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四章 她是靳的小夫人(第七卷完)

靳成锐没有再说什么,抱着她值了半小时班便和她回帐营,在睡前打开了手腕电脑,和朗睿取得联系。

伊尔是不是地狱天使的老大,靳成锐在一进来的时候就在怀疑,只是一时无法证明,才没有表现出来,以免韩冬他们想太多,再一个是他的怀疑全是猜测和推断,他自己也不能肯定。

让他怀疑的疑点有两点,第一点:蒂瓦和恩迪利虽然都在伊尔这个暴君的残酷统治下,但很多地方还是稍有欠缷,比如说防御。伊尔没有防敌意识,以为自己是这里的国王,无人敢犯,才让他们有机可趁。这当中他少了先进思想,一个没有远谋近忧的人,谈何成为集团之首?

还有一点,蒂瓦和恩迪利都是美方紧盯的地方,谁会把根据地设在这里?美方可是从几十年前就扬言要帮助这里,一直在给蒂瓦的市民送食物,也不断发动军事打击,怎么看这都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不过,不管伊尔是不是地狱天使的老大,可以确定的是他是当中的重要一员,如果他以及各个地区的负责人死了,一定会引起整个集团的动荡,只要稍加留意各国的动向,总会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甚至还可以把整个地下军火网找出来,将他们一并解决。

交待完事情,靳成锐关上手腕电脑,抱着早睡过去的女孩小睡起来。

又一次换班,也是与杰克约定时间的最后一班。

杨光走出帐营伸了个懒腰,虽然只有短暂的睡眠,但她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精神也好了许多。她继续坐到那块石头上,看着远处的动静,脑袋里呈放空状态。

这里太宁静了,让她有瞬间的怀疑。不放心的杨光起身走远一点,仔细看了圈也未发现异常。

难道是她多心了?杨光摇头,转身往回走时,被突然出现视线的东西吓得怔在原地。

是只老虎,卧操!这里怎么会有老虎!

那只老虎的前腿一前一后,明显是刚刚走到这里的。

要怎么办?它肯定看到自己了!

如果它扑上来咬自己,她是逃还是打?好像跑不过也打不过。

杨光冷汗唰唰的往外冒,对毛发光泽亮丽的老虎讪笑的讲:“虎大哥,你是来借路的吧?你请走,随便走。”

老虎本来只是看着她,可在她说话后,不知是惊到它了还是怎么的,它突然朝她的方向奔跑。

杨光吓得转身跑却撞到长官身上,立即着急的喊:“有老虎!有老虎!”

“有老虎你跑也没用。”靳成锐把她拉到身后,看着朝他们急速跑来的老虎,握住了套里的军刀。

老虎在迅速的逼近,靳成锐也已抽出军刀进入防卫状态。

杨光躲在长官身后还在纠结的想:老虎是保护动物啊,长官你不能杀它。

“哗”的一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他们奔跑来的老虎,一个飞扑从他们身上跳过去,落到他们后方,追着另只老虎去了。

迟钝还没反应过来的杨光,愣愣的想:现在好像是春天?动物开始发情了?所以原来是她阻止人家追求配偶,她才是大坏蛋。

好囧。

虚惊一场,靳成锐把刀插回套里,和套拉着脑袋的女孩回去,一边走一训斥她。“以后发现情况立即上报,不得单独行动。”

“是!”

“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和杰克汇合。”

“我等下就去。”杨光在前头突然停下来,雪亮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瞅着他。

靳成锐不动声色的挑眉。“还想说什么。”

杨光瞄了眼四下,压低声说:“长官,来个早安吻呗。”

“……”

“长官,就亲一下嘛。”

“……”

见他冷着脸不说话,杨光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就亲他,深入浅出的和他来了个热情奔放的早安吻。

靳成锐在差不多的时候挡住她脑袋,把她推离自己。“嘴臭死了,快给我滚回去。”

“我这就滚。”感到他的气息粗重,杨光立即逃也似的跑掉,边跑还边想:我还没嫌你嘴臭呢。不过能看到长官不淡定的样,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呀!

