哪怕一丝一毫,反而被按得更紧,只有破口大骂,狠话说了箩筐,然而并没什么用,反而被打得更重了。

啪啪的响亮声音,不仅是让屁股疼,还让杨光觉得很羞耻,想她也是为了想留在部队才隐瞒的,而且这次任务她也没拖后腿,小家伙也好好的,她为了这个结果做了多少努力,可是为什么还要打她?!

杨光又一次嘶吼后,顿时觉得无比委屈,鼻子一下就酸了,接着倒趴着的她眼泪很快便啪达啪达掉下来。

见她抽抽噎噎的哭起来,靳成锐又打了两下才停手,瞧了眼被自己打得通红的屁股把她裤子拉上,又把她抱起来,看她满脸愤怒、委屈、控诉,心里一窒,可还是声色俱厉的问:“知道错了?”

哭得叉气的杨光,在他要帮自己擦眼泪时,唰的下狠狠咬住他手臂。

她咬得很用力,像头发狂的野兽,在尝到血腥味后还是不松口。

靳成锐任她咬,另只手摸着她的头往里带,让她离自己更近些。“杨光,我以前说过,你要是再咬我就拔掉你的牙,不打麻药。”

听到这话,杨光反射的放松,可很快又加重力道。反正都咬了,不差这一下。

靳成锐叹气,把她抽动的身子抱进怀里,亲了下她的额头。“乖别哭了,再哭眼睛要肿起来了。”

哼,就是要哭,明天我就回去告诉爸爸你欺负我!

“结婚你瞒着我就算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杨光,我是你丈夫,你这么做是不信任我。”靳成锐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他知道结果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在护士的恭喜下,他却像被人当头敲了一棒,还是被他珍爱的女孩敲的,要是换成别人,他一定会让那人死得很惨。

杨光抽泣的缓缓松开牙,指责的讲:“你当时正想赶我走,我肯定不能告诉你。”

“那你也不能这么做,更何况还带着它执行任务。”靳成锐太度明确。“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在家里呆着,哪也不许去!”

杨光听到这话,如判死刑,脸唰的拉下来。“我知道了。”杨光恹恹的点头,推开他扑到床上,拉被子闷住头。

看不时抽动的被褥,靳成锐微微皱眉。很显然,女孩跟他闹脾气了,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改变主意。

靳成锐站了会儿,想和女孩一起睡,可他刚上床就被一只洁白如玉的脚丫踹下去。

被子里面的杨光凶狠的讲:“给我滚开!”

才把她打了顿,靳成锐没有跟她计较,想了想便离开了。

听到门开了又关的声音,杨光偷偷打开一点被子,见长官出去就掀开它,似被水洗过的湿润眼珠瞅着天花板,想她接下来要怎么办,反正她是不会这么轻易离开战狼的!

而离开病房的靳成锐,找值班的护士把手上的伤口包扎了下,免得她看到又内疚。

看到这深深的牙印,护士惊讶的问:“靳准将,你这是怎么搞的?都出血了!”

“被夫人咬了口,没事,你随便包下就行。”

听到这话的护士想:靳准将,你这样秀恩爱真的好么?而且据她猜测,靳准将绝对有受虐倾向,不然怎么被夫人咬口,还说得一脸温柔,传说他可是个很冷酷的人啊!

靳成锐没理会护士的变化,在她处理好后就回房,看到里面的女孩又已经睡着了。

都不会饿的吗?靳成锐看她睫毛还是湿的,摸了摸她脸,发了条信息便脱了衣服挤上狭窄的床。

夫人就在身边,他才不会一个人去睡冷板床,顶多早上再被踹一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