这个时候韩冬他们都已经起来,把帐营拆了,东西也收拾完毕,正坐在原地吃东西补充体力。

看她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韩冬好奇的问:“红狼,你这是捡到宝了呢?笑得这么开心。”

“确实是捡到宝了。”杨光笑得露出两排白牙,手指在身前往后指了指。

韩冬他们抬头看到后面的长官,一下了然,顿时都笑得不怀好意。

聂勋阴阳怪气的讲:“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别把子孙留在这儿。”

“以为谁都像你啊,狼头这是在履行公民义务,准备造小狼呢。”

一听到小狼,杨光心里咯哒一跳,立即讲:“别一大早都思想邪恶,快给我点吃的,饿死了。”

“红狼,你不是才吃过?再吃下去会胖死。”和她一同值班的徐骅调侃的讲:“小心以后跑不动得滚着走。”

“滚你个头,快把食物交出来!”

杨光夺过食物袋,发现里面除了点心之外还有一只鸡,再看他们手里的肉块,想好东西都被他们吃掉了。

在外面能吃到熟肉算是顶级美味了,杨光拔下最后一个鸡腿,刚要咬下去就闻到一股味道,让她差点吐出来。

恩迪利的气温在越来越高,这只鸡应该是晚上做的,本来不会坏掉,可是被他们捂了一夜,就算是人也得捂出毛病啊。

杨光脸色唰白,看战友吃得津津有味,很想像以前那样大口咬。

在食物紧缺的时候,这种程度的变质食物对他们来说完全不当回事,但问题是现在她就是吃不下啊!

正好这时靳成锐走过来,拧开水壶喝水,杨光立即狗腿的把鸡腿奉上。“狼头,这是特意给你留的鸡腿。”

听到她的话,不仅靳成锐看她,韩冬和厉剑他们都看她。

刚才是谁从他们这里抢走食物的?

靳成锐去拿她手里的袋子。“你自己吃。”

“不不不狼头,这是我们的心意,你一定要把它吃了。”杨光说的无比诚恳,然后眼睛扫了圈望着她的战友。

看到她笑里藏刀的眼神,韩冬几个唰的低头继续吃东西。

前不久她掉坑里,他们集体踩了脚,还不知道她以后会怎么报复他们,现在还是不要再逆了她的毛。

靳成锐看他们都默不作声,将信将疑的接过鸡腿,咬了口发现它有一点变味,想是女孩越来越挑食了,便没再多想,在背囊里面找出最后一块压缩饼干和巧克力。

杨光正愁她要吃什么时,看到长官丢过来的干粮,眼睛唰的一亮,如见救星,笑容明媚的讲:“狼头,为了报答你,我把这袋食物都给你。”之前她吃的是上面的糕点,现在里面有的东西还是可以吃的,可她就是觉得它们会有味道,这纯属是心里作用。

靳成锐看她两指捏着袋子,其它几根手指微颤的套拉着,眉头微微一皱。“手怎么回事?”

杨光笑容僵在嘴边,收回手傻笑的讲:“就擦了下,没事,小伤。”

“嗯。”靳成锐没有多问,吃完东西没多久,手腕电脑便闪起红灯。

靳成锐扫了眼闪烁的红灯,对陈航讲:“接通杰克的频道。”

“是!”

杰克他们来的很准时,刚好四点四十分。

看到天上盘旋的黑鹰直升机,杨光想终于能坐回正真的美国版的黑鹰直升机了。

黑鹰直升机一直是直升机里的神话,它历史悠久,却一直未被淘汰,销售范围已达世界各地。

这里没有地方可以降落,战狼他们得从垂下的软梯上去。

第一个上去的是韩冬,虽然直升机离地面只有十五米左右,杨光还是担心队长手臂上的伤。她在下面紧张的盯着他,直到他被里面的友军拉进去才松口气。

韩冬后面是厉剑和晨曦,先让伤员上去杨光他们才上。

杨光无负担的爬上软梯,在快要到机门口时突然感觉自己一轻,抬头就见边上一个美国大兵提着她的背囊。

她放弃的松开手,被他拧进机舱后很郁闷的想:她现在是两个人啊!

黑鹰直升机里面空间有点小,杰克这次带了十五个人,再加上战狼十个,真的是严重超载,若是在中方肯定不给开上天,不过这里是恩迪利,谁管呢。

被放到里面的杨光立即爬到最边上,好给战友腾出位置,可是不管他们再如何的把自己缩小,还是塞不下所有人。

看到高博上来把最后一点位置占了,而下面还有晨曦、聂勋和长官呢。这黑鹰酷是酷,可是位置太小了,杰克来的时候怎么没算到这点?

“啊……”看到一个海豹队员被挤下去,杨光尖叫,但一看他只是把自己调个方向,把双腿荡在直升机外,顿时干笑的看着望过来的友军及战友,尴尬的讲:“这里实在太酷了!”

这里有什么酷的?零蛋不解的看机顶。

现在直升机两边门口一边坐了三个一边坐了四个人,晨曦和聂勋上来刚好坐在空出来的地方,而最后上来的靳成锐拉住零蛋的手坐到机门边上。

人员全部上来,飞行员拉高直升机,零蛋把软梯收上来就大声的问。“嗨靳,你有多久没这么坐过了?”

“回去后坐的都是豪华贵宾位。”靳成锐看着脚下绵延的山林,面上依旧没有特别的情绪,顶多有些感慨罢了。人生总是在不断的往前走,他丢弃过一些事,同样也遇到过美好的人,所以没什么好计较的。

靳成锐看向里面的杰克。“我要的东西呢?”

杰克向杨光身后挑了挑下巴。“一样没少。”

“嗯。”

看长官嗯了声又转过头,杨光看着把双腿垂在机门外的长官和海豹队员,突然很想知道长官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没让她多想,直升机飞进城市,从高空中杨光看到倒塌的大楼还在冒着烟。

此时天蒙蒙亮,下面一片暮色,那些民兵全部围在废墟周围,相互间不知在说什么,有些打了起来,而有些冲了进去。

战狼要确认伊尔是否死了,让直升机在上方停留,在他们不断从大楼里面抬出的尸体中寻找。

由于要看清楚人,黑鹰飞得不是很高,但也不是很低,以防遭到当地人的攻击。

地面发现他们的妇人指着直升机在大喊什么,接着他们十分愤怒,民兵拿起枪冲他们扫射,妇人和小孩捡起石头打他们,还有几个拿出火箭筒对着他们。

子弹和石头打不着直升机,但是火箭弹可就不一样了,并且他们的三脚猫技术似乎提升许多,在蒂瓦就有几架直升机被他们打落。

杰克看到屋顶扛着火箭筒的民兵,在无线电里大声的问:“迈德杰,你可以吗?”

“完全没问题。”飞行员迈德杰猛的拉低直升机。

杨光像坐过山车似的往下滑,连忙拉住安全绳才找着点安全感。

在如此大幅度的转变下,杨光稳住就立即看门,见一边四个坐的稳稳当当才松口气。

迈德杰驾轻就熟的控制直升机,它一个漂亮的下滑三百六十度转弯再上飞,直接把屋顶上的民兵掀翻。

在迈德杰跟扛着火箭弹的民兵玩耍时,杨光看到坍塌的大楼里抬出个人,看衣着好像是伊尔。

杨光不确定,拿出观察镜看到下面的妇女和孩子似乎在哭,还有一些民兵也围了上去。

“迈德杰,再飞底一点。”杰克下令。

迈德杰把一个民兵吓倒后继续下降,离地面不过十来米。

“是他。”杰克看到身体严重扭曲的人,确认目标死亡。

杨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国家的老大就这样死了?感觉好不真实。

其实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靳成锐研究这栋大楼的示意图和亲自去走时,就有留意它的结构,计算出安全室可能会在什么方位,然后在炸毁大楼时他在安全室的周围安置炸药,立用楼层倒塌的重量来摧毁它,所以此时的伊尔才会全身都软棉棉,因为有可能他的骨头都被压碎了。

确定伊尔死掉,迈德杰驾驶直升机往上飞,已免被这里愤怒的市民围攻。

杨光在直升机越飞越高时,竟然看到贝拉克被人扶着出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现在我们去哪里?”杰克问靳成锐。

靳成锐看着脚步密密麻麻的建筑,说出一个地址。“加希街一百号地狱天使一号仓库。”

杰克转头往驾驶室靠,对后面的人大喊。“迈德杰,加希街。”

“收到长官。”

直升机越飞越远,萨达姆跑出佣人房只看到一个拳头大的黑点。

昨天夜里发生许多事,让他始料未及的事。那栋金色的建筑倒了,在刚才又传来伊尔牺牲的消息,同时还有大管家及阿尔芭,听说大管家是和阿尔芭死在一起的,这让他很疑惑,头脑不太清醒的走回房间,慌乱的找到那个被他夹在唯一一本书里的芯片。

这个到底是什么?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又似乎没有明白。

正在他出神时,外面传来吵闹声和枪声。萨达姆立即把芯片包好装进口袋里,他推开窗户往下看,看到许多民兵在抢佣人的东西,食物以及毒品。

现在伊尔死掉了,一些民兵和妇女怕以后会没有食物吃,便都来抢别人的东西。

萨达姆很愤怒,他拿起一把铲粪的铁锹就下去,把一个死死拽着佣人头发的妇女咂死,接着又咂向一个民兵,把两个女佣救出来就带着她们往外跑。

“你们快走,离开这里。”

“萨达姆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普拉多。”

两名女佣闪躲的讲:“普拉多已经死了,她被民兵给打死了,我们快走吧!”

萨达姆看看普拉多的住处,他想了想,最终转头和她们一起往外跑。

外面更糟糕,到处都是民兵,他们手里有枪,萨达姆打不过他们。

两个女佣慌张的问他怎么办,他鬼知道要怎么办。

“萨达姆救救我!萨达姆!”

一处两层楼里的佣人房传来呼救,萨达姆看到急切想往窗户外爬的普拉多,反头狠狠瞪了眼两个女佣就向她跑去。“普拉多你慢一点不要跑,他们要什么给什么,快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屋里去!”

“不行萨达姆,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普拉多正准备跳到地上,一个跑到窗户边的妇人就给了她一枪。

看到掉下来的普拉多和散落的糕点,萨达姆大叫,把铁锹狠狠扔上去把那个妇人咂倒,便冲过去抱起普拉多躲到烧火房里。

“普拉多!普拉多!”萨达姆用力的摇晃她,可她依旧紧闭着眼睛,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萨达姆大吼大叫,像头发疯的野兽往外冲,他要去贝拉克,他要他接替伊尔的位置,重新控制那些民兵,然后把那些该死的妇人全杀光!

可是当萨达姆穿过混乱的人群时,十几辆装甲车就浩浩荡荡开进来,下来许多穿着迷彩服的美国大兵,他们对空鸣枪,大喊着他听不懂的话。反正他们用最快速以及暴力的手段,很快控制了这里的人。

这时他又看到天空上出现许多架黑色的直机,看到许多索降到这里的大兵,萨达姆迟钝的反应过来。新时纪要开始了吗?

想到那个男人说的话,他突然拼命的往乱葬岗的方向跑。他要去把那个女孩带回来,他要让她看到这一幕!

加希街在这个国家的最北边,开车两小时,直升机也要十多分钟。

杨光趁着有时间有明亮光线,拿出消毒水、棉制纱布、吗啡粉和剪刀,开始细致的处理她的手指。

杰克看她面不改色的把消毒水倒在伤口上,把肉里的泥土清理干净再有条不紊的散上吗啡粉,然后把手指掰回原位再用纱布紧紧缠起来,不禁头皮发麻。

“你还能战斗吗?”杰克忍不住问她。

咬得牙根都疼了的杨光暗里长吐口气,明里笑容满面的讲:“当然,扣板机只要这个手指就行了。”说着动了动食指。

听到他们的谈话,靳成锐反头看女孩,在看到她手上的纱布后便调过头。得想个办法把她弄走!

零蛋笑着说:“长官,她是靳的小夫人,可别小瞧她。”

“我只是希望行动不要出什么批漏。”

“噢杰克,你说慌的时候就会到处看。”

“大兵,注意你的态度!”

在他们这群童心未泯的大男孩的调侃声中,他们来到加希街一百号附近的一处屋顶上。

当直升机贴着屋顶缓慢飞过时,坐在机门边上的七个大兵跳下去,轻松的好像从单车后面跳下去一样。

接着是其他海豹队员。

放下他们,直升机接着飞高,靳成锐进入到机舱里,把杨光旁边的两个集装箱拿到中间打开,对韩冬他们讲:“下面就是给我们带来诸多麻烦的工厂,每年死在这些武器下的战友同胞不计其数,让无数家庭陷入苦难,现在是你们履行军人义务的时候了,拿上武器,我们现在去解决这些麻烦。”

“是!”

杨光和韩冬他们给自己补充弹药,每夹子弹及手榴弹都是他们熟悉的型号,和海豹六队是完全不一样的,想必杰克为了找齐它们费了不少心思。

武装到最后,杨光发现了一个问题,由于重机枪随着科技发展而慢慢淘汰,所以杰克没有搞到巴雷特的子弹。

杨光心里暗爽,看刘猛虎一脸儿的郁闷,心想:猛虎你和厉剑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

在战狼武装时,零蛋和十四名战友在楼顶观察,看到一百号的窗户后面有人。

零蛋给了科尔文和另一个队长一个眼神,三名队长便都带着自己的人趴在层顶上。

“长官,发现目标,他们似乎在看你们。”零蛋看着瞄准镜里的男人,把情况汇报给杰克。

“他什么时候不看了说一声,我可不想从十几公里外跑过来。”

“我想你必须得跑,屋里已经有人拿火箭弹出来了。”

恩迪利是表面秩序内里混乱的城市,美方的直升机经常在上空飞,所以杰克他们开始没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是它老呆在上面不走,这里的人就开始起疑了。

迈德杰听到这话,驾驶直升机飞高,问杰克。“长官,我们现在怎么办?”

“容我想想。”杰克看着机舱里的靳成锐,问他。“靳准将,你是习惯强攻,还是温柔的攻?”

靳成锐面无表情的反问:“有区别吗?最后的结果都是攻。”

“你说的对极了!”杰克拍了拍驾驶室的隔板大声说:“迈德杰,直接把我们送到一百号的门口。”

“收到长官,我会安全把你们送到的。”迈德杰说着一百八十度调头,飞到一百号就侧着飞进并不宽敞的巷子里,旋翼带起黄土沙子让人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伸手见五指了。

直升机贴着地面不足一米,杨光拿起枪跟着队长一同跳下去。

一到达地面,冲在最前头的韩冬一脚踹开门,接着杨光、徐骅、陈航、高博、晨曦、聂勋和杰克、靳成锐一同冲进去,对里面措手不及的人一通扫射。

而等迈德杰离开巷子,趴在对面楼上的零蛋带头射击,把涌出来的民兵击毙。

杨光把外面这间房里的人干掉就踹开其中一间门,看到里面都是些妇人,她仔细检察看到有个人在裙子里找什么,立即让她别动。

妇人似乎听不懂她的话,吓得尖叫不断,更加快的在裙子底下掏什么。

杨光大喊的讲:“你们都别动,把手举起来!给我举起来!”

她一大声说话,那些妇人也叫得更大声,她们嘴里激动的说着杨光听不懂的话。而杨光一遍遍重复自己不会伤害她们,让她们别动。

在这种牛头不对马嘴近乎于吵闹中,那个妇人终于拿出藏在裙子底下的枪,她可是非常害怕,举着枪对杨光那个方向乱射。

一直瞄准她的杨光最终没有开枪,她往门边闪,躲过她的射击,可刚好这时科尔文跑过来,他手臂被子弹打得跳舞,差点连枪都丢了。

看到血流如柱的科尔文,杨光大脑一片空白,转身出去对着那个妇人就是一枪。

眉心突然多出一个红点的妇人终于静止下来,碰的倒在地方。

杨光没看被自己击毙的妇人,在子弹横飞的房间里把科尔文拖过来,紧张的拿出止血贴压住他伤口,然后又扯出绑带用嘴咬着一头,把另一头紧紧的缠绕住止血贴和手臂。

科尔文感觉不是很疼,刚开始那么大反应是神经反射,现在他一等杨光包扎好就又拿起枪加入战斗,跟没事人一样。

杨光在队长他们进了另扇门时,重新拿起枪跟上去,看到民兵和企图反抗的妇人便开枪,这一刻她没有犹豫的一路杀到底,连杰克都惊呆了。

“她一定是开挂了!”杰克把一个冲进视线的民兵击毙,自语的讲。

这时带队进来的零蛋讲:“长官,都说别小瞧人家了。”说完和队友展开清理。

工厂只是外面有人看守,当杨光他们气势磅礴的打进工厂内部时,若大仿佛看不到头的工厂里无数的工人都抬头看着他们。

杰克把值班室的尸体拉到桌子下面,拿着麦克风开始对他们喊话。“我们是美军维和部队,我们是美军维和部队,你们的伊尔阁下已经被我们击毙,现在你们不用再呆在这里了,你们可以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雪白的云和蔚蓝天空,去海边吹吹风喝着鸡尾酒,去听听美妙的音乐交个朋友……”

杨光听着杰克的话,对旁边的零蛋讲:“你们长官真会说话,应该去当主持人的。”说得她都想回到海边别墅,和长官一起晒太阳了。

零蛋吐槽的讲:“长官这句话都说N遍了,我们听到想吐。”

“你们不觉得越听越想去吗?”

“想有个屁用,长官会说:蓝天白云基地可以看到,海边鸡尾酒回海豹总队就有得看有得喝,音乐朋友就在身边,什么都不缺的我们还埋怨什么?”

“呃……”这个确实,有点破坏想像啊!

不过管它呢,能唬住这些人就行了,而且她想零蛋他们也挺愿意在不同的基地里看蓝天白云和在海边喝鸡尾酒的吧?

在杰克的一通话下,那些呆住的工人欢呼,有的放声大哭,像终于宣布他们被解放了似的。

看到他们高兴,杰克也笑起来,可马上他就沉下脸,把不远处藏在工人堆里穿黑色衣服的人击毙,并大声的讲:“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但请你们帮我们把那些看守的人揪出去,还有把桌上所有完成品的枪,都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这里杰克用的是帮我们、帮我,听起来无比诚意,不像是命令,这让被迫在这里没日没夜工作的工人来讲,无疑是最高的对待,他们惊慌后毫不犹豫的围攻那些看守的卢希亚人,同是也有大群人扑到桌上开始把子弹取出枪体。

在有他们的帮助下,杰克成功控制住这里。他们回到地面等待大部队的到来,同时阻止涌向这边的民兵,开始杰克劝说了遍,见没用才开的枪。

仿佛整个加希街的人都跑来了这里,杨光和杰克他们一起坚守了三十分钟,终于看到美军大部队,和连盟国马库埃尼的军队。

杰克把这里交给陆战队的长官,就和靳成锐他们回到马通杜的基地。

下了直升机,杰克对靳成锐讲:“靳准将,有兴趣到处看看吗?我可以为你们带路。”

靳成锐礼貌的拒绝。“我在这里呆过三个月,对它无法产生好感。”

“噢好吧,我也这么觉得。”杰克向他伸手。

靳成锐看了下,和他握手。

“靳准将,祝你们好远。”

“我们运气一向很好。”靳成锐说完带着杨光他们直接去机场。

当杨光看到那一排排战斗机越来越远小,和底下向他们敬礼的杰克,才敢确定这个任务结束了,他们要回国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糟糕的地方了吗?真是太好了!

------题外话------

第七卷完了,大家对这次任务的感受是什么呢?香瓜写的比较贴近现实,想让大家在言情这个领域里看到不一样的军旅文,这里有爱情,也有战友情与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它可能没大家想的那么美好,但香瓜觉得最美好的事,就是与长官及战友一起出去再一起回来,这便是黑暗世界里的阳光。

PS:下一卷长官要知道小包子的事了,我们一起为光光祈福吧!

上一章
下一章